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无地自容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坐在家里的秋千架上,云烨愁肠百结,他很不希望自己的推测成为现实,但是学问这东西做不了假,初学者或许不明显,在那些老宿,硕儒身上就体现的极为明显,就如同一个烧红的巨大印章在他们身上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

    自古以来学派之间的厮杀一点也逊色于真刀真枪的搏命,死在见地不同上的人,也不是少数,离石平时隐藏的再好,终归还是有迹可循的。

    万事不论根本,只问己心,这是何其嚣张,何其自私的一门学问,人的心是最靠不住的,闪念间就会有成百上千的念头出现,如何确定哪个是正确的,那个是错的,那个还有瑕疵?太唯心论,我为宇宙的中心,天下间万物都是为我而生存的,供我取用,不必心有不忍。

    田襄子为了传播学说不惜挑动天下混战,战国数百年,年年起烽烟,田横入海,秦皇长生,清君侧,诛晁错,一路算下来可谓触目惊心,汉武帝得儒家美女之后,就一直大索天下,想要找到那位不只是多少代的田襄子,没想到反受其害,侠客们的肆意胡为,让大汉高官人人自危,当街杀人已成荣耀,消灭不了思想,就从肉体上打主意。

    这是恐怖分子的鼻祖,离石就算不是核心人物,也一定是田襄子计划的重要一环,只是田襄子迫不及待的去了北面,他如何与离石联系,八十多岁的老人家想要从亘古的荒原上回来,可能性实在不大,现在西伯利亚漫山遍野的东北虎,熊瞎子,狼群就足够帮云烨清扫干净首尾。

    三天了,离石依然昏迷不醒,他的几位老友每日都去探望,等待他从沉睡中醒来。云烨每次见到离石。都在祈祷,请求老天爷就让他这样沉睡过去,永远不要醒来。

    李纲他们人多力量大,再加上书院一些面目可憎的学生帮忙,云烨的祈祷落空了,在一个清晨,离石还是醒了过来,看他拥着被子与老友大笑交谈的样子,没有一点要死的征兆。云烨就失落万分。

    离石醒过来后,似乎多了一些爽朗,少了一些阴柔,他无儿无女,孤身在世上活了六十岁,现在居然向老友提出他打算成亲,找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准备传宗接代。

    最看不起这种老不休的,被黄土埋到脖颈的老东西居然淫性大发。要去祸祸人家半老徐娘。李纲闻听此事抚掌大笑,称善不已,玉山先生激动得热泪盈眶,拉上元章先生就去拜访程,牛两位夫人,想请她们做媒,为离石先生谋一个高门良媛。

    云烨很想掐死这个咸湿佬,程夫人把主意打到了云家。说云家姑姑是最好的人选,你妹的!看姑姑装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学一娘掩着脸往后院跑的样子,云烨就一个人在屋子里跳着脚指天骂地。

    奶奶明知道离石先生有问题,偏偏满口答应,热情百倍的投入到婚事的操办之中,换了庚帖。离石送来一只半死不活的大雁,婚事就板上钉钉了,一切都以闪电般的速度进行,等云烨反应过来,离石板着那张死人脸坐在椅子上等云烨前来拜见姑父。

    后花园里云烨和离石在漫步,或许马上就要作老新郎的关系,脸上带着不常见的笑意,背着手在云家花园里指指点点,宛如自家一样轻松自如。

    云家的花园里自然全是花,这是奶奶特意让园丁栽种的,紫荆,迎春,开得最艳,也最是热闹,把院子一角占得满满的,开的满坑满谷,有丫鬟正在拿剪刀采花,这些都是调香的原料,结香,红梅,海棠,玉兰,才是花园的主角,这些带有馥郁香气的植物是云家钱财滚滚的保证。

    离石不停地欣赏着花朵,还不时地低下身子去嗅一嗅,也不怕蜜蜂找他麻烦,采一朵红梅夹在耳后,白发红梅相映成趣,自有一股洒脱的气质。

    云烨不喜欢带花,觉得男人戴花傻透了,可是大唐却有带花的习俗,见新姑爷戴花,那些没眼色的丫鬟还把花瓣往老头身上撒,一点都不知道爱惜原材料,回去后得罚。

    离石笑得像个孩子,满是皱纹的脸尽然有一股孩子般的纯真,这老家伙就要变妖怪了,眼睛里神光湛然,看样子自己死了,这家伙都不会死。

    男人在花丛总会生出一些怪心思,不管是真的花丛,还是女人堆里,都有一种想要显摆的冲动。离石现在就是这样,诗赋对他来说就好像从花丛里摘花一样轻松张口就来:“秾李繁桃刮眼明,

    东风先入九重城。

    黄花翠蔓无人愿,

    浪得迎春世上名。”念完之后自己还打着拍子,合着韵调用古音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一曲唱毕,见无人应和,有点失落,就把眼光落在云烨身上。

