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看我的身体为别人流泪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小铃铛慢慢的把头从树后面探出了,就发现面前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惊骇之下,一拳就打在那双可怕的眼睛上,手舞足蹈的叫着跑开了。

    云烨捂着眼睛,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人吓着了,就是自己受到的伤害更大、小铃铛跑开几步,回头看时,才发现是云烨,不好意思的慢慢挪回来。

    “铃铛啊,你什么时候和你家公主学坏了,动不动的就打人,这习惯可不好,啊哟,我的眼睛啊,被你打瞎了,完了完了,我怎么娶媳妇啊。”

    “我不知道是你,你躲在树后面吓唬我,就轻轻打了一下”小铃铛看着蹲在地上不停惨叫的云烨,不停的道歉,听声音,他好像伤的很重的样子。

    不忍心戏弄这个善良的女子,云烨揉揉眼睛,站了起来,没什么大碍,就是左眼有点疼,眯着左眼问小铃铛:“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莫不是打算等送膳食的路过好打闷棍?抢些好吃的回去?”

    谁料想铃铛没有和以前一样驳斥云烨的胡说八道,而是嘴一瘪就哭了。

    女人哭起来很要命,两辈子都没学会怎么哄女人,只好祭出云家独门大法:“先别哭,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去把他的腿打折,给你出气。”

    “就是那个岭南来的土王,叫蒙查的欺负我,他要娶公主,我不想去岭南,听说他们喜欢吃人肉。”没想到小铃铛居然真的说出罪魁祸首来了,只是现在把李二的客人腿给打断,不知道李二会不会转过来再把我的腿打断?

    “小铃铛啊,如果你不想去岭南,这好办,我去找蒙查把你要过来就是。这个面子他是必须给我的。如果不给,我就把你抢走,最多罚点铜钱罢了。”

    云烨说的是实话。豪门之间赠送一两个婢女视为常事,云烨现在风头正劲,料想一个小小的土王也不敢说三道四。就算是开抢,也就是罚点铜钱的事,云烨才不在乎,皇后娘娘现在都欠自己人情,抢个人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事。

    小铃铛崇拜的望着云烨,眼睛里都快要冒小星星了。抓着云烨的手使劲摇着说:“那你能不能顺便再把公主也抢过来,好不好,公主也不想去岭南。”

    她不提李安澜还好,一提起李安澜云烨就火冒三丈:“别提那个蠢女人。还自己跑去告诉陛下想嫁得远远地,这种不忠不孝的话谁听到谁都会生气,自作自受。活该。还拉上别人一起受罪,自私透顶。你不要管了,我现在就去找土王把你要过来,你以后就在云家好好生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要是敢不给,我真的会把他的腿打折。”

    云烨转身就走,小铃铛拖着云烨不让他走,哭着说:“你不把公主也就出来,我就不走,我陪她去岭南,要不然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好可怜,我知道你喜欢公主,你就帮帮我们。”

    云烨停了下来用手帕给小铃铛擦擦眼泪,正色对他说:“铃铛,这个世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对公主的感情你不明白,再说公主是成年人,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从她开始耍小性子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她一生不会幸福,她对别人没有付出感情,怎么能期待别人对他有情?

    就算陛下有错,那是她父亲,站在这个大义底下,她就是不忠不孝之辈,别忘了陛下不但是父亲,还是她的君王。她的那个烂脾气永远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终于弄成现在这样一个无法收拾的地步,她自己至少要负八成的责任。”

    小铃铛只是低声哭泣,并不作声,也不松开云烨的衣角,云烨是她最后的希望,她不想放弃,岭南对她来说过于遥远,也过于陌生,这让她生出极大的恐惧,只有抓着云烨的衣角,她才有一丝安全感。

    “公主想见你,她说,你不来会后悔一辈子。”小铃铛止住哭泣,说出了她来的目的。

    看着满脸泪痕的小铃铛云烨点点头,作为朋友在她临走时见一面也是合情合理的。

    小楼上,李安澜正在仔细的上妆,她不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宫里她一向素面朝天,今天她从母亲那里找齐了胭脂水粉,特意找了大红色的口脂,母亲说她点上一定很美,衣衫也是从母亲那里要来的,她只系了一个胸围子,外面罩了一件纱衣,长发高高的盘起,眉间也贴了花。

    云烨会来,她很肯定,自己这样精心装扮这具身体,想来她一定会满意吧,李安澜现在一点也不幻想那些纯美的爱情了,皮影终究是皮影戏,带着花的美人不一定就会遇到温文的君子,说不定遇见的会是恶棍。云烨不喜欢自己,他在乎的是这具身体,我真的和那个被云烨称之为老婆的女子很像?

