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个老头被窦燕山搀扶着来到矮几前面,窦燕山瞟了云烨一眼,掏出一个口袋,哗啦啦倒进去了一袋子金子,每一个都比云烨的金子大了好多。

    今天怎么了,云烨有些好奇,谁没事干老在怀里揣金子,这东西又不能直接流通,只有大宗买卖才用得着,自己是要来找李渊报仇雪恨的,当然要带金子,要不然李渊的赌注那么大,谁能抗的动那么些铜钱。

    看看好像醉了的裴寂,再看看不怀好意的窦老头,云烨大叫一声:“好,有胆子,咱们今天不输完了,不许出去。”

    李渊的笑声似乎都变形了,连声同意,吩咐宫女把场地收拾干净,麻将摆出来,准备开赌。

    云烨从矮几上取过自己的金子,当然挑最大的拿,看的窦燕山直翻眼睛,看到裴寂也在挑大的拿,恨得牙都痒痒,但是他还没资格说三道四,只能把剩下的金子又装进袋子,明显的份量赶不上刚才,还没开赌,资金就缩水了。

    李渊喜欢坐东面,窦老头做南面,裴寂坐了西,云烨就只好坐北。

    一上了牌桌,李渊似乎换了个人,精神勃发的厉害,敞着怀披着一件氅子,随手抛下骰子,数完点后就开始抓牌,算点数算得丝毫不差,酒精这时候似乎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思维判断。

    “云侯少年英杰,一道书院大门就让窦家知难而退,真是难能可贵,却不知这道大门能挡住窦家多久?一万!”窦老头慢条斯理的问云烨,而后扔出一张牌来。

    “老国公多虑了,书院的大门只不过是书院同仁闲极无聊,随手盖的一个供学子们游戏用的地方,哪里会有什么玄机。您若有空,不妨去书院瞧瞧,那里山清水秀算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九饼。”

    “哦?你说玉山还不错?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阵法,某家想起在那里还有一间房子,去住住也不错。一饼。”李渊一上牌桌脑子就格外的清明。

    “窦家现在没落了,不管是什么人都想在窦家头上耀武扬威,老夫好好的孙子,就为了一个粉头。命丧黄泉。那个粉头已经被家里的下人们做成了人蜡,一直在我孙儿的灵堂前点燃,有童女,而无童男,灵堂上有些不伦不累,老夫似乎听到我那小孙儿在阴曹地府里咆哮不满。裴寂,你以为

    如何?”

    裴寂一言不发,忙着整理牌局。似乎对窦老头的话听而不闻。李渊也不作声只是停下牌局,听窦老头说话。

    这就是道德立户,诗礼传家的大族?一个无依无靠的歌姬。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包括曾经身为帝王的李渊也视若平常。凭什么?弱者就可以被做成蜡烛?

    一个辛辛苦苦好不容易长成的花季少女,就是为了做蜡烛?

    李渊面不改色,窦老头轻描淡写,裴寂装聋作哑。唯有李承乾面有怒色,当着皇家人的面说自己把一个无辜的女子活生生的做成了蜡烛,这是何等的嚣张。

    云烨把手里的一张五条捏的吱吱作响,几次想要站起来,都被身后的成乾用力地按住,不让他起来。

    ”窦老头,我一会回去就会把裴英赶出书院,随你处置。”云烨把五条抛在桌子上,脸色淡淡的,好像没有看见裴寂惊骇的目光,也没有看见窦燕山志得意满的神情。

    继续说:“裴英之所以被赶出书院,不是因为你窦家惹不起,是因为裴英的举动害死了那个无辜的歌姬,在我眼里他的命和那个被做成蜡烛的歌姬没有一点区别,他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窦老头,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当你们把那个可怜的歌姬做成蜡烛的时候,心中可曾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没有吧!你的心是铁石做的,我不介意你找裴英的麻烦,但是那个歌姬何辜?你把所有的怒火都倾泻在一个孤苦无依的可怜人头上,你们都是一群吃人的猛兽,算什么道德大儒?诗礼传家,我呸!”云烨越说越激动,越想越愤怒,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何曾把人当过人看,他们已经不算是普通意义上的人了,他们真的是一群吃人的野兽。

    “

    窦老头,你注定会下地狱,在你没有把那个歌姬做成人蜡之前,我对窦家深怀同情,现在,我认为只不过死了一个吃人的小狗崽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吃人的小狗,不早些打死,还留它作甚?”

