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旱獭洞里的颉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洪城得意洋洋的给皇帝陛下解释了阴符的基本要领,还没等他讲完,李二就已经明白洪城所说的阴符是怎么回事了口大儒们写的书总是有迹可循的,洪城写的书嘛,应该可行,至少自己对洪城如此的熟悉,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写出什么玩意来。聪明的小子,现在做什么事都要把自己从麻烦里捡出来,想得美,等你回到京冇城,就知道朕的爵位和俸禄没那么好拿,想躲在书院里得清静?做梦!

    “洪城,你好好写书,写好之后,朕重重有赏,哦,就赏你五百贯钱吧。

    看到洪城有些失望,又说:“五千贯这样的大手笔,你主子现在还赏不起,就是赏了,你也不敢拿,会被言官把你骂死,唉,云烨是什么人,你和他做交易想要占便宜,下辈子吧,他知道把这法子献给朕,肯定拿不到好处,只有通过你这样的笨蛋,他的利益才能最大化,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抢着和他做交易,被骗了还洋洋自得,朕就不信,如果你不接,他敢不把好办法献给朕?一个好好的孩子,现在都成了什么,也不知皇后是怎么教的。”

    “陛下这是在责怪臣妾管教无方吗?一身盛装的长孙显得仪态万方,或许是刚刚生产完,身体比以前丰腴很多,还专门在眉心贴了焰火纹,正在旁边笑着与皇帝打趣。

    “皇后你来看这是什么。”李二说完就把玉玺托在掌上给皇后看。

    长孙的眼睛瞪得溜圆,嘴也张大了,指着李二手里的玉玺惊讶的问:“难道说这就是传国玉玺?”

    李二笑着点头,长孙立刻重新整整衣装,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臣妾为陛下贺,为天下贺。”一时间,站立在宫门口的侍卫,宫娥,内侍全都拜了下去,齐声说:“我等为陛下贺,为天下贺。”

    李二把手里的传国玉玺又放回盒子,皱皱眉,他不喜欢这个简陋的盒子。又把玉玺取了出来,交给了皇后,让她找个合适的盒子专门来存放这件宝贝。

    胜利的消息像是长了腿,顷刻间就传遍子长安,城里的胡人愈发的谦卑,而汉家子越来越趾高气扬,这是胜利带来的连锁反应,在这个征服与被征服的年代里,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远比诗文教化有用得多。

    官员都在提笔写颂表,士子开始唱战歌,就连燕来楼都悄悄的打出来酒水五折的牌子…,“

    今天金吾不禁。

    在普天同庆的好日子里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尤在荒原上搜索顾利,凛冽的寒风让他的四肢都麻木了,唯有胸中还有一股灼人的火焰,阴山一战,狼狈的须利一路西逃,在这片荒原上失去了踪迹,看着四处梭巡的大唐骑兵,张宝相认为没有护卫的颇利跑不出这片荒原了。

    荒原上一望无际,频利的战马早就疲惫不堪,终于倒在了荒原上,这些天冇来,这匹马是他的水壶,是他的粮包,只要看战马身上横七竖八的刀口,就知道这匹战马曾经经历了什么,须利就是靠战马的血液度过了这七天。如今最后的依仗也倒在了草原上,他从战马的身下抽冇出自己的左腿,迅速的用刀子切割战马腿上的肌肉,趁着战马的肉还有些温度,他需要赶快进食,寒风用不了多久,就会把肉冻的和石头一样硬。…,

    战马还没死,只是没力量面已,头艰难的摆动两下,就合上了眼睛。顾利把沾满鲜血的马肉放进嘴里大嚼,他的小刀很锋利,可以轻易的把马肉切割成一条一条的,非常方便他进食,他不在乎这些血肉的味道,只知道不吃就会没命,

    人怎么可以钻进这样小的洞里?这是一个草原上旱獭的洞穴,这种只比老鼠大上一圈的啮齿类动物,最喜欢的就是挖洞,它们总是挖好多的洞穴用来逃避天上猎鹰的眼睛,这也为其它的小动物提供了天然的避难场所,比如说兔子一类的动物。须利现在一定很希望自己变成旱獭或者兔子一类的小动物,可惜多年来的养尊处优,把他曾经雄壮的身躯变成了满身的肥肉。

    没有遮掩的地方,只有眼前的老鼠洞,曾经雄霸一方的须利心头有些黯然,他想回身和那些该死的大唐骑兵死战,这样至少不会玷污可汗之名,手里的弯刀依然锋利,只是人已经从岩石变成了烂泥。

    他努力的往洞里钻,只考虑如何躲避唐人,没有考虑钻进去后如何出来,洞穴里黑洞洞的,里面似乎有两只绿莹莹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四周的泥土全部活过来一样把他紧紧的固定在洞穴里。

    那双绿莹莹的眼睛是属于旱獭的,这种小东西他吃过无数只,肉味鲜美,皮质上乘,他还有一顶旱獭皮缝制的大衣,非常的暖和。如今,他把正在冬眠的旱獭惊醒了,这东西不是只吃草么?为什么现在开始撕咬舟己的额头?

