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地狱花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大唐的版图上,岭南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自从秦始皇派大军征讨岭南之后,那个狭涩封闭的不毛之地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三十万汉人涌入,让岭南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看着岭南地图上寥寥无几的几个城市,云烨总是不用自主地想起那句著名的谚语,“湖广熟,天下足”那些繁华的都市如今还是一片片的高山和水泽,两湖地区都被官员视为畏途,更不要说遥远的两广,朝廷在那里的存在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实际上统治那里的还是当地的部族和土王。

    三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每一个部族就是一个小的国家,他们祖祖辈辈住在大山水泽间,与世隔绝,自耕自种,自给自足,大唐关中如果说已经是这个时代农业,工业最先进的地区的话,那么岭南现在还处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时期。

    长江的丰沛的水量在这个时代在两湖地区造就了大量的湖泊,几乎可以说是处处水泽,瘴气弥漫于荒野,不要说人不适合在此居住,就连野兽也会选择离开这里。

    少量适合人居住的地方也被那些矮小的野人占据,云烨想要开发岭南,就不得不另辟蹊径,只有发配才回去岭南,好人谁会去那个鬼地方?

    关中早就人口过剩,土地也经过了千年的耕种早就贫瘠不堪,大唐的口分田迟早会把关中瓜分干净,魏征是最早提出移关中之民以充边塞这一思想的第一人,结果刚刚提出来,就被打倒,还重重的被踩上了一万只脚。

    大无畏的魏征在没有取得哪怕一个人的支持后,只有放弃了这一极具前瞻性的主张。

    大唐的人口太少,只有不足二百八十万户,其中北方就占据了两百万户,剩下的八十万户才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大唐广袤的原野上。

    那些土王很有意思。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只要向中原的皇帝称臣。就会有享用不尽的好处,这其实也是事实,皇帝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地区的善意投降,总是格外的优容。

    大臣们也会认为这是文治的功劳,远比武力征服更加的荣耀,所谓帝王广布德泽,仁天下自有八方来投,这么奇怪的话。

    虽然不知道兵法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句话的意思,云烨却知道在封建王朝最终决定命运的一定是一场战争。不战而屈人之兵或许是兵家最高的奥义,但是有据可查的成功例子,实在是太少了。

    朝堂上不会有人同意出兵岭南这么弱智的决策,在耗费大量的钱财和人命之后,收获的只是一大片鬼都不愿来的荒原,除了心存天下一宇的秦始皇,就没有谁愿意为理想打仗了。

    李安澜做梦都想要拥有一片自己的天空,为了能让自己的意志得到最大的体现。她不惜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取。

    假如她没有云烨可以威胁。对于蒙查,她其实并不排斥,那个让她恐惧到极点的雷雨夜,让她明白,自己其实一无所有,只要有可以帮助她实现梦想的人,她都不想错过。

    云烨或许是一个聪明人,却是一个胸无大志的聪明人。一心只想着他的书院,宁可窝在玉山养猪也不肯向朝堂多走一步,这让李安澜极度的失望,她渴望的东西云烨给不了她。

    自从把事情托付给了云烨,李安澜就彻底轻松了下来,和小铃铛已经开始准备远行的行装。

    在云烨对着地图傻看的时候,唐俭正在发抖。那些土王们正在愤怒的摔打着卧室里一切可以摔的东西,那些昨日还让他们爱不释手的瓷器纷纷碎成一地的小碎块。

    蒙查摇晃着房门,大声嘶吼着要唐俭把搜刮去的无忧草还给自己,淡黄色的汗水湿透了衣衫,黝黑的脸变得疯狂而狰狞。

    站在院子里的唐俭,闭着眼睛,一阵阵的眩晕之感让他几乎站立不住,摇摇晃晃的被属官搀扶着坐到屋檐下的一张矮榻上。

    房屋里的怒吼逐渐低沉了下去,变成了一声声的哀求,从通译的嘴里,唐俭得到的信息,和云烨口中描述的别无二致,土王们为了得到无忧草,不惜开出一个有一个让唐俭做梦都不敢想的条件。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是地狱花,这真的是地狱花,只有恶魔才能培育出这么可怕的东西。”唐俭的脊背也被汗水浸透,过堂风吹过遍体生寒。

    唤过老家人,吩咐道:“回去找夫人,把家里的明月玦用最好的盒子装好,让善识亲自送到云家,礼数一定要尽到,无论如何也要请云侯收下。”

    老家人很奇怪,明月玦一向是郎君的心头肉,等闲都不与人一观,如今却要恭恭敬敬的送给别人,抬头看看自家郎君,见郎君闭目不语,只好躬了一下身子,就赶回家中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夫人。

    老家人没有看见他家郎君的尾指一直在颤抖。

    深吸了一口气,唐俭用木盒装上了一大块鸦片,吩咐属官将馆驿团团围住,一只鸟都不许飞出来。自己坐上马车,急匆匆的向皇宫驶去。

    看着盒子里的鸦片,李二显得并不那么吃惊,对唐俭说:“爱卿多虑了,如果是你们敬献给朕的,朕只要头痛风疾发作,必然会使用这样神奇的药物,说不得这样的计谋就会成功,但是他们找几个土猴子献药,你当朕会让他们如愿以偿吗?”

