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义成公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第二天,一大早,号手就吹响了巨大的号角,紧接着战鼓也擂响了,每一声都震的人心头发紧,云烨把头包在毯子里,想要来个充耳不闻,谁知被同屋的唐俭硬是给拽了起来。

    “老唐,你就放我一马可好?昨日给那么多的将士疗伤,我是累惨了,你就让我多睡一会行不行?”云烨几乎在哀求,外面的天气干冷干冷的,往肚子里吸气都属于遭罪,这样的早上,不知道李靖在发什么疯。

    “嘿嘿,小子,这个是难得一见的场面,大唐建国以来,只举行过三次,你有幸得见是那是天大的福份,怎么还赖床?你好歹也是堂堂侯爵,怎么做表率,快起来,今把盔甲穿上,武侯嘛就得有武侯的样子。”

    拗不过唐俭,只好爬起来,等穿戴好盔甲,鼓声早就停了。

    唐俭是一点脸面都不留啊,翻着眼睛对云烨说:“鼓声早停了,你要真的是武将,人头早就被挂旗杆上好几回了,还好就是一个混子,要不然大唐军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老唐,我丢不丢人关你屁事,等回到长安,好好和你鸿胪寺亲近亲近,说不定有什么大买卖可以做。”云烨的脸皮早就被锻炼出来了,这点打击还奈何不了他。

    “这天下间,张口买卖,闭口买卖的侯爷大概也就您一位,鸿胪寺是清水衙门,可禁不起你的讹诈。”唐俭不在乎,他这次立下了大功。说不得就会有升迁,大唐以军功最难得,想要封妻萌子,没有军功那纯属做梦。自己这回用命搏下的功绩,是谁也否定不了的,所以和云烨谈话也就多了几分随意,少了几分警惕。

    两个人站在门口下了最大的决心。依然不愿意掀开那道门帘,唐俭是被冻怕了,他真的被冻怕了。在阴山脚下的土坑里躺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和死人没有两样,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立刻跑到帝国最南边的穷荒僻壤,只因为那里暖和。

    云烨鼓足了勇气,掀开门帘,屛着气跨出雪屋,后面的唐俭也咬着牙走了出去。一出来,两人齐齐的打个哆嗦,云烨甚至想再跑回去。

    除了云烨和唐俭,剩下的将士都齐齐的站在雪地里,一言不发,就连一边看热闹的何邵。许敬宗也不由自主的站的直了些,孙思邈和公输甲把手统在袖子里,对着缓缓升起的朝阳,似乎在发愣。

    一辆囚车被拖了过来,车里是一个女人。脖子被大枷紧紧的卡死,只能保持问天的姿态。

    “这女人是谁?”云烨悄声问唐俭。

    “义成公主,前隋文帝的女儿,这女人成性,总共嫁给了四代突厥可汗,是我大唐的死敌。颉利的几次寇边都有她的影子,若无她在背后挑唆,颉利不会这么疯狂。”唐俭的眼中全是恨意。

    “狼会不吃人?老唐,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啊?有了这个女人颉利才进攻大唐的?你自己信不信你的这番话?”云烨最烦那女人说事,帝王糊涂了,就有一个妖妃,大将糊涂了就有一个祸水,这是什么逻辑。

    “这,反正这女人该死,你不知道,她在大军已经攻破突厥大营的时候还在反抗,甚至召集散乱的突厥人围攻苏定方,要不是大总管及时跟进,说不定苏定方就会死在乱军之中。”唐俭有些尴尬。

    云烨不再和唐俭说话,伸着脖子看囚车里的义成公主,只见她斑白的头发散乱的铺在脸上,看不清楚面容,这样一个老婆子会是一个红颜祸水?…,

    一个巨大的台子就在眼前,几个军卒打开囚车,把义成公主拖了出来,抛在台子上,她挣扎着站起来,头依然朝着天。嘴里呼出的白雾,杂乱无绪,身上只有单薄的皮裘,看得出来,她在努力的想要保持仪态。

    “她为什么一直抬着头?大枷不是解下来了么?”云烨总觉得她的姿态有些怪。

    “老夫在刑部呆过,这种十五斤的大枷是那么好戴的?她不是不想低头,是她低不下头来,颈骨恐怕都错位了,低的下头来才怪。”唐俭有些幸灾乐祸。

    全身裹着厚厚的皮裘,李靖如同一只巨大的狗熊,来到台子上,背着手对义成公主说:“老夫麾下四千儿郎尽丧你手,至今思之,老夫心里犹自痛不可当,身为汉人,不但不帮助自己的亲族,反而与颉利同流合污,不断寇边,有多少汉家子命丧在你的手中,如今老夫要将你这恶妇明正典刑,以祭我死去的大唐军民,恶妇,今日就是你断头之时。”

