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节水深火热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太阳从山顶冒出头来,整个大地又恢复了光明,辛月手里攥着那枚黄玉发夹犹在睡梦中,上翘的嘴角含满了甜蜜,昨夜她幻想了一夜,从幼时一只想到了现在,那个戴着花环的小姑娘,被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称之为夫人,想不起来那个男孩子的脸,就固执的把云烨的脸安了上去。

    这样一来可以幻想的东西就多了,一会儿云烨骑着竹马,一会儿又抓着青梅,在幻想的世界里,云烨是她的木偶,任由她摆布。

    光着屁股跳水的精彩镜头怎么可以少,只不过辛月为了表示自己在羞涩,所以捂上了眼睛,叉得老大的手指缝,悄悄地偷看男子们的光屁股,还有两腿间那个奇怪的东西。

    小时候问过母亲,为什么自己和那些光屁股的孩子不一样,她也想光着身子跳水,惊骇的母亲连忙捂住他的小嘴,告诉她女孩子是不能光身子的,会被装在猪笼里扔到水塘里的。

    这个答案让辛月的童年一直在恐怖中渡过,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爷爷在遥远的京城里做官,俸禄还很微薄,家里人口众多,父亲还需要照顾田地才能维持一家的温饱。

    从很小的时候,辛月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嫁给一个男人,至于这个男人甚至会是自己不认识的人,这在她眼里,远比浸猪笼还要可怕。

    见过妇人被浸猪笼,脱得很光,一根线也没给那个妇人留下,族长说既然不识羞,也就不用遮羞了,猪笼被扔下水塘。连停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冒了一串气泡就沉下去了,那个妇人没有挣扎,只是用手抱着胸。辛月那时候在想,她大概早就死了吧。

    别人都把这件事作为饭后的谈资,尤其是母亲。滔滔不绝的给女儿说了三天,告诉辛月,这就是不守规矩的下场,她哪里知道她的女儿整整发抖了三天。

    辛月趴在云烨怀里看远山的时候,就问过云烨浸猪笼的事,她万万没有想到云烨给了她另外一个答案,一个足矣把她从噩梦里救出来的答案。

    传说女娲造人的时候,先造出来的是男子,这样一来。世界上就全是男子,生命无法得到繁衍,造的这批人死亡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了。

    女娲造了很多次。就厌烦了这一无休止的工作。在重新造了一批男子之后,就从他们的身上抽出一根肋骨。按照自己的样子塑造了女人,所以男人找女人就是一个寻找自己肋骨的过程。

    有的人很幸运,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肋骨,有的则比较倒霉,总也找不到,所以总是换,人都是贪婪的,有钱有势的想多找几根肋骨备用,就多娶了几个女人,那个被浸猪笼的女人只是找错了自己的位置罢了,族长的惩罚,过了。

    “你是我的肋骨。”这是辛月听到的最迷人的情话,这句话让她全身发软,浑身滚烫,为了这句话,就是死了也心甘。

    太阳照在眼睑上,天地都变成了粉红色,辛月不愿意醒来,自己在梦里还没有补充完自己的恋爱史,才梦到十二岁一起读书的样子,那个坏小子,把青菜虫放在自己的头发上,自己吓得大哭,而她被严厉的父亲打屁股,自己趴在门缝里偷看。

    那个叫梁山伯的男人真蠢,还是那个叫祝英台的女子太难看,同窗三载,居然会认不出祝英台是女子,如果自己扮男孩子,不知道烨哥儿会不会认出来?

    答案是肯定的,他一定会认出来的,辛月撩起被角,低头看自己的胸,圆圆的将亵衣顶的老高,用束胸他也会看出来的。

    一想到云烨那双作怪的手,辛月就脸红,把手按在上面,不让自己的心跳得太快,

    小秋进来三趟了,小姐还在睡觉,不好打扰,她知道小姐昨晚睡得很晚,今天是一个劳累的日子,想让她多睡一会,不过看到小姐把头埋子毯子里,就知道她已经醒了。

    “小姐啊,好命婆婆已经来了,正等着给你开脸,不能再睡了。”她坐到床前开始摇自家小姐。辛月没好气的在毯子里踢腾两下脚,无奈的坐起来,长长的秀发垂在肩头,揉着惺忪的睡眼,亵衣松弛,露出半个胸脯,把小秋看得都愣住了,小姐好美!

