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魏王李泰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

    初春的暖风在平原上轻轻拂过的时候,玉山上还是没有多少变化,寒风从玉山的缺口吹过,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春意。后山的瀑布没有夏日壮观,只剩下一小股水从山崖上跌落,还没到山脚就被寒风吹散,化作漫天的水雾。

    李泰裹着裘皮冻得瑟瑟发抖,乌青的嘴唇不停的抖动,牙齿互相扣击发出咯咯的声音,强壮的护卫挡在他前面,不让水雾沾到王爷的身上,他的皮衣上已经有水滴不停的滑落,整个人也快冻僵了。

    一个木制的风车在寒风的带动下缓缓转动,风车的主轴上缠着一大圈绳子,随着风车的转动,绳子又缠绕了一圈,绳子上每间隔一米,就用红色的漆料涂抹出一个记号,很容易就计算出风车在单位时间内到底把绳子收回了多少米。

    “

    五十七”。李泰嘴里念叨着一个新的数字,从口袋里伸出手,用铅笔哆哆嗦嗦的在一个小本子上记录下了这个数字。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负重情况下,这个简易的风车共收回绳子五十七米。

    让护卫抽掉风车上的挡杆,失去固定的绳子就迅速的滑落下去,风车没了绳子的牵绊,转动的越发灵活,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顷刻间就被山谷里的寒风吹拂的摇头晃脑起来,木架子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动,这样的力度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把木架子彻底的摇散架。

    “材料是个大问题,铁做的风车风吹不动。加工也成问题,木制的结构强度不足,受不了风车强大的动能,这如何是好,风车的桨叶越大兜的风就越多,提起的重物就越重,这里面还是有迹可循的。只可惜我还是不明白,到底如何才能把力的损耗减到最小。”一说起这些,李泰似乎忘记了寒冷。手插在口袋里不停的在地上乱转,如同一头拉磨的老驴。

    “该死的云烨,你好端端的跑到军营里去干什么。还跑去了草原,万一被该死的突厥人砍成几块,你让我找谁去问这些问题?你就是一个小文人,当什么武侯啊,还出征,你很能打么?就是牵一条狗,在草原上它的战斗力也比你强吧?打仗关你屁事,不好好的躲在书院教书,逞什么英雄啊。”

    看着逐渐垮塌的木架子,李泰的怨念就更加的强烈了。

    “王爷。架子塌了,今天的实验做不成了,咱们回去吧,小的担心您的身体扛不住这里的寒风,万一生病了。娘娘会把小的剁了喂狗的。”强壮的护卫生怕李泰又出什么鬼主意,趁着架子倒了,赶紧劝李泰回去,这里实在是太冷了。

    李泰倒是从善如流,听到自己护卫头领的话立刻就钻进软轿内,两个轿夫抬起软轿一溜烟的就跑下山去了。护卫头领活动一下全身,用手使劲的搓几下早就冻木的脸颊,跟着软轿,小步的跑了起来,王爷自从来到书院,他的工作量加大了好多,以前王爷躲在书斋里,只要读起书,一整天都不带换地方的,自己一天清闲的要命,不但有空喝两杯,甚至有时间去平安坊会一会自己的相好,那才是人过的日子,哪像现在,过得连狗都不如,前些日子要背着石头往山顶上爬,然后再把石头从山顶上扔下来,好不容易盼到不背石头的一天,准备好好歇几天,养一养劳累的身体,谁知道现在又要在寒风里

    看风车扯绳子,有时还要挂上木桶。…,

    他不明白王爷到底要干什么,说是小孩的游戏又不大像,最后一次扔石头他眼看着两百斤的石头被一把大伞

    ,晃晃的带到山里去了,山脚下站了好多人,书院里的大儒,还有好多的学生前来观礼,石头被风带走了,山脚下惊呼声一片,从王爷洋洋自得的表情中,这件事好像很了不起。

    后来王爷让一个护卫背上大伞从山崖上跳下去,说是想看看人是如何从高空中坠落却不伤分毫的,那个侍卫跪在地上的把头都磕破了,才让王爷改变了主意,用一头猪来代替人。那头猪被从山崖扔了下去,刚开始还在惨嚎,结果没用多长时间,那头猪就停止了嚎叫,似乎在欣赏空中的美景,从一里地以外找见那头猪的时候,它拖着大伞正在用鼻子拱草地找蚯蚓吃。猪没死,人如果挂在大伞上也一定不会摔死,那个被选中的护卫捶胸顿足的后悔,如果他胆子大一点,跳完以后他的官职一定会升一升的,大好的机会白白从眼前溜掉了。

    李泰越来越讨厌自己无穷无尽的杂事,封地上似乎从来就没有平安过,总有烦心的事一桩接一桩的侵扰他。

    坐在案几后面,拿起一封要求减租的公文,他胡乱批了几个字就丢到一边去了,十四岁的他,满脑子都是那些奇怪的字符,对于普通的事物,有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厌烦。

