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军令如山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

    有消费能力的吧友,请去支持作者,求订阅,求打赏,求点击,求各种大腿~~~

    首章传送:

    t./zjtebeK

    ===============================================

    『吧规』=====吧规导航1.0版====,希望吧友仔细阅读一下!

    ../p/1996375578

    ===============================================

    【唐砖】全文总!!!!!!!!!

    ../p/1995846407

    【唐砖】最近二十章!(禁水)

    ../p/2011432174

    ===============================================

    友群:122-578-016

    ===============================================

    亲们,目前有好多吧友可以删自己主题里的回复,请你们看到自己帖子如有H帖,广告帖和不和谐的帖子,可以自己删除一下!删除回复不掉经验哦亲!!!只有删除主题才会掉经验!

    ===============================================

    世上的事原来很简单,只是我们自持是万物之灵长把他人为地复杂化了。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这中间没有什么鸿沟之类的东西,就像牧羊女爱上了云烨,在她简单的头脑里没有种族,身冇份,长相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喜欢和云烨在一起,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觉得很舒服口所以特地洗了脸,还用雪水洗了头发,阿妈说汉家男子喜欢干净的女子。她不喜欢洗脸,也不喜欢洗头发,因为很冷,风一吹就会裂口子,太疼了。不过她太喜欢和那个身上很好闻的汉家男子在一起的感觉了,咬着牙用化开的雪水洗了头发,阿妈给她梳了辫子,她拿出夏天从远处的山里采来的胭脂花,把它磨成粉,在脸上涂一点,又拿一些抹在嘴唇上,看着锅里的水,水里的女子很漂亮,阿妈也说漂亮,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她满怀信心的在路边等候,快要下大雪了,他们一定会往回走,要不然会死的,她有些担心……,

    又看见他了,他坐在一栩没有轮子的车上,柔柔的看着自己笑,可是很傻,见到这么美丽的姑娘也不知道搭话,就在那里傻笑,汉家男子都这么傻吗?

    还好,我不傻,噶啦汗是我从小就攒下的,每吃一只羊,就攒一个噶啦汗,现在已经可以挂脖子上了,把噶啦汗送给他,他就知道有个美丽的姑娘喜欢他了。

    为什么和阿妈说的不一样?他没有追过来,没有把我压在雪地上,他看不见我的美丽吗?

    瞎子,看不见美丽的瞎子,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了,这次跑慢些,他长的不壮,可能追不上,“…

    牧羊女流着眼泪牵着一匹马往回走,她很委屈,一个高个子汉人把马给了她说是他的爱人给她的,马身上驮了好多的东西,说是爱人的回礼,原来他有妻子了,他的妻子有我好看吗?牧羊女掏出怀里白色的漂亮石头,在脸上蹭蹭,回头看看身后的白雪皑皑的草原。

    这一趟出行,云烨尽量不去想惨烈的战场,他甚至有些逃避战场一个正常人不会喜欢人头滚滚,肢冇体横飞的环境除非是心理扭曲到了极点才会喜欢这种血腥的环境。

    能不见就不见,为自己脆弱的心灵着想,最好一辈子不要见到这一幕。

    再回到朔方,孙思逸对云烨没有一点好脸色,整天拉着个脸,不说话,也不理会云晔,在云烨发誓赌咒以后绝不再身处险境,方才有了一丝好转。

    柴绍接到了李靖的严厉斥责命令他必须死守朔方不失,这是一个没有效果的命令,朔方的周围已经没有敌人了,最近的敌人刚刚被柴绍杀光,吐谷浑人?铁勒人?笑话!大唐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该偷笑了,还敢老虎头上拍苍蝇?

    只是斥责,李靖没有权利处置柴绍不管是官职还是资历,他都没有资冇格,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不再要求领兵出征,只是大肆的赏赐随自己出征的将士。…,

    财物全到了何邵的手里,胖胖的大圆脸只能看得见嘴高兴的让人讨厌。

    牛进达需要出征了,带上他的两万将士需要到阴山这是李靖的预设战场,也会是顾利的最终归宿。老牛没有等云烨回来就走了,他带走了所有的爬犁,两万大唐府兵随他走向了新的战场。

    或许是云烨的行为jī怒了李靖,他和程处默需要去溃口去向他报道,却把孙思邈留在了朔方。

    看看外面纷飞的大雪,云烨的心如同阴郁的长空,知道历史的他明白,草原战役是柴绍的最后一战,回到长安,他将转入文职,再也没有领兵外出的机会。云晔作为一个不稳定的因素,需要调离。

    柴绍烤了一只羊,亲手烤的,把云烨程处默叫过来为他们践行,羊肉不好吃,除了盐,就没有其他的味道,不过气氛很好,柴绍在酒席上还唱了歌,做了一首诗,程处默舞了一套剑法,最后三个人都消停下来,云烨忽然想起一个传说,那就是平阳公主到底是病死的还是战死的,为何她的葬礼是以将军之礼安葬的,不是按照公主的仪式安葬,想必柴绍知道。

    “我大唐女子之中,晚辈最是钦佩平阳公主殿下,只是无缘得见,甚是遗憾。”云晔在给柴绍敬酒的时候特意问候了一下平阳公主。

    柴绍停下酒杯,对云烨说:“如果内子没有亡故,一定会欢迎你和处默到家里与令武他们玩耍,可惜她英年早逝,叫老夫好不心痛。”

    “可惜,晚辈出世太晚,否则定不叫这样一位奇女子早早离世,晚辈听太冇子说起公主的时候,真是遗憾万分。”

