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知识障带来的忧虑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公输木把一卷图纸重重的拍在云烨的面前的桌子上,云烨随手打开,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这是那些活动墙壁的图纸,他又将图纸卷起来,扎好交给老公输对他说。

    ”先生何故至此,小子处罚李泰是因为他仗着小聪明肆意胡为,对学友没有一点同情之心,绝不是有意要窥视公输家的不传之秘,老先生误会了。”

    “窥视,你还不至于,老夫既然把图纸拿来,就是打算让你看到公输家并非敝帚自珍之辈,这些都是我家先人的智慧结晶,他们能找出神奇的方法来移动重物,我们这些后辈子弟,难道会输给先人吗?你看

    到这幅图纸,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对他加以改进,所以你观之无妨。”

    老公输是拉不下面子,他最重要的一个徒弟在大门口嚎哭,他作为先生束手无策,这不是有损先生形象么,这回把图纸拿来,想必也是咬牙做的决定,内里的涵义不言自明,就是想知道进入书院大门的密码而已。老公输堪称君子,他其实只需要打开连接装置就会明白一切,反推而已,对他没有丝毫的难度,他却没有选择这条路,而是拉下脸面用学问换学问,这样的人品,云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河图洛书其实就是一个游戏,要解开她,只需要把所有的数字填进空格,不管是横加,还是竖加,包括沿着斜线相加都需要等于四十五,这里有个歌诀,老先生记一下,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七右三,

    戴九履一

    五据中央,只要把这些数字倍以三,就是书院大门密码的正解。”

    老公输没有理会云烨。嘴里念叨了两遍歌诀。把手里的图纸往云烨手里一塞,就赶着去救自己的徒弟去了。

    云烨把图纸打开,仔细一瞧,也不由得为公输家的先祖鼓掌叫好,把流沙运用到如此地步的人,所思所虑实在是鬼神莫测,这次的交换,公输家亏大了。

    离石先生最近有些疯魔,整天枯坐在放龙骨头的屋子里一言不发。李纲诸老友常常去看望他,他只是说自己没事,有些心结未曾解开罢了,待在龙头旁边有助于他思考。

    众人也不以为甚,甚至为他高兴,许多的大儒都有遇到知识障的时候,是他一生的学问积累到了高深处,都会产生疑问。这种疑问已经没有人能为他解答。只有他自己通过思考

    ,想通了,才能大彻大悟,学问大进,只有越过了这道坎,才能被称为学问上的宗师

    。

    云烨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后世的学问人没听说有谁需要过这一关,难道说他们都是些伪学者?根本就触摸不到那道壁垒的边缘?

    离石先生的饭食是元章先生亲自送进去的。云烨只能趴在窗户上看,早上送进去的饭食被元章先生原封不动的拿了出来,对云烨摇摇头,这样下去,如果思虑不通,离石先生会被自己活活的饿死。

    他的面容极度的枯槁,乱发垂下。嘴里念念有词,听了许久,才听明白,他在不停地问自己,“对于昊天来说我是什么?对于光阴来说我又是什么?虫蟊?朝生夕死?

    我看见蝴蝶在飞,我看见鱼游浅底,车轮前的螳螂与我对话,吞舟之鱼饱食河东之民,九万里怒鹏不见,汪洋之中唯有鲲,我师,我该何去何从?”

    他忽然变得狂暴,不停地抽打自己,撕扯衣衫,元章先生大急,扯着云烨让想办法,能有什么好办法,这是一位类似有狂躁症的病人,云烨的办法就是把他按住打镇定剂,可是让他上哪去找那东西

    。

    可能感觉到了疼,离石先生不再折磨自己,而开始折磨龙头,龙头都是化石,他的细胳膊细腿还奈何不得,云烨正看得津津有味,脑袋上一阵剧痛,回头刚想骂,却发现是满脸怒容的李纲,自己刚才是不是

    高兴地有些过份了?

    揉揉脑袋,装出一副悲哀的嘴脸继续看猴戏,一个人想空间和时间的关系可以想的走火入魔?又不是练九阴白骨爪,至于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离石走入歧途了,他对昊天和日月的认识有了误差,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是一直主攻五经吗?何时关心起心学来了?”

