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再见玄奘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牧羊女已经吃饱了,躺在温暖的阁楼里睡着了,伸出的手臂紧紧牵着云烨的衣角。这些日子她受尽了苦楚,被绑在木板上,她一直幻想着那个好看的汉家子会来就自己,就像天神腾格里救女神乌弥一样,斩开大蛇的头颅,把自己从大蛇的肚子里救出来,然后就会有九十九只像白云一样洁白的羊羔围着自己,还有九十九只黑得像乌云一样的羊羔围着自己的爱人。他跳着刀舞,每一次都用战刀斩下最美的花朵,向自己抛过来,自己不喜欢白色的喇叭花,只喜欢嫣红的毛拉,他每跳一段舞蹈,自己就用鞭子轻轻的抽打他一下……,

    她想的太投入,几乎忘记了寒冷,也忘记了危险,直到那两个恐怖的男子要凿开自己的头颅,她才从幻想里醒过来,草原的女儿不害怕死亡,只担心见不到最爱的人,她努力的挣扎,希望能给自己的爱人多一点救援的时间,她从不绝望,她的爱人就在外面战斗,下一刻就会来救自己,只是力量越来越小,她想大叫:“爱人啊,你快来,你就要见不到美丽的那日暮了。”

    那日暮有些得意,天神听见了自己的呼唤,爱人的脸就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他非常愤怒,也是,自己的爱人被捆着,谁都会愤怒的。可怜的坏蛋,被爱人杀死了,坏蛋都是这种下场,谁叫他想凿开那日暮的头颅的。

    少女蜷伏在云晔身后睡得无比香甜,虽然面容不美丽,少女天生的媚态却也让人怦然心动。

    云烨看看熟睡的少女,拿起身边被侍女折叠整齐的披风盖在少女的身上。

    “云侯颇有怜香惜玉之心啊,只是不知云侯对自己的处境怎么看?你的兄弟已经在满草原找你了,居然只有十个人,我有些动心,想要派人去找找他,顺便把他也带回来。”

    夜陀以为自己占据了上风开始用猫戏耗子的心态来对付云烨。

    “夜陀兄看起来并不想要我的命,只是不知有何见教,爽快的说出来,小弟如果能做到,就会尽力而为,如果力不到,你就是杀了我也没用小弟是个怕死的人,所以夜陀兄不必绕圈子,尽管直言,小弟洗耳恭听。”

    “不急,你先听夜陀把话说完再做决断不迟,无论如何云侯都是我的贵宾,夜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事实上我从接到军中文书就知道有人想见我,从伪造的文书上可以看到一些古老家族的影子,却不知夜陀兄代表哪一家?恕小弟直言,你出身昭武九姓虽然勇武,却绝对没有这些细腻的手法,所以你没有必要替别人隐瞒什么,有话直说就是。

    ”云晔不想给他思考的余地,只想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事情,程处默已经发狂了,再不解决,就会出变故。

    “听闻云侯给一位僧人画了一张地图,可有此事?”夜陀开始发问了。冇

    “确有其事,是玄奘和尚他一心想前往天竺求取大乘佛经,想要弥补大唐佛法的短处和不足,难为他并不知晓如何前往天竺,所以小弟就给他画了一幅路线图虽然粗糙,想必到达天竺还不成问题。”

    不知道他为何会提起玄奘难道说自己想要《大唐西「扬帆启航☆星夜无伤」域记》的愿望要破灭?

    夜陀拍拍手喊了一声:“有请大唐高僧玄奘大师。”…,

    云烨怵然一惊,玄奘在这里?半年时间他居然才走到这里?

    有侍女掀开门帘果然一个黑黑瘦瘦的和尚穿着破衲衣从门外进来,见到云烨也是一愣,顷刻间又恢复古井无波之态,单掌立于胸前宣称佛号:“无量寿佛,世事流转,不想在这荒原再次遇到云侯,贫僧不知是喜是悲。”

    “大师是和尚哪来那么多的喜怒悲哀,他乡遇故人,只能是喜事,不知大师可饮一杯否?”

    云烨笑吟吟的站起来迎客,毫不在意许敬宗狂使得眼色,他无非是不想让自己再陷入到玄奘事冇件当中去。

    夜陀也站了起来,只是发青的印堂预示着他命不久矣,这到底是他背后的世家故意如此,还是真心为他好?那就不得而知了。

    “玄奘大师是我在康国遇见的,他在打听天竺的路径,我有些好奇,恰逢我要来草原寻找云侯,所以就一起带过来,找他人问路,不如问云侯这个明白人为好。”

    没有理会夜陀的废话,云烨再对玄奘说:“不知大师在遭遇了如此困苦之后,求佛之心是否依然如故?”

