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老奶奶的希望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嘴里咬着小丫塞进来的点心,笑容满面的任由姑姑婶婶解去身上的铠甲,奶奶抹着眼泪一个劲的说黑了,瘦了。拉着他的手看那些冻疮留下的印记,心疼的几乎昏厥过去。不用想就知道孙子在冰天雪地里受了何等的罪,吃了何等的苦。这哪里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侯爷该吃的苦。

    又是洗澡,不过这回云烨把所有的人都撵了出去,不许他们在屋子里,早就是大人了,还让婶婶他们给洗澡,会被别人笑死,奶奶坚持着把云烨全身上下看个通透,见的却没有受伤,才放过云烨掩上门笑眯眯的出去了。

    孙子成人了,该给他操办婚事了,辛月这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把头发放下来,还是妇人发式,虽说关内有这讲究,但是一个姑娘家家的,总有些长舌头的在背后嚼舌根,也不怕舌头烂掉。

    正想着呢,辛月就急匆匆的跑来了,看看喘着粗气的辛月,老奶奶怎么看怎么舒服,这一对小人儿要是成了家,那该是何等的甜美,现在还不到三月,如果把婚事操办的快些,说不定明年就可以抱上小重孙了,想到这里,老奶奶看看孙子的房门,对给自己施礼的辛月说:“莫急,莫急,人才回来,正洗澡呢,你知道你郎君的脾气,不喜欢用丫鬟,前年还是他婶婶给他洗澡,今年长大了,连老身都撵出来了,我看他的手不太方便,你进去给他帮帮忙,全家就你合适。”

    辛月臊红了脸不肯

    进去,结果被老奶奶推了进去,还把门从外面关好,笑眯眯的边走边自言自语:“头发都盘起来了,早就是我云家的人。现在倒不好意思起来了,我云家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总是不好意思,老身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小重孙,现在的孩子,怎么就一点不懂长辈的心思呢。”

    见到管家姑姑站在院子里偷笑,气就不打一处来,没一个有用的。让她们再找个男人嫁了。结果没一个想嫁的,两个年纪大的婶婶也就算了,自己的姑娘才三十岁,怎么就不能再嫁人了,一个个好吃懒做的,都等着自己可怜的孙子养老送终呢。这人一过惯了富贵日子,让他再去小门小户过紧日子,和杀她就没有区别。算了,反正孙子本事大,养几个吃白饭的也没什么。

    “看好门。不相干的人进来,就把腿打折。”给管家姑姑安排完活计

    ,这才颤巍巍的回房休息,准备参加晚上的酒宴。

    云烨正在把头埋进水里潜水,足足数了一百个数才把头抬出水面。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笑颜如花的脸对着自己,辛月?这怎么可能,云烨以为自己长时间潜水导致大脑缺氧,出现了幻觉,一张嘴喷出了一口水,准备把幻象打散。

    谁知道引来一声娇呼,云烨大惊,揉了好几下眼睛,才确定,那个擦脸上水渍的就是辛月,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洗澡的时候,谁身上有衣服,谁就占有绝对优势。

    云烨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下缩一缩,还把洗澡水里祛邪的柏树枝子盖在重要部位上

    。

    “你怎么来了,我正在洗澡,以为是幻觉,所以……”他居然还准备解释,那里知道这种事越解释越黑,不如不解释。

    “哼哼哼,”辛月发出一连串的阴笑,刚才还很羞涩,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云烨的一口水就把她浇醒了,没错啊,这是我男人,我害什么羞。抬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云烨看,看的云烨眼睛四处乱瞅转移视线。…,

    “我来帮你洗澡,奶奶说的。”说完就拿起丝瓜瓤子沾上水在他的肩背轻轻

    蹭。

    一双白玉般的小手,不停的在肩背上抚摸,云烨哪怕做了两辈子少年也毫无抵抗之力,屋子里很热,奶奶早就让人在屋子里放了两个炭炉,呼吸逐渐变的粗壮,云烨按住擦拭肩背的手,把它握在掌中,缓缓的把辛月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让她感受自己剧烈的心跳。

    辛月仿佛被一瞬间抽走了脊梁,软软的附在云烨背后,香甜的气息吹在云烨的耳后,有些灼人。没想到这丫头如此的敏感,美人在背,云烨焉有客气之理,转过身把浑身绵软的辛月紧紧拥住,找到那张红润的小嘴,吻了下去,手这个时候早就极为熟练的去辛月胸间寻幽探胜去了……

    云姑姑听到辛月的娇呼,以为好事已成,正在庆祝的时候,发现玉山先生来到了后院,云家对四位老先生几乎没有禁地,他们早就熟门熟路了,玉山先生这半年来也是极为云烨担心,一想到孙女有可能当望门寡

    ,就非常的后悔听从李纲的话,早早把辛月许配给了云烨,现在听到云烨安然回来,自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来看一眼实在是不放心。

    “云家姑姑,你侄儿在哪?对了小月哪去了?老夫怎么没看见?”玉山先生大声的问云姑姑。

    云姑姑大急,哪里敢告诉他辛月正在我侄儿房里,一时找不到借口,支支吾吾的不作声。

    “老夫听说这小子正在洗澡,看一眼就走。”说着就推开了房门。

    见云烨正在洗澡,上下看了几眼,对云烨说:“小子,没受伤吧?”

