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赔偿,赔偿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和云烨一个听人拍马,听的极为舒适,一个心怀鬼胎,准备随时向皇帝提要求,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有不长眼的来搅局,这让李二和云烨怎能不恨,怎能不同仇敌忾。

    这种汤锅里的老鼠,米饭里的鼻屎,除了魏征能有何人?昨日的动乱让天下皆惊,文武百官惶惶不可终日,好不容易把长安市民安抚平静,窦家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窦怀恩被百姓活活殴死,窦怀义见势不妙投缳自尽,窦家家主惊惧而死,更不要说那些死伤累累的丫鬟仆役,短短两个时辰,就有三十一起强奸发生,还有十七宗命案,至于抢劫更是数不胜数,不光是窦家遭灾,就连附近的邻居有三家也遭到哄抢,女主人遭到猥亵,若非金吾卫出动的及时,暴乱有往全城蔓延的趋势

    ,人性的丑恶,在混乱中显露无遗。

    作为给事中,魏征如何不怒,大唐百官小心维护的秩序在一日之内给毁了个干干净净,而且给后世开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先例,那就是若有不平事,可以群起而鼓噪之。

    房玄龄对此事闭口不言,杜如晦对此事避而不谈,众豪门噤若寒蝉,紧闭门户谢客不出,尉迟恭轰然叫好,鼓手称快,窦家的事,实在是咎由自取,魏征还不会蠢到去触动皇帝的逆鳞,可那些受了池鱼之灾的邻居何辜?被猥亵的邻居家的女主人已经自杀两次了,虽说邻居只是一个小小的承事郎,这也是官身,守着祖宅过活,这次家里的房子也被大火烧去了一半,损失惨重,却求告无门。一家人只有在废墟里抱头痛哭。

    巡视现场的魏征自然是怒发冲冠,义愤填膺,决定到大理寺当面痛斥罪魁祸云烨,以消胸中怒气,顺便看能不能从云烨这里讨得赔偿,好去安抚那些无辜受灾的人。

    谁料想云烨在监牢里犹自不知悔改,还在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媚言惑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陛下以万金之躯踏足牢狱浊地。臣以为是前来训斥奸佞。哪想到陛下君臣谈笑风生,视人命如无物,把草菅人命的佞臣引为知己,臣深为陛下不值。”

    长得黑黑的魏征梗着脖子,竖起剑指指斥云烨为佞臣,这让刚刚还与云烨相交甚得的李二情何以堪。大喝一声:“魏征放肆,朕与臣子说些笑话,有何不可。”

    “陛下若是平日里与云烨谈笑。微臣自然不会多事,只是兴化坊里哭声凄惨,百姓官员的疾苦。陛下难道毫不在意吗?”

    总算见识了魏征在皇帝面前的强势,听说他从不在乎皇帝的面子,找到机会就会小题大做,时不时的拿皇帝刷刷威望,现在看起来他做到了。

    李二的手不停的张合。不用想伟大的皇帝陛下现在一定非常愤怒,云烨看看自己身上的内衣,考虑要不要学学长孙换上朝服恭贺皇帝有一个闹心的好臣子。

    把皇帝说的哑口了,矛头自然指向云烨,老在老虎头上拍苍蝇会出问题。

    “五百贯!”云烨伸开手掌,做了个五的手势,绝对不和魏征对骂,他就是靠骂人吃饭的

    ,和他对骂,会被他骂成筛子,聪明人不为之,他再是愤怒,也不过是想给受灾的人家做一点补偿,用钱可以摆平的事情,云烨绝对不会自己找虐,没见他把皇帝气得快抽了。

    “哼!你是待罪之身,那里有你说话的份,小小年纪却心狠手辣

    ,鼓噪臣民为己所用,其心可诛!”一样的悲愤,一样的义正辞严,不过佞臣哪去了?…,

    “一千贯!”不见了佞臣,这是好现象,云烨决定加价,看能不能其心可诛也去掉。

    “你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暴乱之下,三十一起强暴,十七条人命,这就是你两个时辰造的孽,你有何面目再见长安父老,有何颜面立于朝堂之上,以勋贵自居。”

    王八咬人他就不知道松口,一千贯盖三套院子绰绰有余,魏征连窦家的死伤也要算在云烨头上,这太过分了。李二也似乎不生气了,饶有趣味的背着手看自己的两个臣子谈话。

    魏征惹不起啊,也不敢惹,想想面前的这位被历史书称赞为千古人镜,只要被这面镜子照照,大事小情都会被记录在案,云烨不想历史书上有魏征痛斥纨绔子云烨的记录,只好忍痛给钱,只是给窦家的人赔钱,这让云烨郁闷万分。

