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仙人鬼话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做为大将军李靖是合格的,作为商人,他是蹩脚的,如果一个波斯商人,从遥远的中亚带来一千斤货物,结果这一千斤货物换取了一千斤铜钱,那么他会赔的连裤子都穿不上,一贯铜钱足有八斤重,一千斤货物也不过换取一百二十五贯钱而已,这样的生意连何邵都不会干

    ,更不要说那些精明似鬼的波斯巨商。

    云烨送给李靖的那一小桶葡萄酒价值就不会少于十贯,那一小桶酒连木桶算上,也不过十斤重,所以这场交易李靖把那些辅兵们坑惨了。

    不过辅兵们不在乎,看着何邵拿出一个巨大的天平,一头勾着货物,一头用袋子装铜钱,每当货物与袋子等重,辅兵们就兴高采烈的把货物装上车子,把铜钱放在自己身后。

    云烨悄悄的打开了一个货物口袋,见到里面装满了安息香,这东西是制造香料的好原料,还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孙思邈那里有一些,上次云烨肚子疼,他才吝啬的给了云烨一小点,配药之后服下,肚子立刻就不疼了,云烨印象很深。这一大袋子,足足有百十斤,十几贯钱买下来,简直和白捡没有区别。

    辅兵们很大方,见到铜钱没有了,货物却还有十几个口袋,手一挥全送给了何邵,见过大方的,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千百贯钱随手就送了出去。

    败家子被李大将军踹了无数脚,只敢趴地上哼哼。不敢出言狡辩,虽然在心里鄙视李大将军的小肚鸡肠,面子上却是一副感恩带德的模样。

    何邵现在没有一文钱了,身上的祖传玉佩都质押给了李靖,才把那些货物统统弄到手。捆绑货物的时候孙思邈,唐俭,许敬宗正在闲逛。老孙不停的抽鼻子,沿着味道很快就找到了安息香,打开袋子眼睛都直了。二话不说,扛在肩上就回了自己的牛车,何邵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孙思邈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

    强盗不止孙思邈一个人

    ,唐俭抱着一大块玛瑙转身就跑,许敬宗对于玻璃器皿比较感兴趣,给何邵扔下了几文钱,拿着一只玻璃盖碗就去追唐俭去了。

    李大将军终于高兴了,手里把玩着何邵家的祖传玉佩,和辅兵们一起庆祝自己发了大财。

    第二天车队继续前行,草原逐渐被甩在身后,前面的道路逐渐变得狭窄,好在辅兵们拿到了巨额的钱财。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三四十斤重的铜钱,却不叫一声苦,遇到四轮马车过不去的地方就用铲子把两边削平,李大将军连马车都不用下,就被这些亢奋的辅兵们把问题解决了。

    狗子发誓他要娶三个老婆。一个给他做鞋,一个陪他说话,还有一个给他生娃,至于怎么生娃,他就说要一起睡,至于怎么睡才能生出娃来他是一无所知。不过没关系,有的是时间学习。现在他有三个包袱,每个包袱里的财物足够他娶一房媳妇。

    到了大唐境内云烨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大将军凯旋自然受到了隆重的接待,唐俭,许敬宗也是在云中地方官员的簇拥下唱唱歌,作作诗,日子过的和神仙一样

    自在。

    云烨没有参加

    这些聚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准备与田襄子见面时的交谈

    资料,他用详细的文字记述了他所知道的北极,而且对北极的极光做了特殊的说明,那东西不是神光,不要追着跑,要不然会掉到冰窟窿里去的。写到这里,他都有些想要去北极看看极光,摇摇头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赶出去,以现在的条件去亘古的荒原,实在是一个自杀的好办法。田襄子他们不是蠢,而是过于聪明了,聪明人总会有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偏执是这些人的特性,奇思妙想加上偏执,如果是其他的事早就成功了,可惜他们选择了一条永远也不可能的死路。…,

    感觉田襄子这几天就会来找自己,结果,他并没有出现,云烨带着疑惑离开了云中。

    人少生态环境就会好,山道两旁古木森森,初春的森林到处生机勃勃,一个冬天几乎没有吃过绿菜,看到草地上刚刚发出的目,云烨馋涎欲滴。

    苦苦菜,地骨龙,马齿苋,星星草,虽然还是目状态,地面上几乎看不到踪影,但是用铲子深深的挖下去,就会找到白嫩多汁的根茎,挖了一筐子,用开水轻轻抄一下,放好花椒,辣椒,多拍几瓣蒜,烧得滚滚的豆油泼下去,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让人陶醉,山西自古出好醋,把醋在锅里烧开,淋在野菜上,吃一口,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

    吃独食不好,把一盆子野菜分成好几盘子,让护卫给李靖唐俭他们送过去,自己端着一盘子来到孙思邈的牛车上,老道这几日感觉不舒服,据他说是风寒入骨,听不明白中医名词,看他鼻涕眼泪的,就当他是感冒了。