    颉利绝望了,他实在不想在这个黑暗的洞穴里被旱獭活活吃掉,他大声的呼喊起来,只可惜,声音无法传到地面上,只能暂时吓退旱獭而已。

    张宝相搜遍了这片荒原,居然还见不到颌利的影子,颉利死去的战马尸体还有温度,大冇腿上的血迹还没有凝固,一切迹象表明,颉利就在三里之内,自己辖下的三千军卒居然找不到,真是怪哉口如果在高山密林,这不难理解,现在自己身在荒原,不需要站在马上,就可以看到方圆三里之地,颇利,你在哪?

    上天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入地了。“搜索所有洞穴,土包,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须利找出来口张宝相手心里全是汗水,李绩人还在四十里以外,他不想这桩天大的功劳落入他人之手。

    荒原上的只有

    bó

    bó一层雪,前些天的大雪看来并没有波及到这里,毕竟这里已是千里之外,离吐谷浑只有不到五百里。大唐与吐谷浑的关系并不好,颌利一旦逃脱,这次阴山大捷的光彩就会减弱一半,张宝相明白,李绩也明白。

    荒原冬天的日照时间极短,酉时太阳就会落山,到时候荒原上一片漆黑,再想抓住颉利这个土生土长的草原人就难了,现在离日落也只剩下一个多时辰了。

    在明晃晃的日光下,一切都无所遁形,高天上飞行的苍鹰,山包上正在雌望的旱獭,都一一的映入张宝相的眼帘,只是没有颌利,难道说他真的如同突厥

    神话里说的,可以化作苍鹰?

    张宝相也是草原上长大的,就因为熟知草原地理,才得到大唐皇帝的任命,自己一介法曹能得到这样的任命几乎可以称得上一步登天,只是显赫的官位同样需要显赫的战绩来扶携,活捉颉利就完全可以回报陛下的知遇之恩。…,

    头顶的苍鹰在盘旋,焦急的旱獭依然不肯回到洞里,张宝相忽然大笑起来,带着手下合围了那座小山包,旱獭落荒而逃,没跑多远,就被天上的苍鹰捕获,被带到九天之上。

    看到这一幕,张宝相笑得更加开心,来到旱獭的洞口,往里面看了看,这是一个新打开的洞,少年时抓过旱獭,旱獭的油是治疗烫伤,烧伤最好的良药,内服可以化瘀止血,外冇用可以治疗关节炎,这样的宝贝对出身微寒的张宝相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转了半个山包,来到了山包后面,又发现了一个洞穴,看到有刀砍的痕迹,一颗心都要飞出胸膛里,实在是不相信,上苍会如此的眷顾自己。

    手下很快就挖开了旱獭的老巢,全体将士没有先发出欢呼声,而是一场哄堂大笑。往日里高贵,阴沉,一言九鼎的颉利,被夹在老鼠洞里动弹不得,额头上全是旱獭啮咬的血印。

    张宝相亲自动手,把须利提出了洞穴,在第一时间就用绳子勒住他的嘴,把颉利绑的结结实实,空出两匹马,用一根长矛做横梁,穿过被捆绑的手脚,牢牢地夹在两匹马中间,张宝相可不愿意再出任何意外。

    荒原上升起了一股黑黑的狼烟,紧接着一道接一道的狼烟从草原升起,这道狼烟是早就约定好的讯号,不代表有外敌入侵,它代表着颌利被活捉,它蜿蜒的穿过草原,穿过沙漠,越过高山,跨过大河,千万里的距离在这里只用了半日就到达了长安,龙首原上的烽火台,远远看见骊山上的狼烟,早就准备好的湿柴被泼上油,一支火把被投进柴堆,顷刻间就冒起来浓浓的黑烟。

    太极字里的欢宴被侍卫打破:“启禀陛下,龙首原的烽火被点燃了!”

    李二抛下手里的金樽,来到殿前,在一轮远远的明月下,一股黑烟笔直的从烽火台上升起。

    招手唤过内侍大声说:“来啊,给朕换巨筋。”满满的一筋酒被李二高高擎起,脸颊有泪水滑落,掩不住胸中豪迈之意:“诸公,须利被擒,突厥战事底定,来朕与诸位不醉不归,饮胜!”

    大殿里回荡着饮胜的回音。李渊远远听到,看看外面的狼烟,嘴角上翘,:“或许我也该去庆贺一番。”

    。)PS:第一节送到。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