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节田襄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熙童,你也是一条汉子,怎么当着明白人说糊涂话?如果以前我还只是怀疑的话,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你和那些人有联系,一切的秘密就在这颗人头上,他告诉了我许多东西,你还要说谎吗?”对于被熙童欺骗这件事,让云烨有些伤心,他曾经抱着最美好的愿望,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豪侠,谁知道,这些都只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伤心过后紧接着就是愤怒,看演戏用得着看你,后世有多少演员演的不比你好,演的不比你逼真,在大唐,只有老子忽悠别人的份,自己被忽悠了,就是奇耻大辱。

    心里面尽管不愿意承认,穿越者的骄傲早就印到他骨子里去了,看似随和,实则倨傲,这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被李二认为是高人子弟的骄傲,无意中嵌合了云烨身份的要求。

    熙童被捆了起来,上好的麻绳足有指头粗,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云烨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牛皮绳子。让护卫松开他的绑绳,只用这节牛皮绳把他的两个拇指捆起来,熙童暗中用力之后,发现奈何不得,双手借不上力,无论如何也挣不开,这时候他的脸上头一会出现了紧张的表情。

    “云侯我一片好心,千里迢迢给你送来仇敌的人头,为何如此待我?”

    “熙童,我希望你的名字是真的,不是用来蒙骗我的,这样我心里或许会好受一点,告诉我,你们打算知道什么,如果我知道,一定会告诉你,可是你休想再踏出军营一步。”

    李靖笑呵呵的坐在帅位上看云烨和熙童交锋。云烨居然会发怒?李靖从旁边看的津津有味。

    “我哪里出了纰漏?”在云烨的怒视之下,熙童到底还是一条汉子。不再做无谓的狡辩。

    “刚开始我以为你是来看我的,心中充满了欢喜,他乡遇故知是让人何等的欣慰,如果没有这颗人头,我什么都不会发现,只是以为这是一次偶遇,我从来不愿意用猜疑的目光看朋友,因为只要一猜疑。朋友就做不成了。可你舀来了一颗人头。还是一颗疑窦重重的人头,你当我是什么?这颗头颅是夜陀的,不是樊於期的人头,我只是一个小侯爵,不是秦始皇,用得着这样费尽心机的算计我吗?就算你要算计我。也准备的充分一些,不要让我看出端倪,哪怕做个被骗的傻子。我也不想看到被朋友欺骗,这是我心里最干净的一块土地,你非要玷污它们。那你就是我的仇敌。”

    云烨的暴怒反而让熙童冷静了下来

    ,他一字一句的问:“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你常年杀人,难道就没有发现把头颅从死人身上割下来和从活人身上割下来会有很大的不同吗?”

    “小子快说有什么不同?”这次问话的是李靖,他左手拎着羊腿,右手抓着夜陀的人头左看右看。似乎很有兴趣知道。

    “活人脖子上割下来的人头肌肉会收缩,无论多快的刀都没有办法切割出如此平滑的切口,只有从死人脖子上割下来的才会如此整齐,熙童你没有发现吗?你可能忘了,我是一个不错的大夫,夜陀只有不到两个月的笀命,你以为我看不出来?难道你们真的把我当成了傻子来看吗?”

    李靖嚼着羊肉,看着死人头的脖子,连连点头,不知道的以为他正在啃人的脑袋。…,

    “我隐门,从你告诉我们那个地方的第三天,就有四十人出发先去探路,如今三个月过去了,无一人返回,只有飞鹰带回来一封信,上面的内容我们看不懂,需要你来解释,隐门的强大是你不可想象的,如果你不想你的家人出事,就告诉我,什么是白熊?”熙童冷冷的看着着帐篷里的人。

    李靖挥手让护卫退下,帐篷里只剩下三个人。

    云烨后退到一个木墩旁坐了下来,笑着说:“如果我的家眷从现在开始出了任何事,包括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都会算在你们的头上,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容易受到威胁的人,一旦有超出我容忍的事发生,你们受到的报复将是你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残酷。”

    话是笑着说的,李靖却从中感到了寒意。熙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你连我们在哪里都不知道,如何报复?”

