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还愿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唐俭听到许敬宗的话,不知为何颓然的把手里的瓶子重新放回木箱里,小心的包好,留恋的再看一眼,就把箱子的盖子盖上。对何邵说:“我唐俭一生从无贪人财货之事,今日的所作所为乃是老夫一生之耻口我不过在草原立了些许微功,就让我看不清眼前的道路,刚才心中居然生出了龌龊心思,唐俭在这里给何先生致歉。”说完还要施礼。

    惊得何邵像被马蜂狠狠咬了一口的驴子,一下子就跳到云烨身后,他被吓着了,刚才只是朋友间逗趣的一种方式,无论唐俭是怒是骂,他都可以面不改色的针锋相对,这只会成为朋友间的笑谈,公卿间谁会在乎两百贯钱,更何况那东西也不值两百贯,几个人在草原上闲的无趣,斗斗嘴是给自己找点乐子,就算唐俭给了何邵两百贯,他也不敢接,唐俭明白,何邵也明白,过来劝架的云晔更加的清楚。

    唐俭一脸的愧疚之色,一下子就把在场的其他三个人弄懵了,玩笑,嬉闹没有谁会正经到如此地步,如果这也是玩笑就太过了。唐俭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不至于分不清场合,为了区区一套酒具,如此的糟践自己。

    “三位休要惊讶,老夫适才心中起了贪念,的确想要这几件东西,这就是老夫赔礼的原因。”唐俭苦笑着解释。

    “唐公既然喜欢,拿去就是,一件破瓷器还值得认真对待不成?”云烨这时候再叫老唐就十分的不合适,他一本正经的,搞得所有人都得郑重其事。

    如果心中不起贪念,老夫自然不个放过现在起了贪念,就必须放弃,这套青瓷虽美,还比不过老夫的德操重要。”一番话说的云烨若有所思,听的老何一头雾水,羞惭的许敬宗无冇地自容。

    四目相对之下云晔首先投降摇着头率先离去,咱是正常人,不用理会疯冇子,喜欢的东西不要,看着流口水,不喜欢的东西抢着要,这是什么逻辑啊唐朝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莫名其妙的疯冇子。

    云烨又去看颉利,他脖子上拴着一条粗冇大的铁链子

    ,张宝相正在给他的铁链子士缠布条,就是担心铁链子会损伤颉利娇冇嫩的皮肤,到时候拉到朱雀大街上不好看,惹得长安市民们失望就不好了。

    颉利见到云烨身冇体不自觉的往后缩一下,手腕脚腕,虽然不太疼了,可是他们在不停的渗着淡黄冇色的体冇液。他虽然杀过很多人,甚至有许多人是被他活活虐冇待死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全有,让别人受苦,看别人受苦,颉利一直认为这是腾格里大神给自己的权冇利,自己天生就要让其他的敌人恐惧,他的敌人范围涵盖的非常广,一切不遵从自己意志的人都是他的敌人对敌人就不需要什么仁慈,草原上的狼,什么时候会放过嘴里的食物?不撕碎吞咽下去,如何罢冇休?狼就是如此生存的那些沦为食物的肥羊们,只能怪他们不服冇从金狼王的意志。

    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人让他尝试到了比死亡还可怕的痛苦在其他人身上施冇暴,见到懦弱者自己也会嘲笑,如今落在自己身上,才发现以前被自己嘲笑的懦夫是如何的勇敢。

    云烨的圆领袍服上永远有两个口袋,方便他把手塞冇进口袋里取暖,他讨厌把手统在袖子里,这看起来会非常的土。现在程处默,李泰,李恪,还有书院里的学冇生服都有这样的口袋,李承乾想要弄两个,被长孙的口水喷成了筛子。…,

    这两个口袋里永远都有一些干果之类的东西,不是他嘴馋,而是没有香烟抽,嘴里闲的难受,总是觉得少点什么。现在他就掏出了一把炒好的黄豆,这是宦娘炒的,比他炒的好多了,放在手里搓一下,吹掉搓下来的豆皮,一大把填嘴里嚼的嘎嘣作响。

    张宝相站起身冇子给云烨见礼,不经意的插在他和颉利之间,非常害怕云烨暴起伤人。

    “颉利,你的大唐官话说的很好啊,跟谁学的?”云烨坐在火盆旁边烤着手问。

    “我是草原上的王,自然会说你们唐冇人的语言,不用学。”

    “钻老鼠洞的王?你脖子上还拴着狗链,还要说你是腾格尔的骄子么?义成公主冇教的吧。”云烨一直不明白一个在草原上桀骜不驯的王者,在死亡的威胁下,竟然不顾自己尊严,抛弃一切也想活下来,为了什么。

    “你们汉冇人的皇帝也不是被石虎栓上链子当成狗来养?我学学有什么不对么?”颉利这是彻底的不冇要脸了,这话一说,就是说他再也不在乎所谓的王者的尊严,只求活命,在这个基础上借自己的遭遇来羞辱一下云烨,发冇泄一下心中的痛苦。

    张宝相听到颉利这么说,心里暗暗叫苦,正要想办法劝阻云晔。

    不料云烨笑了出来对颉利说:“我今天其实是闲的没事,专门跑来看看你的惨状,你说的没错,谁造的孽,到最后都会偿还,你大概死不了,你的那些子民怎么办?”

