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一阵风的遭遇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茶棚里很安静,一阵风瞪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狗子,脖子上的青筋坟起,身体却一动不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下来,嘴张的老大,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狗子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让他安静地动作,把一阵风从椅子上搬下来,用很久没用过的湿牛皮绳,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湿牛皮绳有一样好处,就是随着水分流失,会捆的越来越紧。

    做完这一切,狗子又用手里的刀子在一阵风大腿上刺两刀,又小心地包扎好,他受过训练,这些活对他来说很轻松。

    又检查了一遍绑绳,这才松了一口气,做事情就不能太得意忘形,狮子搏兔还用尽全力呢,更不要说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杀手。

    把一阵风的头浸在井水里,好半晌,一阵风才发现自己的舌头可以动了,张着嘴急忙说:‘这位好汉,我身上的铜钱银子全给你,牛车也给你,你就发发慈悲放过我吧,家里还有老娘幼子需要照顾,你杀了我,就是杀我全家啊。“

    狗子笑眯眯的看着一阵风表演,忽然说:”怪不得侯爷说游侠全是蠢蛋,连句话都不会说,你应该这么说,大爷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嗷嗷待脯的婴孩,求好汉饶我一命,你看,这么说就有文采的多,要是碰见一个心软的说不定就会放了你。”

    “我不是游侠,是种田的,好汉认错人了。”一阵风急忙说道。

    “农夫?你如果扮成其他人说不定还能瞒过我,你在一个世世代代都以种田为业的人面前扮农夫,你不觉得差了点什么,一个连牛都不爱惜的农夫?那个农夫不是先照顾好牛,然后再顾自个的?牛身上的泥点子都没有清理干净,还没进料,也没卸车。你倒是喊我快点给你倒水。娘的,这么好的牛跟着你糟蹋了。”狗子很愤怒,他喜欢牛,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一头,最见不得虐待牲畜的废物。

    “牛是我借的,自然不关心,用完了还给他家就是了。”

    狗子一鞭子就抽在一阵风的头上,一道紫色的鞭痕立刻就出现在一阵风的头上:“看你就是个畜生,牲口在农家比爷老子的命都重要。你他娘的还说出这种没人心的话,抽死都活该,还说什么去云家找活干,你他娘的还能不能编点好瞎话不?

    城里盖房子都盖疯了,王管事恨不得连月子里的娃都拉到工地上去,你他娘的赶着一辆好车,在城里居然找不到活计?”

    狗子狠狠地踹他两脚,心里舒服多了。侯爷最近脾气大。见了自己两次,就踹了两次,也不知哪里不对,看自己的眼神很怪,让人害怕。

    又从一阵风的怀里掏出一把退了弦的小弩,从一个尺把长的竹筒里倒出几只弩箭,见箭头发黑,放在鼻端嗅一下。大怒,疯狂的用鞭子抽一阵风,顷刻间,一阵风就被抽的遍体鳞伤,叫的凄惨。

    狗子皱皱眉,担心吵醒阿娘,捡起布巾子。一捏一阵风的下颚,就把布巾子塞进他的嘴,一阵风嘴里呜呜的叫着,想来一定是在求饶。

    “你这种人就该下油锅,在箭头上涂毒药,还是乌头,你这是不给云家老奶奶活路啊,那么好的一个老人家,你用这种杀千刀的东西对付,还是不是人?”

    搜检了一阵风的全身,狗子就不停地在笑,尤其从裤裆里掏出俩锭大银饼子,就笑得更加欢实,他已经看到自己的幸福生活在向自己招手。

    “好本事,能把银子藏裤裆里的你是头一个,也不怕伤着你兄弟。”说着又把他的头发打散,从头发里找出一条小锯,还有两根钢针。鞋底子也没放过,用匕首剔开牛皮,又从里面找出来一把小刀,一阵风这才颓然的垂下头,自己走南闯北的跟脚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仿佛没有一点秘密。

    “别奇怪,老子是在辅兵营里长大的,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你想都想不到,在老子面前装样子,你有本事再装啊。”

    正在说话间,一个老农扛着锄头从农田里走了过来,径直走进茶水棚子,给自己倒了一碗凉茶,一仰脖就灌了下去,很自然,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仿佛没有看到地上不停扭动,希望引起老农注意的一阵风,撩起衣服下摆扇风,虽说才进四月天,关中的太阳就逐渐变得毒辣起来。

    狗子跑过去把蒲扇给老农取过来,殷勤的给他扇风,老农歇了一会,又喝了一碗茶,指着地上的一阵风问:“这就是侯爷说的那些杂碎?”

