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金丝楠木的麻烦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前脚刚刚到长安,那日暮的信就到了长安,字体娟秀,不用说,这是宦娘的手笔。信里说那日暮因为云烨离开,每天茶饭不思,日日在高处远望,盼望情郎回归,整个人瘦得厉害,看模样能不能熬过这个春天都有问题,能医治相思病的只有云烨,很盼望云烨能再回草原一趟。

    骗鬼啊!就那日暮的粗大神经,刚刚被人家绑在木板上要用凿子挖脑袋做酒杯,转眼间就知道在背后捅云烨要吃的,这样的女子会因为相思病而吃不下去饭?

    奶奶很好奇,瞅着云烨看信,见他一会摇头苦笑,一会惊愕,还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脑袋,似乎很懊悔。信是军中传来的,奶奶却知道一定和军务无关,上面的字体就不是男人家的字,信封里还透出一股胭脂的甜香,军中的信件怎么会有这些古怪的东西。

    奶奶猜想到可能是一个女子的来信,她很想知道那个女子是不是有了身孕,至于她是谁,什么身份,奶奶才不去管她。

    “乖孙,如果那女子有了云家的骨血,你就把她接回来,用不着想太多,辛月也不会生气,家里有谁敢嚼舌根的奶奶会扒了他的皮。”

    老奶奶想重孙都快想疯了,如果来信的女子真的有了云家的骨血,除了不能给她一个正室的身份,其它的都好说,只要有重孙。

    云烨苦笑着把信递给了奶奶说:“倒是有那么一个女子,是突厥人,孙儿对她得人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是对她的部落期待很大,云家和别的家族不同,咱家只有孙儿一个男丁。想要开枝散叶都没可能。只好在这个女子身上试试,看看有没有可能为云家在草原上谋得一个落脚的地方。”

    老奶奶看完书信,啪的一声把书信拍在桌子上。怒不可遏:“都是些没用的,连身孕都没有就敢张嘴要救济,饿死活该。”

    这就没法讲理。云烨连那日暮都没碰,哪里来的身孕,要是有了身孕,云烨才会重新考虑和那日暮之间的关系,至于会不会再去管草原上的事,那就纯纯的看利益的多少了,不会再有感情之类的东西额外砝码来增加草原的重要性。

    “孙儿啊,胡子都是些没情没义的,如果这个女子有了云家的种。我们支持她是理所当然,现在没有,那就要两说了。为他人作嫁衣裳奶奶不愿意。”

    “奶奶。这不光是家业的事情,孙儿还想通过她来给我大唐找出一条如何控制大漠草原的新路子。现在我大唐已经击败突厥人,诺大的草原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办法来加以控制,迟早又会成为祸乱之源,云家在草原的基业事小,找出方法才是大事,如果她们失去了控制,孩儿会把他们全数剿灭,不留后患。”

    “乖孙,你去做你的大事,军国大事奶奶还弄不明白,只要你觉得合适,就去做,一个家族没有平平安安就起来的,这个道理奶奶还是知道的,不付出就没有得到的道理,奶奶还能活几年,我只想在闭眼之前看到你平安,如果有几个小重孙,奶奶就是现在死了,都快活。”

    “重孙会有的,就怕您抱不过来,到时候您可不要嫌烦。”云烨见奶奶有些伤感,就站在他背后,给她轻轻地按脖颈,她现在总是感觉头重脚轻,这是这段时间思虑过重的原因。

    和辛月的婚事已经被奶奶提上了日程,上次的好事被玉山先生破坏,奶奶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老先生是丧门星,这些天都不太搭理老先生。

    前些天老先生过来和云家商议用蜀锦换香水的事,事情办成了,很痛快,看在辛月的份上云家也不会为难自己的亲家,最优惠的价格,最方便的方法,哪怕把香水先拿走,蜀锦什么时候拿来都成。

    老奶奶看辛月就眉开眼笑,一转头看玉山先生就怒气冲冲,弄得玉山先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这个老太婆了,辛月脸红红的低头不语,姑姑出了门就笑得快断气了。

    拿了云家的好处,自然要付出一些,奶奶就请李纲先生上门请期,送了很多的礼物,包括一只大雁,老庄拖着受伤的身体领着人在河滩里守了两天才用网捉到了十几只,挑了一只最健硕的,给送了过去。李纲先生办事就是爽利,上午去,上午回,来去用时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事情办妥了,告诉老奶奶,四月初二是个好日子,就那天了。

    云烨见过牛见虎请期,啰里啰嗦一大堆礼仪,闹腾了两天才搞定,不知道为何到了自己会如此爽利,一个时辰就全部把事情办妥。

    不由得在想是不是老李到了辛家,把手头的大雁往玉山先生手里一塞,告诉他四月二日准备嫁孙女,然后两人坐下来喝杯茶,交代一下事宜,就拱手告辞,只是云家抬礼物的人哪里去了?没见有一个回来的,遭了山贼?

