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甜蜜与悲哀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云烨决定把它奉为人生旅途中的经典名言。

    谁能想到浩浩荡荡的大江之上居然隐患丛生,这里没有巍峨高大的三峡大坝,只有一个叫滟潋堆的东西,这东西的名字好听,实际上却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多少年来,不知道有多少船家葬身于这片暗礁之下,船毁人亡,尸骨无存,想要从那里把金丝楠放下来,会被那片暗礁撞成几截,最后得到的只能是一节节断木,再无用处。

    “小子,除非你骑在上面,让木头一直保持竖直方向,那样你就可以放木头了。”李孝恭讲完了还开云烨的玩笑。

    “让木头一直保持竖直方向这有何难,还不用小子自己骑上去。”云烨没好气地回答,谁知李孝恭却认真地问:“计将安出?”

    “您老人家射了一辈子的箭,这道理还不明白吗,您什么时候见过翻滚着往前飞的箭,只需要在木头的后部加装尾翼就可以了,晚辈保证这根木头会直直的往前飞奔,而不会横过来撞到那块该死的礁石上。

    李孝恭捉住云烨的脑袋仔细研究一会,对萧瑀说:“人家总是说谁谁机变无双,老夫总认为是胡说八道,没想到在这见到了。时文兄,你说呢?”

    萧瑀哈哈大笑着说:“他如果把我这个问题解决了,老夫才会认同,小子,你知不知道金丝楠木就浮不到水上,它只能悬浮在水中,小子,它都浮不起来,你如何把它扎成木排?”

    听他这么说,李孝恭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喊仆人端过来一盆水。从案子上取过一个金丝楠搁笔,顺手抛进盆子里,果然。搁笔停在水中间,既不沉下去,也不浮上来。

    看到这情景。程处默目瞪口呆,嘴张的老大,口水流下来而不自知。

    李孝恭,萧瑀两个无良的老头,又开始捧腹大笑,幸灾乐祸之意非常得明显。

    云烨从书案上取过几只毛笔,卸去笔头,又找了些细绳子,把竹管和搁笔绑在一起。然后又扔进水里,这回搁笔稳稳地漂在水面上,再也沉不下去。

    两老头止住大笑的动作太急促。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噎的翻白眼。

    程处默如同一个孩子高兴地拍着手大喊:“浮起来了,浮起来了。俩老头没辙了。”

    话音未落,自己后脑勺挨了一记巴掌,屁股上挨了一记大脚,俩老头恼羞成怒了,辩是辩不过,就开始耍长辈的威风。

    “李伯伯,萧伯伯,小子准备趁着八月长江涨水的时节把金丝楠木运出来,一千根,到时候江水会把暗礁彻底淹没,有半年时间,怎么都足够小子折腾的了。”

    “老夫家里还有些当年随老夫南征北战的老伙计,可以借给你,但是工钱得从厚了出,如果老夫听到风声说,你对他们不好,老夫会打上玉山找你理论。”

    云烨自然满口答应,那些老兵们也算是去拼命,云家自然不会亏待。

    “老李,你我兄弟都是黄土埋半截的人啦,不趁机弄个棺材还等什么?”萧瑀听说有一千根楠木料那里还忍得住,怂恿李孝恭借机要好处。

    李孝恭对萧瑀摇摇手说:“这小子身上背的债已经够多的了,咱哥俩不凑热闹,等他的事完了,想要金丝楠木,让老兵们再走一趟就是,何必凑这个热闹。”

    萧瑀对云烨笑笑说:“老夫贪心了,小子,不许出去败坏老夫的名声。”

    一百名老兵,这是李孝恭承诺的水军人数,有了他们,云烨认为其他的都不成问题,白帝城附近就有许多的楠木,只是地方过于险峻,没有办法运出来,当地的百姓守着钱袋子到处讨饭,云烨相信,有这么大的一笔收入,那里的官员百姓会好过许多。

    至于会不会为后世开一个恶劣的先例,导致金丝楠从蜀中消失,这就不是云烨可以考虑的事了,与其将来被明朝的皇帝拿去建陵墓,不如现在风风光光得建一座世界上最恢弘的宫殿。

    整座宫殿云烨全部交给了公输木,公输家族是这方面的不二人选,老公输知道这个消息后,激动得老泪纵横,当下就请出鲁班的牌位,全家祭拜,请云烨,李纲两位观礼。

    刨子,锯。墨斗,等木工用具被摆上供桌,没有三牲礼敬,也没有香烟缭绕,公输子孙诚心祷告,公输木念完祭词,大喝一声“开工”就上前拎起锯子,在事先准备好的木料上锯开一个豁口,公输甲用刨子刨出长长的一溜刨花,把刨花捧上供桌,公输木正式开始分发图样。