    窦燕山想冲上来活活掐死云烨,被目光阴冷的窦老头挥手拦住,这里是皇宫,不是窦家大院,他只想搞清楚云烨凭什么敢对他大放厥词。

    李渊,窦老头,裴寂一下子都把目光投向云烨,眼中全是不解的目光,在这句话之前,书院和窦家都没有撕破脸皮,云烨也一直在避开和窦家正面冲突,这回来找李渊,不外乎就是想做一个和事佬,把这件事化为无形,但是窦老头毫不掩饰的说出,人蜡这么恐怖的事出自窦家之手,这让云烨怒火万丈,这件事早就超越了他做人的底线,站在人的立场上,他不再掩饰对窦家的鄙视和仇恨。

    “云侯,窦家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你如此仇视窦家?就为了一个下贱的你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歌姬?”窦老头面色有些凝重,因为这是云烨对窦家从正面提出的挑战。

    “窦老头,你说的没错,如果家师还活着,他会把你窦家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活活撕成碎片,我如果不是身负官职,也会在悄无声息之间让你窦家断子绝孙,死光死绝,原因就是因为那个蜡烛,窦老头,医学中有一个法门,可以把一个人的尸体完好的保存,每到用的时候,就捞出来,用小刀把他的皮肤,肌肉,血管,筋络,内脏,骨骼一一分离,作为教学之用,这样教育出来的医生,都会明白人的各种器官到底起什么样的作用,迟早都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如果可能,我很想在窦家的人身上试一下,看看到底是活着被做成人蜡痛苦,还是被解剖开来痛苦,我保证,如果开始解刨时他不是死人,把心脏取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还会看到他的心在跳动。”

    大殿里一片寂静,似乎有阴风从大堂里穿过,所有人都在看着云烨面含笑意的说着最恶毒的话

    ,一股凉意从脚底浸遍全身。窦老头虽然头皮发麻,却依然保持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神态。

    李渊舔一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对云烨说:“你和白玉京还有联系?”

    “回太上皇的话,白玉京微臣从未去过,只是听家师提起过,那就不是个好地方

    ,家师宁愿化为一抔黄土,也不愿去那里,就可以知道那地方的凶险。”云烨不愿意再提起白玉京这个倒霉的地方。

    “云侯发出了挑战,老夫接着就是,却不知云侯打算如何挑战窦家的万世权威。”窦老头站了起来,腰板挺的很直,似乎从来都不怕威胁,也是,几千年的家族,如果没点底子,早就被湮灭的历史的长河里了。

    ”没有办法挑战,窦家太庞大了,还不是我小小云家可以憾得动的,然,自古以来,我中华大地上从来不缺少为民请命的人,从来不缺少铁肩担道义的人,也从来不缺少以卵击石的人,再加上云某又如何?”…,

    牌桌上的几个人堪称大唐朝堂上最富盛名的几位斗士,多年来在朝堂上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一声令下则百仕争先,甘效犬马,争为爪牙,呼吸间隐有风雷作,坐卧间顿有霞霓生。俯瞰天下蝼蚁附聚,反掌间可令天下变色。

    从未想过居然有人会为了一个已经被捻死的蝼蚁向他们发起挑战。还做的如此干脆利落,不留余地。李渊脸色阴晴不定,裴寂惊喜交加,窦老头却如吃了一只苍蝇般直发恶心。

    “云烨,你打算怎么为那个可怜的女子讨回公道?”李渊颇有含义的问云烨。

    “太上皇明鉴,早在武德七年,您就颁发了《武德律》为天下人制定了道德,行为规范,为何今日有恶贼将人私自凌虐致死,活活做成人蜡,您却视而不见,当初起兵,以天下为己任的您上哪去了?坐听恶声秽语而不惊,是为何故?您虽然隐退,但是您就不在爱这个您一手缔造的大唐了吗?”此时的李渊已经被云烨深深的瞧不起,落寞的英雄也是英雄,李渊明显不是,他的豪情壮志早就被妇人美酒消磨殆尽。

    李渊无奈的低下头,似乎心灰意懒,摆摆手,散去了赌局,一个人回了后堂,背影极其的落寞。

    “云侯以天下为己任,裴寂钦佩万分,裴英之事就由他去吧,生死天注定。”

    “我是教书育人的,心中不敢有丝毫的龌龊,裴公的苦衷云烨明白了,除了律法,谁都没有资格轻易地夺去一个人生命,窦家何能例外?”

    “

    窦家累世功勋,还不能换取一条无关紧要的性命吗?云侯真要与我窦氏为敌?就不怕粉身碎骨?”窦老头看云烨就像在看一条垂死的狗。

    “云某这就去长安县衙为那个歌姬鸣冤,对了,还未请教窦公,那个歌姬叫什么名字?”

    “那个贱人叫绿竹,云侯记住了,千万莫要忘记!”窦燕山讥声道。(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