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药物实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一家子都是演戏高手,很多还是限制级的,听到何邵说李二在杀了他哥哥弟弟之后就向李渊请求原谅,请求的方式居然是叼着李渊的,听到这话,云烨起了一身的白毛汗,捂住何邵的嘴,让他不要再说。谁知道何劭掰开云烨的手说:“你在担心什么?这些东西陛下的起居注上都有,将来会编成史书流传后世,迟早大家都会知道,你捂我的嘴干什么。”

    “这些东西也是可以随便说的?”云烨满头雾水,看着大大咧咧的何邵。

    “法琳和尚当着陛下的面指责他是胡人的后代,还说他的先祖冒充李氏后人,才有了所谓的关陇李氏的盛起,虽然陛下被气的鼻孔冒烟,不也是没有杀法琳么,大唐什么时候因为说几句闲话就开始杀人了?”何劭对云烨的谨慎非常不解。

    “话是如此,可是你说陛下,跪着吸吮太上皇的这就太过了吧。”不相信,云烨认为这是何邵喝醉了在胡说八道。

    “骗你干嘛,这件事都被当成孝道的典范在颂扬,就你这小心谨慎的性子,哪里像我大唐男儿。”何劭这是真的醉了,勾兑酒这东西,喝着像酒,闻起来像酒,唯独喝完了,它就不是酒了,成了某种让人头疼,难过的毒药。

    看着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何邵,云烨叹口气,给他拖回床上,自己坐在炉子边上烤黄豆,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的习惯,想考虑点东西,手上就得有点活。

    历史上记载这次大胜后。李二与李渊就会何解,据说父子俩一个弹琵琶,一个跳舞,父子间其乐融融,不知心里真的这么想。还是为了大唐江山的稳固,特意做出的政治秀。

    黄豆在噼噼啪啪的响,云烨在嘎崩嘎崩的吃,这个世界原来是如此的有趣,如果把他们的作戏弄成真的感情风暴。那会是怎样的场面?云烨觉得可以试一下。

    和程处默约好了去看颉利,张宝相今天就会把他抬回来,为什么是抬回来呢?原来颉利这家伙善于打洞,比旱獭都厉害,张宝相就是从旱獭洞里的把颉利挖出来的,不能让他的脚沾地,只要沾了地。说不定就会自己挖洞逃跑。

    听着将士们的议论,云烨觉得颉利比起土行孙厉害多了,有这本事还被张宝相抓到,这明显是夸大其词的宣传吗。程处默对于别人一网下去就会逮一大批大鱼,自己只捞着一些小虾米这种事极为不满。云烨却很高兴,反正功劳是平分的,大家都有份,只不过领头的多拿一些就是了。张宝相得了头彩,还不许我们喝几口汤?

    大人物就是用来娱乐大众的,后世沙漠里不是也有一位帝王。国家被攻破,他自己跑到民宅里躲了起来,还不是被人家抓住。掰开嘴检验牙齿,惹得全世界一起一起惊呼,大人物也不过如此吗。

    张宝相的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上去了,昨晚一夜没睡,就担心颉利跑掉,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人生可就全靠他了。直到前往大营报信的手下领着李绩来到临时营地,这才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部下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把事情往大了说,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现在他是绝对不会说破的。

    颉利被穿在两杆长枪杆上,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手腕,脚腕上的皮早就不见了,绳子深深的勒进肉里,在哪里发出一阵阵的惨叫。脸上被眼泪鼻涕糊满了,哭的非常的伤心。…,

    见不到传说中视死如归的的好汉让人伤心,眼前的这位就是一个窝囊废,他凭什么与李二在渭水之上缔结盟约?草原上的汉子不是都不畏惧死亡的吗,怎么到颉利这里一切都就变了?

    钻老鼠洞居然是真的,张宝相真的从老鼠洞里把他挖出来的,如果老张没有发现旱獭的异常的话,他会被卡在老鼠洞里活活渴死,或者被旱獭吃掉?冬眠的旱獭也吃肉?

    颉利连义成公主一般的勇气都没有,他妻子在大火里,至死都没有发吃一声惨叫,临死也没有发出一声哀鸣,这样的女人嫁的丈夫就是这样的怂包?

    “

    呸”!云烨一口唾沫就吐在颉利的脸上,他却连躲都不躲,生生的用自己的脸接住了口水,这样的混蛋就是砍一百刀也不解恨。假如他视死如归,在战阵上失手被擒,云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失礼的,会以礼相待,尊敬他是一位英雄。

    气没有地方出,李靖又不许大家把他给砍了,说是要押解回京,准备在朱雀大街上再显摆一把。这样大伙面子上更加的好看些,说不定赏赐也会更加的丰厚。

    张宝相就讨厌了,一口一个旱獭的说个没完,让云烨愤怒。

    “张将军,对旱獭如此熟悉,想必对于如何捕捉一定非常有心得,现在军中将士多有伤患,闻听那旱獭油乃是疗伤的圣品,不如请张将军抓上几千只回来好熬油给将士们疗伤,你看如何?”