    王府的属官,著作郎萧德言、秘书郎顾胤、记室参军蒋亚卿、功曹参军谢偃等人总是一起来给李泰添麻烦,一会要求魏王殿下须作皇室之表率,为封地百姓谋福利。一会要求魏王殿下应该多与陛下沟通,好固恩宠,甚至要求他应当经常去皇宫里拜见皇后娘娘,最不济也要多多结交朝廷重臣,好在陛下心中留下精明干练的评价。

    作为皇子,李泰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看不出这些人的目的,不就是强烈支持自己和大哥李承乾争一争太子的大位么。以前还有幻想,晚上睡着了也偶尔做一做自己成为皇帝的美梦。

    如今这种奢望在他的心里几乎留不下痕迹,自己的父皇那一天不是三更眠,五更起,案几上也总有批复不完的奏折,今天为蝗灾担忧。明天又为往日的属下造反伤心。唉,这种提起刀砍人,放下刀谋算的帝王生涯,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父皇把给我的封地加了又加,现在已经已经到了极致。每回看到三哥李恪羡慕的神色,为什么自己就得意不起来呢?

    降落伞把猪带跑了,为什我会欣喜若狂?黄鼠毫厘不差的从自己画的白圈里钻出来时。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的如此狂野?雷电缭绕下的云烨为什么让自己羡慕的如痴如醉?甚至把地图用横竖线标示出来这么枯燥的工作都让自己沉醉?我是皇子,不是天生就该为皇帝位整个你死我活的么?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重新捡起那些本章。一一研判。

    “有麒麟现于楚州?”翻检到楚州刺史的本章居然看到了这句话,李泰大怒,混帐东西。又来骗本王,上次说是有花开并蒂之桃树,说是千古祥瑞,自己下令褒奖。结果被云烨笑话了整整半年,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并蒂花的外号,在学子中广为流传,什么花开并蒂,那种东西云烨在果园里找了不下二十朵,这回还来?还是什么麒麟,那东西全身冒火。有腾云驾雾的本事,你们是怎么捉到的?不会又是在骗本王吧。…,

    自从看到云烨把雷电玩弄于股掌之上,李泰就彻底不信这些玩意了,云烨说是一种自然现象,两片不同的云彩相遇。就会有雷电产生,虽然还不晓得他说的阴阳两种电子是什么东西,但是李泰认为这样的解释比起雷公电母在云彩之上用锤子敲錾子,甩开膀子敲大鑔靠谱多了。

    云烨解释烦了,就说有一天他也造一个热气球,把自己带上到云彩里面去看看就知道了。全是水汽,和茶壶里冒出来的热气没什么两样。

    现实比传说残酷的多,也无趣得多,没有长翅膀的人,也没有挥挥大鑔就能发出闪电的女子。李泰已经可以想象到时候送来的麒麟如果不是一头浑身沾满金片的肥猪,就算是楚州刺史用心了。

    得赶紧斥责,听说云烨已经到了关内,用不了几天就回来了,要是让他知道,还不得笑死,上次叫我“并蒂花”已是嘴下留情,这回要是知道有这回事,还不知道会给自己起什么外号呢。

    为了自己的名誉,李泰在楚州刺史的本章上批复了大大的四个字:“一派胡言”!

    案几上的本章似乎越批阅,秘书郎顾胤送来的就越多,看到笑眯眯的秘书郎,李泰有仰天长叹的冲动,他们就是这样子,一看到李泰开始工作,就极度的兴奋,似乎他们的荣华富贵就可以唾手可得。

    “二月初十,有胡人携昆仑奴登岸,作价百贯,那昆仑奴身高九尺,力大如牛,全身黝黑,有铜环穿挂于鼻耳,甚为奇特,特献于上,聊博魏王一笑。”这是扬州刺史的本章,军国大事需要交给皇帝处理,到了他这里就全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黑人而已,用得着花一百贯买下来吗?听不懂人话,写不了人言,吃的比别人多,干的比别人少,只能当玩物,那个叫非洲的地方,满地跑的都是这种人,光着身子在草原上和狮子捉迷藏,还经常被狮子,鳄鱼之类的野兽叨去一个两个的打牙祭。哪里值得一百贯?这混蛋明显是在用公帑媚上。

    母后穿的裙子都不拖地了,脚背都露出来,就是为了少用衣料,为天下做表率,好省下几个铜钱,这些家伙还有没有人性?一百贯牛都可以买十几头了,让他把一百贯自己掏钱补上。

    喊过秘书郎顾胤,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让他拟文书斥责,没想到顾胤支支吾吾的不肯写。

    李泰大怒,正要斥责,却见顾胤拱手说:“王爷心怀天下百姓疾苦,下官万分敬服,只是扬州刺史周大可乃是封疆大吏,此事虽然做得不妥

    ,却也是一片好心,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魏王以后用他的地方还多,还是给他存些颜面为好。”

    顾胤是难得的人才,写文章倚马可待,李泰十分的欣赏,原以为他出身寒门,会看不惯这些官场上的龌龊事,没想到这一番和稀泥的话能从他嘴里说出来,难道说,为了多一个盟友,哪怕他是奸佞也要为伍么?(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