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老而不死谓之贼也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梦已启航』2013启航火热招募中~~~

    ../p/2080446437

    关心时事政治是所有京冇城人士的共同特质,大长安如果一天没有发生什么劲爆的话题怎么算得上天下城市之首。

    在净街鼓敲响之前,窦家大战玉山书院的消息已经取代了,昨日礼部侍郎刘元朗得马上风不幸半身瘫痪的噩耗,成为新的热点话题。

    流言是长着翅膀的,只要有一条小缝他就会无孔不入,开始还算不错,都是说玉山书院和窦家因为裴英的死活起了争执,窦家老祖宗不依不饶云云,后来因为裴英的名字过于女性化,很快就成了窦家老祖宗人老心不老,为了一代红颜裴英不惜与玉山书院的蓝田侯起了争执,一老一少为了争夺裴英决定在玉山大战一场。

    红颜陪少年自然是良配,中间搅进来一位鸡皮鹤发的八旬老翁准备横刀夺爱,在这样的谣言下,民心的向背已经不言而喻了。

    窦燕山回到长安,才给家里的长辈通报了事情的进展,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挨了十板子家法,一瘸一拐的从祖祠里出来,就听到这个惊天噩耗,提了把刀连屁股上的伤都不顾了,就要冲到书院找云烨拼命。

    窦家的老祖宗德高望重几十年了,这下子直接被人家把声望降到和云晔一个水平,一个是年高德劭的老勋贵,一个是名声鹊起的小泼皮,长安三害之首不是泼皮是什么?

    被他父亲窦怀德制止了,夺过他手里得刀,扔给护院就转身回了大堂,只说了两字:“跟上”。

    乖乖的随父亲到了大堂,看见老祖宗正在笑呵呵的说话:“老夫严谨了一生,临老入花丛,也不错,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在长安城算得上一号人物的,谁身上没有背几件恶心的传闻,前些日子老夫听闻几位老友的继去世,心中就大是悔恨,明明交情莫逆,为什么就想不起一起干过那些让人让人回忆的趣事?想起来的只有刀光剑影和诗礼酬和,未免有些无趣,如今蓝田侯提老夫补上这些风花雪月,心中无憾矣。

    窦家的名声太好,这不行,一大家子没有几个败家子怎么行,燕山你们以后不妨常去烟花之地多逛逛,也替窦家向外面传扬一下,窦家不只有道学先生,也有诗赋风流的雅士。”

    窦燕山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边叩头边说:“孙儿再也不敢了,求老祖宗从轻处罚。”

    老头子哎呀半天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旁边的子孙没有一个人敢去搀扶,老头子从不让人搀扶,上一个这么干的儿子,被发配到沙漠里当胡子去了,从那以后,除了老头子身边那个七十几岁的人老仆,就没人敢去搀扶老头子。

    走到窦燕山身边,叹口气说:“爷爷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是窦家真的需要一些纨绔子弟了,三十郎就是爷爷让他故意放浪形骸的。只是没想到为他招来了大祸,害了我可怜的三十郎。”

    冇“父亲,裴家欺人太甚,蓝田侯自视过高,都不把我窦家放在眼里,孩儿之见,我窦家应该用犁庭扫穴之威,迅速将此两家灭掉,否则我窦家将名声扫地。”窦家老三窦怀恩站起来对自己父亲说。

    “老三不可!”老大窦怀义匆匆阻止老三再说下去。

    「扬帆启航☆星夜无伤」“怀恩儿,你莫急,报仇雪恨之事虽然紧要,却还紧不过窦家基业,三十郎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窦家的人没有白死的道理,你亲手送三十郎上路,老父怎会不知你心中的苦痛,这个家终究还是要传承下去的,苦了你了。”…,

    窦怀恩跪在地上大哭不已,一边的窦怀义,窦怀德把他搀起来,坐到矮榻上。

    “燕山,你到书院云烨是如何是如何说的?一五一十的讲清楚,一个字都不要隐瞒。”老头子对窦燕山说的疾声厉色。

    “孙儿没有见到云烨,只听门卫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侯爷说他不在,就说了这一句话,而后孙儿自以为可以破掉他们的机关,谁知一步错,步步错,踏进了云烨的圈套,孙儿无能请老祖宗降罪。”窦燕山裤子都被鲜血染红了,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侯爷说他不在?有趣,这就是说云晔在窦裴两家之间毫不犹豫立场坚定的选择了裴家,他傻了吗?裴寂都不敢包庇裴英,他云烨哪来的胆子,就他那个全是妇孺的小家,还经不起窦家挥戈一击,他凭什么?”

    老头子从开始就没把云家放在眼里,云烨在他面前不过是一个螳螂而已,现在这只螳螂挥舞着手臂要阻拦窦家这架马车,怎么看都是自寻死路,他哪来的胆子,还是有人给他借了一个胆子?

    “老大,和薛延陀的交易暂时停止,铁器,布匹,生漆,丝麻全部停止,为父总觉得这事不简单,上回太上皇已经在话里话外的警告我了,我总想着家里人口众多,多一条商路就多一点活路,家里也能宽裕一些,不至于让那些旁支挨冻受饿,现在看起来是老夫贪心了,少年人戒之在色,中年人戒之在怒,老年人戒之在得,老夫有了贪念,难道说这就是窦家目前处在团局之中的原因?”