    云烨对这个救了颉利的家伙没有好感,你让他好好的呆在老鼠洞里,与旱獭为伴不好吗,非要挖出来,让人看的直泛恶心,既然你这么喜欢挖洞,那就去多挖一些。

    张宝相无论是官位,还是爵位都和云烨相差太远,接到这命令不是命令,要求不是要求的指令,脸苦得像茄子一样看着李绩,希望李绩能为自己求点情,现在是冬天,旱獭都在冬眠,躲在洞里不露头,这让自己上哪里去抓几千只。

    “云侯,现在是天寒地冻之时,旱獭也没有多少油水可以让你熬制,不如等到来年秋天,那时的旱獭正是肥美的时候,老夫到时候送你几大缸如何?”李绩替张宝相出头,云烨只有笑着答应。

    怏怏不乐的回到帐篷,云烨把自己扔到床上,就盯着帐篷的顶部发呆,他承认,其实义成公主的死刺激到他了,所以希望她的丈夫也和他一样无畏,死得像一个国王。这样才满足自己对于英雄的认知,谁知道,不提也罢。

    宦娘给他脱下了靴子,以为闭着眼睛的云烨睡着了,就给他盖上毯子,轻手轻脚的准备出去。

    “颉利被抓回来了,你要去看看他么?”云烨问宦娘。

    这话一问完,宦娘仿佛受到了惊吓,抱着云烨的腿抖着身子说

    :“不要让我见到那个魔鬼,阿郎,你就可怜可怜我,不要让我见到那个恶魔。”

    云烨没有再问,只是安抚她:“我不会再让你见到他,他也不会在来见你,我这就把他的腿给打折。”宦娘看着云烨哭着说:“在阿郎这里的几天是我这三十年最安静的日子,我喜欢这样活下去,每天只需要照顾阿郎穿衣吃饭,其他时间我可以绣绣花,做两件衣裳,这样的日子以前只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只要你喜欢,你就这样一直过下去,没人会阻拦你,你好好在帐篷里呆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出去走走。”云烨穿上鞋子,披上大氅子,领着医药箱出去了。…,

    来到孙思邈的帐篷里对老孙说:“有没有一种可以让人疼的死去活来的药,但是却死不了人的”?

    “有,你自己就有,那种辣椒就可以达到效果,你在做的时候要小心,记得给金疮药里加一点就可以了,要研的很细,才不会被人看出端倪。”老孙似乎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手底下依然切着草药,白术的大小被他切得丝毫不差。

    “你知道我要对付谁?”

    “除了颉利,我还想不出有谁招惹你了,你下午冲着张宝相发火,老道刚好路过,你的话语里已经有了掩饰不住的杀机,后来居然安静了下来,现在,恐怕是宦娘的遭遇又让你控制不住自己了吧,让他吃苦头可以,别杀了他。”

    人只要一老,就会成精,孙思邈现在还算不得老,满头乌发,长须飘飘,是一个老帅哥,只是心思实在是恶毒,居然要用辣椒来给颉利治伤,云烨非常喜欢这个创意

    。

    “这里有一点曼陀罗熬制的药膏,抹上一点,人就会感觉不到疼痛,可是只有一个时辰的效果,你看有没有用?”老孙用探讨医学的口气谦虚的向云烨请教。

    “小子认为,一切没有经过实验的药物,都不能称之为药物,我今天就会在病人身上做一点实验,想来病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为了检验药效,我会把另一种诱发物的量加大,来检验孙道长的药物的实际效果。”说完,很有礼貌的对孙思邈点点头,就出去了。

    蓬头垢面的颉利正在抱着一只羊腿在嚼,堂堂的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也拎着一壶酒,不停的给颉利满上,他生怕颉利死掉,所以在吃喝上倒也十分的优待。

    云烨背着药箱进了帐篷,吩咐颉利把受伤的部位露出来,他不愿意接触一个臭人,张宝相连忙帮助颉利挽起衣袖,云烨看到了颉利全是污垢的皮肤就想呕吐,强忍着上完了药,就匆匆离去。

    “可汗可知刚才来的少年是什么人吗?”张宝相对颉利说。

    “你们军队里的医官吗?手艺不错,我的伤处现在没有一丝疼痛感了。”

    “那是自然,他是我大唐医术最高明的两个人之一,而且是一位侯爵。”

    “他是谁?将来我会登门拜谢。”

    “你们会认识的,他是蓝田侯云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