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捷报和玉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何劭对于这种威胁已经司空见惯,柴绍就这么干过,自己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财大气粗的何先生对着李靖施一礼,说如果将士们的钱财少了一文,请大总管直接到家里,看上什么拿什么,就是拿他老婆都无所谓,子爵府大概还值个几文钱,尽管拿去。

    李靖上上下下打量他好几眼,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满身铜臭的胖子居然会是一位子爵,不过这也让他放心不少,大胜之余,只要将士们没有怨言,他也懒得管束。

    有这一仗垫底,想必夫唐上下的士气,民心都会变得自信许多,薛延陀,吐谷浑,西突厥应该会老实一些,茫茫草原成为了大唐的牧马之地,这一切都是自己披荆斩棘从老天手里夺回来的胜利,呼吸着草原寒冷的空气,鸿翎急使应该到长安了吧!李靖不无得意的想。

    太极宫里的李二正在批示奏折,红色的朱砂笔长久的悬在半空,直到一滴嫣红的朱砂墨从笔端滑下来,滴在奏折上,他才怵然一惊,回过神来,看着那滴墨迹,殷红得如同血迹,不由的担心起千里之外的草原,那里有十万大唐最精锐的关中府兵,不知在冰天雪地里他们正在经受怎样的的煎熬。

    他索性抛下手中的笔,站在高高的大殿上,遥望草原,李靖的能力他不怀疑,李绩的能力他不怀疑,张公瑾的忠诚他不怀疑柴绍过于沉迷于仇恨,要不然,他做大总管自己才是最放心的。

    忽然,他的眼睛半眯了起来长安坑外的树林里有大量的鸟鸦在半空盘旋,迟迟不落,长安周边有很多的乌鸦,大冬天饿极了敢跑到饭桌上与人争食,如今被惊得不敢回巢,说明有大批的人在接近很有可能是骑兵。身经百战的李二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半断。

    往山顶看,烽烟没有点燃,他有些疑惑,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长安附近纵兵狂奔?他吩咐一声,立刻就有百骑司的密探迅速离去。

    宫内的守卫等级立刻提高了两个等级,长安城的卫军也接到了警告城头的军士立刻增加了一倍,然而那一支骑兵依然没有没有减速,惊起的灰尘站在长安城头已经清晰可辨。

    这是不可容忍的,长安城上宴响起了号角,大营里的将士如同出巢的蚂蚁,迅速做出了反应,城外的人迅速进入了城门,而城门也缓缓合拢。

    守卫城池的大将军尉迟恭怒火万丈,平平安安的时节,出了这样一件事他居然一无所知,实在是平生之耻。他已经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胆大妄为者。

    站在城头的尉迟恭看到了为首的鸿翎急使,大红色的盔羽在尘土中极为鲜艳。

    “只有一千骑兵,”尉迟恭嘴里嘟囔一声,随后就吩咐打开城门,他下了城楼,单骑持朔立于城门前,等待鸿翎急使的到来,一千骑兵,还不放在尉迟恭冇的眼里。

    鸿翎急使还没到跟前就扯着嗓子大喊:“大捷大捷,阴山大捷,我军大胜,阵斩突厥两万俘获无数!”便喊,边从尉迟大将军身边窜了过去视他如无物。

    “奶奶的,李靖这回发大了他居然真的把须利干掉了。”他毫不在乎鸿翎急使的无礼,事实上只要不是皇帝陛下亲临,这些使者都可以不加理会。

    …,

    鸿翎急使他惹不起,为什么后面的这些混蛋也视自己如无物,还敢骑着马冲城门,活腻了?刚要端着马槊往前冲,看见打头的是洪城这家伙,这家伙明显的是一路狂奔来的,身后的骑兵阵型也散乱的一塌糊涂,这就不是作战的模式。洪城把手一摆,身后的骑兵立刻如同潮水一般沿着城墙向军营驰去,只留下五十位百骑随他涌往城门。

    顷刻间,城门口只剩下孤零零准备大发神威的尉迟大将军和漫天的尘埃,乌雒马从尘土里走出来,尉迟大将军猩红的斗篷上全是尘土,听着长安城里震天的欢呼声,不由得咧开大嘴,哈哈大笑。

    喧闹是从城门一直向皇城延伸,没多久,皇城上的卫兵也欢呼起来,全身甲胄端坐御位的李二松开手里的长剑,把它放回剑座,轻拍两下,喃喃自语道:“朕亲自杀敌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随即来到太极殿门口,等着胜利的消息,只见一位值日殿臣拎着袍服的下摆,急匆匆的拾阶而上,人还未站稳就向李二报捷:“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李靖将军在阴山下彻底击溃突厥大军,阵斩两万,俘获无数。”

