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高尚的目的,卑鄙的行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从李渊的宫殿里出来,李承乾就问云烨:“烨子,你真的要为那个歌姬复仇?”

    云烨停下脚步,抚摸着大殿的柱子对成乾说:“我不是为绿竹复仇,我只想给人世间惨死的冤魂一个公道,儒家总是说仁恕,窦老头想必也喜欢仁恕,只不过他把这种高贵的美德用在了自己身上,对别人,只有残酷,以前有一篇叫《正气歌》的文章我总是读不懂,现在我忽然明白了,那些高尚的人,起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原来都心中有一股不平气,让人辗转悱恻不得安眠,只有把这件事做了,才能吃得香,睡得安稳。”

    他一拳拳的敲击着东宫的柱子,似乎要把心头的郁闷彻底的释放出来。

    李承乾打定主意要弄清楚,“什么《正气歌》我没有听说过,这篇文章,他和你以前念过的《少年说》是一样的文章吗?”

    “是啊,一样的文章,一样的慷慨,成乾,你以后成为皇帝了,千万不要忘记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百姓,就算不能让他们日子好过,也请你不要去祸害他们,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一群人,经不起风浪。”

    李承乾很认真的点头答应,并在云烨耳边轻轻说了一大串的话,听完成乾的话,云烨的脸色有了一丝的舒缓。

    云烨回想起后世自己的生活,平淡,快乐,是主基调,看到人世间的惨事也会掉泪,只是那会自己可以用力所不及来推辞,现在自己是侯爷了,难道说还要说力所不及的话吗?难道说要当了皇帝才可以解决天下所有的事吗?李渊是太上皇,他都只有躲避的份,可见皇帝不是万能的,没有退路了。想要心安,就需要自己干。

    老子是这个世界的智者,这种没人敢干的活,老子不干,谁干?

    云烨找来纸笔,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很清楚了,很快,一张状纸就写好了。没有夸张。没有隐晦,连古文都没用,就这样大白话的一篇状纸,呈现在李承乾的面前。

    ”烨子,你看来这次是认真的。”李承乾看完状纸后对云烨说。

    “何以见得?”

    “你刚才愤怒得连金子都忘了拿,这不是你的为人。所以我说你认真了,至少这件事在你看来比那一堆金子重要。”

    “我看到你拿金子了,成乾。那些金子就是想请你把这张状纸刻成雕版,印上十几二十万份,我要大唐长安所有府县的人都知道窦家的禽兽行径。长安先散发五万份再说。”

    李承乾面色苍白得摇摇欲坠,三十两金子就可以把这些事情干完?这需要最少一百两金子,他是穷鬼,干这件事会让他变得更穷。再说时间也不够,这几千字刻完。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我要大字,每一页只需要百十个字,你找十几个雕刻匠马上开工,字不需要好看,是字就行,也不用阳版,阴刻就很好,我想用不了一晚上,你就会把这件事办妥吧,云家的工匠也会干,我要明天把这东西贴满长安市。”

    李承乾没说话,只是派人从东宫找来了所有会写的人,把云烨的状纸抄写一遍,也有管事满城的寻找雕刻匠,准备雕版印刷。

    窦家的人不停得在豪门显宦家里出入,多年的联姻,窦老头有无数的亲眷,也有无数的门人,想必明日的早朝,弹劾云烨的奏章会堆满李二陛下的龙案。…,

    大唐不会出现暗杀,虽然窦家恨云烨恨得要死,却不敢随意在长安动手,一旦动手,就会成为长安所有贵族的死敌,汉朝当街杀人给官员们留下的阴影太大,人人自危的日子没人想过。

    只是云家的生意做不成了,老奶奶把老庄派来护卫云烨,随行的还有三十名退伍老兵,老奶奶不知道长安城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原本订好云家货物的大户人家全部退订,哪怕不要定钱,也要和云家撇清关系,有甚者还想趁机要挟一下云家。老奶奶果断的停止了云家所有的生意,整个云家处于戒备状态。

    老庄带来的话只有一句:“事不可为,走为上。”奶奶没有其他的话,就是怕说多了,孙子一时放心不下,耽误了逃跑,奶奶狭隘的心里面,孙子最重要,其他的人,包括她自己,无足轻重。

    赶走了老庄,云烨掩上门,坐在案几前双手托腮,瞅着灯火发愣,案几上堆满了云家最值钱的物事,奶奶特意换了几串新新的开元通宝,还有一些散碎的银子,金足足有两斤重,连他的铠甲都被奶奶送了过来。

