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把程处默扶着坐下来。撩起他的裤腿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裤脚上扯出一条大口子,里面的皮肉翻卷

    ,伤口张得好像婴儿的小嘴,云烨急了一巴掌就抽在程处默背上,混账东西,一点都受不了激,别人说几

    句话就当真,看样子是翻墙没翻过去,被上面的铁刺剌的,公输家族造的墙,如果是个人都能翻过去,鲁

    班的名头早就败坏殆尽了。

    手头没药,问江叔要过酒葫芦,用酒水给它清洗伤口,家里已经躺着一个差点得了破伤风的病人,再

    躺一个云烨会气疯。

    一脚踹在门卫的屁股上:“还不开门等着我亲自开呢?”

    护卫赶紧沿着迷宫的正确路径往里走,老兵扶着程处默,这混蛋腿上不停地流血,还眼睛滴溜溜的记

    着路,想着下回自己可以摸进来。

    “别记了,没用,有几堵墙是活动的,这回走的路,下回就变了,把自己的伤口按住才是正经。”由

    于上次被云烨轻易地破解了阵势,公输家族感到很没面子,老公输发了狠,自己掏钱又修建了几堵墙,居

    然可以活动,这让云烨大为吃惊,原始的土木工程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让人吃惊,云烨问老公输要

    图纸准备钻研一下,谁知道老公输指指鲁班的牌位,要云烨拜老祖宗为师,然后公输家的图纸随云烨看个

    痛快。

    想都不用想,云烨就拒绝了,自己有一位杜撰出的恩师,那里肯拜别人为师,就是鲁班也不行,会被

    人家戳脊梁骨的,一个欺师灭祖的混账还指望在长安城混么?

    老公输不给云烨看图,云烨就把书院进门的密码给改了。原来的并排的诗句排列。被他搞成了九宫格

    ,冠以河图洛书的名义安在影壁上,其实就是家里的防盗门锁原理,一条主轴带着九个插销,只要对正一

    个合适的数字就会松开一个门栓,只到对正九个,所有的门闩就会掉下来,门就会打开。

    为了防止从一到九太过直白,云烨做了改变。一到九每个数字增大三倍,变成了三,六。九,十二直

    到最大的二十七,和值也从十五变成了四十五。

    只有横竖斜线相加和值都是四十五才能打开影壁,换汤不换药,但是河图洛书的名头太大,相传是

    伏羲时期有龙龟从河里爬上来。献给伏羲的。神奥非常,认为是河洛文化的精髓,古时候更是把他神话了

    ,云烨认为传言不可信,尤其在见识了那么多的传说之后,完全不相信事情会如此的神奇,他宁愿相信这

    是伏羲没事干在乌龟背上的格子里填数字做游戏,无意中刚发现的一种数学规律。

    这下好了。书院的大门成了云烨和公输家族较劲的一个地方,云烨没把法解开公输家族的迷阵,这东

    西就没办法解开,谁能在一个可以胡乱动的地方找出正确的路,公输家族流着口水看云烨设定的那些奇怪

    的数字没有一点头绪,李纲不胜其烦,率领全体书院师生做出判定。两人打成平手,只是书院的墙没有李

    纲的命令不许乱动,影壁也没有必要关上,一旦关上就没人能打得开,书院师生总不能总走侧门吧。

    李泰为了难为程处默,特地把门关上,只挂了一道栓,那就是他知道的最中心的数字十五,故意看程

    处默的笑话,

    到了影壁,护卫们自觉地转过头去,只有程处默瞪着无知的眼睛仔细瞅着云烨的动作,云烨的动作很快,发现只有一个乱码,就是十五,把十五这个数字按照沟槽滑到中间,听到一声响动,影壁的的门松动了,让书院护卫用尽全力把门给推开,他可不愿意连带推门再给自己找麻烦,果然,推门的动作扯动了牛筋,门刚开,一个白色的东西就呼啸着朝护卫飞过来。

    护卫早就见识过了,一矮身白色的东西就从头顶飞过噗地一声,打在外面的墙壁上,烟雾弥漫,熟石灰,李泰就没有好东西,还好不是生石灰,如果是那东西,会出事。

    老兵们出了一身冷汗,今天的事情他们征战多年从未遇到过,一想到那些弯弯曲曲的小巷,上面密密的布满射击孔,如果有人想攻击书院,这个小巷里就不知会死多少人,再一想到侯爷说墙会动,头皮就发麻,开门的时候如果出来的不是石灰包,而是密密的箭矢,开门的人那会有命。

    看出了老兵们的不安,云烨就说:“做这东西其实没用,就是一种学问的较量,如果进攻书院傻子才从大门进攻,随便选一处地方,很容易就会攻破。除非书院有钱到把所有的墙壁都建造成这样。”

