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浪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孙很是享受李泰无微不至的孝心,没有拒绝也没有鼓励,只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温情,不知不觉间她也喜欢上了书院积极充满活力的气氛。

    她喜欢每天从玉山山口升起的朝阳,凉丝丝的山风从脸颊掠过的温柔感觉让她着迷,看着李泰笨拙的撑着竹筏,满头大汗的样子,心头欢喜,却偏偏要李泰撑得再快一些,不要让那尾红色的鲤鱼跑掉。

    游玩累了,就回到书院,听听李纲讲授的五经要义,头一回发现这个枯瘦的老头,大大的头颅里居然有如许多的智慧,听到尉迟大傻(现在她也在心底里如此称呼尉迟父子,只是在心里叫,不宣诸于口罢了)由于自己的出现紧张结结巴巴的回答,把好好的“陟(zhì)彼岵(hù)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zhān)哉,犹来无止!”

    这首千古羁旅行役诗之祖念得错误百出,咬着嘴唇才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睁大了眼睛期待着看李纲如何惩罚尉迟宝林,就像小时候看自己舅舅家的几个哥哥念不好书,被先生惩罚,这几乎是她幼儿时期唯一的乐趣。

    很失望啊,老李纲不但没有打尉迟宝林的板子,反而笑眯眯地说:“宝林昨天把老夫的交代的课业,仔细做了温习,老夫很满意,只是还有一点瑕疵,下次再努力一些。”

    长孙撇撇嘴,明显的偏袒。老家伙也知道以学谋私了,也不知道尉迟老傻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如此不遗余力的照顾尉迟家的小子。

    孟有同得意洋洋的站起来,娴熟无比的把这首《诗经?魏风?陟岵》背了出来,只是少了一个字,李纲勃然大怒,举起竹板就重重的抽在孟有同的左手上。疼的孟友同歪着嘴吸气,却不敢叫出来,书院里

    的学生都知道一个道理。李老先生的板子谁要是受不住敢喊出来,惩罚就会加倍。

    这太不公平了,长孙看得柳眉倒竖。准备站起来质问李纲,尉迟宝林念得错误百出,李纲嘉奖,孟友同只错失了一个字就要挨板子,看样子手是一定被打肿了。

    转眼一想又坐了下来,继续坚持着把一堂课听完,李纲的课讲得深入浅出,非常的生动,枯燥晦涩的古代诗歌被他讲的情声并茂,催人泪下。大儒就是大儒,远不是自己舅父家里的教书先生可以比拟的。

    课业结束,李纲与长孙出了教室,老李对长孙说:“刚才老臣见娘娘欲言又止,大概是觉得老臣过于偏袒尉迟宝林。却对孟友同过于苛刻吧。”

    “刚才还这么想,在您问出这句话之后就知道本后有可能错了,教书育人一道,先生自是一代名家,还望解惑,这样做有什么意图吗?”。

    长孙很想知道。这样故意偏袒一个学生,会不会对其他的学生产生不良的影响。

    “娘娘自幼就有才女之名,岂会不知晓教书必先教人的道理,尉迟宝林这孩子天资愚钝,别人背三遍就可以记住的东西,这孩子需要背三十遍,就这还不一定能记住,他今天在课堂上的表现若果不是娘在,还会更好一些,可见他昨日的确是下了苦功。

    老夫教书育人几十载,天资聪颖的学生见过无数,其中就有隋炀殿广,昔日在宫中,举一反三,闻一而知十都不足以说明其资质,结果如何不用老臣赘述,骄奢淫逸,荼靡天下,好好的一个国家被他弄得…,

    烽烟四起,百姓困苦不堪。

    老臣每每思及,无不痛彻心扉,如果老夫不止是关注那些无用的学问,多关心一点他品德修养,说不定就不会死那么多的人。

    孟有同与宝林不同,他自己的资质不差,可惜就是不用心,总以为仗着一点小聪明就可以在全班学生面前炫耀,卖弄一些自己还不曾掌握的知识,并以此为傲,这是老臣绝对不会容忍的,处罚他也就成为必

    然。”

    听完李纲的话,长孙对李纲施了一礼,正色道:“李师果然

    是一代名家,教书育人一道,也的确深奥,您把学生的性情分析的鞭辟入里,本后不如,受教了。”

    李纲避过皇后的礼仪,有对长孙说:“您的孩子是这个书院里最出类拔萃的孩子,如果就学问一途来看,就是云烨也稍逊几分,李泰的奇思妙想,李恪的坚韧不拔,都是这个书院里最可贵的品质,这两日娘

