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君子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争是强迫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冇力行为(克劳塞维茨)。

    很早以前云烨就知道这句话,并且深以为然。

    越是接近李靖,草丛里突厥人的尸体就越多,他们大多穿着破烂的羊皮袄,就那样孤零零或者成群结队的躺在那里,冰雪没有掩盖他们,只是给他们穿上了一层晶莹的外衣。

    车队的辅兵们越发的高兴起来,只要看到一具新的尸体,就停下脚步,探讨他们是如何被杀死的,这一刀用了多大的力,这一矛从哪个角度刺入的,呀呀,这一个就杀的就有些难度了,整个脑袋都爆开了,是被锤砸开的?一定是猛将所为,这力量,这准头,我辈小兵们只能望尘莫及。

    那日暮的神情古怪,见到一具尸体,就上前叽里咕噜的说一通话,然后在自己的小冇脸上用木炭画一道黑黑的印记,不到半天,她的小冇脸就成了黑漆漆的一片,尸体实在是太多了,云晔估计就是把她全身都画成非洲妇女的模样,也表达不完她的哀思。

    突厥人有为死者用刀子划开面部寄托哀思的习俗,那日暮只是用木炭,已经文明了许多,或许这些突厥人的死对她的打击没有那么强烈,只是随便表示一下就好。

    直到晚饭做好,那日暮似乎都没有恢复往日的快乐,平时晚饭做好,那日暮都会像一只小狗一样同着大锅转悠,手拎着一个巨大的饭盆满怀期待的等着厨子给她装满满一大盆美味的饭食。

    今天没有,她躲在最阴暗的角落,抱着腿在哭泣。胖厨子给她端来了好大一盆米饭,上面还浇上那日暮最喜欢的肉汤一块油肥油肥的羊尾巴肉,堆在最上面。如果是往日,她一定喜欢的叫胖厨子哥哥。

    看着那日暮哭的花花的小冇脸,胖厨子居然很沧桑的叹口气,骂声这杀千刀的世道,就把饭盆放在那日暮的身边就离去了。那日暮抱着饭盆,用勺子大口的吃着饭,一边吃,一边流眼泪……,

    云烨很清楚,大唐想要安稳的发展,就离不开一个安全的外部环境,如今在外杀戮的都是汉家的好男儿那日暮只看见死亡的突厥人,没有看见那些飘着白幡的汉人坟墓,那些躺在冰冷坟墓里的人,也有人在牵挂吧。

    这次来到草原,云烨与其说是来战斗,不如说是来见证历史的,在这个辉煌的大时代,那些奔腾的骏马,彪悍的军人,或许会唤醒他久违的jī情。

    人不能活的没有没有感情没有目标,只有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要干的事情上,才能忘记头脑中的痛苦。那日暮现在只想消灭完那一盆米饭,云烨则希望大唐军队可以一往直前,所向披靡。

    说来可笑,在人格相等的情况下,一盆米饭和大唐军人的勇气是等值的。

    何邵带着辅兵们像草原上食腐的豺狼,他们把所有倒冇毙的战马都收集起来,只取战马的四条腿,其他的就扔在荒涛的草原上任由野兽吞噬。

    爬犁上摞着高高的一层马腿,都是被锯子锯下来的,云烨看到这个场景,实在说不上来那种奇怪的感觉有些凄凉,又有些悲哀甚至于还有些恶心。

    不能怪何邵,这「扬帆启航☆星夜无伤」是云烨自己在出发时告诉何邵的将能利用的利用到极致本来就是后世常用的手法,一头猪从猪毛利用到粪便,任何部位都有利用价值,都能产生效益。只是还没有考虑猪的意愿而已,如果大唐军人吃人,云烨认为,何邵会毫不犹豫的锯下那些死尸的腿,并把它们制作成美味的香肠。…,

    从这以后,云烨再也不吃何邵制作的香肠了,哪怕它美味无比。

    许敬宗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不言不语了两天。在第三天他让老仆请云烨过来,他有话想说。

    “云侯,我一直以为你在朝堂上讲的都是些假话,也没有往心里去,只是有些好笑,觉得满朝文武都是愚痴之人,天道之说虚无缥缈,竟然有人真的会去求证,而求证的结果让我吃惊,只是偷看一眼神仙地,就遭到水火大劫,万种险涩。夜陀如此英雄人物,也被折腾的几乎丧命,现在活着也生不如死。云侯,请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告诉我实话,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一个冬天接连两场大病,让许敬宗一下子老了许多,这两日又思虑过度,鬓间都有了一星半点的白发。