    老兵这才恍然大悟,是啊,你的防线再坚固,总有你防护不到的地方,换个地方进攻就是了,都是老人了,还犯这种毛头小子才犯得错。

    云烨用力的把九个门闩都挂上,对书院护卫说:“一会王爷回来了,就告诉他,他今天的课业就是参破河图洛书,否则他的中考,我会给他零蛋。”

    程处默咕的一声笑了出来,自己的大仇得报自然心情大畅,书院护卫则一脸同情的从侧门绕回大门口,等着李泰回来好告诉他这个噩梦。

    才给程处默缝好伤口,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去书院门口看李泰出丑,拦都拦不住。

    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此时的书院没有闲人在游逛,几个花匠正在修剪,公输木种下的那些榆树苗,春天到了,这些结不了榆钱的小树泛出青色,有一个个的褐色芽胞发出来,为了让它横向发展,而不是往高里长,花匠会把它们的树冠弃掉,这样将来形成的迷宫才能困得住人,不知道公输木什么意思,难懂说他准备吧书院改造成一坐机关之城?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老家伙沉迷于此不是一天两天了。

    书院有一口铜钟,这是黄鼠不知从哪里弄回来的,古意盎然,布满了绿色的铜锈,敲击起来声音悠扬,音波袅袅传得极远,就被李纲用来作为书院的报时之用,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书院专门报时的仆役敲响铜钟,喜欢音律的赵延龄甚至编了一段小曲,很是优美。

    老李纲从教室里出来,手里抓着他的茶壶,这东西老李现在从不撒手,是他的心爱之物,背后紧跟着火炷,抱着老先生的教具,向办公的小楼走来。

    云烨站在楼前迎接李纲,不待李纲走近,就上前问好:“李师辛苦,小子见过先生。”

    老李上上下下的打量云烨几眼,笑着说:“不辛苦,倒是你遭了罪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相逢只是一笑,所有苦痛都在这一笑中灰飞烟灭。

    “为一风尘女子一怒而冲冠值否?”玉山先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云烨的背后发问。

    “我不为一女子,我只为这天下的公道,舍身取义的先贤珠玉在前,不容我退缩。”

    “后悔吗?你家里的事我都听说了,面临仇家的复仇你后悔吗?”玉山先生追问,

    “后悔啊,怎么不后悔,如果家里任何一个人出事我都会追悔莫及。”

    本来已经处在感动边缘的李纲听云烨这么说,差点揪断胡子。“再遇到这种事,你还回出手?”

    “这种事我很难容忍,估计还会出手,只是做完之后再后悔就是了。”

    “小子,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你为人师表怎能首鼠两端?”

    一番话的时间身边就围上来一大堆的先生,义愤填膺者有之,怒其不争者有之,哀泣良心不在这也有,最夸张的就是金竹先生,捶胸顿足的说:“我已将你的行为当做为民伸冤,不畏强暴的典范,谁知道这样大义凛然的事情,你做的如此完美,现在居然后悔,你让我如何对那些学子解释?”

    云烨被他们推来搡去的如同秋风里的树叶,如果不是一群斯文人,云烨想自己今天想要善了,恐怕有些难度。

    大吼一声:“安静!做事情和后悔有什么关系,下会有这种事,我依然会做,然后依旧后悔而已,这是两回事,后回归后悔,做事情归做事情,不可混为一谈。”

    诸位先生里只有元章先生点点头,对众人说:“勇气需要积累,有时候勇气又是愤怒的化身,我们不能强求每一个人都拥有无畏的胆量,我只希望我们教出的弟子不是懦弱之徒就足够了,诸位着像了。”

    众人见这种事情一时半会也辨不出个一二三来,约好了时间再讨论就是了,到时候全体师生都会参加,让勇气与节操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公输木气急败坏的来找云烨,他的傻徒弟李泰现在还被困在迷宫里,解不开河图洛书,派了侍卫向老师求援,谁知老公输也解不开,师徒把知道的所有的可能都试了一遍,影壁依然纹丝不动。

    老公输护犊子的脾气发作了,急匆匆的跑来找云烨算账,要好好和他论一论以大欺小这个问题,他的傻徒弟还在影壁那里嚎哭。

    李泰千不怕,万不怕,就是害怕云烨给他挂零蛋,他见过那东西足有一斤重,得了那东西,就得挂到下回考试,只有新的成绩出来了,那东西才会交给其他得零蛋的人。

    一向是天之骄子的李泰那里会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偏偏他解不开云烨出的题,这种事情就是找父皇求情都没用,说不定会惹来更加严厉的处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