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李孝恭的意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大唐,那些名臣勇将云烨几乎都见遍了,张亮张大都督却是头一回见。

    作为大唐水军第一人,他有资格住在太平坊,但是他偏偏挑了最偏僻的青龙坊和一群泥腿子住在一起,听说他有好几百个儿子,每日在芙蓉池以舟船为戏,宛如军阵。

    云烨看着张亮家破旧的大门,总以为历史书上的记载有些失真,这样的一个简朴的人物怎么会是著名的二五仔?但是一想到这家伙以后会因为谋反而被李二在闹市口斩首,心里就打定了只和他打一次交道的主意,程处默在前面走,云烨在后面跟着,越走越奇怪,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张家的客厅。

    最前面的管家见云烨有些不耐烦就对他说:“我家老爷就是喜欢大一些的宅子,家里人口多,小了住不下,这座青龙坊住的全是我家公爷的故旧,说起来这满长安的勋贵里面就属我家的宅子最大,连后面的芙蓉园都成了我家的后花园。再往前两百步,就是我家公爷的放兵刃的地方,小侯爷有没有兴趣看一下?那里可都是从大唐各地找来的最好的兵刃,皇宫里也不一定有我家全乎。”

    云烨止住脚步,程处默见他停了下来,以为他想去看看张家的收藏,谁知云烨对管家说:“实在抱歉,我忽然腹中疼痛,这是在草原上落下的病根,需要回家去服药,今日就不打搅张公了,还请海涵。”

    说完就扯着程处默匆匆离去,门房很奇怪,却又不好阻拦,只能任由他们走出大门。

    一出大门,云烨。程处默骑上马。打马就走,程处默积了满肚子的话要问,见云烨不做声。也不问,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程家。

    “我大唐还有谁家是靠水吃饭的?”刚坐定,云烨就问程处默。

    “李怀仁家里也是靠水吃饭的。当年,他爹当夔州大都督的时候在洞庭湖练过水军,家里一定有熟悉水上事物的人才,烨子,我弄不明白张家就有好多水上好手,问别家干什么,我们又换人了?”

    这时候,程夫人走了进来,听到儿子这样问云烨。她就说:“是啊,小烨,张家才是你走水路的第一人选。为何舍本逐末?”

    “婶婶有所不知。小至今日今日张家感觉极为不好,庭院深。宅子大这也就罢了,明明家财万贯,却故意不修整,从外面看破破烂烂,里面却着实奢华,不过百步,小侄就看到几种名贵的花木,都是御园之物,那座假山也是泰山石,这些东西是穷家蔽户可以有的?家中假子口无遮拦,说什么他家的武库胜过皇家,可见平日里一定是骄横之极,诺大的青龙坊只住他一家,其它百姓哪里去了?

    婶婶,这种貌似忠厚,实则内藏祸心的人我们还是离远些为好,一则惹不起,二则,不敢惹,一旦和这种人沾上会遗祸子孙。”

    “烨子,你在他家只不过呆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看出这么些东西?为什么我没看出来,我还觉得那汉子很热情,很对胃口。”

    “处默,你记住了,从今往后千万不要再和他家纠缠,一个大将招收五百假子,他要干什么?百骑在长安无孔不入,你会以为陛下会不知道?要么不动,一旦动起来,就是大祸。”

    程夫人在程处默头上敲一下,对云烨说:“小烨,丑牛这孩子心粗,你们常在一起,替你程伯伯多看着他点,千万不要叫他闯出祸事来。”

    “婶婶,我们两家还要说什么客套话,处默我一直以兄事之,他的事哪有袖手不离的道理,小侄建议如果程家和张家有什么瓜葛未了,还是早早断掉为妙。”

    程夫人也是豪门大家出来的,哪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匆匆去了后院,安排家事。

    去找李孝恭也是麻烦,几次三番的戏弄老头,老头子估计对云烨也生了一肚子的气,这会有事相求,还不知道老头会如何折腾自己,云烨坐在程家大厅里愁眉苦脸的想办法。

    程处默就不是一个能坐住的人,歪躺在锦榻上,翻来复去的哼哼就想浑身长满虱子一样。

    “你想睡觉,就睡一会,动来动去的干什么,叫唤的恶心。”又一次被打乱思绪,云烨有些火大。李孝恭也是这毛病,听李怀仁说早年间他老爹在江南逃命的时候,全身溃烂,后来伤好了,却总是觉得浑身痒痒,一天不让家里下人挠几百下就不舒服。

