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亏大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柴绍找老何仔细询问了房子的事情,认为老何赚得太多,自己的士兵太亏,说那些都是老房子,住不了几年就得重新盖,除非老何给他一个解决方案,否则他会把给士兵的赏赐全部换成更加优质的刀枪。

    老何哭号着找云哗想办法,他要刀枪做什么,他又不准备造反,可是契约已经签定了,按照柴绍的法子,他舍一文钱都赚不着,说不定还合亏本,这些日子他生意做得顺风顺水,那里合受得了亏本这种惊天噩耗。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找云哗给他想办法。看着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老何,云哗无奈的叹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老何。

    老何的胖脸变化的比,剧的变脸还快,先是惊讶,然后是凝重,紧接着就变成了释然,最后变成高兴,直到一张天嘴占据了面部三分之一的面积,仿佛刚才嚎啕大哭的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柴绍很满意老何的新方案,他特意增加了一倍的赏赐,从那张图里可以看出,老何舍把日房子全部推倒,再重新盖一些房子,都是上下两层的,只是所有的房子连了起来,这样就会省很多的材料,房子看起来也坚固美观,事实上这就是后世早就淘汰的筒子楼,它以最小的面积住最多的人而著称于世。老何这下子虽然要重新盖房子,却节省了更多的土地,柴绍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看到自己的士兵住的是新房子,也宽敞了许多。

    人的精神好,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愉快,柴绍把房子的样子给士兵们一说招来满堂喝彩,对他们来说在长安有房产就是一个传奇,想想有事没事的到长安转一圈,再也不用和其他乡亲一样听到八百响净街鼓就得玩命的往城外跑,跑的慢了还会被抓住挨鞭子,现在不用了只要到了敦化坊,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躺在自己的房子里听鼓点的韵律。

    挣军功最后的目标不就是获得赏赐吗?作为小兵想要靠军功出人头地实在是太难了,这次打了胜仗,大帅的赏赐也是前所未有的hòu,作为府兵,他们都是长安附近殷实农户子弟,只要自己服役为家里减免了赋税就完成了全部的责任,其他的事情就与他们无关,有了房子就可以住在长安城,这个吸引力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往回赶的马蹄似乎都清爽子许多,军卒都在期盼早日回到军营把赏赐派发下来,这样自己就合有一间长安的房子,听说还是两层的楼房。

    一万多匹战马如同洪水般向朔方前进,引起了许多小部族的注意,他们从想象不到的地方钻出来,跳上其中的一匹战马就跑虽然有许多人丧生在强弩之下,却也有许多的成功者,唐军士卒非常生气,在他们看来,这些马都是自己在长安住房的一部分,两天就被胡子抢走了一百多匹马,这是不能容冇忍的,你他娘的今天抢走我的窗户,明天抢走我的大门,这样枪下去老冇子还有的剩吗?

    被抓住的胡子开始只是砍脑袋,接下来就开始腰斩,后来开始五马分尸,残破的尸体被战马拖着在雪地上游冇行云哗一路上看到了不下十几个人身体的各个部件,「扬帆启航☆星夜无伤」开路的府兵随便一脚就把一个脑袋或者一条大冇腿踢到路边的雪地上,眼中全是憎恶。…,

    程东不再发热人也清醒过来了,看来消炎药对于古人有着极好的疗效,他们的身体没有耐药性,只是很小的剂量就会起作用,一粒消炎药,对古人来说就会起到救命的作用,比如程尔,他只吃了一粒而已,效果就好得惊人。

    没多少了,云烨在挑保质期最近的药物给他服用,那些还有一年多保质期的,需要好好保藏。

    又一个人头掉在路中间,一个年轻的辅兵跳下爬犁,双脚一夹,如同蹴鞠一般就把人头夹了起来,还没等落地,凌空一脚就抽在人头上,他忘记了现在是冬季,人头在路上冻了一个多时辰早就和石头一样,云哗皱着眉头等辅兵发出惨叫,果然,惨叫传来,声音很凄厉,惹得众人哄堂大笑,闭上眼睛,云哗不敢想象在自己以前的生活里,马路上不停的出现人头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路边的石头下面压着什么东西,辅兵们好奇的上前观察,这些天沉默寡言的狗子,一下子趴在路边狂呕起来,云烨把头扭开,不去看,他担心自己睡不着觉。

    “这叫牛乌龟,把人的四肢钉用木楔订在地上,身上压一块大石头,开始他还可以呼吸,过一会他肚子里的气就会越来越少,石头把气都挤了出来,人就需要努力吸气,每吸一口气都需要用尽全力,这人不是被石头压死的,是被活活累死的,五脏六肺都会从从嘴里吐出来。侯爷,你时常不在军中,上次在陇右,公爷又怕你不适应,这些事你都不知道。”