    柴绍眼睛都变红了,嘶声道:“你们以为老夫强自出兵为了什么,那些突厥狗贼,趁人不备害死了平阳,颌利就是最大的祸首,有突袭他的机会,老夫岂肯放过,不将那些狗贼斩尽杀绝,怎能让老夫心安,让平阳瞑目,只可惜,襄城一战,逃掉了颌利,这是老夫的千古憾事。”明白了,全明白了,怪不得作为军事家的柴绍,会犯兵家大忌私自出兵,不依不饶的也要干掉颉利,原来根子在这里,原本对柴绍的一些不好的看法,立刻就烟消云散了,这事如果出在自己身上,会干得比柴绍还狠。

    怪不得老成持重的牛进达没有劝阻,还一心支持,作为多年的老友,知道劝阻不会有半点作用,与其让他冒险,不如制定一个可行的方案,老牛果然是最佳的朋友人选,宁可一起受责罚,也不明哲保身,下次对老头再好点。

    也难怪李靖不敢用柴绍,怕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连累整个战局就不好了,自己这次贸然出城,在这些大佬眼里,一个愣头青的帽子算是扣定了,现在还要在草原上再跑一两千里,祸根都在程处默那里,回头再找他算账。

    “孙道长,您也看到了不是小子自己要出城,而是军令如山,违抗不得,文书上不是说希望您留在朔方等开春再回长安的吗?”看着忙忙碌碌的孙恩邈,云晔怕他再骂自己,连忙解释。

    “这次是军令,老道当然没话说,我们一起去,至于文书老道又不是当兵的,他李靖还管不着我。”孙思邈王八之气大发赶紧让狗子帮着收拾,一起去最好了。…,

    孙思邈也就罢了,许敬宗居然也占据了两个爬犁,给上面铺了hòuhòu的羊皮,还做了一个顶棚,完全一副出游的架势。

    “老许,你这是干什么,身体没有康复,从这里到渍口路途遥远你扛不下来的,好好呆在朔方,开春了再回去。”许敬宗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云烨不介意和他和平共处。

    “云侯你这可看错了我许敬宗,要知道我当年也是金戈铁马的奔波万里,你能去渍口,我为何去不得上次去襄城,要不是身体实在撑不住,你以为我会留在朔方?我是你的辅官,自然是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这是职责。”这混蛋和我讲职责?什么时候他开始有职责这种东西了?

    看着他和老仆两个人高高兴兴的侍弄爬犁挑选马匹,云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随他去了。

    何邵居然占了六十几个爬犁,人五人六的在哪里指挥冇辅兵们把各种物资往上面搬,光云烨看见的铜钱就有好几爬犁。

    “你把铜钱搬到溃口干什么?我们是去军营,不是去当商人,一路上有胡子,有土匪,有马贼,路又不好走,被抢了怎么办?攒这点家当你也不容易,送给胡子你愿意啊。”老何胆小,吓唬他一下,说不定会有用。

    “您别扯了,有谁家的马贼,土匪,敢抢军队?有他们护送,连请镖局的钱都省了,您知道,您到哪,那就有大生意,我得跟紧了,再来一笔朔方这样的生意,回长安我就可以睡着吃了。

    猪才睡着吃呢,云烨觉得自己把老何害了,一个好好的好色纨绔,现在不但懂得勤俭持家,还知道开拓商路,连命都不要了,现在的老何和长安的猥琐胖子半若两人,再也不是那个为了朋友把脑袋敲破的混混了,俨然有了巨商的风范。

    老公输带着全家随着老何的商队一起回长安了,他是一天在荒原上也呆不下去了,问云烨要了书信,就匆匆走了,行李很简单,云烨说用不着带行李,反正到了书院你的行李还得扔掉,破破烂烂的丢人,全家不过四五十口人,问老何要来一车铜钱,塞给老公输,说是他们的安家费,把他们全家的眼睛都看直了。云晔有些得意,什么叫贵族,能随时随地甩出一车铜钱的就叫贵族,对公输家,云烨就一个字“大方”!

    独独留下公输甲,他老兄的利器是这次草原之行的坚强保障,保命的东西得有人会使。

    把弩车,手弩,交给云家的护卫,公输甲就落得一身轻松,他会和云烨一起到渍口,等仗打完了,再一起回长安。柴绍看到弩车和手弩,愣了一下,顷刻间又自嘲的一笑,挥手与云烨作别。

    再次来到草原上,前些天被爬犁压过的痕迹早就被大雪掩盖了,半尺hòu的雪,让旅行变的异常艰难,这次柴绍派了有经验的胡人将士给云烨带冇路,他们都是草原上土生土长的汉子,不知怎么的就混进了府兵队伍,看样子职衔不低。

    他们对黑纱蒙脸非常喜欢,在接到黑纱的时候,早就把破皮子扔了。

    云烨训练的两百多个辅兵这次一个不少的随云烨走了,柴绍也没有挽留,只是护送的队伍就减少到了五十人,他认为有辅兵其实就足够了。云烨不这么认为,他巴不得有一万军队护送他,这样才安全。Ps:如果您手头还有月票,请再支持一下云晔,月票战场太残酷,从来没有这样jī烈过,五个人你追我赶的不分上下,让人不得片刻喘息,拜托诸位了。

    。

    ======================================

    《剑出东方》小说作者:半分之间;

    这是一个名叫商青雀的家伙在烟波浩渺的江湖中颠簸的故事。

    他喊过“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亦喊过“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当他喊出“剑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江湖,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个不入流小太监的自我救赎,只希望能够安安心心的写一个自己想要的故事,仅此而已!)

    链接:

    ../f?kw=%BD%A3%B3%F6%B6%AB%B7%BD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