    云烨忽然明白了,离石先生恐怕与田襄子关系不浅,田襄子就是首创心学的人,万事不问根本,只问己心,好一个离石先生,好一个田襄子,如果不是今日心血来潮到书院闲逛,就遇不到离石发疯,遇不

    到离石发疯,就不会知道他和田襄子的关系。

    如果离石先生忽然对自己发难,云烨几乎不敢想象那种可怕的后果,这是自己最尊敬的几个人之一啊,自己对他一片诚心,想不到他居然心怀不轨。

    熙童在就对云烨泄露了许多的机密,包括心学的来历,能把心学教授到有知识障的地步,田襄子,除了你,还有谁有这本事?

    云烨的脸阴沉似水,再也没有刚才看热闹的心态了,他衷心的希望离石先生熬不过这道障碍,这样自己一定恭恭敬敬的把离石先生送走,谁也看不出来,这样也不伤情份。皆大欢喜之局。

    “小子,快想办法,”李纲开始催促云烨,老头眼中的惶急之色谁都可以看得出来,现在把离石先生打晕也解决不了问题,他醒过来之后就会变成白痴,有这样的先例,所以李纲才会着急。

    “你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些关于时间的事情,如果有,就大声的念出来,说不定会救离石一命。”玉山先生匆匆赶过来,对云烨说。

    他对云烨的师傅佩服得五体投地,直觉告诉他这样做会有用。

    云烨不相信,这样严重的心理疾病会被几句话治好?开什么玩笑。既然你们想听,我念就是了,李白老师的《春夜宴桃李园序》够牛吧,想听就给你念。

    清一清嗓子大声朗诵:“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谁知只念了两句就让离石安静了下来。

    李纲大喜,慌乱之中还不忘记夸奖李白几句,摇头晃脑如饮琼浆。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玉山先生接着念,元章先生也跟着念,闻讯而来的书院先生们开始一起大声朗诵,一时间满书院都是夫天地者,云烨大恨!

    离石先生的迷乱的神色慢慢平静下来,虽然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却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嘴里念叨着:“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边念边敲自己的脑袋,最后大声的说一句:“我们只是过客而已,”念完就仰面跌倒,被元章先生扶住,探一探他的鼻息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孙思邈唤过两个学生,把离石先生抬着离开房间,匆匆的回他的药庐,到了那里,离石先生会受到极好的照顾。

    云烨心情很糟,却不得不面对书院所有人的恭维,对那两句话极为推崇,李纲拈着他的那几根鼠须,待众人安静下来后对云烨说:“好文章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此话诚不我欺也,小子,把其余的文章念来,老夫还等着品尝一番。”

    既然用了人家的文章,自然要给人家做一点宣传,反正李白的名号传到一百年前也不错。

    “这篇文章不是出自家师之手,而是一位叫李白的人在酒宴上做的,家师认为极好,就要小子背了下来,我这就把通篇文章背下来以繆诸位先生。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

    园,序天伦之乐事。

    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

    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背完文章,云烨拱拱手,不待众人挽留,就去了孙思邈处,离石先生这个心腹大患不除,云烨那里睡得着觉,如果离石与窦燕山有关系,对云家来说就会是灭顶之灾。

    离石先生在云家可以横着走,不需要多麻烦,一把毒药就足以让云烨悔恨三生,这个险云烨冒不起,也不感冒。麻烦除掉就是了。

    到了孙思邈的住处,他以为云烨不放心离石的身体,就对云烨说:“无妨,离石先生只是思虑过度,损伤了心脉,将养些时日就会恢复如初,不用担心。”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云烨毫不保留的信任的人,奶奶之外,就是孙思邈,坐在药庐的外面,云烨把事情的经过给孙思邈讲了一遍,老孙也大吃一惊。

    “小子,这件事你是通过一鳞半爪的线索推算出来的,你想过没有,万一你冤枉了离石,书院会立刻分崩离析,这一定是你不愿见到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