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东方朔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刚刚走出散乱的战场,迎面遇到十六名唐军斥候,看到飘飞的唐字大旗,十六骑驻马坡顶,其中一骑下了山坡,来到车队前面,大声喝问来者的身份,目的,眼中满是警惕,手就放在刀柄上,似乎要随时抽出作战。

    老庄立于马前,鼻孔都要朝天了,左武卫军官从来就看不起右武卫的窝囊废,嫌他们身上有一股子娘们的味道,每回操演,都败于左武卫,而且还输不起,有耍赖行为。这也就是在边关,如果在长安遇到,又会是一场群殴。

    不用看,都是熟人,老庄认识他,他也认识老庄。架都打了好几场了,刚才老庄就是嫌他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他自己这张脸就是活生生的出入证,要什么文书啊。没想到那个骑兵并不给面子,依然板着脸要老庄拿出军令才能放他前进。

    从不耍横的老庄气的脸色铁青,对那骑兵说:“老邢,咱们也算是打出来的交情,现在还没有到大营,文书自然是要交给大总管的,你掂量一下自己,有资格看吗?再说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居然认得字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老邢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朝着老庄咆哮:“庄三停,你他娘的现在不是左武卫的人了,跟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就敢在我右武卫的底盘上撒野?”

    话音刚落,一个硕大的马腿就砸在骑兵的脸上,把他砸的从马上掉了下来。程处默从爬犁跳下,拍拍手,庄三停早就按着骑兵狂殴。山坡上的骑兵呼啸一声就扑了下来,辅兵们也抽出武器,双方对峙起来。

    “右武卫现在统军的是谁?”云烨喝止了辅兵们的行动,抬头问为首的什长。

    什长见到云烨的腰牌挂在腰间,从花纹上就看出这是一位大将,赶忙从马上跳下来。抱拳施礼说:“回将军,右武卫现在直接归定襄道大总管节制。”

    “你去回报大总管,蓝田侯云烨奉大总管之命前来军前效力,请求归营。”说完又回到爬犁上继续睡觉。

    什长面如土色,刚刚爬起来的老邢更是脸色煞白,军汉们平时野惯了,对顶头上司不敢胡说八道,对那些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侯爷公爷却没有敬意。脾气上来就信口胡诌,入娘到老子的粗话说惯了,一时改不了口,没被听着,那自然没关系,被正主听个正着,那就是大事件了。

    云烨根本就没往心里去,程处默也不过就扔过去一只马腿,比这难听的他们都听过,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兵一般见识。牛进达被说的更难听,也没见他老人家把小兵怎么样。

    “侯爷。刚才邢大牛无意冒犯侯爷,还请侯爷开恩。‘什长单膝下跪为自己的兄弟求情。

    程处默呵呵一笑,回到爬犁上继续补觉,不理会这些大头兵,杀罚存留看云烨的意思。

    ”整天呆在大营里不练身手,尽他娘的练嘴了,一张臭嘴连个把门的都没有。什么混账话都往外冒,幸亏本侯也是混军伍的,要不然你这混蛋那还有命。掌嘴十下,重重的,长个记性。”

    什长大喜,抡圆了胳膊就给老邢一顿嘴巴子,抽完了,老邢那张脸也看不成了,还跑过去把马腿捡过来,放在爬犁上,才骑上马向着大营飞奔。

    李靖手里拿着云烨的调令,左看右看,怎么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发出过这样一纸调令,只记得自己让云烨滚回长安,何时让他到军前效命的?…,

    军中的录事参军取出存档文书,一一验看,终于找到了原始记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大总管命云烨回长安,绝对不是到军前效命,这封文书是假的。

    李靖大惊,这伪造的文书堪称天衣无缝,自己的字迹丝毫不差,大总管印鉴惟妙惟肖,他那里知道,文字,印鉴都是真的,只是文字调换了顺序,加了几个字,又减去了几个字而已。

    在开战前夕,出了这样的怪事,李靖焦急万分,连忙派出信使,一一核对分发到个个将领手中的命令是否被篡改过。一连三天,各处将领回报,命令准确无误,李靖这才放下担忧,考虑如何安全准确的把军中文书送达这一难题,他清楚的知道,给朔方送信的信使恐怕早就丧命,要不然不会出这样的怪事,问题是敌人是谁?