    吩咐完家里的事,老头子又问窦燕山“:你是年轻人,想必与云晔打过交道,他给你什么什么印象?”

    “会老祖宗的话,云烨此人聪明过人,学识渊博,天南地北的是都可以与他人畅谈无阻,很明显,这是师出名门的标记,他有些迂腐,却也有些无赖,但是品质却是孙儿见过的少年人中最好的,大度,自信,视钱财如粪土,却又爱财如命,有陶朱公的本事,也有超人一等的败家本事,孩儿有一次听朋友讲,云烨在醉后曾经狂呼:天生我材必有用,千佥散尽还复来。”孩儿几乎为这句话折倒。”

    窦燕山没有假如丝毫的个人仇恨,把对云烨的评价一五一十的讲给老头子听。

    “这样的少年俊杰会看不清眼前的局势?硬生生的挡在窦家面前是何意?现在再想想他的那句“侯爷说他不在”的话,里面未必没有一丝无可奈何苦笑在里面。怀义,怀德,怀恩,打起你们的精神,窦家要迎接前所未有的风雨了。”

    老家伙就是老家伙,云晔只不过露出一丝的不愉快就立刻被抓个正着,窦家的灯火着了一个晚上,天刚亮,十几匹快马就出了长安,奔向各地。

    网撒开了,李二陛下就像坐在网中冇央的一只大蜘蛛,任何的一条蛛丝有了动静都逃不出他的手心,窦家的十几匹快马出了窦家的家门,消息就已经传递到他的面前,看了看传上来的纸条,他只做了一个斩的手势,洪城就躬身退下。

    云晔在宫门处遇到了洪城,刚想拉着他说几句话,谁知道洪城如同火烧屁股一般的跑了,嘴里还胡说八道什么:“等兄弟回来,咱哥两在燕来楼吃甜瓜。”…,

    最好不要再见到,否则会让你知道甜瓜没那么好吃,混蛋拿甜瓜来笑话老冇子,自从李绩的大儿子满头包的从燕来楼窜出去后,就没人敢在云侯面前提起这东西,云侯对甜瓜过敏。

    宫门口的侍卫陪着笑脸翻栓云烨的腰牌,很细心,虽然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他们还是把腰牌检查了好几冇遍。云烨没好气的对仔细瞅他脸的侍卫说:“老冇子这张脸你看了两年了,还没有看烦?”

    侍卫陪着笑脸说:“侯爷别急,这几天陛下的脾气不好,小的们自然要多加小心,小的还听说侯爷可以把别人脸上的皮撕下来扣在自己脸上,化身千万,最近小的都快得病了,总觉得从眼前过去的诸位大人都是别人顶替的,要不侯爷劳您大驾给看看?”

    “滚!你除了肾虚就没别的毛病,下回老冇子专门顶着你「百度☆启航星夜」的面皮,跑到陛下的御马监里把陛下最喜欢的那头叫特勒膘的宝马宰了,回头让你顶罪,我让你胡说八道。”

    人皮面具的故事只给李泰讲过,这混蛋一定拿这事吓唬皇家侍卫,尤其是云烨绝对是重点对象,只要能让云烨不痛快的事,他干起来绝对的起劲。

    走在宫里绝对不去见李二,云烨实在是害怕见他,见一回倒霉一回,这次还没见呢就倒了大霉,打定主意离他远远的,先去看看母仪天下的长孙,然后再去找李渊,看能不能把他的阎王债给清了,欠不起啊!债都还了四回了,包括一大栋最好的房子,怎么现在还欠他七两金子,得去问问他老人家到底识不识数。

    长孙坐在太阳底下绣着什么东西,怎么肚子又鼓起来了?云烨记得她生完李治才不到一年。

    领路的宦官轻轻的对聚精会神干活的长孙、说:“启禀娘娘,蓝田侯云烨到了。

    云烨总觉得长孙很耐看,从外表上怎么也看不出她已经生过三个孩子,假如云晔没记错,这回肚子里的应该是一位公主。

    “微臣云晔拜见娘娘,离别半年有余,娘娘风采如昔,可喜可贺。”云烨一见面赶紧就把马屁奉上。

    “你是在笑话本后又怀了身孕是吗?”长孙的脑子大概出了问题,好好的一句马屁话,她也能听出恶意?

    “娘娘何出此言,小臣惶恐。”

    “别人可能是真心实意的,你口不由心你当我不知道?”

    “娘娘冤死微臣了……”

    。)

    ---

    《唐砖》

    小说作者:孑与2

    (新书榜第一)

    云烨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超级极恋家的人,哪怕把自己放在火星,也会绑架火星人让他们送自己地球。现在麻烦了,自己如何才能从贞观二年回到公元两千一零年?

    整个大唐就是一个巨大的坑,李二坑他,李承乾坑他,成妖精坑他,牛魔王坑他,就连一代贤后长孙皇后也坑他。大唐朝野无好人啊!日子还要过,上有白发苍苍的祖母要孝敬,下有八个妹妹要嫁妆。身为高级贵族的云烨感觉鸭梨山大。

    传送:

    ../f?kw=%CC%C6%D7%A9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