    这话不敢问李纲,老先生最近对云烨很不满意,尤其是对他在书院教书

    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行径尤其不满,许敬宗都迅速进入角色了,只有云烨,回京城尽干些没用的,把窦家干掉是走了狗屎运,如果不是百姓暴动,云烨的人头现在大概还挂在城门上示众呢。

    “小子,书院要求安稳,不要三两天就弄得惊雷阵阵,这不是做学问的环境,安静祥和才是治学之道,老夫这回匆匆把你的婚事确定,就是希望你成家之后可以变得安份些,不要总是搀和到朝堂的纷争里面,那就是一个烂泥塘,没有对错,在没有休止的吵闹声里你会发现年华过得很快,等你想回头的时候,最好的时光已经悄悄溜走,再想要做大事为时已晚,老夫现在回首往事,对自己在早年间沉迷于官场杀伐,后悔的捶胸顿足,老夫不希望你重蹈老夫覆辙。”

    如果说现在书院是云烨的命根子,那么对于李纲来说,书院就是他的一切,已逾古稀方才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地方,理想,心血都一丝不剩的投入了,只期望可以开出绚烂的花。

    “李师,小子也想一辈子躲在书院里,教书育人,闲暇时笑听闲话,卧观惊雷,赏群雄争锋,品一品酒后的欢悲,想想这些小子就心向往之,可陛下不许啊,上次与窦家的事,先生也是知情人,小子有回绝的余地吗。”

    说完这些,又把与工部制定的合约拿出来,让李纲看。

    刚开始看,李纲面色平静,工部的人都是些什么货色他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因该还难不倒云烨,只是看到皇后后加的条款,才勃然大怒,这是一份没有任何公平可言的合约,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用三万贯

    钱粮就可以盖起皇宫主殿的人,绝对不可能。

    “你什么时候得罪了皇后?”

    “没有得罪,相反,皇后娘娘一直对我关爱有加,她对我没有恶意,从来都没有,我想,以后也不会有,要说皇宫里最值得我敬重的人,就是皇后娘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何会有这东西在合约上。”

    “小子只能说娘娘太了解小子了,怕我赚得太多,招人恨,工部的脸上不好看,如果被我简简单单的赚到大笔的银钱,工部上下,除了全体上表辞官,您认为他们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云烨到现在都很奇怪,工部的官员凭什么认为在一座世界上最大城市里的繁华路段盖房子会赚不到钱?这是什么道理?后世的商人要是知道有这种机会,早就争得头破血流了,还有云烨被人家勒索的机会?

    “小子,你不会认为你真的可以用三万贯钱把主殿盖起来吧。”李纲听云烨这么说,也不再着急,这是有些但心。

    “上好的楠木,光梁柱至少需要八十一根,还必须是合抱粗的,中间不许接续,不得有瑕疵,光这东西,就会价值万贯,还不一定能找不到合用的。”

    楠木号称千年不朽,其色浅橙黄略灰,纹理淡雅文静,质地温润柔和,无收缩性,遇雨有阵阵幽香散发,是极好的宫殿梁柱之材,品质最高者为金丝楠,有神奇的楠木上面的金丝自成画作,所谓难寻,只是不知道他在那里罢了,运输到长安自然糜费惊人,您说它价值万贯,的确是如此。”

    “那你还敢接这件差事?恐怕把你在兴化坊赚到的钱全部投入进去也远远不够。”李纲又开始发急。

    “先生多虑了,金丝楠蜀中就有,非常的多,小子莫说要百十根,就是要一千根又有何难,小子还指望多弄些金丝楠木到长安找那些财主换些钱财,用来补贴建造宫殿的费用。”

    “小子你疯了,一千根楠木就算你找到了,你如何把它们运出深山,更不要说你还要翻山越岭的从蜀中栈道运回来,你知道会死多少人吗?老夫情愿你去给皇后娘娘认错,也不允许你干这种会惹得天怒人怨

    的事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