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赶跑了洪城,云烨走出帐房,外面的雪下得越发的大了,隔着几十步就看不见人影了,地上的积雪也有半尺厚,沿着辅兵们清扫出来的小径,云烨来到巨大的尖顶帐篷前面,看到不时有拿着长杆子的辅兵在推帐篷上的积雪。..

    这雪太大了,再这样下去,对大军都是一个威胁,至少粮草就无法转运。所有的人都知道在大雪天里,能有一口热汤喝是如何的惬意。现在,这样的享受被缩减成了一半,晚上的热汤没了。

    水有很多,几乎无穷尽,满地的白雪就是最好的水源。可是,哪里去找燃料?

    牧民们用的是干牛粪,现在五万大军集中在这方圆十里之内,能烧的恐怕早就被烧光了。如果用牛粪就是一百万头牛一起拉也架不住烧啊。现在是下雪,还不太冷,一旦雪停了,要命的严寒就会到来。现在,所有人只能期盼这场大雪早日停下来。

    那日暮就在那里,躲在帐篷边上不肯出来,抱着一只羊羔,程处默无奈的站在那里,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那日暮看到云烨进来了,连忙抱着羊羔往云烨这里跑过来。

    看他怀里羊羔,只有一个月大,全身的白毛软软的,是做皮袄的好材料。那日暮把羊羔举到云烨面前,非常快的说着什么,云烨听不懂,旁边懂突厥话的辅兵说:“侯爷,那日暮说这是一只小母羊,来年会生出好多的小羊。不能杀掉,他还说,想过日子的牧民都不会把小母羊杀掉。”

    “处默,那你就换一只羊杀不好吗?非要和她一般见识,掉身份。”云烨翻着眼睛对程处默说。

    “烨子,你这妞的脾气也太大了吧?一肩膀差点把我掀个跟头,我不是要吃羊。是想要那张皮子。”

    云烨让那日暮给程处默道歉,没想到她居然撅着嘴不动弹,抱着羊羔子拧着脖子看外面的大雪。半天才说:“没有,牛粪,我们会死。”

    这话一出。程处默就没了和她治气的心思,他不明白大总管在等什么,为什么在这样的天气里还要坚守在草原上,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将领所作出的决定。

    他和云烨走出帐篷,在大雪里漫步,松软的白雪被踩得吱吱作响,程处默看着云烨帽子上积雪问他:“烨子,如今天时地利皆不在我们手里,大总管为何还要一意孤行?颉利经此一击,亦难有作为。我们为何不回军定襄?”

    云烨掸去帽子上的雪,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炒过的黄豆,递给程处默一些,然后往嘴里扔一颗,嚼的脆响。四处张望着茫茫雪景,似乎没有听见程处默的问话。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我不成吗?”他又追问一句。

    “处默,你知道军人的第一条例是什么?”云烨看着有些急躁的程处默,终于说话了。

    “这我自然知道,勇猛。这就是军人的第一条例,只有勇猛无畏,才有无数的胜仗可打,我大唐军人就是凭借着坚甲利刃,勇猛无畏,才扫清各路烽烟,开拓出大唐天下。”程处默的血向来都是热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一只光有勇猛,没有纪律的军队无论如何也是谈不到强大的,孙武斩宠妃,还有细柳营旧事,无不说明了一个道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今你在大总管帐下,就该服从大总管的军令,而不是心怀怨愤,这是为将的大忌,也是当人家属下的大忌。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你还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军人,进如山崩海啸,退如江海溃堤,众志成城,万人一心才是战场上的取胜之道,你今天,先是对洪城出了重手,后来又和那日暮起了冲突,这些都说明,你的心不安定,你心里充满了愤怒,为什么?”…,

    从朔方相见到现在,云烨一直没有何程处默好好谈过一次话,他总觉得程处默现在变的有些急躁,不知道他的烦闷是从哪里来的。

    程处默四仰八叉的躺在雪地上,睁大了眼睛看天空,哪怕雪飘进了眼睛也不闭上。

    云烨躺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就这样陪着他,任由白雪把两人轻轻覆盖,如同在陇右的草堆上,程处默陪着他一样。