    郁闷之气从脚跟

    一直冲上脑门,诗歌吗,张嘴就来:““二八佳人七九郎,萧萧白发伴红妆。扶鸠笑入鸳帏里,一树梨花压海棠。”

    这首诗听得离石颜面上青筋暴跳,云烨头一回发现这老家伙居然会武功,一爪子就从墙边的老槐树上抓下一块树皮,冲着云烨狞笑。

    作为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典范,云烨撒腿就跑,只跑出两步,就被人家揪住脖领子提了起来,离石面对面地问云烨:“小子,从老夫醒过来你好像就不高兴,一副恨老夫不死的模样,现在还知道作诗来讽刺老夫,你就没有什么话对老夫说吗?”

    老家伙现在似乎对外界非常敏感,云烨自认伪装得很好,谁知还是被他看穿了,也罢,这件事迟早要弄清楚,宜早不宜迟。

    “先生如果把你心学得来历说清楚,小子一定高高兴兴地为和姑姑祝福。”云烨一咬牙,就把心理话说了出来,反正和田襄子也没有撕破脸皮,他不相信离石会对他如何。

    离石面不改色,仿佛云烨的质问与他无关,把云烨放在地上,问云烨:“老夫出身心学门下又如何?都是学问,只不过殊途同归而已,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异端,还有脸来冠冕堂皇的来问老夫。”

    “我才不管心学,肺学的,我只是不放心田襄子,这个人太危险,担心你和他有牵扯,将来会伤及云家和书院。”云烨虽然不喜欢心学,但是在后世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思潮,尼采的狂妄,叔本华的悲观,早就见怪不怪了,要是告诉离石物尽天择,适者生存,这么伟大的话,离石一定会瞠目结舌。

    “小子,老夫已破识障,已自成天地,这世间再无可以让老夫俯首帖耳之辈,从今后,天是我,地是我,清风是我,我是青山,自由自在,那怕田师至此与我也是平辈论交,你年纪不大,怪毛病不少,要是你一直抱着阴暗心思,学问怎会长进,你那个天人一般的师傅没告诉你,唯有正大,才能光明么?”

    云烨不知道学问人达到宗师境以后,就再无羁绊,老孙知道,却偏偏躲在角落里看笑话,用那些怪话来劝云烨,说那些话的时候,恐怕他自己心里都笑抽了。

    宗师级的奸细,这需要如何的脑残才会想出来这样的情况,云烨现在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要想遮羞只有暴怒,所以云烨大怒,面红耳赤,冲着离石大叫:“你们都知道,就不告诉我,都躲在暗地里看我的笑话,看我的笑话很好笑是吗?我今天就让你们笑话个够。”

    离石不是吧树皮抓下来了吗?老子就把这棵树踹断,飞起一脚,踹在槐树上,光秃秃的槐树连根枯枝都没落下来,脚上却传来奇怪的声音。

    云烨抱着脚,汗珠子唰唰的往下淌,自己捏一下骨头,坏了,错位了,离石没见过发怒发的把自己伤着的人,虽然是宗师,也没有见过,一脸奇怪的把云烨的脚一拉一拽,就合上了骨槽,手法粗糙,方式粗暴,没有一点美感,和背麻包一样,把云烨往背上一扔,就回了前院。

    不敢见人,尤其是不敢见李纲等四位先生,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美其名曰养伤,怕风,怕光,怕水,就当自己得了狂犬病一个待遇。

    孙思邈上家里来看云烨的伤势,云烨忘记了医生不可得罪的古训,絮絮叨叨的把孙思邈从头说到尾,从老友之义,说道同生共死,再批判他无视这些情谊,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大罪。

    “你小肚鸡肠的还埋怨老道,长了一颗黑心,做错了事情,就把事情往别人身上推,毫无君子风范,也没有赤子之心,是天地间的垃圾,人间的毒源。‘

    老孙骂完了还不解气,借口离石把骨头接的不对,又把骨头错开,重新接了一遍,手法比离石更加的不堪,哪有一丝的神医风范。至于云烨的惨叫他就当是唱歌了,

    姑姑穿着嫁衣来看云烨,衣服上的金子有两斤重,别人家用金线压裙角,云家的人大气,胸前一巨朵牡丹光彩照人,太阳底下不知道的人以为穿的是明光铠,姑姑坐在床前,捧着云烨的脸把脸贴在云烨脸上,一个劲的哭泣,用眼泪给云烨洗了一遍脸。

    女人哭也就是了,男人哭个什么劲,云烨哑着嗓子对姑姑说:“如果那个老东西敢欺负你,告诉侄儿,我一定打断他的腿。”话说的威风八面,只是他忘记了自己的脚踝肿的像猪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