    娘想必也体会到了这两个孩子的变化,百善孝为先,能孝敬父母,友爱兄弟,所谓慈门无恶子,这样的孩子就是坏也坏不到哪去,老夫对这两个孩子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只要是父母听到别人夸赞自家的孩子,哪有不高兴的,尤其是李泰已经高居书院三次大考的头名,听说书院专门给他奖励了两贯钱,名曰奖金。

    李泰赏给马夫的钱都比两贯多,可是从李纲手里接过沉甸甸的两贯钱却仿佛得到了一万贯铜钱,嘴从早上就没合拢过,让别的学生嫉恨如狂。

    书院有个怪规矩,只要是书院奖励的铜钱,可以买到平日里绝对不可能买到的东西,比如可以花一贯钱请李纲老先生为自己题一幅字,要知道李纲从十年前就不再为别人题字了。

    或者请玉山先生为自家祖宗写一篇祭文,平时有这条件的只有皇家,要么可以找元章先生给自己刻一方印章。离石先生的人物肖像画的可是一绝,如果用一贯钱请离石先生给自己画一幅,那也是极为难得的待遇,离石先生的画技可以与展子虔相提并论。

    李泰用了一贯钱请云烨给自己母亲做一顿饭,菜式不能少于八道,并且还必须要有主食。

    云烨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睡大觉,没有做别的,他也不能做别的,只要他有一点要出去的心思,伺候他的一娘就瘪嘴大哭,其它的几个妹妹就会跑出来抱腿的抱腿,扯衣裳的扯衣裳,生怕他出去闯祸。

    到这时候,在家里忙前忙后的辛月也会过来,眼泪吧差的看云烨,还不说话,只要看到辛月,在被几个妹子一拦,云烨只好躺回躺椅上继续无聊的数天上到底飞过来几对燕子,在家里屋檐下,辛勤的衔泥垒窝。

    云烨总想找机会和辛月多呆一会,无奈几个妹子把他看得死死的,连上个茅厕都会守在外面等,按小丫的话说:“哥哥要看好了,要不然会出去闯祸,皇帝又要把他关在牢房里不给吃的,会饿坏的。”

    旺财的毛已经刷了八遍,就差打蜡了,毛色鲜亮,顺滑的连苍蝇都站不住脚,旺财对自己的新形象一点都不喜欢,总是回头拿舌头舔大腿窝上的旋毛,它最喜欢的那个地方也被云烨用刷子给撸平了。

    自从云烨回来,旺财又开始了它醉生梦死的生涯,只是现在又添了新毛病,卖稠酒的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秘方,知道给酒里加一些桂花,让他的酒香味更加的浓郁,旺财现在非他家的稠酒不喝。…,

    这不行啊!甜食就不是一匹马可以长时间吃的,现在已经胖的没样子了,上回抓它拉车就这么一回,现在把它拖都拖不到马车跟前,云烨刚刚把马车准备好,旺财就躺在地上装死狗,侧躺在地上把四只腿伸得老长,眼睛闭上,肥大的肚皮连正常的起伏都没有了。

    无奈,云烨和马夫两个人费了好大得劲才把犯了懒病的旺财给推起来,好不容易起来了,那该死的买稠酒的又在家门口叫卖,旺财立马精神百倍地跑了,让云烨和马夫相对苦笑。

    不管是人还是马,要想一下子改掉发懒的毛病,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见效的,云烨看看在门外面痛饮的旺财,决定为了它的小命必须解决它的肥胖问题。

    吃东西就会长肉,光吃不动更会长肉,旺财又不是养来杀着吃肉的,再胖下去,它的四条腿就会不堪重负,迟早会有麻烦。

    正在为旺财肥胖发愁,李泰趾高气扬的找上门来,把一贯钱“啪”的摔在桌子上,对云烨说:“八个菜式,不要重复,再来一个汤,一种主食,要没吃过的,我母后身子不方便,需要进补,来书院这几天都瘦了一圈,可不敢在这样下去了,我父皇会以为我没照顾好母后,会扒了我的皮。”

    李泰的这番话让云烨意识到,长孙似乎想呆在书院不走了,这怎么行,一个皇后长期呆在书院,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说长孙是为了书院的控制权而来,这肯定是冤枉了她,他如果想要彻底控制书院,也不会用这种低级的手段,直接收回就是,这本就是皇家书院。

    “阿泰,皇后娘娘在书院还需要逗留多久,你知道吗?”。

    “三天,只有三天,小烨,你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必须赶在母后回宫之前,让她吃到这顿饭。”

    云烨的脸上有些发热,枉做小人啊。(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