    李靖话才出口,台子下面的军卒齐声大呼;“杀,杀,杀!”气氛热烈之极。

    中国人很喜欢围观,从围观吵架,到围观杀人,他们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并且能从中找到让自己兴奋或者愉快的理由。

    面前的女人李靖杀她理由充足,她是敌人,并且应为她,多损失了人命,你只要说这个理由就够了,不需要扯上太多,把天大的罪过加在一个女人身上实在是有些浪费。

    义成公主侧着头盯着李靖看,缓缓的说:“李靖,你也是大隋的臣子,如今见了我,也不下跪?我的身体里流淌着最尊贵的血液,和你这样一个叛贼作战,我哪里做错了?以下犯上就是死罪,你不会不知道吧?”

    “

    隋朝早已因为你那兄弟的残暴不仁而灭亡,如今是大唐的天下,你也不是我的公主,你作了孽,自然要受惩罚,来啊!准备行刑。”李靖似乎不愿意与她做口舌之争,今日大祭,义成公主就是最尊贵的祭品。

    “李靖,我很冷,给我点一大堆火,在死之前我想暖和一下,要不然在阴曹地府再也不知道什么是暖和了。”义成公主也不再和李靖作对,只是提出了自己临死前的要求。

    在大唐对于死囚不过分的要求基本都会满足,更何况,这是一位前隋的公主,李靖虽然心痛部下的死伤,对她的这个要求却没有拒绝。

    一个巨大的火堆点着了,那是给今天庆祝胜利准备的,这样的火堆有几十个,义成公主来到火堆旁,伸出双手取暖,只是她的脖颈依然错位,这让她很不舒服。

    孙思邈走上前去,轻轻按住她的脖颈,往上一拔,又往一侧一掰,义成公主的头颅就可以自由活动了,她笑着对孙思邈施了一礼:“孙神仙,果然好手段。”

    孙思邈叹口气就离去了,背影似乎有些萧瑟,平时坚实的脊背

    也有些佝偻,他们以前就认识?云烨来了兴趣,如果他们之间有什么不足为他人道的关系,致使老孙要劫法场,自己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老唐,孙道长和这个义成公主似乎是旧相识,如果老孙要劫法场,你帮不帮?”一句话把唐俭噎了个半死,他咳嗽了好几声才平静了下来,狠狠地瞪了云烨一眼,对云烨说:“早在前隋时期,孙道长就经常出入皇宫,认识义成公主算得了什么,你不要把你的丑恶心思用在孙道长身上。”…,

    只要他们没有一腿就好,要不然老孙要是真的干出什么事,云烨只好舍命陪君子了,这么多的将士,两个人一定是打不过,最大的可能就是被砍头的人,由一个变成了三个。

    义成公主在火堆旁烤了好久,对李靖说:‘真暖和啊,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皇宫的日子,那时候我只有十二岁,父皇对我说,突厥人希望可以娶到一位真正的皇家女子,如果不答应,他们就会跑到关中抢一万个女子,为了不让他们到关中干坏事,我就告诉父皇我愿意嫁给突厥的可汗,我那时总是想,突厥的可汗也是一位大英雄,我或许可以让他不再到中原来,因为我是父皇最美的女儿。到了草原上才知道,突厥可汗是一个老头子,牙都掉光了,我想回家,可是回不去了,只能呆在突厥人肮脏腥臭的毡房里,我很想洗澡,可汗不允许,说没有羊膻味道的女人不是突厥人的妻子,所以我很久没有洗过澡了,我后来又嫁给了可汗的弟弟,可汗的儿子,最后又嫁给了颉利。李靖,我现在很脏,我想干干净净的去见我的父皇,可以么?”义成公主满怀希望的看着李靖。

    “如果你想洗一个澡,看在你自愿来到突厥和亲的份上,本帅答应你。”李靖就要准备让辅兵准备洗澡水。

    “多谢大将军,我身上的肮脏,用水是洗不掉的,我想用火来洗。”她笑着对李靖盈盈一拜,就转身扑进了熊熊燃烧的火堆,只扑腾两下,就不动弹了……

    军卒们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只有李靖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像在变脸,他看出来义成公主想要干什么,只是没料到她居然的如此干脆而已,义成在火堆里还朝着他在笑,可见她不害怕死亡,她早就活够了,早就想死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