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李靖的交易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从马贼嘴里得知的消息和云烨猜测的没有多少出入,这是一伙占山为王的贼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响马,专门在这三不管地带劫杀过路客商,尤其是胡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接触尸体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生命在这个时代似乎特别脆弱,好多人根本就不在乎杀掉一个人,还是杀掉了一只鸡。狗子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拖着那个马贼到了一个稍微隐蔽点的地方,就一刀捅进马贼的脖子,马贼临死前凄厉的求饶声,他仿佛没有听见一般,那一刀捅的十分的干净利落。

    马贼的老巢离这里只有区区的十里地,今天听说有大买卖,山寨里只留下了一些老弱病残,剩下的凡是能拿得动刀枪的都一起出动了。听到这个消息,辅兵们那里还坐得住,五十匹快马就风一般的从小道上席卷而过。

    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云烨不反对这些辅兵发一点小财。辅兵们很自觉的把波斯商人遗留下的货物留给了云烨,他们认为这是侯爷该得的。

    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灾是消不了了,把他们埋进土里入土为安也是一种选择。

    或许是离家太久,那些辅兵们一边挖坑,一边偷偷的看那些披着裘衣的胡姬,有胆大的指着胡姬光溜溜的腿给同伴挤眉弄眼的说着什么,那些胡姬们挤在一起抖得更厉害了。

    早就听说过这些胡姬为了过上好日子,特意搭上一些驼队从遥远的中亚万里迢迢的来到长安。想要趁着年轻美貌的好时光多赚一些钱,用短短几年时间攒足下半辈子的养老钱,等到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也好有个依靠,她们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只要能赚到钱,对她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出卖的。

    唐俭居然会说胡人的话,嘴里叽里咕噜的对着胡姬说了一大通。那些胡姬们似乎一下子就活过来了,刚刚还怕的要死,现在就可以大胆到四处勾引辅兵们。丝毫不顾初春的寒风,把皮裘束在腰间,堪堪包裹住半个胸部和臀部。挥着光溜溜的胳膊对辅兵们抛媚眼。两个最美的胡姬被唐俭和许敬宗拖到四轮马车里去了,这两个家伙,连脸面都不顾了吗?

    相比之下何邵就算是一个好人了,领着两个账房,仔细的清点波斯商人的货物,不对,现在是云烨的了,既然是云烨的,理所当然的有他一份,作为色中饿鬼。面对胡姬的诱惑视而不见,抚摸着柔软的波斯毯子直流口水,一伸手就把跑过来献媚的胡姬扒拉到一边,警惕的看着胡姬,似乎那个胡姬会来抢他的宝贝。

    李靖是大爷得罪不起。现在得胜还朝,更加的得罪不起,回到长安,书院里关于军事的科目还需要他老人家的大力支持,哪怕他态度再恶劣,云烨还是准备把这位军神当成爷爷来孝敬。

    一小桶最正宗的葡萄酿原浆。送到李靖的大马车里去了,这在长安是享受不到的好东西,葡萄酒这东西最害怕动摇西晃的,运输途中不停地晃动会减低葡萄酒的品质,再加之路途遥远运输不便,所以这些波斯商人都想办法把浓缩后的酒浆装在木桶里,万里迢迢的运到长安,然后再稀释,身价不菲。

    李靖这一路上除了看云烨不顺眼,对他孝敬的食物,用具倒是来者不拒,给他看病也积极配合,前面还在和孙思邈谈笑风生,转过脸就对云烨恶声恶气,让云烨头疼异常,好几次想要说回长安请李靖去书院讲几节课,好好给书院里的笨蛋们讲一讲什么叫作战指挥,不是两个人站在沙子堆上互相叫骂。话还没等说出来就被李靖撵走。尉迟大傻和段猛的战术推演已经成为了长安的著名笑话,还害的书院名声跟着受损,被李刚狠狠教训一顿后关进禁闭室思过两天。这样的学员素质,让云烨忧心忡忡。…,

    用钻子钻开了木桶,满满的倒一大杯葡萄酒,再敲几块冰投进去,给李靖端了上去,青瓷杯盛着血红的酒浆,再配上

    杯中浮沉不定的冰块,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李靖接过来闻一闻,抿了一口,叹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给酒杯里不停的加着,云烨仔细一看,原来是糖霜,葡萄酒不就是要喝原味的吗,李靖为什么要加糖?

