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马贼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当马车行驶在荒芜草原上,云烨才真正感觉到春天降临了。到处是潺潺的小溪在草原上流淌,春天暖暖的阳光融化了远山的白色冬装,给草原带来充沛的水源,今年是一个好年景,经历过白灾的草原,来年都是好年景。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欣赏美景,何邵就在大声诅咒草原上该死的春天,他的牛车又掉进了泥沼,可怜的牛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贪心的何邵把牛车装的太高也装的太满,如果有可能他连草原上的蚂蚱都不想放过,

    满身泥浆的关中辅兵,喊着号子把牛车拽出泥潭,不等休整就继续出发,谁都想早日离开草原。冻土开始化冻,脚踩在地上绵软的如同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一般。听说每年都有牛羊陷进沼泽,运气不好人也会倒霉,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这个该死的地方,早一刻离开就早安全一刻。

    李靖的四轮马车显露出无与伦比的优越性,光拉车的马就有四匹,转盘式车辕轻松地把来自各个方向的力量转化成前进的动力,行走的又轻快又稳当,马车里没有座位,只有一个床榻,李靖拥着裘皮看着窗外的草原,眉间深深地悬针纹,从昨晚开始就没有舒展过,云烨的胡乱出牌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布置,阴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句话还是云烨在出发前告诉他的,他喜欢这句话。却不喜欢云烨的态度,这小子趾高气昂的用一副智者的口气来劝慰他,让早就心如古井的李靖从丹田处升起一股子邪火。‘小子,在老夫面前装高人,老夫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高人。”

    云烨仰躺在一辆牛车上,双手枕在脑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对这里的蓝天,白云看个不够,只要有闲暇。他从不放过欣赏它们的机会。

    南面天空来了一匹马,正在仰首嘶鸣,似乎在呼唤后面的同伴。云烨正打算推醒身边睡觉的程处默一起欣赏这匹白云幻化成的骏马,谁知道,高天上似乎有狂风在刮,健壮有力的骏马,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头肥猪,还是那种很难看,很古怪的肥猪,直到长长的猪嘴变得越来越长,最后变成一只类似怪物的存在,风继续在吹。那个怪物逐渐融进大朵的云彩里,再也看不出模样。

    那日暮的歌声似乎还在耳畔萦绕,这个傻女人,把离别当成了玩笑,似乎云烨不是要回到遥远的长安。只是到邻居家里串个门,天黑了就回来。

    云烨怵然一惊,这个傻女人可能真的不知道长安离这里有多远,如果自己晚上不回去,她真的会哭,会哭得很大声。为什么会担心她。而不是担心已经分别半年有余的辛月?摸摸怀里的锦囊,还在,柔软的锦囊被辛月极有弹性的头发撑的鼓鼓的,轻轻按下去一松手,又会弹回来。半年多,这个锦囊除了有些脏,形状没有丝毫的改变。

    头发不减弹性,云烨的心又何尝有过改变,辛月是自己的妻子,放在心里即可,老挂在嘴上算怎么回事,两人还有几十年好过,越是平淡的感情就越是长久,平平淡淡的携手几十年,比一时间轰轰烈烈的爱情要来的有滋味。

    马车里的李靖现在一定非常郁闷,精心准备的计划胎死腹中,给谁也不会好受的,他不明白,所有的汉人都不在云烨的仇敌名单上,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不干涉自己,云烨打算对谁都笑呵呵的面对,没必要把谁一定要弄死,汉人就剩下这么些人了。现在连皇帝都是胡种,要是自己人再杀来杀去的,离灭种就不会太远。…,

    也许是草原的天空洗涤了云烨本来不甚宽广的心胸,以前可以让他怒发冲冠的事情,现在也学会了一笑而过,以前寒山,拾得两个和尚的揭言,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想通了,那些诽我,谤我,骂我的人,不要去理会,再过些年,你再看他。那些骂我,踹我,踢我的家伙们,再过三十年,老子就是撅着腚你们也踹不动了吧。

    在胡思乱想中,云烨伴随着程处默的呼噜声在暖暖的日光下,也睡了过去。

    一声响亮的唿哨把云烨和程处默从沉睡中惊醒,只见前面山包处涌出来一大群人,手里拿着刀枪,其中几个骑着马的壮汉,大叫着从山上冲下来,手里的长刀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马贼?云烨和程处默对视一眼,有敢来抢劫军队的马贼么?这些人看不见前面那一千骑兵吗?

