第六十二节过五关斩六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太阳走到山巅的时候,云烨率领的迎亲队伍也到了辛家小楼,这种格局的小楼给迎亲带来了莫大的困难,易守难攻不说,当初为了很好的体现私密性,院墙没有选择半人高的胸墙,全是高达一丈保护性墙壁,当时还招来书院诸先生的口诛笔伐。

    什么悠然见南山的意境全毁了,书院的先生全成了贼,要不然为什么要建那么高的墙壁,都是坦荡君子,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文化人和女人是一样的,都不好伺候,一个个还脾气大得惊人,无奈的李恪后来建造的小楼全是半胸墙,分房的时候,先生们却又抢着要高墙大院,不要半胸墙了。

    如今催门的红包塞了无数,厚重的大门才开了一条缝,还要念诗,长孙冲一路上前,亮开嗓子就开始念好几百年都没有变化的开门诗。

    诗念完了,门又关上了,程处默大怒,喊过几个膀大腰圆的就开始推门,都是军伍里的厮杀汉,知道怎么把门闩撞断,一用寸劲,胳膊粗的门闩顿时碎裂,大门开向两边,门后还不时有惨叫传来。

    云烨向前要进去,被长孙冲拉了一把,稍一停顿,程处默就一马当先了,好大的一群妇人,个个拿着缠着麻布的棒槌,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想要还手,只闻见幽香阵阵,还不得手,只好用双手抱头,用身体硬抗瓢泼大雨般的棒槌。

    长孙冲这才带着云烨闲庭信步的穿过暴怒的妇人群,来到客厅,辛老大一脸的不愿意,爪子伸得老长,没红包就不要上楼。

    大舅哥啊,这得打发,见他瞅着云烨腰间的玉佩,这就看上了,云烨才弄明白。腰上挂的玉佩原来是贿赂大舅哥用的。一把就扯下来两个,塞到辛老大手里,辛老大并不满足,还准备再勒索一下,长孙冲在

    辛老大耳边嘀咕一阵,就把辛老大高兴地抓耳挠腮,云烨只模模糊糊的听见燕来楼三个字。

    楼上的闺房门口站着辛月的贴身大丫鬟小秋,自从知道侯爷对自己没兴趣,只要小姐不要她。那张小脸对云烨就没笑过,哭了好几次,说人家小姐的丫鬟都是和小姐一起嫁给姑爷的,自己没人要,是奇耻大辱,要报复,直到云烨承诺给她找个好人家才善罢甘休。

    如今仇人见面格外眼红,牙齿咬的吱吱作响。一个小篮子就伸了过来。长孙冲大惊,人家的大丫鬟守门都是轻轻松松的由姑爷抛两个媚眼就搞定的事,怎么到云烨这里就要用好东西把篮子装满才成。

    作为色中恶鬼,花丛老手,上下瞄了一下小秋带鱼一样的身材就恍然大悟,云烨没要人家,这个仇结的大了,难怪递个篮子过来。没用竹筐已经是给新姑爷面子了。

    云烨全身被打劫个精光,连长孙冲都没有逃脱厄运,也跟着糟了劫,小秋眉花眼笑的捧着篮子走了,连催妆诗都没让念,这一篮子足够她快活一生了。

    门开了,喜娘后面是哭的稀里哗啦的辛月。脸上的粉不比长孙冲薄多少,被眼泪一冲都花了,正趴在辛先生怀里受安慰呢,辛先生也眼圈发红,一个劲的安抚孙女,见云烨进来,站起来,对云烨说:“好好对待辛月,她是一个好孩子。”说完就扭身下了楼,似乎受不了这种场面。

    云烨吃惊极了,自己养的毛驴还不知道驴脾气?辛月早就巴不得嫁过来,对爷爷感情虽然深,可是离得不远,随时就能看到,还谈不到伤心,前些日子还问自己出嫁时如果哭不出来怎么办,会不会让人家笑话。怎么今天会哭的如此伤心,看辛月泪眼婆娑,绝不是葱姜之类的东西造成的。

    云烨只能认为事到临头,辛月的感情闸门才豁然打开,不能自己。

    送上来的馄炖是生的,辛月流着泪吃生混沌,还要被一群妇人催着问生还是不生?辛月哆哆嗦嗦的说了句:“生,”这些人才放过她。

    云烨看到辛月用唇语向自己求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显得很辛苦,还是很艰决的告诉众人,吉时快过了,需要早些出发。

    云烨在前面,辛老大背着辛月随后赶过来,这一出来,嘻嘻哈哈的样子就不见了,每个人都露出悲意,多情的妇人甚至在流泪,不知心里想什么,总之很悲哀。

    程处默一直在挨揍,其实只要告个饶,讨个人情这事就过去了,谁知这家伙就不知什么叫投降,也不知道跑,就蹲在那里挨揍,直到妇人们打累了才罢休,这时候程处默才站起来,扭扭脖子,对着揍他的妇人们嘿嘿一笑,若无其事的随云烨出门,到了门外,才迅速的搓着胳膊呲牙咧嘴的喊疼,妇人们见他不识像,打得很卖力。长孙冲笑的路都走不稳,这时候他才从被打劫的噩梦里清醒过来,看到程处默的惨状,心头平衡了好多。

