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悲喜不相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小亭子里窦燕山已有七分醉意,面对佳肴痛饮美酒,实在是人世间的至高享受,每一口酒都如同火焰在熏烤他的心,扯去外衫,举杯邀月共饮,徒留孤身乱影,复仇的感觉没有他想像中那样酣畅淋漓,云家的酒依然辛辣,酒入愁肠似火似刀顷刻间就割裂了缜密的思维,让他无力欣赏长安城着火后的美景。对于喝惯了密酒的窦燕山来说,吩咐周大福去找市面上最烈的酒来配合心情实在是一种错误。

    他用最后的一丝灵智诅咒了云烨之后,就轰然摔倒在牡丹从里,才吐出的花苞被他的身体无情的压断,落花满地,如血般殷红。

    因酒误事窦燕山不是第一人,这个世界上充满了意外因素,长安城外的撤退信号发不出来,城里的死士就彻底变成了死士,见不到撤退命令的死士,用光了手上的点火之物,就开始用手头上能找的一切可燃之物来制造新的火灾。

    失去了隐秘性,难免就被会失手,一旦被抓住,诛八百族都有可能,一旦侵犯李二的最后底线,那些宽厚的法律条文就不会有任何作用,言出法随是为神,李二有这个资格。

    窦三是窦家的家生子,窦氏破家被免于处罚,因为窦忠把他采买食料的肥差交给了自己的亲信,将窦三遣去了庄子上干农活,把他所有的财产都收归公有。

    一无所有的窦三再见到原来的主人后就发誓效忠,他没有做死士的经验,但是心里的仇恨支撑着他放火,放火,再放火。

    巡街的金吾卫士卒将他按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自杀。只可惜。刚才为了点燃那个被主人家泼了水的草棚,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点着扔了上去,草棚子被点着了。喷着火焰冒着烟,火势有扩大的趋势,只是衣服也没了。衣角上隐藏的毒丸也被大火吞没了,这才想到事情严重性的窦三,只能发出一声狼一样的嚎叫。

    长安城被这五十个人点着了,变成了不夜城,暗红色的火苗窜上半空,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魔,吞噬着一座又一座的建筑,坊门是紧锁的,所有出现在街道上的闲人都被索拿。金吾卫的士兵们只能站在宽阔的朱雀大街上听周边坊市里的哭号。

    上天帮助李二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仿佛真的是天之子,在水龙再也无法控制火势的时候。春天的第一场大雨终于落了下来。所有救火的人都跪在泥水里,向苍天恭敬地行礼。

    窦燕山也被雨水浇醒了。他曾经下过最严厉的命令不许其他人靠近这里,所以也就没有人知道他躺在花丛里做过最幸福的美梦。

    他回首望长安,只见醉倒之前还在熊熊燃烧的城市,如今隐在比墨还要漆黑的夜色里,消失不见,只见点点灯火在不停地移动,宛如鬼火。

    窦燕山捋一捋湿漉漉的头发,再看一眼沉寂的长安,就推开小院的门走了出来。

    周大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见浑身湿漉漉的窦燕山出来了,就疾步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主人,开口说:“家主,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死士,家主不必伤感,这等人我们只需再次招募就是,老奴也知道这次大雨让我们功败垂成,可见上苍不佑,我们下次再来,老奴就不信,他李家能次次都被上苍眷顾,您没有发令让那些死士隐藏是对的,做大事需要一鼓作气才能成功,如果没有后来死士的疯狂,我们不可能给李家留下如此沉重的记忆。”

    窦燕山难过的摸着前额说:“我站在高处,遥想他们在城里拼死作战,就心如刀绞,只可惜一场大雨,浇灭了他们的战绩,也浇灭了我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对付李家必须做到谋定而后动,否则就会功败垂成,这一回人手损失惨重其罪在我,周叔,请你一定帮助我完成祖父的遗愿,让李家百世不得安宁。”

    一声周叔,让周大福觉得以前的付出全部有了回报,哪怕让他自己亲自上阵,也九死不悔,自己一个长安市上最潦倒的厨子,累世受窦家大恩,如今再被以前的天之骄子唤一声叔,千值万值了,这条老命就卖给窦家吧。

    “家主放心,老奴会誓死相随家主,不让李家有片刻安宁。”

    见到城里的大火被大雨浇灭,李二才转身回到太极宫,与窦燕山不同,从第一个火头着起之后,他就站在了太极宫的玉阶前,这里是除龙首原之外,长安城的最高点,他就坐在椅子上漠然的看着处处冒烟的城市,当内侍回报云家起火的消息,他就已经知道是谁放的这把火,洪城跪伏在地上,脸贴着地面不敢有一丝乱动。

