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地主家的防护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只要回到家中,云烨的心情就会立刻好起来,老奶奶越发的像地主婆了,姑姑也似乎变成小姑娘了,常常把头发梳成天真烂漫的姑娘造型招摇过市,被奶奶抽了好几回也不知悔改。

    云烨知道姑姑希望自己的年龄重新回到少女时代,那样她就会找到一个真正的如意郎君,而不是那个一喝酒就打她的混蛋。

    云烨为了把姑姑的事彻底了断,特意给了那个酒鬼十贯钱,让他去县衙办了和离,酒鬼抱着钱,高兴地什么都忘了,连云烨眼中的阴冷都视而不见。

    姑姑在他家总共住了一年,受罪受了一年,每天一鞭子,就是三百六十鞭,一个月三十鞭子,这是必须抽回来的,让酒鬼选择,要嘛拿十贯钱挨鞭子,要嘛空手滚蛋,果然不出所料,酒鬼选择了要钱挨鞭子,三十鞭子抽的酒鬼遍体鳞伤,鬼哭狼嚎,却抱着钱袋子不松手。

    姑姑知道了云烨在惩罚酒鬼,居然不让云烨再打酒鬼,阴着脸找来了大夫帮酒鬼治伤,又给了老酒鬼十几贯钱,让他去盘一家小店,好好过日子。

    酒鬼也是狠人,取过一个木棒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右手敲折,对姑姑说是这只手造的孽,以后他绝对不会再打女人,说完伤都不让大夫治疗,背着一大袋子铜钱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以后,姑姑只要见到一娘绣嫁衣就伤感,有时候还帮助一娘绣,姑侄两人坐在太阳底下一针一针的绣嫁衣,看的云烨胡感动,一感动荷包里的金子就会变少。

    从云烨这里骗去的金锞子都被姑姑送给金匠压成金线,也不知有多少嫁衣需要绣。这回收了不少金子。送给李二的一箱金子按照云府的惯例。留下来两成,都是十足的赤金,奶奶把大块的金子统统重新铸造过。还打上云家的标记,卷云纹很好看。

    三十六枚金光闪闪的云府特制金锭,云烨想拿两枚用来压一压早就空空如也的荷包。被奶奶在手上抽一巴掌,说是娶辛月的聘礼,不许胡糟蹋。

    随便扔过来一把金叶子,让云烨省着点花,云烨其实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花钱,门外就是集市,现在越发的热闹了,自从何邵把草原上的大牲口运过来在这里售卖,云家庄子就变成了方圆几十里之内有名的牲畜集散地。长安的贵人们需要犍牛来拉车,也会到云家庄子来选牲口。

    装着一口袋钱无处花用也是一种痛苦,站在大门外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那些用几文钱买一大包麦芽糖就心满意足的庄户让云烨十分的羡慕。

    “小丫。哥哥带你去买糖好不好?”云烨问跟在身后的小丫。

    “不去,麦芽糖有什么好吃的。长安城里的徐家乳酪才好吃,我要加冰的那种。”小丫的牙齿终于长全了,用不着再捂嘴,黄黄的头发现在也黄了,只是习惯改了,再也不肯吃集市上的麦芽糖了,只吃长

    安城里的乳酪。

    云烨有些失望,小丫不肯再骑在哥哥脖子上,嫌没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不单是小丫,就连小东,小西,小南也不肯再和哥哥胡闹,只有小北还傻乎乎的不停纠缠哥哥,最喜欢坐在哥哥怀里看小丫生气。

    兄弟是最靠得住的,旺财用头拱一拱示意不要把他给忘了,云烨得意的给那些不和自己一起

    逛乡下集市的娇小姐们扬扬眉毛,兄弟两个就一头扎进人群里随波逐流。

    旺财是集市上的熟客,现在卖东西的庄户们已经认可旺财的客人身份,大脑袋一伸过去,就有卖菜的商家把绿盈盈的小油菜,放在旺财的嘴边,让他品尝一下是否新鲜。

    嚼了一颗油菜,可能味道不对,翻两下嘴又吐了出来,马上就有好事的开始鄙视卖油菜的,拿次货蒙旺财,被拆穿了,连马都骗不是好人云云。

    摊主急的满头大汗,见众人不信自己的油菜是好油菜,扯一颗油菜塞嘴里吃的摇头晃脑,极为享受,张着嘴对众人说,好油菜,旺财是吃腻了,不是俺的油菜不好。

    旺财从来都没有吃白食的习惯,油菜他吃了,虽然吐掉了,还是伸着脖子等摊主从荷包里拿钱,摊主烦躁的把旺财的大脑袋推走,谁稀罕一颗油菜钱。

    云烨没看错,他看到甘蔗,现在叫糖杆,五文钱一根,价格昂贵,周围围满了孩子,却把手含在嘴里直楞楞地看着糖杆,知道那东西好吃,却没有钱买,只好看着。

    旺财的大头挤了进来,他闻到了糖的味道,却没有看到他所认识的糖在哪里,正在迷惑间,看热闹的孩子指着紫色的糖杆怂恿旺财去买。

    卖甘蔗的商贩有些目中无人,手拿着一把解手刀,不理会旺财,把一根甘蔗的皮削掉,白嫩的甘蔗内芯就露了出来,极有威势的咬一口,馋的那些孩子口水直流。

    旺财也流口水,伸长了脖子等着商贩给他削甘蔗,这个商贩明显是才来的,不知道旺财大爷的脾气,等了一会,不见有甘蔗送上来,这就来了气,拿蹄子把甘蔗踢得满地都是,催商贩给他削甘蔗。