    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每一步都很稳,这是云烨的脚步,太子的脚步有些急促,小铃铛的脚步则是凌乱的,双手托一托胸部,让它看起来更加的饱满,母亲总是说她的胸部是最美的,如今,用得到了。

    猛一看盛装的李安澜云烨有些失神,如画的五官,真的是画出来的,眉毛被画成黑黑的两坨,脸上的粉也擦得不匀,最过份的就是嘴,血红血红的还在人中部位点上了一个红点,这是要装扮日本人?

    老婆很少化妆,就是化妆也只是涂一点淡色的口红,如今这张脸被糟蹋成了现在的鬼样子,云烨气得浑身发抖,这女人不但没脑子,连审美都成问题。

    掏出手帕在水盆里打湿,走到李安澜面前,把她脸上的涂料全部都擦掉,擦了三遍老婆那张素面才显露出来,云烨松了一口气,刚才的记忆他一点都不想要。

    ”我美吗?”李安澜没有阻止云烨的无礼举动,任他施为。

    “现在很美,刚才像鬼,以后不许这么干,糟蹋了。”云烨放缓了语气,现在的李安澜居然放弃了尊严,想要用自己的美色来诱惑。她确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以她的脾气做不出这种事。

    李安澜点点头说:“看来我的确不会打扮,这也是我第一次打扮,让你见笑啦,以后不会有。”

    “你什么时候学得如此善解人意?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

    “以前我以为,只要够坚强就没有我处理不了的事,谁知事到临头才发现,我根本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父皇的一道旨意就让我跌进了无底的深渊,要去岭南嫁给野人,云烨,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是这具身体,我和她长得很像么?”

    云烨怵然一惊,没想到被这个女人看穿了,好细腻的心思,既然被拆穿,就没有必要否认,否则会被她看不起,云烨的自尊心也不允许自己在李安澜面前退缩。

    他半眯起眼睛说:“很像,就连胸口的那枚小痣都一模一样。”

    李安澜脸上浮起了一片红晕,但她并没有去管敞开的衣襟,反而挺了挺胸问云烨:“你对那具身体很熟悉?连私密的地方你都见过?”

    “她曾经是我妻子你说呢?”面对这具身体,云烨实在是觉得没有必要躲避。

    李安澜站了起来,手在腰间一抽,全身的衣衫都从身体上滑落,锦缎很舒滑,李安澜连亵裤都没穿,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站在云烨面前。

    云烨后退几步,坐在案几边上,视线却没有离开这具身体,这是一具比妻子的身体更加年轻健美的少女胴体,充满了活力,象牙色的皮肤泛着光泽,笔直的腿,高耸的胸,纤细的腰肢一下子就把云烨带回到了过去。

    “老公啊,我的肚子是不是有赘肉了?”

    “没有,别听你的那些闺蜜们胡说八道,她们是妒忌。”

    “老公,生完宝宝我肚子上就有了妊辰纹这可怎办才好啊。”

    “有什么啊,那是功勋的见证,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还不够你臭屁的,老云家感激你一辈子。”

    “我的腰都变成水桶了,你快想想办法,要不然怎么出门啊。”

    “又不给别人看,我看着挺好,胖是因为活动太少,我们活动一下……”

    这世上能对着裸女流泪的估计只有太监和云烨了,泪水顺着眼角哗哗的流,越过嘴唇,从下巴上滴下,云烨看得很贪婪,却没有一丝淫猥之色,只是想把这具身体牢牢记住,藏在心底。

    李安澜很妒忌,也很生气,云烨看着她的身体却为别人流泪,明知道前因后果,女人的妒忌心却让她柳眉倒竖,从地上捡起外袍给自己穿上,遮的严严实实,春光再无外泄。

    “我还没看够呢,怎么就穿上了?”云烨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李安澜。

    李安澜咬着牙硬是挤出了两个字:“无耻!”她完全忘记了刚才是她自己把衣服脱掉的。

    云烨沉浸在回忆里不可自拔,哪有时间去理会李安澜高兴不高兴,这一年自己梦里的亲人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有很多回云烨都在睡前祈祷,希望他们可以出现在梦里,让自己重温以前的甜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