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窦燕山的期望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靠近西市的群贤坊里,有一户姓周的人家,户主名叫周大福,是西市上鼎鼎有名的鱼脍名家,出入于大户之家,往来于杯筹交错之林,每每有贵客至,主人家总是请周大福出马,飞刀斩脍是为一绝,鲜美的黄河鲤鱼活蹦乱跳的送到席前,去鳞,去内脏,只在顷刻间。

    鲤鱼多刺,黄河鲤鱼土腥味尤重,周大福以快刀分鱼,弯钩挑刺,就连细如绒毛的软刺也被一一挑出,这是周家的不传之秘,他人虽然也能做出鱼脍,但是和周家的鱼脍相比,一在平地一在天,周大福斩出的鱼脍薄如纸,白如云,晶莹剔透,配以葱丝,姜水,鲜醋,芥菜的种子研磨之后调水培成黄芥,佐以食之,让人遍体通泰,有飘飘欲仙之感。

    今日周大福推掉了所有人家的邀请,在自家的后院内,为一个青年人专心的斩脍,远比平时更加的用心,当鱼肉斩好,那条鱼的嘴犹自不停的张合。

    青年人挑起一片鱼肉沾一点黄芥,送入口中,闭目咀嚼,面容上浮现出极度满足的神色,吃了三筷子,饮一杯酒,就放下了筷子,对周大福说:“你的手艺越发的精进了,鱼的鲜,肉的韧劲都完好的保留下来,真是好手艺。”

    周大福站在一侧听到青年人的赞美,脸上浮现出傲然之色,对于自己的手艺周大福一向都很满意。躬身上前,把鱼脍往青年人的身边再挪一挪对他说:“郎君既然喜欢,何不多吃两口。”

    青年人摇摇头站起身像是对周大福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美食太容易让人懈怠,我今日吃了三口已是大大的不该,家仇未报,我就沉迷于口腹享受。将来如何去面对九泉之下的祖父。”

    “郎君智深若海。这回一定让李家付出惨重代价,那个嗜杀的昏君,一旦沉迷于无忧草。定会叫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青年人却并没有喜色,抬头看着天,对周大福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愿这回能够成功。”

    “郎君多虑了,那些该死的土人,都是些愚蠢之辈,郎君略施小计就让他们自入彀中,那无忧草来自遥远的番邦,在胡人中间也是极为罕有之物,老奴就不信在长安还有谁可以认识这东西,且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无忧草膏,也是近年才被一个巫医首次发现,我窦家商队这回走的远了些。才由波斯人那里得到这些。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比窦家走的更远。”

    青年人握紧了双拳,重重的砸在树干上。没有人比他更加的盼望计划得以成功。

    他永远也忘不了乱民冲进窦家的一刻,高高在上的豪族顷刻间烟消云散,祖父把他推进暗室前,那张老迈的脸上全是纵横的泪水,对他说:“窦燕山,你是我窦家的下任家主,窦家的血脉需要你去延续,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出来。”

    就在那个暗孔,窦燕山看到了祖父被百骑凌辱,看到了那个得势的小人窦忠是如何把白绫套在祖父苍老的头颅上逐渐绞紧,祖父到死都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盯着暗孔,嘴里无声地安慰他,不要出来。

    翩翩的佳公子像狗一样在窝在暗室里足足四天,当所有人都离开窦家这片废墟的时候,他才从假山的出口爬了出来。

    往日豪宅贵邸已成一片废墟,窦燕山亲眼看见,放火的不是乱民,而是那些衙役,从那一刻起,窦燕山就知道是皇帝要窦家灭亡,不是那些没有主见的乱民。

    窦家消亡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千年家族如果没有准备,哪有累世辉煌的可能,周大福就是窦家遗留下来的一支暗棋。

    早在岭南诸土王联袂向大唐投诚的时候,窦家就准备把触角延伸到岭南,与土王的关系极为融洽,兵刃,粮食还有女人就是窦家打开岭南这个大门的钥匙,没有人知道是窦家在悄悄地做这一切。

    多年的努力终于结果了,把无忧草献给皇帝,这是窦燕山的主意,作为皇帝的亲眷,他很清楚的知道皇帝患有风疾,一旦发作头就痛不可当,无忧草就是解除痛苦的无双良药,虽说还有一种不为人知的副作用,作为李家的亲眷自然希望这种副作用约猛烈越好。

