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吞舟鱼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蛋,田襄子在官府卷宗上可以说是坏事做绝,实际上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软弱的四肢杀不了人,能杀人的是他那颗睿智的头脑,这样聪慧的人为什么就要往死路上奔?年届八十也不肯有片刻的放松。

    傻子很纯粹,吃饱了睡就是,无忧无虑,人,尤其是聪明人,想的多了,疑虑也就越多,未知的也就越多,傻子不会考虑月亮上到底有没有神仙,聪明人会,每当他抬头星空的时候,总是禁不住会想星星到底是什么?它真的是天上的神仙府邸吗?

    眼前的田襄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自称悟透了人间的至理,现在只需要寻找一条登天的捷径,就可以由凡人而至天仙,说这些话的时候,云烨已经发现他处在一种癫狂的情绪里不可自拔,这是一个疯子,一个患有妄想症的疯子,他又有着极强的自我控制力,所以平日里看不出蹊跷。

    ‘老夫自束发就学以来认识的第一个字就是仙字,多年以来皓首穷经,翻遍历代祖师所著典章,观大意看小节寻章摘句,字字推敲,最后终于找出了白玉京,那是一个白玉的世界,飞天起舞,武士执戈,闻仙乐而自舞蹈,仙鹤衔芝,白龟献瑞,地有琼浆泉涌,天有仙子散花,恭贺老夫三千寿。”

    散乱的思维,没有逻辑的话语,虚无的语音。灼人的眼神,这一切都证实这位田襄子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云烨把咬了一口的桃子捡起来继续啃,他需要找个东西来堵住嘴,要不然他会立刻落荒而逃。

    “汝等随老夫骥尾,登云梯,披天风。摘星辰,朝饮仙露,暮餐晚霞。仙籍留名,朝在昆仑供,夜听东海涛声。得大自在。”田襄子已经陷入自己制造的幻境不可自拔,抚摸着身边的熙童娓娓动听的诱骗他。身高八尺有余的熙童如同一只小猫蜷伏在他的身后,任由那只枯干的爪子抚摸他的脊背。

    云烨非常后悔前来见田襄子,他以为作为首领,田襄子一定是一位睿智的人,在各取所需共赢的条件下,两个人会达成共识,一个去满世界旅游,一个留在长安看他们写的世界游记,多么完美啊。他想破头都不会想到,两个人的会面会是如此的诡异,自己要和和一个疯子讲条件?

    “想不到老先生修为已经高深到如此地步,云烨深为叹服,小子能为老先生的登仙大计略尽绵薄之力不胜荣幸。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熙童兄有此仙缘,真是羡煞旁人。”

    激动过后,田襄子的眼睛逐渐清明,他陷入自己的幻境不是一次两次,全靠强大的意志力返回现实。熙童明显没有他的这份本事,犹自激动的不能自己。

    “我听熙童说云侯你准备把你知道的所有关于白玉京的事相告与老夫可有此事?”

    “的确如此,现在极北的天空还是黑暗一片,只有等到三月末,才是行动之时,老先生先前派人出发的太早了,那里危机重重,想要生还,比登天还难。”在田襄子意识清明的时候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老夫也认为他们不可能生还,不过为大业献身,也是他们的无上荣光,这次老夫准备亲自前去,云侯以为如何?”

    “仙缘,仙缘,想见才是有缘,是老先生的谁也抢不走,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老先生亲自走一趟,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您的身体,能否经受得住那里的严寒。”云烨恨不得这家伙马上就死,嘴里必须劝解一下,该有的姿态不能少。…,

    “有云侯的指点想来不会有问题,只是云侯向往人间功业,对升仙一途避之不及,要不然你我一同寻找仙门,共同登天岂不快哉。”

    这句话把云烨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被他裹挟着去了北极,这才是真正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家师临终前一再告诫小子不得迷恋仙道,再说了,小子看了家师的惨状,实在是不敢对仙道心存奢望,唯有预祝先生马到成功,他日天现五彩之时,小子必定焚香祷告,为田襄子贺。”

    哈哈哈一阵声嘶力竭的笑声从田襄子胸腔里迸发出来,快意之极。

    “这世间多的是蝇营狗苟之辈,为人世间百十年的富贵所惑,譬如蜉蝣朝生暮死,云侯舍大道而趋小利,何其愚也,也罢,仙缘强求不来,你深入宝山空手而归,可悲,可叹。”

    田襄子用悲天悯人的眼光看看云烨,似乎看到了人世间最愚蠢的

    人。云烨虽然被鄙视,表现的宠辱不惊,这在田襄子看来是他已经被人间的些许富贵彻底的迷惑了,再无一丝上进心。

    云烨从怀里掏出前些天写的北极攻略,双手捧给田襄子,人家怎么说也是即将成仙的人,准备用八十岁的老命替他开拓北极,完全值得他尊敬。

    田襄子亲自从云烨手里接过薄薄的小册子,翻开以后,仔细的阅读,少顷,阅读完毕,闭上双目,在脑子里盘算片刻,睁开眼睛问云烨:“百万斤的巨鱼真的存在?”