    有内侍早早在此等候,将早就准备好的封诰交给了辛月,他爷爷一辈子坎坷才混了个四品,赶不上他孙女嫁一回人。

    辛月的鼻头都在发亮,这是她处在激动时期的最明显标志,捧着衣冠在妇人们无比羡慕的眼神中上了车驾,否则,她是没资格上云家四匹马拉的车架的。

    全服依仗出动,二十四名盔明甲亮的护卫前面开道,全披着腥红的斗篷,非常的威严,一声断喝,大队开始行进,武侯家娶亲不同于文官和百姓,是以战鼓开道的,三声鼓响敬告了天地,万邪退散。

    当云烨在大路上行进的时候,他不知道道路两旁有十几条敏捷的身影快速的在山林间穿梭,沿着道路两边搜索前进,为首的汉子赫然是刘献,背后的长弓这时握在手中,眼睛耳朵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当草丛里忽然升起一条声影,沉重的弩弓引弦待发的时候,一只长箭已然插在了他的咽喉。

    云烨的婚礼他没有参加,借口身体不适,这个如同豹子一样敏捷的汉子哪有一丝的病态,脚步虽小,速度却很快,这已经是他射杀的第四个刺客,作为宫里的侍卫头领,能够支使动他的只有皇帝和皇后。

    辛家和云家离得并不远,一路上好的刺杀地点也只有那么几个,那些不知死活的游侠,刀客,梦想着用云家人的鲜血来换取巨额钱财,如今,钱没有见到,命已经丢了。

    一脚踹翻犹在剧烈喘息的刺客,撕开他的衣衫,见到一个猛虎纹身,刘献低声说:“该死的猛虎帮,以为他们已经能在长安横行了吗?”说完脚上的鞋子的铁尖,重重的踹在刺客的太阳穴上。

    云烨低估了窦燕山对自己的仇恨,五千贯铜钱会让那些为钱卖命的家伙疯狂,繁华的长安市上,总有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那些亡命徒就在黑暗里行走。

    在皇帝的默许之下,长孙下的令,刘献与五十名皇家精锐暗中保护云烨,这些天除掉的杀手数目,远远不是明面上的那几个蠢货。

    在刘献领着护卫继续向前的以后,老江的头从草丛里冒了出来,挥挥手,另一个背着短弓的老汉就从大树上滑下来,背着短弓的老汉朝刘献远去的方向撇撇嘴,对老江说:“江头,这些小崽子,就是百骑司的小子?怎么干事情干的毛毛糙糙的,气势不错,咋那么没脑子呢?咱哥俩要是下毒手,这六个小子能活着回去么?早年间那些让人发憷的汉子都哪去了?现在净是些毛头小伙子。”

    “侯爷年轻,没经验,我们这些老人就是这时候派上用场的,杀人的事还用不到侯爷脏手,侯爷只需要带着庄户们挣铜钱就够了,至于百骑司,那些老家伙都享福去了,现在能不能轮得起刀子还俩说,富贵是把杀人的刀,今是少夫人进门的好日子,咱们手上少沾血,为侯爷积点阴德。”

    无知的人总是快乐的,云烨把辛月接回了家,婶婶,姑姑站在大门前迎接,庄子上年纪最长的老汉抓住了马缰绳,扯开嗓子喊:“到家喽!”

    两块绣着富贵牡丹图案的毡子就铺在马车前面,小秋扶着辛月踩在毡子上,一步一停,后面的妇人就把毡子又铺在辛月的脚下,美其名曰:步步高升,脚不踩泥,沾不上晦气。

    进门又跨过马鞍子,火盆,夫妻拜完天地祖宗,拜完老奶奶,在笑的眼睛都看不见的老奶奶的见证下,夫妻对拜完毕,有喜娘把两人的头发剪下来一绺,编成辫子,放在小匣子里,交给了辛月,喻示着结发夫妻,然后就把辛月送进了洞房。

    云烨还没有来得及跑,就被恶狠狠地牛见虎擒了个正着,一想到牛见虎成亲时自己的恶劣表现,云烨的腿肚子都打哆嗦。

    好在云家的仆役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两坛子酒,摆在他们俩人面前,也不离开,面无表情的看着兄弟两个,那仆役掀开一坛子酒,一股脑的就灌了下去,然后把两个坛子放在他俩面前说:“小的是今日的酒王,尉迟老国公已经醉了,他说只剩下侯爷和牛小侯爷俩位可以灌倒小的,所以特意前来领教。”

    牛家人就没有孬种,云烨见到酒坛子上硕大的六十这两个字,就掩住眼睛不忍再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