    “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永恒的秘密,有人会知道的,一定有人会知道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的隐世家族,我会一个一个的问,直到问出为止。”

    云烨对熙童似乎失去了兴趣,转身就要离开,走了几步又对熙童说:“不要以为你们很强大,你们还没有见过什么叫强大,我会等着你们来伤害我的家人,只要有伤害,我会把这个伤害扩大上千倍还给你们。”

    “等等,告诉我,什么是白熊,什么是鲲?那里真的有这些东西吗?只要你告诉我,我熙童对自己的列祖列宗发誓,绝不侵扰你的家人。”

    李靖趴在案子上手托着腮,看得十分起劲。

    “白熊又叫北极熊,全身披着白色的毛皮,凶悍异常,足有千斤重,最大的超过两千斤,鲲?你们的探路者大概把巨鲸当成了鲲,听说最大的鲸鱼重达几十万斤,现在我们造的最大的船也没有他大。更和况,你们居然现在去那个地方的,人生地不熟的,还一直是黑夜,那四十个人大概回不来了。”

    “哈哈哈,有就好,原来白熊,鲲鹏都是存在的,不可知之地,可不就得在蛮荒吗,云侯,这个人情我们记下了,日后必有厚报。”熙童说完就有些癫狂,若不是双手拇指被捆着,早就手足蹈起来。

    云烨怜悯的看着陷入疯魔的熙童,这些人为了成就仙道,连死亡都不畏惧,真不知说他们什么好。怪不得后世的轮子功会有那么广阔的市场,这些变态的疯子就让他们去死吧,纯原始的北极冻土,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说上一次被逼无奈之下忽悠他们去北极还有些内疚的话,现在心中再无一丝阻碍。

    出了帐篷,李靖对云烨说:“我那我三弟也是去了那个该死的地方?”

    “不知道,我又不认识你三弟,这个世上不一定只有你三弟一个人是大胡子吧,他们要去的那个地方,凶险异常,是真正的蛮荒,不过那里也有人,和野人没有什么区别,九死一生都不足以说明那地方的凶险,如果你三弟真的去了,您还是给他立个灵牌比较好。”云烨这时候心情很糟,一想到熙童居然舀全家的性命来威胁自己,怒火就不由自主的往外冒。所以李靖的问话,他想都没想就随口回答了。

    堂堂的行军大总管被人无视了,李靖自然恼羞成怒,大喊一声:“来人。”立刻就有护卫跑过来听令。…,

    “把帅帐里的家伙现在就给老夫砍了,人头挂在旗杆上示众。”

    云烨赶紧拦住,现在还不是和那些家伙闹翻的时候,把熙童砍了容易,他的同伙要是跑到长安报复,家里一点准备都没有,要是小丫她们出点事,自己还活不活了。

    “大总管,咱们明天就回长安了,把这家伙带着,好歹也有一个人质在手,这家伙的地位估计不会太低,到时候讨价还价的时候,咱也有几分本钱不是。”

    “想要这家伙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不许遗漏。”云烨忘记了李靖的本事一半来自于韩擒虎的教导,一般来自于道家,听到这么诡异的奇闻异谈,那有不起好奇心的。

    无奈之下,云烨只好把事情的经过给李靖讲了一遍。谁知道,李靖笑呵呵的说:“你说的那个隐世门派,老夫倒是略有耳闻,早在前隋年间,他们就频频出现在人世间,那时候他们是为了争夺《诸病源候论》,此书是前隋太医博士巢元方所撰,据说书中记载了起死人而肉白骨的绝世奇技,为了这本书,前前后后总共死了不下三百人,老夫当时受命彻查此事,在追到太行山之时,就彻底消失了,老夫只知道他们首领的名字叫”田襄子”,你可以把他们称之为田族,他们是远古墨家的后裔,听说他们叛离了祖训,以劳作为耻,以华贵为荣,与墨子的经义背道而驰,他们用自己的精巧淫技大肆敛财,据说他们有点石成金之术。”

    “大总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点石成金这么奇怪的事,哪怕亲眼所见也不要相信,人的眼睛有时候会产生误差,会在你不知不觉中欺骗你。如果您回长安后有空闲,小子会为你表演一下点石成金,我记得田襄子不是墨家的巨子吗?如何会成为叛徒的。”

    “

    这件事老夫也不知道,你若想知道,就只有问帐篷里面的人了。”李靖在告诉云烨这些往事后就立刻把自己摘了出来。

    云烨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一时找不出源头,也只好听之任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