    “当年任公子投巨锚与海,以牛为饵,一年不得鱼,得吞舟鱼,饱食千里,先生博览群书,怎会不知此节,为何会问起这件事,您去北海,当然会遇到吞舟之鱼,白熊不可怕,您有高手护卫自然不惧,只是那吞舟之鱼实在非人力可以降服的,见之远避为上策。”

    “《庄子》老夫自然是读过,以前以为那只是一种比喻,没料到吞舟之鱼真的存在。老夫此去生死难料,如此大好头颅,多少人想要得去,想尽办法而不可得,如今最大的可能居然是喂鱼,实在是妙不可言。”

    田襄子实在是一代枭雄,

    隋末吃人的魔王

    朱粲,就是他的一位弟子,朱粲死后他就此失踪,天下人恨其不死,准备吃他的肉,拿他的皮当被子盖的不是一个两个,这里的李靖大概就是其中的一位。数十年的努力追索,却毫无头绪,他依然愉快的活在人世间。

    “云侯馈赠,老夫牢记于心,隐门也备了一些薄礼,还望云侯笑纳。”说完拍拍手,一个光头大汉抱着一个铁箱子放在云烨的面前,落地之时声音沉闷,份量不轻啊!

    礼物送完,田襄子似乎力量也用完了,两个壮汉从树后面转出来,抬着一袭软轿,熙童把田襄子抱进软轿,对云烨鞠了一躬,就离开了,壮汉走的很快,只一瞬间,就消失在河边的树林里。

    程处默和老辅兵从河边的亭子里走出来,来到云烨和田襄子交谈的地方,云烨没有动身,依然保持着跪坐的姿态,慢条斯理的咬着嘴里的桃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程处默也坐在云烨身边,从盘子里拿一个梨子扔给老辅兵,自己也抓一个咔嚓咔嚓的咬了起来,他知道云烨的怪癖,只要陷进沉思,就对外面的事情失去了感知,他能做的,就是在一边陪着,等他醒过来。

    云家的护卫一个个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每个人都是刀出鞘,弓上弦,随时做好了厮杀的准备,因为云烨由始到终都没有发出攻击的命令,现在田襄子他们已经离去了,自然没有了埋伏的必要,纷纷现身。…,

    云烨从沉思里醒过来,从嘴里掏出桃核,桃子早就吃完了,他在没知觉的咬桃核,牙都快要咯掉了。

    一匹快马从河岸边蹿了出来,李靖全身劲装打扮,背上斜插着一把连鞘长剑,来到跟前,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抽出剑,一剑就把云烨对面的矮几斩成两段。

    挥手就把周围的护卫撵走,见席子上只剩下云烨和吃果子的程处默,他知道赶不走程处默,就压低了声音对云烨说:“你知道今天你放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可怕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你红婶婶为什么会成为那副样子,就因为在这个魔头手上吃了大亏,老夫穷搜天下二十年,今日是离他最近的一次,小子,你会为你今天放走他的的行为后悔终生。”

    云烨笑着对李靖说:“李伯伯,你放心,他最好的归宿就是丧身北极荒原,你说的没错,这个人很可怕,因为他是疯子,所有梦想长生不老的人

    ,不是疯子就是变态,您听不懂什么叫变态,您只需要知道刚才我也很想杀他,只是因为有万不得已的原因

    才放他一马,只是您掀开席子就明白了。”

    程处默听到云烨这么说,掀开了脚下的席子,只见在席子下面有一个坑,唐俭和许敬宗蜷缩在坑底昏迷不醒。身边布满了硫磺,火油,干柴之类的引火之物,一条沾了油的麻布条,一直连接到熙童坐的地方。

    李靖看到这些,恨恨的掷剑于地,对云烨说:“这老贼号称算无遗策,这次我们栽了。”

    “都怪小子先前没有告诉李伯伯,否则以李伯伯的能力,他就算是神仙这会也难逃一死。”云烨必须把错误揽在自己身上要不然,李靖忽然变卦不去书院讲课了,云烨这才会哭死,至于田襄子会不会死,什么时候死,关云烨屁事。(未完待续)rq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