    微缩模型,这是公输家先要做的第一步,有资格亲手侍弄的只有三个长辈,就连公输甲也只能打打下手,其它公输家的人也没有闲着,小媳妇都在用小刀削那些数不清的椽子,家里的老妇人开始用绣花的功夫做各种门窗,连门窗上的雕花都清晰可辨。

    把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是成功学的一道格言,公输家无疑就是这一行当里最出色的专业人士。

    裴英现在对危险的工作情有独钟,而且越是危险他就越是欢喜,听说运木料算是最可怕的活了,他跳着脚要去,还说裴家在蜀中的实力惊人,这种便利不用白不用。

    “不要求死,活着回来,你只有十七岁,后面的日子还长,我们还有很多的甜蜜没有享受到,现在死了,太亏了,离了家族就不活了?我不信!”

    面对云烨的打气,裴英大笑着说:“云兄,我目前是书院的人,不是谁家的小公子,这条命是书院给我的,没有书院收留,我早就被做成蜡烛和绿竹一起被摆在窦家的灵堂前了。”

    “别胡说,至少还有你母亲为你担心,好好地学习,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往上爬。给他们看看。”云烨只有拿出杀手锏,每个人都有母亲,母爱是最伟大的。这至少没错。

    结果在裴英身上就错了,裴英笑得脸都变形了:“云兄,我扒着家里的大门不肯出去。我知道只要出去了,我就会死,你知道是谁把我推出去的吗?没错,就是我娘,我的亲娘啊!为了把我撵出去,她在我手上抓出了四条血印子,云兄,你认为这样的母爱如何?”

    把云烨彻底说的没词了,他娘的这也太绝情了吧。什么样的母亲可以干出这事?

    “你这个混蛋听着,这世上就算是所有人对你无情,你也不能自暴自弃。越是这样。就越要照顾好自己,他们是混蛋。我们不是,你去找一个善良的女子成亲,自己生孩子,好好地爱自己的妻子,孩子,用不了多久,你会发现你求死的心请是如何得可笑。”

    “云兄,不要骗我,我被骗害怕了,只要有这样的女子,我倒插门都干。”

    “如果你不想什么门当户对之类的想法,这样的女子应该有不少,反正高门大户里这样的女子太少了,你自己好好找找,等找到了,告诉我,我给你们摆酒庆贺。”

    “云兄,这年头连老娘都靠不住,看来小弟只好自己找一个好女子了。”

    裴英到底还是去运木头去了,带着百十个人一路奔向蜀中,还带着玉山,辛月,赵延龄他们的家书,裴英想通过肉体的痛苦来缓解精神上的苦闷,但愿他能成功。

    云烨打算在城里烧砖,他的计划里,需要把外河与内河挖通,让它成为一个完整的水运体系,这就需要把三条街道挖断,然后在上面建桥,这就得朝廷允许才行。

    云烨带着几大箱子的图纸进了宫,毕竟工程总指挥是皇后娘娘,李二这次不知为何对这件事不闻不问,难道是惭愧所导致的不敢见云烨?

    这想法刚升起来,云烨就接连吐了几口口水,想要李二有这种传说中的感情,比母猪上树还难。

    “为什么要把街道挖断?”长孙明明看不懂云烨画的施工图,却装模做样的指着图纸上的城墙问。

    “因为微臣只有三万贯,必须精打细算的过日子,挖出来的土会被烧成砖,多出来的土,会用来垫高新宫殿的地基,挖出来的沟会和外河联通,组成一个水网,这样运输建筑材料会节省很多的铜钱和人力”

    照本宣科,云烨的声音没有起伏波动,就用一个音给长孙解释。

    “你对本后很不满?”长孙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带上了皇后特有的威严。

    这就对了,公事吗,还是公办比较好,和长孙套交情,得不偿失,云烨最怕的就是感情攻势,至于事务上的问题,他从来都不在乎,这个世界上比他见多识广得人基本没有。

    “微臣岂敢,娘娘一声令下,微臣就开始疲于奔命,几位老国公见微臣可怜,都把家里的饭钱都掏出来了,供小子花用,小臣就必须把每一文钱都用到刀刃上,这样才不辜负几位老人家的期望。”

    “不用把你说的那么可怜,这几年你就在本后的身边,你是什么样的人当本后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花样,本后现在就可以断言,如果不把新宫殿压给你,整个工部官员就没有一个有脸能在那个位位上呆下去的,小烨,你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你要修的书院,那就不是书院,那是第二个长安城,花用那么大,钱都被你拿去修书院了,国家怎么办?钱这东西是有数的,你用的多,朝廷用的就少,你多建一间教室,朝廷说不定就会少建一座城,孰轻孰重你这样聪明会不明白

    ?”

    长孙都开始说软话了,云烨能怎样,他们就是这么看待钱的,来到这个时代云烨既兴奋,又有些悲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