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冷极生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那日暮现在每天需要很多的食物,巨大的行军锅满满一锅饭都不够她吃的,好在云烨的车队从来都不阻止人吃饭,只要你能吃,吃多少都没人管你,只是不允许浪费而已。

    一个洗干净的小姑娘总是那么讨人喜欢,厨子往往在一声甜甜的“哥哥”声中就目送她端走了巨大的锅子,再摇摇头重新再煮一锅饭。车队里也不缺少她那一锅饭。

    她似乎总是饥饿的,每回到云烨那里,都踩着饭点,不但自己吃饭吃的见不得人,还偷偷往怀里装烤干的饼子,这引起了云烨的好奇,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吃那么多的东西?

    来到她的帐房,云烨清楚了,那日暮正在把怀里的饼掰开,分给帐房里的十几个突厥孩子。他们见到云烨进来,就像受惊的羊群,一下子全部躲到了那日暮的身后。

    李靖在减少俘虏的配给,在大雪封路的情况下这无可厚非,如果不是昨天找到一片油松林子,所有的人恐怕都不会有热饭吃了,要知道前天做饭,云烨下令拆了两架爬犁,把木材用来烧火,大家才有热食吃。

    不用去想俘虏营的惨状,从救回来的汉人奴隶凄惨的遭遇,云烨就可以想象李靖会如何对待突厥俘虏。

    云烨把惊慌失措的那日暮拽出帐篷,带着她来到汉人奴隶处,孙思邈正在给那些汉人奴隶治伤。

    这是人间地狱,他们瘦弱的如同骷髅披着一张人皮,那些女子就更加的凄惨,糜烂的就暴露在天光之下,她们似乎没有了羞耻感,任由那些辅兵们在她们的伤患处涂抹药膏,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臭味。

    孙思邈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那日暮,就扭头继续给一个拼命吃饭,却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人在咽喉部位施针。

    那日暮看的浑身发抖,恐惧至极。她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模样,她害怕云烨会把愤怒回报给那些孩子身上。

    叫过一个懂得突厥话的辅兵。云烨说:“把我的每一个字都讲给她听。”辅兵点头答应。

    “那日暮,你眼前的这些人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需要突厥的灭亡才能偿还,突厥人的野蛮习性注定了会有一次屠杀。而且不可更改。那日暮,你是幸运的,但是这种幸运我希望只保留在你身上,不要再收留其他突厥人,他们注定了要接受惩罚,否则就是对这些人的不公平。”云烨说完就离开了,这个地方他来过两次,他没有孙思邈钢丝般坚韧的神经,每看一次,他都有杀光突厥人的冲动。

    回到帐房。那日暮也低着头回来了,她匍匐在云烨脚下。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云烨俯下身子,抚摸着那日暮长长的头发,只能发出一声叹息,仇结的太深了。没有和解的可能,突厥人总以为只要认错,中原王朝就会原谅他们的过错,这一次不会了,因为中原的皇帝是李二,他也有胡人的血统。对胡人的习性知道得太多了,他清楚得知道胡人没有经受过血的洗礼。是不会臣服的,草原上只有强者为尊。

    云烨一直没有转换过来心态,他总是以后世的眼光看待胡人,那些残酷的场景离他太远,这会亲眼目睹之下,他收起了多余的慈悲心,事实上,草原也不需要慈悲心。…,

    到底云烨也没有把那些孩子撵回俘虏营,他默认了那日暮的做法,不鼓励也不反对,这种软心肠也只是针对孩子,他实在是硬不下心肠,这是后世给他带来的后遗症。

    李靖似乎不打算等下去了,他挑选了一万强壮的军卒,全是骑兵,他要冒着雪去颉利的营地,张公瑾留守,一旦李靖得手,他就会带着大营缓缓向阴山进发。

    云烨把车队里的所有饼干都交给了李靖,还给这一万将士都配上了粗粗缝制的羊皮手套,那些受辱的汉家女子的,云烨全部接收了过来,在缝制手套的时候,哪怕是最虚弱的女子都挣扎着爬起来,在火堆旁没日没夜的赶制。

    何邵献出了牛肉干,把它们分成一个个的小块,再用麻布袋子装起来,香肠也被他献了出来,得到了李靖的高度赞赏。云烨用大锅翻炒着面粉,要把他们做成炒面,他没有做过这东西,只听说过,不管了,只要熟了就可以,反正军士吃的就是猪食,他们的军粮就没法子看,粘粘糊糊的一锅,装到饭盆里就和鼻涕一样,还美其名曰:“汤饼”。

    既然汤饼这种东西都可以吃的狼吞虎咽,没理由这样的炒面会不合胃口,先放了许多的牛油,待到它化开,再把面粉倒进去,用工兵铲来回翻炒,最后加进去磨细的盐,直到面粉被炒的发黄,才罢休。