    商贩急了,抽出一根甘蔗准备抽打旺财,云烨看的正热闹,见旺财要吃亏就准备上前阻拦,谁知道没等他走到前面,旁边卖肉的屠夫就抓住商贩手里的甘蔗

    ,恶狠狠地对商贩说:“你他娘的怎么做生意的,客人上门了等着你削糖杆呢,你他娘的还要动手打客人,云家庄子可没你这样做生意的。”

    商贩都听傻了,看看周围的几个孩子,还有那匹不停地在甘蔗上嗅来嗅去的肥马,没发现客人在哪

    ,正要狡辩,屠户把他手里的刀子夺过来,几下子就削好了一根,放在旺财嘴边,见旺财不停地咬甘蔗,才从旺财脖子下面的荷包里掏出五文钱,扔给了商贩,一脸的不屑。

    孩子们见旺财有了甘蔗,就涌上来,旺财自己吃一头,孩子们吃一头,很和谐,甘蔗吃完了,旺财就站在那里半眯着眼睛,等着孩子们给他挠痒痒,春天就要换毛了,身上很痒。

    云烨见状也不去打扰旺财享受自己的大爷待遇,自顾自的在集市上游荡起来,现在就有布老虎枕头了,里面塞满了荞麦皮,富贵人家都用玉枕,那东西早就被云烨扔的远远的,晚上睡觉硌得脑袋生疼,要是猛地躺下去,会出人命,在被磕了几次之后,云烨打死都不用那东西。

    把柔软的枕头献给奶奶,谁知道老人家居然睡不习惯,说是软绵绵的跟没枕枕头一样,睡一晚脖子疼。这下子有了荞麦皮枕头,奶奶一定会喜欢,让买布老虎枕头的老妇人把东西送家里去,然后找管事要钱,然后就有旁人帮着给老妇人收拾摊子,两大筐布老虎就送回了家。

    送回家的不只有布老虎,还有一筐泥娃娃,每个都憨态可掬,看起来非常的喜庆,书房里摆几个,档次立马提升好几级。

    旺财享受完了孩子们的伺候,又来到云烨面前,正好云烨买了一大块彩虹布,是用绳子编的,五颜六色招人喜爱,随手就搭在旺财的身上。

    前面有人在起房子,这一片地方全是云家的,除了自己家应该没有人能盖房子,走近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管事在监工。

    “

    都是乡里乡亲的,用不着监工,自家的庄户什么脾气不知道,回去吧,让乡亲们自己盖,反正你也不懂,别冷了乡亲们的心。”

    “侯爷,小的不是来监工的,是给庄户们送汤的,老奶奶让厨房熬了骨头汤,命小的给送过的,老奶奶说春天人的活计多,要种地,还要养牲口,现在还要盖房子,多喝点骨头汤补补身子。”

    果然那些浑身泥土的庄户们正一人捧着一个大老碗喝汤,运气好的还拎出一块大骨头在那里啃。

    云烨爱死这个时代的社会道德了,如果

    有人监工说不定还有几个偷懒的,只要没了监工,每个人都会下死力,他们只要主家的信任就足够了。

    云家收租子从来都不用大斗,称一类的东西,只要你说你家的租子运来了,分量够,云家上下从老奶奶到账房先生都不会怀疑,只管入库就是,奶奶每年算计云家的粮食都是按照一囤,两囤的来计算,从来都不会去计较几斤粮食的损耗,当然粮食从来都没有短少过。

    这是奶奶最得意的范畴,方圆几十里地云家是出了名的良善人家,有一个著名的与邻为善的例子就发生在云家。

    云家的后山墙由于是砖垒起来的,有好些新来的人家盖房子的时候就把云家的一面墙利用上了,这可不允许,云家是官宦人家,与什么人做邻居都是有讲究的,这样大鸣大放的干可不成,官家上门要农户把房子拆了,离云家两尺才准建房,农户们建好的房子面临拆除的危险,这可是大灾难。

    没了主意的农户找到云家老奶奶哭诉,实在是因为没钱盖房子,所以才想到利用云家的后墙,求老奶奶网开一面不要让官家把自家的房子拆掉。

    老奶奶说官家的决定没错,身份差的太大了,这个世道就是活个身份,所以用云家的后墙不行。规矩必须得要。在农户们最绝望的时候老奶奶又说,你们建不起墙,云家没问题,就让管家在后墙里面又砌了一堵墙,足足让出了三尺,现在这个小巷子都是云家庄子的名胜,乡亲们一旦发现有人质疑云家的人品,就把他拉到三尺巷,让他开开眼界。

    有时候好名声就是最坚强的防护,奶奶的防护堪称铜墙铁壁,云烨从心里对奶奶的智慧佩服的五体投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