    脸色阴沉似水却不能当水用,春天里干燥的长安城,的确是最佳的放火天气,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声音从未消失过,每年都会有那么几起火灾,防不胜防。

    不知何时阴云遮住了月亮,大地漆黑一片的时候,李二就在仰首望天,苦心人,天不负,雨终究还是下来了,来的很急,就仿佛是为了赶这场火灾,雨点大而且密,打在身上生疼,洪城就由切身的体验,现在不要说下雨,就是下刀子,他也不敢动,从眼角的余光里他发现,皇帝阴沉的脸有了松动,嘴角稍稍往上翘了一点,好征兆啊,但愿这场大雨能把火都浇灭,这样一来,小命或许还能保住。

    雨歇云收之时,鸡已经叫过一遍了,站在太极宫可以隐约看到天边有一丝微明,洪城依旧趴在地上,不敢起来。李二不在,他趴的更加的恭敬。

    李二的声音从宫殿里传出来,就像来自九幽,冰冷而无情:“起来吧,去办你的事,如果办不好,那你就不用回来了。”

    满长安都在抱怨这场火灾,只有云家的仆役在用粗大的木料把还没有倒塌的房子一一推倒,仆役们嘴里小心地嘀咕着这场莫名其妙的大火,莫非是谁得罪了灶王爷,被他老人家降下火噩,特意惩罚?自己家不可能,老奶奶慈眉善目的,就算是侯爷有点败家,还达不到让神仙发怒的地步。自家一定是被别家连累的,有人问起,就这么说,我云家就没干过缺德事。

    最可气的就是这场大雨,屋子里的东西都搬出可来了,房子俺家不要了,侯爷早就嚷嚷着要盖新的,一把火烧完,俺们也住住庄子上的好房子,谁喜欢住城里,天刚擦黑就要睡觉,买个东西得跑半个长安城,刘叔说,庄子上出了门就是集市,热闹极了,还听说玉山有多美多美,在东羊河上划一竹筏子,休假的一天全泡在河面上,天气凉凉的,比神仙都舒坦,哪像城里,洗澡后为了把水填满,还需要扯半天井水,水填满了,汗又下来了,白洗了。

    这该死的房顶也不烧光,不停的掉瓦片,云九的头都被砸了老大一个包,抢出来的东西都泡在雨水里,刘叔已经骂了半天了,着火没伤人,就不算是遭了灾,这场大雨才结结实实的让云家遭了一场大灾,侯爷弄回来的好木料做的家具都淋了水,要是榫口进了水,再晒干,那是一定会裂口子的,可惜死了。

    官府的人来了好几波,询问家里的损失,刘叔那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诉,说家里遭灾惨重,房子全烧没了,就剩下几间马棚子,东西也大半没抢出来,就眼前的这一点,他对不起把宅子交给他照顾的老奶奶,也对不起一直相信他的侯爷,可云家受得起灾,所以把水龙先让给了别家,就是怕小门小户的遭不起灾,为了房子把命搭上就不值了,云家一向都是这么高风亮节。

    听得官员立马拱手作揖,肃然起敬,还说要专门起个匾额挂云家门上。还有遭了灾的邻居被水龙队救过来的,专门跑云家门前跪下磕头,一家子,一家子的,惹得刘叔又陪着哭了一鼻子。

    大门完好无损,关上门刘叔就在护院,仆役们崇敬的目光下,坐在大椅子上拍着腿打着节拍,唱了两嗓子小调,唱得难听,却很有趣。

    死了一个县令,还有一百八十六口人,其中还有几十个是毒死的,官府说被毒死的都是凶手,却找不出他们是谁,是哪里的人,是谁制造了这场惨案。

    死人最多的是西市,胡子贪财,为了钱财连老命都不要了,浑身冒着火还往火场里钻要把货物抢出来,所以烧死的人数是最多的,还有一家专门卖胡姬的,关在屋子里的二十几个胡姬,没一个跑出来的。

    西市也被烧得七零八落,何邵家可没遭灾,一大早就跑云家看到云家的惨状,当下就火了,抓着官员的衣领就要面圣,说堂堂侯府,为了不让百姓遭灾,拒绝了水龙,干了这样的高风亮节,可歌可泣的事,官府居然没有一点表示,想要上殿找陛下讨个说法。

    真要上殿面君会把何邵吓得尿裤子,谁知道陛下现在是不是想杀几个人来泄愤,直到长安新县令拜托云家和何家重新修整西市,这才罢休,回到云家,抬手就赏赐了刘叔一个碧翠碧翠的玉玦,然后就骑着马去找李恪,商议如何才能让何家在西市上立住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