    “朕听到了百姓们的欢呼,这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朕不胜欢喜,召群臣来太极殿共庆大捷!”李二接过文书,就在日光下展开,贪婪的想把每一个字都吞进腹中。

    白马之盟是李世民一生中的奇耻大辱,突厥骑兵在大唐的土地上肆意纵横,杀戮大唐的子民,而自己却要低声平气的在渭水之滨与他结盟,还要献上无数财宝,每每午夜思及,耻辱感都像毒蛇在一口口的啮咬他的心扉。

    如今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强大的东突厥将再也不复存在,胸中的恶气在午后的

    阳光下尽数消散。

    他看到了全身尘土的洪城,眼中荡漾着笑意,离他还有十几步就跪了下来,膝行而至,他不是臣子,他是家奴,这个狗东西,不知有什么好事让他如此的兴冇奋。

    一个黄绫包裹的盒子被他高高的举过头顶,李二没有假他人之手,这个忠心耿耿的奴才,一身的荣华全维系在自己的信赖上,才不会让自己面临危险。

    黄绫子包裹了好多层,当李二掀开盒盖,一方晶莹透亮的玉印出现在眼前,他抓起印玺,玉质是如此温润,握在手中,极为顺手,这就是传国玉玺?这个狗才从草原得到的?

    “陛下,这方传国玉玺是老奴从草原上为您找回来的,老奴检验过似乎不假。”李二充耳不闻,他才不管这方玉玺是从哪里得到的,也不管为了这方玉玺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只知道,这东西天生就该是他的,谁拿在手里,就是在找死。

    “陛下在老奴临出发的时候给了老奴辨认玺印的图样,老奴不负陛下所托,历经艰辛终于找到了它,这期间,蓝田侯云晔帮了老奴不少的忙。”还好,洪城总算有那么一点良心,还记得是云烨帮他找到了传国玉玺,在表功的时候顺嘴提了一下,他才不会告诉李二他的艰辛就是躲在帐子后面偷听这么艰辛。

    “云晔?他不是在朔方吗?李靖给他的命令不是让他回京的吗,怎么又跑到阴山去了,他敢不遵将令?”李二有些火了,作为军人出身的帝王,他对不遵将令,肆意妄为的行为最是反感。…,

    “老奴求陛下恕罪,蓝田侯是被一封假文书骗到阴山的,有人识破我军的阴符,伪造了文书,大总管发出的是命蓝田侯回京的命令,等到了云侯哪里就成了命他到阴山大营报到的消息,所以云侯就到了阴山。”

    李二是老军伍,如何不明白阴符被他人识破的危险,大惊,刚才得到玉玺的喜悦劲头立刻消失,玉玺对他来说有没有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是军中阴符被破,这才是头等大事。

    “这样的情况下李靖为何还敢出兵?太不谨慎了。是何人冇如此大胆?”

    “回禀陛下,据老奴所知,是康国的夜陀伪造的文书,似乎想从云侯这里知道些什么,云侯没说,老奴也不好多问,只是有一件喜事需要禀告陛下,老奴编写了一套新的阴符,我朝大军再也不用担心阴符被识破。”

    洪城想起这件事就得意,天大的功劳啊,云烨不想要,李靖不敢领,生生便宜了自己,只是一想起云晔的条件,洪城的心都在流血,五千贯啊,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就这样姓了云了。

    李二低头看看洪城,再看看手里的玉玺,就问洪城:“这套阴符你花了多少钱?”

    正在痛心的洪城想都没想随口就说:“五千贯啊,他要了五千贯。”话一出口就发觉不对,连忙趴地上请罪。

    “其然是云烨的手笔,想来这套阴符还是可信的,比你编写的要让朕放心的多。

    只是我军以后的所有隐秘岂不是都逃不脱他的眼睛?”见李二没有发火,洪城就晓得这件事算是糊弄过去了,听到李二的发问,特意挺起胸膛说:“陛下不必担忧,老奴保证这套阴符除了老奴,没人能识破,就算是云侯也不行。”

    看到自信满满的洪城,李二如果不了解这家伙的话,早就让人拖出去砍了,所以好奇心大增,就问:“为何会如此?”

    “老奴从云侯那里学来一个法子,可以让阴符千变万化,云侯虽然聪明,想要破解老奴的阴符,老奴自付绝无可能,因为这套阴符的组成是要先找到一本书。”

    “混账,就你肚子里的那点墨水,能逃得过云烨的眼睛?除了启蒙的那几本,你看过很多书吗?”李二哭笑不得,他觉得洪城又被云烨骗了。

    “陛下,这本书还没有出现,老奴准备自己写一本。”

    李二一阵头晕,大字只认识一箩筐的笨蛋要写书了?

    你打算写什么书?怎么写?”

    。)PS:我会继续,您先看,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