    抚摸着新编的束甲丝绦,云烨发出了一声苦笑,自言自语得说:“奶奶啊,孙儿也想逃,可我们往哪里逃啊,皇帝早就设好了圈套,孙儿就是圈套里的饵食,皇帝信不过朝中的大臣,咱家和所有的门阀都没有关系,只有咱家是最适合的诱饵,本来就招人忌,皇帝又在上面泼油,一两杯水那里扑的灭这场大火,如果不是太子告诉我京城里那些勇将的去处,孙儿几乎要和窦家和解,这才是最可怕的。老程,老牛一定急疯了,害怕我选错队?关陇现在闹翻天了吧,程咬金在陇右,长孙无忌在关中,尉迟敬德在京城,张亮在河北,段志玄在山东,张士贵在洛阳,我的皇帝陛下,你要干什么?”

    京城云家的老宅子,由于人少,显得有些荒凉,有青草从石缝里顽强的生长,在墙角的暗影处,云家的护卫一动不动得站在那里,偶尔有兵刃的寒光闪现,告诉云烨现在他的处境有多么的恶劣。

    “侯爷回去睡一会吧,都四更天了,明天还要去县衙呢,”老庄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小声地劝慰云烨。

    “老庄,这两年你就没离开过我,你说,我真的是一个混蛋吗?为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歌姬,一不小心就会搭上全家老小的性命,值得吗?”

    “侯爷,小的没念过书,小的却有人心,草原上您看到那日暮要被做成酒杯您那时的神情就非常的骇人,小的知道,您其实不在乎死几个人,不管是战死的,还是病死的,您其实不在乎,人总会死的,早死晚死就那么回事,小的觉得您在乎的是那个歌姬被做成了蜡烛,这才是窦家得罪您的重要原因,掀了您的逆鳞,您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云烨愕然一惊,发现这个粗豪的汉子居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细发人,拍拍老庄的胳膊说:“我在陇右的时候,有一位长辈对我说,人可以杀死,砍死,烧死,拧死,反正就是各种死法都可以,唯一不能的是被饿死。

    我倒是认为饿死也没什么,这天下的粮食永远都不够吃,你不饿死,总会有人饿死,那位长辈的亲人都是饿死的,所以他的看法有些偏激。

    你家侯爷我不同,人之所以被称为人,就是因为他超越了禽兽,尊重别人的生命,就是尊重我们自己,野兽吃野兽是因为饥饿,会吃的干干净净,不会拿尸体干别的,只有人这个奇怪的动物,才会因为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原因杀人,有些过份的,就是那些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才会用活人的头骨来做酒杯,才会想到用人的尸体来做蜡烛,所以他们都该死。”…,

    老庄似懂非懂得点点头,见云烨没有一点睡意,也就不再劝说

    ,他也清楚,侯爷今晚不会有什么睡觉的兴趣。

    推开东厢房,里面灯火通明,云家找来的人都在快速的抄写云烨的状纸,没人抬头,他们早就把这一千多字记了下来,门口的案子上已经有了好大一叠。

    作为后世人,云烨怎会不清楚舆论的强大作用,没有给窦家泼污水,就是告诉长安市民,窦家喜欢用人来做蜡烛,现在他家里点的蜡烛还是一个叫绿竹的可怜女子身体做的蜡烛,要长安市民们小心,不要轻易违逆窦家,违逆窦家的后果就是可能被他家当成蜡烛给点了。

    云烨不相信长安百姓会不感兴趣,连人家马上风都要传扬得沸沸扬扬的人,遇到如此恐怖的事会无动于衷?拿起一张自己的大作,云烨念了一遍,满意得自语:“好文采。”

    大家世族不是都在玩命的攒名声,云烨就不信一个蜡烛世家的名头扣在窦家的头上,窦老头会无动于衷?几千年的名声,我呸,让你窦家见识一下大字报的威力,也让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舆论轰炸,三天后,满长安的人见到窦家的人不绕着走,我就跟你窦家的姓。

    明日太子想必会找一些人口走失的人家,只要随便找些人,告诉那些人家,人可能没了,窦家那么喜欢用人来做蜡烛,一个绿竹怎么够,说不定全被窦家当蜡烛点了云云。

    法子有些缺德,李承乾神色惊恐,却又兴致勃勃的去办这件事,他老娘早就对云烨说过,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事,可以找太子帮忙,这样好的一个政策不用光用尽,用彻底怎么行。

    云烨非常相信,皇宫里那条法力无边的恶龙,正在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长安城里的一切动静,藏在肚腹下面的龙爪恐怕早就跃跃欲试了吧。(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