    “多谢玉山先生挂心,小子安然无恙。”云烨撩着水对玉山先生说。

    “唔,那你先洗澡,洗完以后我们好好说说话。”说完就掩上门

    背着手走了。云姑姑大奇,难道说玉山先生对于自家孙女婚事也急不可待

    ?见到这样的场景也能安之若素?心头升起无数疑问,又不好打开门看,只好把疑问憋在心里。

    云烨半天不见辛月有动静,低头一看,那丫头把头埋在水里,还不伸出来,怕她憋出个好歹,把她赶紧捞出来,只见辛月半眯着眼睛,似乎羞不可抑。有小股的水从胸前那对白兔滑落,看的云烨目眩神驰,把头埋在辛月的胸口,拼命的嗅她身上那股如兰似麝的幽香,手已经准备把辛月的亵裤除去,好解除她身上最后的桎挎。

    辛月却按住云烨的魔手,不许她再有寸进,把身体靠在云烨怀里温存片刻,就跳出了木桶,抱起木桶后面的衣服匆匆的穿戴起来,穿好衣服,顾不得湿漉漉的头发,在云烨脸颊上轻轻的吻一下,就逃了。独留下可怜的云烨看着一柱擎天的小兄弟仰天长叹,“为什么会这样?”

    云家大开酒宴,庆祝家住得胜归来,筵席从上午一直准备到下午,所有云家庄子的妇女都参与到宴席的准备中来,长安城里的程夫人,牛夫人,自然早早就到了云庄,尉迟家的两位夫人也随着尉迟老国公同来庆贺,李靖,李绩家中都有子侄前来。李承乾骑了一匹宝马用最快的速度飞马赶到。

    书院里更是倾巢出动,李纲带着刚刚从家里赶回来的离石先生一同到来,元章先生与赵延陵一起坐着牛车晃荡到了云家,说是听云侯回来了,中午饭就没吃,催着赶紧开席。公输家的家主架子大,需要云家特意安排马车去接,还是双马的家主座驾,来了也不问自家的儿子公输甲是否活着,一个劲的往老尉迟跟前凑。…,

    老奶奶看着笑语盈盈在女眷群中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的辛月,长叹一口气,怎么就没有一点不方便呢?重孙子没了,老奶奶的怨气都撒在玉山先生头上,见了遇山先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让老先生苦思冥想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这个老太婆,让她如此对待自己。

    酒宴从客厅一直摆到院子外面,马路上也安排了一长串。老钱忙着大棚子,老庄忙着维持秩序,孟不同,段猛在门口迎客,李泰,李恪在翻检云烨带回来的东西,最后给了一致的评价,除了钱财,这家伙就没带回来一样有用的东西,李承乾坐在摇椅上不停地把两块透亮的水晶放在眼前比划,他一直想有一副程妖精脸上挂的那个东西,不知道这种石头烨子还有没有,老程的是黑的,我要是弄一副红色的岂不是压他一头?最见不得老程戴着墨镜四处显摆的臭德行,上次父皇想看看,他都不许,说是什么仙家宝贝,不能给外人看,说是会走了仙气。气的父皇连筷子都扔了。

    李泰不知从哪里翻出了放大镜,习惯性的放在眼前看看,吓得李恪手里拿的玉石一下子掉他脚面上,砸的直叫唤。无它,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眼怪而已。

    发现新大陆的李泰那里会理会三哥的惨状,不停的把放大镜放在不同的东西上面,看这些东西在眼前不停的放大,嘴里惊讶的叫声就没有停止过。

    李承乾发现哥三现在相处的和平和,很舒坦,抛去宫里的那些妃子们的明争暗斗,这样的兄弟情谊让他有些迷醉,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李承乾一点也不在乎父皇到底给老四多少封地。

    正式场合上哥三的身份是最尊贵的,自然要等到最后入席,把他们三个放在一起是云烨的注意,他想看看哥三到底有没有和解的希望,如果有,他希望在裂痕最早出现的时候就给他加上箍子。

    推开门见哥三各忙各的,一个在找水晶,一个在算计钱财,还有一个打算从他三哥头上揪一根头发,好仔细观察一下头发在放大状态下和平时看到的有何不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