    李靖用开水冲了一碗,对味道很满意,马上全军就开始制作,一万人二十天的口粮,云烨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抽检了饼干,抽检了肉干,连香肠都没有放过,一大堆被扔掉的香肠让何邵痛不欲生,只是因为发现了几根马毛,就把好几百斤香肠扔到雪地里,说是什么废品。

    李靖不忍心,他吃的饭食里偶尔都会有一些头发之类的东西,日子艰难的时候,饭锅里飘着老鼠也不是没有过。他蒸了一大锅被云烨扔掉的香肠,吃的津津有味,还大声喊叫着,说是美味。

    这明显是来拆台的,何邵的下巴都快举到天上去了,还拿着一根报废香肠吃的满嘴流油,看得那些军卒们直流口水。食品卫生防疫条例在这里没有市场。云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不知所谓的混蛋们一人举着一根香肠在火上烤着吃。

    有他们后悔的时候,当毒大米,地沟油充斥他们饭桌的时候,云烨很想看看他们欲哭无泪的表情。现在物质太缺乏了,甚至可以说是贫乏,云烨很不理解李二为什么把每斗米的价格定在三文钱,粮食真的多的没出去了么?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乞丐?那么多饿肚子的人?贞观盛世只是一个假象,一个肥了豪门,苦了百姓的假象。

    云烨让那些妇女又制作了一些护膝,给李靖专门用狼皮做了一副,他晚年的风湿病足足让他在床上卧了十年。

    雪停之后的草原可以用滴水成冰来形容

    ,太冷了,帐篷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北风一刮,冷入骨髓,开始有人被冻死了,晚上睡下,第二天就成了冰棍,就这样还被别人抱着取暖,说是挤一挤暖和。

    云烨看着自己肿得和面包一样的手背,束手无策。那日暮的手也冻肿了,她仿佛没看见,依然匆匆忙忙的在军营里当土拨鼠,到处寻找食物,用来喂那十几张嘴。…,

    李靖在盼望寒冷,越是寒冷他成功的机会就越大,云烨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严寒,从早上到晚上自己似乎一直在发抖,火堆越发的大了,人离火堆只有两尺,胸膛被烤的快冒油了,后被依然有冷风刺骨,这是真正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

    何邵已经烧的不省人事,程处默特意搬过来照顾他,在云烨看来,那里是照顾,纯粹是要找一个暖炉,看着程处默抱着老何睡觉,云烨就想把程处默掐死。

    再想不出保暖的办法,老何就会死在草原上,看着老何干裂的嘴唇,云烨给他用勺子一点点喂水,他像个婴儿般的张着嘴,想要多喝一点,只是不停抖动的身体让云烨怎么也灌不进去,水洒在外面的,远比他喝下去的多。

    再坚强的人也有极限,在缺乏保暖手段的古代,这足有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会死很多人,历史上只记载了李靖的成功,却没有记载死伤了多少人,似乎那些人都只是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狗子把手放在裤裆里取暖,因为那里是全身最温暖的地方,在以前,会被人笑死,现在却没有人取笑,他的脸烂糟糟的,被冻成了青紫色,鼻涕结成冰就挂在嘴唇上,他们负责砍柴,这几天怎么砍,也跟不上烧。

    云烨不知道爱基斯摩人是如何渡过严冬的,他们那里的冬天想必比现在冷的多吧,砌一个不大的雪屋,真的会有效?没办法,云烨只有拿来一试,反正雪也不缺。

    他叫上了程处默两人拿着铲子,慢慢的盖冰屋。

    “烨子,这个冰做的房子真的会暖和?”程处默冻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以前听师傅说过,我也没见过,现在咱们要在里等大总管他们回来,至少要住十几天,我不想冻死,就试试,但愿师傅不是忽悠我,”云烨嘴唇上也全是冰碴子,嘴早就没知觉了。

    “老爷子不会骗咱哥俩的,咱快点干,还暖和一点

    。对传说中的老爷子,程处默明显的比云烨有信心。

    一个时辰之后,在云烨感觉快要冻死的时候,雪屋子终于建好了,门背对着风,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真的有效,两人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又在雪屋子上面洒了一遍水,顷刻间就被冻成冰,其实云烨的雪屋子很简单,就是在帐篷外面堆上雪,再浇上水,用来阻隔寒风,火盆烧了起来,没用多久,整个屋子里就暖和起来了,火苗也不再是外面的橘黄色,而是呈现温暖的淡蓝。

    云烨把老何抬进屋子里,再给他盖上厚厚的毛皮,他终于不再发抖,打着呼睡着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