    自己在后世喝葡萄酒兑雪碧被朋友鄙视了好几十年,李靖这是搞什么?他本身就出自豪门,不会不知道葡萄酒怎么喝。又不敢问,他老人家最近脾气很坏。

    “小子说吧,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有甚事相求,就直说吧。”没想到李靖居然先开口了,这让云烨大为感动,现在别说李靖喝葡萄酒加糖,他就是加酱油,云烨也一定认为是正确的。

    “您戎马一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南打到北,所向披靡,堪称为我大唐的一代军神,小子就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如果您能够到书院里讲几节课,小子代书院的所有学子感激不尽。”趁这机会赶紧说要求,要不然就没说话的余地了。

    李靖饶有兴趣的看着云烨,喝了一口糖水才说:“你不知道兵法与其他学问不同,不可轻授吗?历朝历代的帝王无不把兵家机要束之高阁,下面的将帅稍有异动,就会招来大祸,你这样的要求老夫不会答应,也不敢答应,会害了你,也会害了我,小子,说个其他条件吧,老夫欠你人情,只要不离谱,都会答应。”

    云烨笑着说:“如果我能劝说陛下让他同意在书院里传播兵家奥义,不知您是否可以来书院授课?”

    李靖的手抖了一下,杯中的糖水洒了出来,他用布巾子把手上的酒擦拭干净,对云烨说:“你如果有这个本事,老夫非常乐意在书院里授课,就是当一辈子教书先生也无所谓。”

    得到了自己需要的回答,云烨乐滋滋的向李靖告辞,一跳一跳的离开了四轮马车。李靖看着云烨的背影高声问:“小子,你有几分把握?”

    云烨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八成的手势,就去找何邵看看自己的财产到底多了多少。

    “八成?这小子哪来的信心,但愿你能成功,老夫也不愿意自己平生所学

    与草木同朽。”把剩下的糖水灌了下去,李靖嘴里有一股酸甜酸甜的滋味萦绕不去。

    十里外的的山上冒起了黑烟,那是程处默他们得手的标志,今天看来无论如何也走不了了,云烨下令就地扎营,近千人的队伍,开始有条不紊的建立营地。

    还没等把营地建好,程处默他们就赶了回来,身后跟着一长串骆驼,上面全是货物,那些辅兵们个个兴高采烈,因为这些东西全是他们的。只需要把这些货物卖给何邵,他们就会收入好大一笔钱财,历年的辅兵生涯,没有一次赶得上这回,不但收入剧增了十几倍,连危险都小了好多,车队里只有他们希望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

    何邵的铜钱不但没有变少,反而又增加了许多,足足装了四五车,他发愁的不是钱太少,而是钱太多了,把一堆升不了值的铜钱运回去,他认为是平生之耻。

    程处默召集了所有辅兵前来分配货物,作为领头人,他才不在乎几百贯钱,只是觉得兄弟们跟着自己剿灭了一股马贼,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就不能让兄弟们吃亏,何邵是个什么东西他太清楚了,随自己去围剿突厥人的府兵兄弟,从突厥贵族身上扒下来完好的裘皮大氅,送到何绍那里就成了虫吃鼠咬,破皮烂袄一件,作价三十文,气的府兵兄弟差点拿刀砍死他。现在,又一次发财的机会放在何劭的面前,只看他闪闪发亮的眼睛就知道,这混蛋又要准备坑人了。…,

    嘴皮子自己不行,没说两句话,就会被何邵带到沟里去,所幸,自己还有一个好兄弟。

    当云烨被程处默拽到何绍面前的时候,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同时摇摇头,两个人是一伙的,如何压价,如何抬价?云烨回头对程处默说:“这些货物你想要多少钱,你说多少就多少,我们不还价。”

    傻愣愣的程处默这才发现,似乎他们两人是一伙的。兄弟靠不住,这如何是好,正在为难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过来:“老夫来谈判,将士们的血汗钱不能叫黑心的商贾给贪墨了。”

    何邵见到李靖腿就直打弯,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跪拜,那里有和他老人家谈判的勇气。

    “您老人家发话了。直接开价就是,小子无不遵从。”既然没法子谈判,就彻底缴枪比较好。

    “那就用重量来算,骆驼算是送你们的,一斤重的货物换一斤铜钱,大家两不吃亏。”李靖掂量了一下货物,再看看那几车钱,做出了决定。辅兵们立刻就欢腾起来,这会还不变奸商的血给砍出来?

    何邵的嘴快张到脑门子上了,这是做生意?李靖这是把兵法用到谈判上来了,出其不意,另辟蹊径,一句话就决定了胜局。

    云烨,何邵一起问李靖:“君子一言?”

    李靖心知不好,可刚才的话是自己亲口说的,价钱也是自己能想到的最高价,没想到自己还是掉坑里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