    颉利哈哈大笑起来,面目狰狞,喘着粗气说:“李靖踹营的时候他们不用尽全力抵冇抗,现在蒂在你们手里,杀剐存留,就看大唐皇帝的意思了,我自顾不暇,那有功夫想他们的将来…”

    云烨与张宝相相视一眼,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

    “大可汗,似乎我听说你是第一个骑着快马跑的,怎么怪到他们头上去了。”张宝相作为将军最恨临阵脱逃者,颉利在这场战争里的角色并不光彩。

    “我死之后那管他洪水滔天,这大概是帝王的普遍心态吧。”

    今天有很大的收获,见识了唐俭的一日三省吾身的严谨,见识了颉利极度自私的帝王心态,云烨心满意足的在雪地上溜达,来到义成公主烧死自己的地方停下来对那片焦黑的土地说:“倒霉的女人啊,你坚强了一生又如何,死的没有半点价值。随便的为别人放弃生命和尊严是不可取的,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最蠢的行径,你晚上就不要再跑到我的梦里来了,叽叽咕咕的招人烦,害得我连觉都睡不好,总是看见你站在火里面朝我笑,听到颉利的话,你总该死心了吧,他连你的名字都懒得说,你还指望他会感jī你?扰人清梦是大罪过,别来烦我了就此为止,我能干的都做了,安息吧!”

    找颉利的麻烦,云烨不是心血来冇潮,从义成公主在他的眼前自冇焚之后,他就在不停的做噩梦,有好几回半夜醒来冷汗湿冇透了睡衣,梦中义成公主那双明亮的眼睛似乎总有话要对他说。

    尤其是今天早上,宦娘对他说公主也喜欢吃炒的黄豆,那一瞬间,云烨汗毛都竖冇起来了,好像自己就是在义成公主死了以后才好上这一口的,吃炒黄豆是恶冇习,一定要改掉啊。…,

    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黄豆均匀的洒在焦土上,翻遍了口袋再也没有发现一粒黄豆,这才松口气。

    雪屋现在住不成了,只要屋子里生火,帐篷里就滴滴答答的往下渗水,这里毕竟不是极北的荒原,二月中旬的天气虽然寒冷,却也能感觉到一丝春天的气息,向阳面的山坡上,雪开始消融了,牛羊也没有了前些天的懒散,散在坡地上贪婪的进冇食,再严酷的冬天也有过去的时候。

    在云晔指挥辅兵们把帐篷上的冰雪铲去的时候,长安的使者终于到来了。带队的是温彦博,温大雅的弟冇弟,他是黄门侍郎,一家子全是李唐皇室的死忠,从李渊出兵时,就是追随者,且与李二的关系非常的融洽,所以全冇家飞黄腾达也就没有任何悬念。

    使者团给云烨的感觉就是豪华,超级豪华,不但带来了大批的金银财帛,居然还有好几车的美冇女,个顶个的漂亮,正在云烨流着口水等着老温给自己发上一个两个的时候,噩耗传来了。

    “着蓝田侯云烨即刻回京,不得迁延。”这就是温彦博给云晔的旨意,没有交代前因,也没有说后果,就一句话,回京!立刻!就差写上如果回去晚了会把腿给打折这句话。

    “温公,小子的旨意不是一向由皇后娘娘来发的吗,这回怎么是陛下的旨意?”

    温彦博是一位真正的君子,和颜悦色的对云晔说:“这件事是陛下亲自交代的,老夫听说你只要年纪一到十七岁,就算是成年了,也该归陛下管束了,太冇上皇现在在京冇城里大肆宣扬,说你是因为躲他老人家的赌债,才跑到草原上来的,还说看你可怜,决定只收其中的本金,利息什么的就不算了,你还是往些回到京冇城,把赌债还了,男子汉大丈夫老欠着债算怎么回事。”

    “令兄还欠着小子五百贯的赌金没有还,看来回到京冇城只有先催讨赌债,然后再归还太冇上皇的印子钱,小子倒霉,您家里也休想安生。”

    温彦博忽然换上孑一副悲哀的神色,对云烨说:“云侯还不知道吧,家兄已经于元日前病逝了,他恐怕还不了你的赌债了,如今,家里只有老弱幼子,你好意思前去逼债?”

    云晔大惊,古人对死者极为尊敬,哪怕就是有大仇冇恨,一般情况下也是人死债消,为了五百贯钱,总不能把温大雅从坟里挖出来催讨吧。

    对温彦博深深的施一礼:“小子实在是不知彦弘先生已经作古,多有失礼,请先生见谅。”

    温彦博大笑起来,对云晔说:“家兄临去前,对家里人说,他这一生享尽荣华,位极人臣,没有任何遗憾,家中也无需悲切,如同寻常一般过日子就好,把他放在心里,比刻在木牌上有用。还大笑着说他欢迎你去找他讨债。”PS:现在又步入正轨,求票求推荐,云烨拜谢。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