    瞅着战战兢兢地唐俭,李二温言劝慰唐俭。

    “此事乃是百骑司的缺失,与卿家无关,卿家能在百忙中揭破此事,可见心细如发的评语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有唐卿在,朕无忧矣。”

    “陛下实在是高看微臣了,此事乃是安澜公主首先揭破,微臣不过坐享其成罢了,请陛下降旨勉励一下公主才是。”

    唐俭还是很有信用的,答应云烨的事,完成的一丝不苟。

    “安澜首先揭破此事?这怎么可能?她久处深宫,如何会识得这东西,连朕都是首次听闻,她如何会得知?唐卿,不必替他人表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快将来。”

    “是蓝田侯云烨来到鸿胪寺做客,无意中发现了此物,就告诉了微臣,还用此事要挟,把微臣家里的明月玦骗走了,最后告诉微臣这件事是公主发现的,与他无关。”

    假如云烨在这里,一定会活活的掐死唐俭以泄心头之怒。

    “嘿嘿,去你鸿胪寺做客?恐怕是想掐死蒙查才是真的,朕那个草包女儿会认识这东西?还把功劳随便找个人就扣在头上,当我大唐的赏赐是谁都可以冒领的么?唐卿退下,此事交由百骑司处置,你将一干人犯统统交给洪城,这些日子,百骑司也太松懈了。”

    离开太极宫,唐俭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李二耐人寻味的话语,让他在刚才不敢有半点的隐瞒,心头对云烨说声抱歉,只是一想起祖传的明月玦那一丝愧疚立刻就被钻心的疼痛所淹没。

    作为一个工程师出身的云烨最喜欢看的就是热火朝天的工地,尤其是云家庄子的建筑队伍干起活来有条不紊,最是耐看。

    云家庄户穿着粗布制作的短衣长裤,在工地上不停的忙碌,有的在打井,这是为工地上用水做准备,由于有了一些水泥,现在盖房子需要大量的水,长安地势偏高,打一口井很不容易,而且打出来的井水有一大半是咸的,不能喝,所以在长安,有甜水井的宅子价格就比其他的宅子高出好大一截。

    川流而过的那条金水河在流过半个长安城之后,早就污秽不堪,长安的百姓家里的生活污水从来都是往河水里一倒了事,弄得半个长安城臭气熏天,与后世北京城的龙须沟有的一比。

    可怕的是居然有许多的人还要靠这条臭水沟的水来洗衣,做饭,云烨亲眼看见上游的人家在刷马桶,下游就有人在河水里洗菜做饭。

    捂着嘴回头看云家仆役,早就对主子的心理熟得不能再熟的仆役,鄙视的看一眼在脏水里洗菜的人家,昂着头对云烨说:“侯爷,咱家要是也让您喝脏水,小的们就该被拉出去活活打死,主家们喝的水都是咱家的水车从城外泉眼里每天拉回来的,就是小的们喝的水,也是家里的井水,咱家的规矩,水不烧开不喝,谁像他们什么水都拿来喝,小的见过他们连驴蹄子印里的雨水都喝,一群脏鬼。”

    现在云家的仆役有足够的理由来嘲笑曾经的邻居,一年三身工作服,就是麻布的家丁装束,春有春衫,夏有夏装,冬有皮袄,远不是那些一套衣服穿几年的穷家小户可以比拟的。

    除了规矩多些,让人有些不习惯,比如不许喝生水,不许随地吐痰,必须三天洗一回澡,在开始处罚了几个人之后,仆役们为了自己的铜钱不被主家拿回去,慢慢也就养成了习惯,现在那怕多渴,也没有人去喝那些生水,不管多累,也要洗一个澡。现在见了那些蓬头垢面的旧相识都不愿打招呼,怕掉价。

    这不行啊,怪不得长安城里的瘟疫就没有断绝过,光有历史记录的就足足有十六次之多。

    云家的庄户也没有喝生水的习惯,家里不停地把凉开水送到工地上,每人一个大号的竹筒,装满了就足够一天饮用的了,这些乡下人也开始对以前需要仰视的城里人心生鄙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