    其实这是缺乏维生素的一种反应,草原上的冬天十分漫长,这个冬天孙思邈和云烨一样只有吃大量的肉食,虽然有茶叶能勉强解一些肉的油腻,孙思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吃素,在草原上不可能不吃肉,他的身体比云烨更加需要补充维生素,果然,老孙见到绿莹莹的新鲜蔬菜,顿时食欲大开,刚才还吃的没滋没味的米饭他一口气连吃两碗。

    能吃饭就是好事,对于孙思邈云烨有一股类似亲人的亲切感。

    每天车队休息的时候,挖野菜就成了大家的一个新爱好,哪怕没有云侯做的好吃,把它们放进汤饼里,绿菜伴着白面,赏心悦目,吃一碗的,见到绿菜也会多吃一些。

    黄河刚刚解冻,巨大的冰块在河水里浮沉,这是黄河最危险的时间,没有那个渡口敢在这个时候放船下水。地方上的官员必须时刻警惕,在一些狭窄,拐弯的地方必须加派人手监察,如果巨大的冰块在这些地方淤积,很快就会形成一道冰坝,冰坝就会堵塞河道,源源而下的河水就会漫过河堤,造成洪水,黄河两岸的百姓每隔几年总会遭遇那么一次两次的。这种洪灾几乎是无解的,除了疏通河道,让大块的冰顺水而下自然消融,大唐对他几乎没有一点办法。

    站在河边就可以看到关内道的韩城县,到了那里就正式的进入关中了,不相信田襄子有胆踏进关中,熙童去关中都需要掩藏身份,田襄子这种危险人物一旦被朝廷发现,就会面临不死不休的追杀,百骑的威名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

    熙童站在一棵大树下搀扶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身着麻衣,脚踩草鞋,头上却带着一顶金冠,上面镶满了宝石,一颗龙眼大的珍珠从金冠顶上探出,隐隐有光华流转。老者脸上不满深褐色的老人斑,一双眼睛也是浑浊的,这完全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奢华的金冠,发白的麻衣,金黄色的草鞋穿戴在在这个老人身上显得无比和谐。

    云烨摸摸自己寒酸的金冠,上面只有一个红色绒球,金冠还是空心的,当时奶奶在找人打造金冠的时候自己嫌弃实心的太重,现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丢人。

    今早起来,桌子上就有一张请柬,除了投递的方式让人讨厌之外,其它一切都非常的有礼貌。请柬上的字古朴苍劲,看得出,这是主人的亲笔。…,

    人家既然郑重其事,云烨就需要以礼相待,早就不是初到贵地的新丁,两年的官场生涯,早就把一个淳朴的后世普罗大众调教成一个阶级分明的封建地主。用官服见他不合适,只能用最华丽的常服见面这是对田襄子的一种尊敬。

    田襄子话很少,也许是体力不支,只是普通的礼节性见面,就让他的胸口起伏不定,树下有一方很大的席子,上面铺着厚厚的毯子,田襄子在熙童的帮助下坐在案几的后面,对云烨拱拱手说:“简慢云侯了,荒野之人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唯有一点果品还拿的出手,云侯请用。”

    云烨早就对面前看盘里大桃子,梨子流口水了,听到田襄子这么说哪里还忍得住,拿起一个桃子就咬了一口,水份充足,就是不太甜,标准的大棚瓜果,咬了两口,撇撇嘴就放下了。

    “呵呵,区区冬日瓜果实在是不入云侯法眼,云侯一到长安就开始培育冬日蔬菜,想必这些瓜果对云侯来说也是寻常享用之物吧?”

    “这些只是小道而已,云家的反季节蔬菜只是在下给家中妹子的一份嫁妆,只要温度合适,实在算不得神奇,老先生为何用这些东西来试探云某,在下虽然年幼,却也是一言九鼎之人,答应过的事,哪有反悔之理。”

    “老朽惭愧,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云侯见谅,仙家有宝自珍之,这是万年不易的道理,为何到了云侯这里就弃之如敝履?老朽百思不得其解,还望云侯告知。”问这句话的时候,田襄子忽然坐正,浑浊的老眼刹那间就变得炯炯有神,似乎要把云烨看个通透。

    “你心中的宝贝,夺走了家师的性命,现在还因为这个所谓宝贝几乎威胁到我家人的安危,这样的宝贝,不要也罢,你是若珍宝,我视若寇仇,你想要,拿去就是,只是需要给我一份详细的地图,你们在求仙的途中不妨把周边的环境矿产一一做个记述,回来交给我就是,我只想知道那里的土地上有什么,合不合适百姓生存,这些资料才是我的宝贝,至于仙人的说法,由得你们去实现。”(..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