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阴符没变化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如果有可能,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像炮仗一样惊天动地的,闷声发大财才是中国人的传统。东方朔?一个满腹才华的倒霉蛋,皇帝喜欢听他的笑话,所以他只能在皇宫里当一辈子的相声演员。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的《辨骚》、《诠赋》、《祝盟》、《杂文》、《论说》、《诏策》、《书记》等篇中,就论及到东方朔的各种文体近十种。这样的文豪,一生堪称是一个悲剧,满腹的才华都成了取悦皇帝,让皇帝高兴的资本。

    云烨摇摇头,把晚年东方朔褴褛的身影从脑子里赶了出去。

    李靖或许是好意,但他是一个看不清楚形式的军神,做任何决断都比别人慢一步,这一步注定他得在猜疑中战战兢兢的过完后生,他的建议不听也罢,如果是军事上的意见,云烨没二话,立刻执行,朝堂上的吗,先等等。听许敬宗的,也不能听他老人家的,那纯粹就是一个大坑。

    军中的百骑将领来了,在大唐军中,一旦有重要的军事决议,百骑司的人少不了,一方面是要告诉百骑司的将领,自己的决议是针对军队的,是对军队有利的,二来通过百骑司告诉皇帝,自己做这些改变是有道理的,不是有什么阴谋。

    特务机关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鹰钩鼻,三角眼,两腮无肉,标准的监军模样,比老牛差远了。

    他从来不坐。就站在李靖身后,不住的拿三角眼瞟云烨,似乎要看出什么花花来,怀疑是特务机关的美德,云烨早就了解这些人,这一年多,百骑司大概没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

    。只是有没有效果就不知道了。

    “大总管,末将特来告罪,您让末将彻查的文书被篡改一事。末将没有查出任何蜘丝马迹,请大总管降罪。”一开口云烨就对这家伙增加了几分好感,虽然人长的不咋地。声音却似洪钟,有些军人的豪迈,只是站在李靖身后请罪,像刽子手多过像请罪的属下。

    “不必查了,老夫已经知道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罪魁祸首乃是康国的夜陀,日后自然要找他算这笔帐,今天叫你来,是有一种新的阴符需要你做见证,并需要你去执行。”李靖没有回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有对云烨说:“云侯你就开始解说吧,老夫洗耳恭听,有何妙法,尽管一一道来

    。”

    这个百骑将领的身份明显没有牛进达高。要是牛进达在这里,会有座位,李靖也不敢让牛进达做他的护卫。他听到李靖的话,三角眼瞪得溜圆,似乎有些不信,但是李靖发话了。他只能闭上嘴竖起耳朵听。

    “我听许先生讲过,阴符,和阴书,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小手段,这些东西早就流传了几千年,只是为何历朝历代的名将从未有过改进?竹节传讯,到了战国才变成了阴书,现在出现了泄密事件才想起来改变?军队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手段的应用者,为何从你们这里看不到这种现象?”云烨不客气,军方想要自己的东西不付出代价可不行,量李靖这个穷鬼也拿不出来多少钱财,他需要李靖的动议,让军伍里的精英参与书院,顺便给书院的学生找条出路,貌似当特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竖子无知,我百骑司早就把阴书做了改变,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出现文书被篡改的事情。”主人都没说什么,他倒是急了,是一条好狗。…,

    “就你们百骑司的那些破玩意,还好意思拿出来献宝,把好好的阴书硬是给弄成四不像,把一封信拆成三份,由三个人携带送信,就是你们的秘密,百骑司不过是把三个人弄成了五个人,就这样的改变你也好意思称为敌虽圣智,莫之能识?”

    李靖早就把阴书的改变对云烨说了,他也怀疑三个人变成五个人到底会起多大的作用,结果被云烨笑话的一无是处,他写了一封信,是在五张纸上写的,单独看一张纸,都是没有意义的字,打乱顺序之后交给云烨看,没有告知如何来看这一封信,结果,不到一个时辰,云烨就弄懂了这封信的含义,顺便把意思篡改了一下,让李靖呆若木鸡。

    中国古代有无数才智高绝的人氏,藏头诗写的那叫一个妙,“郑庄好客,容我尊前先堕帻。落笔生风,籍籍声名不负公。高山白老,莹骨冰肌那堪老,从此南徐,良夜清风月满湖。每一句的头一个字就是苏东坡给妓女从良的判词。被这些东西熏陶了半辈子的云烨,哪里会看不出李靖那简单的隔三跳二的白痴写法。