    “我有几个兄弟在朔方战死了,当然,我给他们报了仇,把伤害他们的一个小部族连根拔起,这不是我要说的,我要说的是在早上我们还一起开玩笑,我答应他们,胜利之后回长安,我会请你给他们做一顿他们从来没有吃过的美食,他们也盼着有这么一天,只是到了晚上,他们没回来,第二天我找到了他们,全都死了,连衣服都被突厥人扒光,有些尸体还有野兽吞噬的痕迹,我掩埋了他们,但是没有立碑,我知道在那里,不会有人来祭奠他们。我在那里做了埋伏,杀光了那些该死的突厥人,只是我总感到失落,我为那些战死的将士失落,他们那么勇敢,那么无畏,却死的悄无声息,就像秋天树叶从树上飘落那么自然。我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所以我不怕死,我只怕向他们那样死的无声无息。”

    拂去脸上的水渍,云烨对程处默说:“原来你打算活成爆竹啊,这有些困难,赶明天与突厥作战的时候,你只需要单枪匹马的冲向敌阵,干掉几个敌人之后,再被一群敌人把你剁成几段,这样你就有人记住了?”

    “战士就是用来作战的,战死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到死都在作战,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们完成了自己的责任,你应该感到高兴,而不是担心那些身后事,如果你一直有这种心态,我会请程伯伯把你从军伍里弄出来,再给你在长安弄个小官,平平安安的活到八十岁再死如何?”

    “那我还不如现在就被雪埋了算了。”程处默咕哝着说。

    “不想死就滚起来,这些天遇到的不是变态,就是蠢货,还要加上你这个二百五,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住,还敢指望你给咱们三家撑门户?大男人长了一副小女人的心思,丢不丢人,少想那些没用的,现在多想想怎么多找些柴火是正经,我不想还没把颉利干掉咱们自己就冻死了。”

    和程处默谈心就是纯粹找难受,他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念头,还总是被情绪所左右,也不知程伯伯是如何生出这样一个外表粗犷,内心细腻的变态的。

    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云烨拱着肚子打了几下,也没站起来,最后还是被程处默拉一把

    才打起来。很狼狈,身上干净的皮氅子被染的乌七八糟,也不知下面是什么玩意。

    后世的历史不能给程处默说,李靖现在大概还盘算着要给颉利突如其来的一击,所以不打算撤兵,唐俭现在大概正在忽悠颉利吧,苏定方从来到大营就没见过,现在说不定正趴在某个犄角旮旯准备偷袭颉利呢。

    又和程处默在地图上推演军事变化,说白了就是拿李靖和颉利玩游戏,说到军事策划,就太高看这两个人了,不过看着地图上黄河的走势,云烨忽然发现自己现在离呼和浩特没多少距离了。

    有些暗然伤神,这座城市里曾经有自己最深刻的记忆,如今,他还只是一片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人说沧海变桑田,到云烨这里就成了桑田变沧海,仿佛一个在不停倒着放的电影在他的脑海里周而复始的播放。…,

    那日暮最近添了一个爱好,就是不停的捡东西,自从打程处默那里捡来了一只小羊羔,她就没有停止过这种幸运旅程,今天捡一头牛,明天捡一匹马,直到失主上门,云烨才知道那日暮居然捡了张公瑾的战马,还有他的宝刀。

    何邵的脸扭曲的像一个苦瓜,指指那日暮帐篷里的七八头牛,意思是那些牛是他的。

    云烨大怒,揪着何劭在雪地上就是一顿暴打,谁说那些牛是你的?你叫唤它们答应吗?既然是那日暮从帐篷外面捡的,那就是她的,那怕她从你帐篷里捡的,那也就是她的。刚才被张公瑾挖苦的体无完肤,正找不着出气筒,这就有送上门来的。

    何邵气急败坏的大吼:“好了好了,是她的,都是她的,我认了还不行吗?”

    云烨在这里揍何邵看的那日暮眉花眼笑,在云烨出完气之后,还高高兴兴的挽着云烨的胳膊撒一回娇,看来,她对自己的男人满意之极。

    何邵的大肚皮没有了,所以揍起来没有以前酣畅淋漓的感觉,谁叫他好好的子爵不当,跑来做商贾,不知道商贾在大唐没有地位吗?

    何劭很担心自己的几百头牛又被那日暮捡走,把牛圈搬离了后帐,远远的放在营门外面。不光是他,还有许多发了一点小财的辅兵也把帐篷重新支在牛圈旁。

    这两天,郁闷的那日暮没有捡到好东西,十分不高兴,直到她捡到了三个十一二岁的小突厥人,她才重新露出了笑脸。(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由于本书网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