    “一千五百贯,一个时辰后何邵会把钱送到长安县衙,请侍中大人监督。”

    魏征袍袖一甩,对李二恭敬地施了一礼,说一句:“微臣告退,兴化坊现在成为一片废墟,微臣需要现场验看,请陛下恩准。”李二奇怪的看了魏征一眼,原以为今日云烨会遭到口诛笔伐,没想到只有几句话就把事情解决了,原想着自己说不得会动用强权,把这件事压下去,现在看起来,没必要。

    “魏卿自去处置兴化坊之事,朕还需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番。”

    事情在魏征看起来严重,但是在李二眼里,不算什么大事,他在乎的是云烨居然只靠一番话就可以煽动百姓情绪,这种技能让他有些担心,只是一想云烨正在书院里大肆的教授这些,也就不以为然了,本事虽然神奇,会的人多了也就没有那种神奇的效果了。

    李二的眼神很奇怪,不用说,云烨想要走出牢房,不吐血是不成了,田襄子给的金子有些烫手,日后如果有人用他来弹劾云烨,他就是长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毕竟田襄子是大唐的通缉要犯,现在给了李二,就把这个坑填上了,日后就算有人追究,难道他有本事把金子从李二的手里再要回来做证据?

    “陛下,微臣在草原无端端的有一个叫田襄子的人送给微臣一箱金子,微臣不敢擅专,请陛下裁决。”

    “田襄子?古书中记载,他为墨翟的弟子,后来成为了墨家的矩子,他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李二对金子的不是很强烈,他在乎的是有人能活一千年,这勾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陛下,不要相信谣传,他们这一支每代的矩子都叫田襄子,微臣见的田襄子都不知是多少代的人了,就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朽,没有半分的神奇。

    有些事情可以隐瞒,田襄子的事情绝不在这些事情中,后患太大。云烨就那事情从说方开始讲起,一直讲到黄河边上田襄子主动赠送金子才结束。

    李二可能不习惯牢房的狭小空间,和云烨边交谈边往外走,他也没有和云烨谈窦家的兴趣,把自己舅舅一家干掉也不是什么长脸的事。这件事情自然有皇后找他去谈,李二看得出,云烨在皇后面前比在自己面前要好说话的多,也许这小子自幼失去双亲,对皇后多了一些依恋吧。想到这里,回头对云烨说:

    “小子,千古艰难惟一死,或许只有昊天可以万古长存,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长生,朕不为也,我有江山要传承,有无数子民要管理,人生不过短短百年,如白驹过隙,朕要在有限的日子里做最多的事情,千头万绪,犹如乱麻,乱天下者,世家也,我李家就是关陇勋贵,这其中的道理朕如何会不明白,你莫要觉得朕无情,实在是朕把所有的情,爱都给了这如画江山,为了她,不容朕有丝毫的手软。”…,

    是大理寺外明亮的阳光让李二有些糊涂了?云烨不敢接话,一个帝王的软弱是不会轻易暴露在人前的,也许有些感慨,也许是心里话,云烨不认为李二下次杀人的时候会因为这会的感慨而对敌人网开一面的。

    皇家马车走了,李二上车还是扶着云烨肩膀上去的,空荡荡的大理寺门口,只剩下穿着内衣的云烨,作为好臣民,云烨准备继续回到牢房里坐牢,李二陛下没有明确告诉他可以满世界的乱跑。

    戴胄的脸黑的像锅底,何邵屁股上好像有脚印,不知是不是他自己踹的。

    “你还回来做什么?还嫌把我害得不够?一个徇私枉法,就足以把老夫送到岭南养老,你是官员的杀手,也是官员的死敌,老夫从今往后,绝不会再和云家打一点交道,折寿啊。”

    戴胄叫起撞天屈,自己给人家行方便,谁知道转眼间就被人家给卖了,如果不是他自己亲身经历,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云烨与老何两个人是无意中干的这件事,如果老戴不在,云家的这个仇人算是结定了。

    “老戴,这就是你不地道了,老何是个厚道人,说那些话的时候,谁会想到陛下会站在牢房外面,这两句兄弟间的胡说八道,把你害的如此之惨,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不如这样,你那家霸王店就不要开了,把本钱交给老何,让老何帮你赚钱养活一大家子,你看如何?”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不给老戴找一个赚钱的门路,他一定会记恨的,被全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头脑恨上,迟早会吃大亏。

    rq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