    “是啊,老叔,这家伙还说自己是种田的,想骗我,我开始就觉得他不像是赶牛车的,又吃不准,所以就把茶水装作不小心倒在他腰上,擦水的功夫才发现他有家伙,所以就用孙神仙给的麻沸散混在茶水里给他喝了,这才擒住他。”

    狗子靠在老农的身边像个给大人报功的得意孩子。其尽显摆之能,仰着头希望得到老农的夸奖。谁知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揉着头不解的看老叔。

    “往年教你的都学狗肚子里去了,还显摆,还吃不准,你看看他那双靴子像是农户穿的吗?你看看他的手,再看看你老叔的手,上面的茧子是一样的吗?你再看看他的虎口,他的手腕子,狗子,这是一个耍刀的好手,你还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你用了麻沸散,这家伙又瞧不起你,我回来的时候就只会看到你们娘两的尸体。”

    老叔说完就起身用脚踩住一阵风的下颚,抽出布巾子,从腰间拿出一个钩子,钩住一阵风的上颚,一下子就把他的嘴拽得大大的,老叔回头对狗子说:“把他的舌头拽出来。”

    狗子不解,还是老老实实地用火钳子把一阵风的舌头拽了出来,“往长里拉。”老叔又催他,狗子用力一拽,一阵风红艳艳的舌头,就长长的伸了出来。

    “看看他舌头下面,有没有小刀子。”狗子把一阵风的舌头卷起来这才发现,这家伙舌根下面居然还有一个薄薄的刀片。吃了一惊,把刀片取下来,在布条上一割,布条立刻就成为两节,好锋利的小刀。

    “如果是两军阵前,抓到了奸细,老子连他的粪门都会查,狗子,把他的手筋挑了,这狗日的就不怀好心,没跟着府上的车队,恐怕是在打你们母子的主意,准备明日刺杀老夫人。”

    狗子的眼睛都红了,家里就一个老娘,还是瞎眼的,对他没有半点威胁,这家伙也不放过,手下丝毫不犹豫的就用小刀划过一阵风的手腕子,两道红线慢慢渗出,他的手腕子无力地垂下,见一切妥当了,老叔又坐回椅子,对狗子说:“现在这家伙才是钱财,一会你和愣子一起去云府给老夫人送去,给老夫人说,这些天不要出门。我会给弟兄们说说,多注意一下外人。”

    把搜出来的银子,铜钱一股脑的堆在桌子上,狗子就跑出去找愣子,准备用牛车把一阵风送到云家,一阵风的舌头还挂在嘴外面,舌根被狗子拉伤,回不去。

    老叔一边用火钳子往嘴里捣舌头一边对一阵风说:“老子这些年见的富贵人家多了,如果你找别家麻烦,老子会装着看不见,而云家这种人家,老子盼着他公侯万代,一家子好人,家里最娇惯的小小姐也知道给拾粪的老汉让路,还帮着集市上不会算账的妇人算菜账。

    你别不信,这是老子在集市上亲眼所见,他家的马都知道吃东西给钱,在侯府门口摆摊子,下雨了没地方躲雨,就站在大门底下,你在别的贵人家的大门下试试看,不放狗咬你算是你幸运,云家还给姜汤喝,这方圆几十里的乡亲日子都在变好,这都是云家带来的变化,你想杀人,先问问这十里八乡的乡亲。”

    一阵风全身都疼,尤其是舌头一阵阵的疼痛往脑仁子里钻,耳朵在轰鸣,只看见老农嘴在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这次全完了。

    狗子回来的很快,身后跟着一个壮实的农家后生,只是两人的衣衫都极为破烂,脸上也涂的乱七八糟,到了棚子里也不说话,用手蘸着一阵风的血就往身上抹,这回轮到老叔不解就问:“这是为何,好好地衣服不穿,偏偏找这身下地的烂衣服,是何道理?”

    “老叔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侯爷以前说过,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装扮,功劳也一样。我和楞子哥干干净净的到云府,说不定府上会以为我们很轻松的就抓住了杀手,给的赏赐就会少,现在我们抹上血,任谁看都知道我们哥两是经过一番血战才抓住这家伙的,我估摸着这样一来,赏赐会多三成,愣子哥成亲的钱就有找落了。”

    狗子把衣角上的洞扯得更大一点,摸样也更加的凄惨,最后咬着牙对愣子说:“哥,你在我鼻子上来一拳,不要太重,打出血就好。”

    说完这话,担心愣子下不了手,他首先在愣子的鼻子上来了一拳,鼻血长流的愣子当然不会放过他,一拳打得极为实在。

    老叔站在茶棚子底下看着逐渐远去的两个孩子,摇摇头,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直到他们的身影再也看不见才背着手回家去找老妻,让她去照顾狗子瞎眼的老娘。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