    孙思邈给看了,云烨也看了,皮肤没问题,就是一些心理阴影罢了,有点安慰剂就好,可是拿什么当安慰剂才好呢?手头又没有药剂,只能用实物代替了。

    窗户外程家种的竹子给了云烨一个新主意。

    费了半天劲才把礼物做好,给这些长辈送东西,不在于是否名贵,只在乎有没有心意。

    李怀仁去了陇右,云烨在王府硬着头皮递上了帖子,求见老王爷。

    云烨的面子还是起作用的,管家出迎,亲子把云烨,程处默送到了客厅,远远就听见李孝恭在说话,:“这猴崽子油滑油滑的,老夫在他手上吃亏可不是一次两次了,萧老先生万万不可被他外表迷惑,免得吃亏,到时候别说老夫没提前打招呼。”

    坏了,他还有客人,借人这种事情哪里好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云烨暗暗叫苦,程处默则担心的看着云烨的礼物,做好了一会老头发飙,自己好拔腿就跑的准备。

    李家的矮榻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矮壮健硕,一个瘦骨嶙峋,矮壮者是李孝恭,瘦弱者乃是宋国公萧瑀,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上次在李家忽悠的萧瑀打算自己写书,现在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也不知他的书写出来没有。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这就是李二对萧瑀的评价,也是一位大佬中的大佬,没一个是云烨可以得罪的起的。

    老老实实上前见礼:“晚辈云烨拜见王爷,萧公,许久不见,身体康泰否?”

    “还死不了,小子

    ,猜你也该上门了,被皇后娘娘一棒子没敲死你也算是奇葩了,去皇宫告个饶就过去的事,你居然硬挺着脊梁不弯,老夫都不知道是夸你,还是要骂你,一万贯早就备好了,走的时候拖走,有什么事等怀仁回来你们去商议,老夫和你们小辈还搀和不够丢人钱。”

    老李的一句话让云烨眼睛都红了,话噎在喉咙里吐不出来,自己以为老李最少会笑话几句,没料想老头早早为他担心,连钱都备好了。

    云烨从袖子里抽出一支痒痒挠,这是他在程家现做的,竹子还是青绿色,倒也十分美观,前面弯起五只小齿,用来挠痒最好不过。

    双手捧着痒痒挠送到李孝恭面前说:“伯伯心意小侄记在心里,永世不忘,小侄鄙陋,只有亲手制作的一杆痒痒挠敬呈李伯伯膝下,希望它可以稍解伯伯瘙痒之苦。”

    李孝恭笑呵呵的拿过痒痒挠,当着萧瑀的面就把痒痒挠塞进衣领,在后背上挠几下,又取出来对萧瑀说:“时文兄,我说过这小子办事最是合人心,区区之物却是最适合的见面之礼,难得,”

    萧瑀捋着胡须说:“你赠他万金,他还你情谊,这两者本就等值的,可为天下添一雅事。”

    李孝恭转过头又说:“小子,事情办完了,你和程家小子不去忙碌,和我们两个老人家在一起作甚?莫非还等着老夫管你们饭食不成?”

    发财的事情不能瞒了,要不然以后连人都做不成,让人家说起来云家装可怜到处骗钱,用别人的钱替自家赚钱,有了这个名声,云烨就算当了王爷,也会被天下人唾弃。

    “伯伯有所不知,皇后娘娘不是在为难晚辈,而是给了晚辈一个振兴家业,发财的好机会,小侄此次前来,就是有些事情需要借助伯伯之力方可完成,所以今日特意登门拜访。”

    李孝恭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羊奶一下子就喷了出去,好在他是武将反应机敏,匆忙间转了一下头,全喷到旁边的窗户上。

    喘匀了气,就对云烨说:“小子,在老夫面前没必要再硬挺,实话实说,你给老夫说说你怎么从这个死结里脱身?”

    萧瑀也伸长了耳朵准备好好听听云烨的办法,他委实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荒唐的事。十几万贯的缺口也是谁都能轻易堵上的?宫中之所以没有建新楼,最大的原因就是没钱,如果皇后有十几万贯早就开始盖了,皇宫从前隋炀帝时期就没有修缮过,他常年呆在洛阳,大兴城十年没来过,直到死,都是死在洛阳东都。

    云烨没有说别的,只是说了自己关于金丝楠木的计划,还专门找出地图指给李孝恭,萧瑀看。

    李孝恭嘿嘿冷笑,萧瑀捻须不语,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李孝恭说:“小子,老老实实地把铜钱运回去,老老实实地盖房子,不要总想着那些不着调的玩意,如果缺口太大,找几个老人给你凑一凑,再找陛下给你补一些,也就差不多了,想法财另想办法,金丝楠木少量的运过来没问题,想要大批的运送,难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