    “这世界没有神仙,我的经历之奇可算世间仅有,我也没有见过神仙,瑶池只是一汪湖水而已,夜陀是一个倒霉蛋,没事干大冬天去什么天池,要是夏天去,绝对没有这些倒霉事。周穆

    王驾八骏与西王母相会,只是一时的意淫罢了,巫女会襄王也只是一场春梦,这种梦你没有做过,还是我没有做过?只不过发生在特殊的人,特殊的地方,所以就成了

    神话。如果你在三峡做春梦,告诉别人只会招来笑话,楚襄王,周穆王就不同,他们是王,所以大家有些盲从,相信王在梦里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冇实的。”

    “神就是这么来的?大人物不经意的一个小举动,会被夸大到如斯地步?”许敬宗有些失望,还有些释然。

    “我大唐数百万百姓,你能找出来一个在清醒状态下见到神仙的例子?老许,这次回去,如果你不想回到朝堂上,我会奏请陛下让你留在书院当院半。”云烨说出来自己衡量之后的决定。

    许敬宗一骨碌从小小的床上爬起来,看着云晔说:“云侯,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极度反对我留在书院的,现在为何又力荐我前往?还担任院半,这应该是你的职务,云侯,告诉我,为何?”

    这种字字到肉的谈话大枫许敬宗自从入仕以来从来没有用过。

    “老许,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只识J我自己的想法,书院是我理想之所在,我绝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我看中你的原因,就是你的能力,现在书院千头万绪,正是创业之时,我相信它必将光耀千古,你许敬宗有能力,有野心,有手段,这些正是书院现在最需要的,如果书院里全是李纲先生这样的方正君子,这不是书院的福气,而是灾难。”云烨实话实说,这时候对许敬宗没有一点隐瞒,全部交底。

    他有些尴尬,也是啊,无论谁被人家指名道姓地说是卑鄙小人,脸上的表情都会精彩无比,气量狭小些的说不定会在你背后问候你的家人,许敬宗只不过有点尴尬,算得上是贱冇人中的极品,这正是书院急需的人才。就是要靠这样的人来中和一下书院的中正之风。

    “别以为我是在骂你,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们俩是同类,你听说过君子国吗?”

    许敬宗搜索枯肠也找不出这么一个典故,只能摇摇头,他对云烨跳跃性的思维很有意见。

    “传说在上古时期,有一个国家叫君子国,君子国是个好让不争的礼乐之邦。城门上写着惟善为宝四个大字。国主向有严谕,臣民如将珠宝进献,除将本物烧毁,并问典刑。这里的宰相“谦恭和蔼“平易近人“脱尽仕途习气“使人感到可亲可敬。…,

    这里的人民互谦互让冇“士庶人等,无论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恭而有礼“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卖主力争少要钱,售出上等货:买主力争付高价,取次等货,彼此相让不下。”

    许敬宗眼睛都有了蚊香圈,不过到底是千古大阴人,立刻反唇相讥:“云侯顺嘴编典故的本事,我老许真是万分钦佩,而且一句话就扯到上古,让人无法辨别真伪,只是有个小小的漏洞,惟善为宝这四个字语出《礼记大学》句云:“楚国无「扬帆启航☆星夜无伤」以为宝,惟善以为宝。”您说的古君子国,一定在这句话之后,春秋,战国典籍多如牛毛,我老许也算是饱学之士,为何从未听说?下次要骗老许,您也拿点真才实学出来,这样我也好甘之如饴的被骗。”

    话一说完,两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给你说这个典故不是要你挑毛病的,而是告诉你,这样一个理想中的国度,除了灭亡,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你可同意?”云烨等许敬宗笑完,继续问他。

    许敬宗的神色堪称精彩万分,他实在不想把自己划到小人群里,但他知道自己的本性实在是做不来方正君子,只好默认,反正旁边还有一个侯爷陪着自己,这种自认小人的事,打死也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没错,这话是至理,君子国如果有外敌,被灭亡那是必然之事,兵书开篇就说:兵者,诡道也。想要打胜仗,就当不成君子,宋襄公的仁义战争也说明了这一点。”许敬宗可没有信口胡柴,举的例子都是有据可查的,不像云晔举的例子,无法求证。

    “这个问题上,咱们达成了一致,您还认为书院不需要一位老于世故的人物坐镇吗?”云晔笑嘻嘻地看着许敬宗。

    许敬宗只觉得亡魂大冒,在云烨面前,他有一种赤身的恐怖感觉。

    。)PS:月票只有几张,求帮助,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