    瞪了小秋一眼,掩上衣襟,把身边一只硕大的绒毛兔子放好,这只兔子是她生日的时候云烨送的,是她的宝贝,再看看手里的发夹,完好无损,这才起身,去小秋备好的浴桶里净身,准备迎接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辛家很热闹,父母不在这边,只有大哥千里迢迢的从蜀中赶来,就为了把辛月背出家门交给云烨,现在看不见人影,躲在书院里看龙骨头,据说已经看了三天了,还陪着魏王殿下去了山上,据说这回是把一头牛从山上扔了下来,也不知那头可怜的牛是不是还活着,都是疯子,刚来书院几天啊,就接识了一大群狐朋狗友,也不知在家里陪陪爷爷。

    边嘀咕边下楼,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就坐在小厅里,见辛月出来了,笑得更欢实了:“多漂亮的一个孩子啊,云家的侯爷老身也见过,是一门好姻缘。”

    辛月顷刻间就被一群好事的妇人围了上去,到了洗澡的地方,她们也没有离去的意思,一个抓了一把花瓣撒浴桶里,一个拿出一瓶香水往浴桶里加了小半瓶,剩下的理所当然的揣袖子里。

    小秋插不上手,老婆婆开始给辛月脱衣服,还在辛月的胳膊上拿簪子扎一下,在辛月的尖叫声里,开始了她自己的新婚之旅。

    辛月只是被扎一下,云烨恨不得从窗户里逃走,一群妇人把他团团围住,七手八脚的就把他脱得只剩下短裤,塞浴桶里解开他的头发就开始洗澡,最过分的是拿松柏枝子扎他,像拍重口味小电影一样,老奶奶拄着拐杖,笑眯眯的看孙子受罪,趴在门口看过程准备过两月成亲的程处默,一脸的骇然,牛见虎是过来人,一副戚戚然的摸样。这个罪她已然受过。

    要不是云烨发明了内裤,现在说不定早就赤条条的了,白头发的老婆婆把缺牙的嘴张的老大,手底下一点都不含糊,云烨知道自己的后背一定很惨,这连抽带打的,不要说晦气,就是福气也早就被抽没了。

    被虐待完,妇人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程处默趴在浴桶沿上同情的看着气息奄奄的云烨,牛见虎则把一瓶子烧酒递给云烨,希望他喝一口壮壮胆,还鼓励他:“咬牙把今天熬过去,好日子就来了。”

    云烨像木偶,任由这些兴奋过度的妇人们摆布,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穿官服,还是上朝堂的那套,这破衣服为了挺括,衬了八层里子,昨天才笑话完穿冬衣的庄户,自己今天就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农历四月,阳历五月的关中,称为骄阳似火毫不过分,穿这一身,不捂出痱子才怪。

    娶老婆就是个遭罪的事,尤其是到了古代,上一次娶老婆虽说西服领带的傻透了,这回穿正宗的唐人服饰,更傻。

    来,先把里衣穿上,再把亵裤穿上,哦,错了,先穿袜裤,带子绑大腿上,衣服全用带子拴好,啧啧,少年人穿绯袍就是好看,哪像我家老爷,穿上都像螃蟹,没错,这话是程夫人说的,她以云烨的婶婶发的这话,可云烨怎么看她怎么像是在自己身上来找经验的,好为她那个傻儿子成亲做准备。

    护心镜?我是成亲,不是上战场,揣这东西做什么?什么?武侯家都这样,是礼仪,在腰上绑了四五个玉佩之,脖子上再挂上两条玉饰,脑门再绑上一条有玉石的布条,云烨认为自己可以开玉石店了。

    五斤多重的宝刀挂上,头上再顶一顶紫金冠,如果再插上鸡毛,就是吕布吕奉先了。折腾完穿着,拜完祖先,牛婶婶发现一个大漏洞。

    居然没擦粉,这还了得,众妇人一起拍额头,把云烨重新拽回来,摘下帽子,重新洗脸,宫里赏赐的绢花挑一朵红的,大的,准备插头发上。

    在云烨以死抗拒之下,妇人们只是给他薄薄的扒了一层粉底,那朵宫花没逃了,被结结实实的插在紫金冠旁边,比头都大。

    从早到晚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就被奶奶婶婶,姑姑,姐姐,撵出去接亲,旁边马上是一身青衣的程处默,脸白得像鬼,脑袋上也插一朵大红花,一张血盆大口似乎用了口媒子,面目呆滞,看来让他去应付娘家的那些妇人有些不靠谱。

    还好从陇右赶回来的长孙冲就靠谱多了,虽说也没有人样子,一朵花遮住了半个脸,但是从他得意洋洋地表情来看,似乎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虫子,一会就看你的了,处默已经废了。”云烨忧心忡忡的对长孙冲说。

    “他一会只要负责挨打就成,其他的都交给哥哥来做。长孙冲很有自信。

    ”挨打,谁会打我们?”难道会是女方家看到三个鬼怪登门,准备打鬼?

    “是啊,挨打,还是乱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