    玄奘双手合十礼敬三宝:“贫僧曾经发下宏愿,不取到真经绝不回头,我心依然,我意如故。”

    “大师佛法又有精进,可喜可贺。”传说中唐僧取经遭遇了九九八十一难,那是传说,云烨没有亲眼所见,所以有些不信,如今看到衣衫褴褛的玄奘,这才相信他是用生命走的这一遭。一瞬间云烨心底的龌龊,尽然一扫而空,道冇德和意志有传染效果,云烨现在就感到自己的有种说不上来的变化,心里安然了许多。

    自己从到大唐直到现在,顺风顺水的路走的太多,哪怕有一些弯路,也被自己用先知先觉的条件一一躲过去,这说不上是好事,人的本质就是越挫越强,如劲松,如腊梅,相比玄奘这样的劲松,腊梅,自己还需要经历更多的风雨,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书院才能历万世而不衰。

    扶着虚弱的玄奘坐下,云晔回头问夜陀:“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的时间不多,大师的时间也不多,相信你的时间更加的紧张,想要什么就说,这是最后的机会。”

    夜陀一时还不适应云烨的突然转变,刚才云晔就说过这话,以他的阅历当然看出云烨是言不由衷,没想到与玄奘一番交谈之后,他的气质居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句话重新说出来,也有了不同的意味。

    他低头不语,管家把一张纸条交到他手里,他看过后把纸条塞进嘴里慢慢嚼烂,然后吞了下去。

    “白玉京在何方,告诉我,你我两清,从此各不相干。”

    “知道白玉京你只会死的更快,你确定你想知道?我在朝堂上没有讲出来,就是不想太多的人因此丧生,为什么你们不理解我的苦心,一意孤行,非要知道那个该死的地方?”

    云烨这时候真的很伤心,因为自己的一个玩笑,已经死了很多人,为了不让更多的人遭殃,那些一心想要长生不老的混蛋都去死吧。那是些极度自私,极度自我的混球,死光了这世界就安静了。

    椎幕后面伸出一只苍老干枯的手,手上抓着一个玉佩,那枚玉佩在白天都散发出隐隐的毫光。…,

    夜陀亲自取过玉佩,双手递给云烨。

    “上面写的什么?”云晔问,玉佩上面全是曲里拐弯的线条,他左看右看看不明白。

    “云侯可知,那上面写着三个上古文字,名曰:白玉京,云侯不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阁楼上回荡。

    “你居然认识商朝的文字?这种文字也叫甲骨文,远古时期就有白玉京这个名称,老先生,你不会认错?”云晔终于想起来那些古怪的线条,如斧砍,如刀凿,可不就是甲骨文?这老头在胡说八道,唐朝有人认识甲骨文?

    “哈哈哈,云侯果然家学渊冇源,你那恩师想必也是一位绝顶的学问大家,居然知道这是殷商的文字,老夫现在对你知道白玉京之事,确信不疑,别人知道白玉京可能如云侯所言,是在害他,唯有老夫知晓白玉京有利无害,我今年八十有三,多年以来一直困在仙道的门槛不得寸进,老夫实在是想去看看神仙地,请云侯成全,至于报酬,就这座驼城如何?”

    许敬宗愣愣的看着云烨,这座驼城价值不下十万贯,尤其是骆驼,在长安可「扬帆启航☆星夜无伤」是一个稀罕物,往来的胡人视若性命,等闲不肯出卖,若有这座驼城,联通西域就不是梦想。云烨只不过需要特出一条路而已,他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前辈一定要问,晚辈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一相告便是,用不着拿驼城来换。

    ”云晔要是相信他们的鬼话才是怪事,这样大的一座驼城,给谁都不会轻易撒手,如果贪心说不定小命就会丢在这里。

    “事实上晚辈对于白玉京的认识也是从一首诗里得来的,您因该知道,晚辈如果给您指一条明确无误的大路,才是在胡说八道,现在诸位就把它当成一个故事来听吧,家师尝言:我思白玉京,乃在碧海之东隅。海寒多天风,白波连山倒蓬壶。长鲸喷涌不可涉,抚心茫茫泪如珠。西来青鸟东飞去,愿寄一书谢麻姑,又说此地半载白昼,半载黑夜,不知却否。这便是家师对白玉京的认识,晚辈只知道这些,我自己对神仙,长生毫无兴致,若有那位能等仙籍,在下乐见其成,不知老先生以为如何?”

    半晌无声,连许敬宗都在苦思,夜陀在一遍遍的抄写这几句话,椎幔后面的老者也不发一言,场面寂静的无聊,见牧羊女睡得香甜,云烨童心大起,用她的头发稍挠他的鼻孔,见她不停地揉鼻子,如同贪睡的小猫。玄奘脸上带着恬静的笑意,看着云烨戏弄牧羊女。

    云烨忽然觉的疲乏无比,只想抛下一切睡上一觉,头一歪,趴在牧羊女的身边也进入了梦乡……,

    。)

    PS:解释玄奘的佛号,没有错,玄奘的佛号就是无量寿佛,这的确是佛家的口号,不是道家的,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