    “烨子,没有骑兵,骑兵不知道跑哪去了,现在咱们就他娘的是一只商队。”程处默站在牛车上往前面看了一眼之后对云烨说。

    “那些骑兵跑哪去了?要知道他们可是护送大总管的护卫,大总管有个什么闪失,他们一个都别想活。”云烨也回头找骑兵,果然不见踪影。那些马贼还在往车队跟前冲,就算没有骑兵,这些辅兵也都是沙场上下来的汉子,刀头舔血的日子过了不是一年两年了,看到乱哄哄的马贼,丝毫不乱,只是一起抽出自己的兵刃,把车队护在背后。

    熟悉的嗡嗡声响起,只见为首的马贼背后有一只长矛钻了出来,带起了大蓬的鲜血,随即人也被强大的冲击力带的飞了起来,那匹无主的战马尤在往前冲。

    其余的马贼大声呼喊起来,不知道在喊什么,似乎是大哥一类的话,程处默连铠甲都没穿,拎着自己的长刀就跳下了牛车,丝毫不管身后云烨的叫骂。

    弩箭依旧在激射,每一声弦响,都会带走一条生命,这些乌合之众那里是辅兵们的对手,程处默与老牛家的护卫头子两人一人一把长刀,在马贼群中左突右杀,周边的辅兵用弓箭把四处奔逃的马贼一一射杀。

    只用了一柱香的功夫,马贼就被杀得干干净净,辅兵们除了有两个受伤的,再无损失。

    正在清点人数的时候,不知谁叫了声:“狗子哪去了?”众人这才发现刚刚还摩拳擦掌准备动手杀人的狗子不见了。老辅兵冲到尸体堆里翻检,以为狗子已经阵亡了,翻遍了尸体,也没有狗子的踪影,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了不成?

    “说不定是临阵脱逃了,这样的胆小鬼,就不要管他了。”人群里有人发出了不同意见。

    老辅兵翻着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眼睛看了说话的人一眼,辅兵群里顿时鸦雀无声,老辅兵的威望在在这群人里还是很高的。

    “探马放出三里,绕圈子寻找狗子。”老辅兵对骑着马的辅兵吩咐,立刻就有五骑向四周散去。

    趁着寻人的功夫,云烨来到李靖的马车旁,向李靖打听那一千骑兵的下落。

    李靖的整个身子都陷在毛皮堆里,懒洋洋的对云烨说:“那一千骑兵老夫命他们前往云中候命,你还有什么好问的?”

    “大总管,您把护送的士兵都撵走了,我们车队的安危如何保证,再说车队里还有您,唐俭,孙道长,许敬宗他们,万一出了岔子,小子就是死一万次也难赎其罪。”云烨快气疯了,你就是要把士兵打发走,也告诉我一声啊,这次还好是马贼,要是突厥的残部,车队就危险了。…,

    “有个屁的危险,云中才危险呢,老夫出征草原之时,把云中的兵力抽调一空,现在那里就是空城一座,万一西突厥要抢地盘,不小心抢到云中,这才是大事,你一个小车队哪里有云中重要,老夫观你雇佣的辅兵个个长于征战,小股的贼人,应该不放在你眼中才对,跑到老夫这里说丧气话,快滚,刚睡着就被吵醒了,也不体恤一下老人。”嘴里唧唧歪歪的说这话,又把身子埋进裘皮堆,继续睡觉。

    山包上狗子在拼命的喊话,招手,云烨,程处默

    骑上马向山包奔去,转过山脚,云烨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山包后面铺了一地的尸体,看装扮,全是波斯商人,还有几个光溜溜的胡姬缩在一起发抖。

    狗子脚底下躺着一个满脸血的汉子,嘴被狗子用脚踩着,呜呜的说着什么。

    不用说,云烨就明白了,这些马贼刚刚劫杀了这支波斯商队,就发现了云烨他们,抱着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赶的心思,准备把云烨他们一起干掉好好的发一笔,没料到,遇到了硬茬子,全军覆没了。狗子是追着一个逃跑的马贼才发现这里的。

    示意狗子挪开脚丫子,云烨打算问问这个马贼,狗子没松开脚,对云烨说:“侯爷,这个家伙嘴脏得紧,小的松开脚,他就会冲撞侯爷,您怎么能被一个马贼侮辱。”

    “没关系,狗子,他只要敢有一句脏话,我会把他剥皮抽筋。”云烨皱着眉头说。

    狗子的脚刚一松开,那个汉子就趴在地上磕头不停的祈求饶命。(..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