    窦燕山非常希望可以看到李二在皇宫里由于没有了无忧草,痛苦哀嚎的一幕,这也是他活着的最大愿望,只要这个愿望实现,此生无憾矣。

    总觉得似乎忘记了一个人,窦燕山捶捶脑袋,那张笑眯眯的脸就浮现在眼前。

    “云兄,小弟怎么会把你给忘记了,实在是不该啊,为了一个贱婢,你就悍然出手,把好好的窦家打入十八层地狱,好本事,如果不是担心孙思邈会识破无忧草的秘密,小弟怎么会忘记你的那一份。”

    就在全身黑衣的窦燕山在周大福家的后院里咬牙切齿的时候,周大福接待了一位前来定鱼脍的客人,接待完客人后,周大福就来到了后院,对窦燕山说:“郎君,今日午时,云烨去了鸿胪寺,搜刮了大批礼物后离去,其中就有无忧草。”

    “他去鸿胪寺做什么,听说他对朝堂一向没有多少好感,怎么会去那里的?”窦燕山很担心,任何事情只要和云烨联系在一起,就会发生变故,不由得他不急。

    “回郎君的话,云烨这回去鸿胪寺是为了公主,皇帝这回不知发什么疯,无缘无故的把公主许配给了蒙查,据宫里的人汇报,云烨这次就是为公主出头去的,他们之间十分的暧昧,按照云烨的性情分析,他可能对蒙查动了杀机。”

    周大福永远如同他握刀的手一般沉稳,冷静,锋利,做事情从来都不加入个人的感情,精准是每一个好刀手必须掌握的一门技艺。

    窦燕山大笑起来,他只要一想到如同黑猴子一般的蒙查在李安澜雪白的身体上耸动,就抑制不住的想要大笑,李二对自己的女儿的惩罚不可谓不重,这样的父亲,窦燕山都为他的绝情感到吃惊。

    云烨啊云烨,为了我胸中的这口恶气,我无论如何也会让蒙查娶了李安澜,那怕只是一夜,只要这个大笑话流传出去,蒙查就算是被你五马分尸,也值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虎口拔牙。

    窦燕山是得意的,他小看了云烨这个妖孽,对于让后世所有中国人痛彻心扉的鸦片,云烨有着足够的认知,这个恶魔一旦被释放,就会遗祸无穷。

    初春的日子里天气虽然转暖,但是寒气依然没有散尽,在这个还是穿夹袄的天气里,唐俭汗流浃背,面色苍白,如果真的如同云烨所说,唐家满门两百六十余口休想有一个能活。

    “云侯此时不是开玩的时候,这件事情也不是可以拿来开玩笑的事情,果真如此?”唐俭再一次向云烨求证。

    “你看,我已经开始嚣张的叫你老唐了,你还以为我在胡说八道,对了,把明月玦送过来的时候不要让别人知道,还有这件事是公主发现的和我无关,你砍蒙查脑袋的时候记得叫我来参观。”云烨歪躺在矮榻上一只手支着下巴对唐俭说。

    “我去和陛下说这事是公主发现的,你说陛下会不会相信?公主如果有那个心思就不会自陷死地。”唐俭也很怀疑公主的智商。

    “我才不管呢,你老唐也是一代人杰,区区小事难道说能难得住你?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不简单,背后一定人指使,这个无忧草又叫地狱花,是魔鬼的眼泪所化,只要流传出去,大唐的子民就会被这东西伐害的骨瘦如柴,道德沦丧,更加不要提男耕女织,上阵杀敌这回事,我建议只有发现谁持有这东西,立刻就要痛下杀手,最好不要有半点的迁延。”

    云烨必须把罂粟的可怕描绘的更加恶毒,他不想东亚病夫的帽子从大唐时期就扣在中国人的脑袋上。

    “你把这个东西描绘得如此可怕,老夫却还没有见到它的危害性,你就口口声声的要挟老夫,这岂是君子所为。”唐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要从云烨嘴里得知这是一个玩笑,世上从来没有这么恶毒的东西。

    “老唐,赶紧打消你侥幸的心思,这件事事情的严重性超乎你的想象,想要知道它是如何的恶毒,很简单,你只需把那些土人关在屋子里,供应他们的饮食,就是不给他无忧草,最多等到明日,你就会发现,那些土人已经变成了恶鬼,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向你祈求得到无忧草,哪怕你让他们杀死自己最亲密的人,他们也不会有片刻的犹豫,如果运作的好,你用一点无忧草就可以得到他们所有的土地。”

    自从发现鸦片的那一刻起,云烨就特地注意了一下那几个土王,无一例外的目光呆滞,嘴唇发紫,骨瘦如柴,听说他们以前可都是勇猛善战的勇士,从一年前开始服食无忧草之后,就逐渐变得身轻如燕,这些人如果不是重度瘾君子,云烨觉得自己的眼睛就没有再长的必要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