    百骑司的军将被云烨说的哑口无言,过了半响,才说:“我不信你可以把阴书写出花花来。”梗着脖子不肯认错。

    云烨对李靖说:“大总管,现在晚辈是奸细,请大总管说一句话,我现在就用这句话写出密信,看看无所不能的百骑司能不能看出来,如果看不出来,就去请教许敬宗,由他来给你们作解释,小子颠簸了两千多里地,需要好好休息。‘

    面对云烨的傲慢,李靖苦笑,百骑司的家伙把牙都快要咬碎了,却无可奈何。云烨是被一封假文书骗来的,不是受命到军前效力的,云烨这时候应该在恪物院上班,而不是在在冰天雪地里受苦,这是他们的错,这也是云烨他们一到军营就处处盛气凌人的原因。

    “明日四更造饭,五更全军出发,骁骑营为左路,陌刀营殿后,斥候放出十五里,命李绩伏兵于山口,待敌过半,于中路突击,将敌军截为两段。大总管李靖此令,元月十六日。”

    这就是李靖现编的军令,云烨不得出帐,需要现写。他们两个人就虎视眈眈的盯着云烨看,把他当成真的奸细一般。

    云烨掏出一本书,也不理会二人,悠哉悠哉的读起书来,偶尔还在一张纸上面写些什么,在百骑司将领快要爆发地时候,云烨合上书,伸个懒腰,把手里的纸递给了李靖。

    李靖满头雾水,他看不懂,一个字也看不懂,准确的说那就不识字,是一些鬼画符,百骑司将领正要发怒,却听李靖大喊一声:“洪城闭嘴,你要是再敢有一句冒犯云侯之言,军法从事。”又问云烨:“这就是你新编出来的阴书?”

    那个姓洪的军将闭着嘴,怒气冲冲的朝云烨翻眼睛。

    “这是最简单的一种,如果你需要更高深的,可以派人来书院就学,说好了,每个学生一千贯,童叟无欺,顺便告诉你们,等我回到书院,算学班就会讲这些,你们拿到这个东西赶紧再研究,不要闹出我书院的孩子都可以拿你们百骑司的阴书当玩具,那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

    “云侯,钱财之事不值一提,只是这种阴书一定难学之极,军中都是粗汉,恐怕不易学会。”李靖觉得自己这样的儒将都弄不明白,指望那些粗胚们能学得会?…,

    “大总管,您要学会,恐怕连一盏茶的时间都用不了,您觉得会有多难?在书院里这些玩意只是学生们的一种游戏,当然这是教会以后的事。”

    “没有命令,你不许把这些东西教给学生,我这就飞书给陛下,请陛下下旨,禁止书院教授这些阴书,如果陛下不准,我洪城哪怕身死族灭,也不准你泄漏出去。”洪城的眼睛都变成了红色,看得出来,他在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起杀人的心思。

    “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你应该去找许敬宗看他能不能把这些阴符解开才是正经事,要不要干掉我,回来再想。”云烨笑着对洪城说。洪城听到这话,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云侯为何如此逼迫洪城?他虽然外貌不佳,然而他对大唐的忠诚不容置疑,我说过,你指望世上有几个你这样的人?这道阴符老夫不必等就知道,许敬宗绝对解得开,这种小巧机变功夫,老夫就算再自负,也无法与你争锋,你何苦为难一介军中粗汉。”李靖会错了意,他以为云烨是在生洪城的气。

    “大总管谬赞了,我也是军人,虽然抡不得刀枪,杀不了贼寇,但是我的心和洪城别无二致,我只是怒其不争而已,自阴书出现快两千年了,朝代更替,岁月荏苒,多少英雄都成了冢中枯骨,谁能料想,军家传递机密的方式居然没有一点改变,是何道理?祖宗把阴符发明出来就是要我们躺在上面混吃等死?洪城走了狗运,我在这里,他得脱大难,这次是运气,下次呢?我就算浑身都是铁,能打几根钉?不把这些我知道的学问传给更多的人,你让后世子孙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学我们束手无策?鼠目寸光之辈,如果在书院,我一定会把他关在地牢,要他好好想想。”

    一番话说的李靖面红耳赤,这就是现代人和古人的区别,他写个兵书也藏藏掖掖的,连侯君集想学都教一半藏一半的,还说凭借这些足够安天下,虽然后面侯君集造反了,证明了他的眼光是如何的毒辣,没有牵连到他。但是作为老师,他这样的行为给后世开了一个极为不好的例子,人人都把学问教一半藏一半自他而始。这种影响比起侯君集造反成功还恶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