    云烨没有告诉李靖这封文书的出处,许敬宗就更加没有那个闲心,孙思邈虽然想说却被云烨给拦住了,告诉了他一种新的传达机密的方法。又一次把许敬宗和孙思邈震惊的无话可说。

    李靖正在考虑如何加强信使的安全性,一次性派很多人护卫,这不可取,在遥远的路途中,十人和一百人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阴符,阴书过于简单,无法传递复杂的文字,这不行,那也不行,李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解决这种情况的办法。这件事必须早日解决,一旦自己的命令与将领的意见相悖,将领就会怀疑这封文书的正确信,一旦军中相疑,还打什么仗啊,如今到底是何人篡改了文书,还没有查清楚,如今颉利屯兵十万就在前方,军中要是再出乱子,他几乎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何等可怕的场面。

    孙思邈来访,他们本来就是多年的老友,实在是不忍心让李靖受煎熬,所以特意前来为他解忧。

    “药师兄何故如此煎熬?”见到老友面容憔悴,孙思邈长叹一口气,明知顾问。

    “都是军中琐事,老夫身为大总管,现在是进退维谷啊,上不能报皇恩于万一,下不能斩颉利安天下,实在是惭愧。”见老友动问,李靖也没有隐瞒,告诉了孙思邈自己现在很为难,只是没有明说为什么为难。

    “其实大总管为什么焦急,老道倒也知道几分,虽然老道不能为你分忧解难,却知道何人可以帮助大总管。”孙思邈了呵呵的说。捋着长须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

    。

    李靖腾地站起身,双手抱拳施礼:“道长如能解我胸中困惑,李靖感激不尽,只是事关重大,不知道长所荐之人有几分把握?”得到孙思邈明确的回答,是李靖必须要做的事,因为关系到大军安危,他不得不慎重。

    “去找云烨吧,他早就知道这封文书是假的,他特意千里迢迢跑到你的军中,听说只是为了见识一下你指挥千军万马的英姿,顺便发一点小财罢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在来你这里的途中,他与制作假文书的贼人有过接触,却不知到底是何人,虚惊一场。”孙思邈不习惯绕圈子说话,就一五一十的把原委给李靖交代了个底掉。

    李靖不是程咬金,老程对云烨无条件的相信,到他这里却要打几个折扣。

    “那文书就是我本人也分辨不出真假,他是如何知道的?”李靖向孙思邈求证。

    孙思邈掏出怀里的放大镜递给李靖,要他重新观察一下那道文书。…,

    有了辨别真伪的手段,李靖的忧虑顷刻间就去了大半,在学会如何使用放大镜之后,看到那些明显的伪造痕迹,长长松了一口气。

    在云烨面前能摆长辈谱的只有程咬金和牛进达,李靖在就知之甚详,由于云烨不是他的手下,他只好以主客之礼接见云烨。云烨没有矫情,他晓得现在不是找李靖回报那一脚的时候,大敌当前,容不得他耍小心思。

    “大总管,伪造文书者乃是一群马贼,为首者名叫夜陀,背后有一股不小的力量在支撑,我还不知道是谁,不过可以断定,他们都是些才智高绝之辈,不容小觑。晚辈几乎丧命在他们手中,还望大总管小心。”

    “夜陀?只是康国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他既然敢打我大军的主意,老夫岂能容他活命

    !我大唐将士何时会担心一个小小马贼,待老夫将东突厥平没之后,我要看看这个马贼是否长了熊心豹胆。”

    两军对仗,李靖怕过谁?死在他手里的名将,悍将一大堆,他完全有资格藐视天下群雄。

    “他只是疥癣小疾,以晚辈的看法,他最多还有三个月的寿命,不用理会,我这里有一种简单,却非常有效的军中秘传之法,比之阴符,阴书强上不少,就算是男女间的情书也可准确无误的传达。‘

    为了给李靖增强信心,云烨特意把话说的非常满,主将的气势只可鼓不可泄,如果李靖失去了信心,这十万大唐军卒可就跟着进了鬼门关了。

    姜太公用鱼竿创造出的阴符自然有它的奥妙之所在,阴书的加密法,就是现代也在引用,谁敢小看古人的智慧。

    李靖紧绷的面容松懈了下来,看着云烨说:“你的智慧老夫从来没有小看过,不光是我,陛下提起你也是赞不绝口,只是太过于妖孽,所以就让人多了几分提防。你不要奇怪老夫为何要对你说这些,就当你减轻红拂病情的酬劳吧,你与汉武时期的东方朔有的一比,都是聪慧无比的人物,只可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过于妖孽,就注定你在朝堂上不会有太大的作为。你比东方朔还要聪明几分,就是你毫不栈恋权位,只是一心想要办书院,把你的从会用在教书育人上,这恰恰迎合了所有人的希望,所以你顺风顺水的走到了现在,老夫希望你真的可以办出一所亘古未有的书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