    程东见云哗脸色难看,就开口开导他几句,没想到开导完了。云哗的脸色更差了。

    军队是暴冇力机关,不是可以心慈手软的地方,云哗很清楚自己的弱点,所以他尽量避开战阵杀伐,就是不想看到人头滚滚的现象,不论是谁的。历史上的破城比屠城要可怕,屠城的杀戮还有时间限制,破城的杀戮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不用想,襄城就属于破城而入,两天时间里,那里就成了一座空城。

    这好似一个杀人的世道,颉利在关中杀汉人,柴绍就在草原杀胡子,没道理好讲,杀人就像割草,你割我的,我割你的,公平无比。杀戮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千年以后还在继续,只不过杀人杀得更加有效率罢了,等到原子冇弹出现,终于消停了,谁也不敢再杀谁了,因为这个时候,杀别人就等于自杀。

    历史就像一个贪心的孩子,趁着还没人管敖,就拼命的肆意妄为,颉利马上就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唐王朝却要等到几百年后才要付出更加可怕的代价。

    宿命论头一回出现在云哗的脑海里,现在的一切多吗像是在走一个巨大的圆圈,从开始一直走到开始,循环不休。云哗就是圆圈外面的一只蚂蚁,一只可以看清楚整个圆圈的的蚂蚁,他想让圆圈变成一条直线,却不知如何去做,力量上的差异让他感到绝望,还好,他还没有被圆圈同化,在踏入圆圈的最后时刻停下了脚步。

    他睁大了眼睛,木然的看着路边悬挂的尸首,仿佛那不是尸体,而是一串凤铃,他要把自己的心磨练的坚硬无比,这种努力直到他看见那个牧羊女就轰然变成了一滩泥水。

    她带着自己的弟弟站在路边,伸长了脖子,见到云哗到来,居然害羞起来,把一串东西塞给了云哗,就扭身跑了,弄得云哗摸不着头脑,他弟弟冲着云烨大喊了一声外语,也跑了,不过,牧羊女又跑回来了,在云哗身上翻检了半天,最后看到云哗的玉佩,握在手里满意的点点头,又跑了………,

    全部的唐军都在瞪天眼睛看着这个有时以来最可怕的女强盗,连一直哼哼唧唧的伤兵都伸长了脖子看,早忘记了叫唤。直到那女子跑到山包后面,众人才开始大笑起来,伤兵们笑得冇眼泪横流,一半是愉快,一半是痛苦。

    云哗看看手上的东西,是一串羊骨头,羊蹄子上的关节骨,早就被磨得油光发亮,有一种沧桑感。

    “侯爷,那女子喜欢你,把她的噶啦汗送给了你,就说明她非常希望你去她家里提亲,她会一直等着你,侯爷您不打算娶一个牧羊女?他弟弟说了,你要是敢不来,他就杀了你”。

    程东解释完这些话,立刻喘着粗气笑了起来,他肚子上有伤,这场笑意让他痛苦无「扬帆启航☆星夜无伤」比。

    亏大了,身上的玉佩是奶奶千挑万选才给云哗挂上的,价格一定不菲,尤其是上面还刻有云家的标记,卷云符,价格不会低于一百贯,想想玉佩,再看看手里的骨头,云哗把骨头揣进怀里,喃喃自语:“亏啦,亏大了。

    草原上的天气变化无常,刚刚还下着小雪,顷刻间就成了鹅毛大雪,人的视线不过十米远,云哗再也分不清楚那里是大路,那里是草原,掏出指北针,从地图上找到了朔方的方向,只有慢慢前行,不能停,否则这样的天雪牟湮灭掉所有的生机,慢慢往前挪,走得小心无比。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歌声,是少女的歌声,云哗忽然下令让随着歌声前进,全军戒备,刀出鞘,弩上弦,如果是敌人的陷阱,也好做出准备,一切都等到雪停才能见分晓。

    歌声时隐时现,却没有断绝,众人就随着歌声前进,两个时辰后,雪停了,前面却没有唱歌的人。

    远远可以看见一座坞堡矗立在那里,还有骑兵正从坞堡里飞奔过来,雪阻碍了马蹄,他们就下了马跑过来,知道是程处默。

    云哗转身看不见唱歌的人,只是远远听见一声凄厉的呼唤。

    “她说,再也不见你了。

    ”程东在那里翻译道。

    。)

    。)

    哥又抢到前排了。诶,不用怀疑,不用惊讶,你

    没有眼花,哥的回复右下角的“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

    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赤果果的秒杀了你。电脑

    党,当你看见帖子0回复0点击兴致冲冲鼠标左键一点准

    备C+V抢沙发时,哥那宏伟的身躯已驻立在你的眼前,

    哥是你永远无法逾越的大山。对于网通,铁通,还有可

    怜的正在使用校园网络的人,哥不得不说一声,抱歉,

    哥不是故意的,哥知道,哥的出现可能会彻底颠覆你的

    认知,就像我告诉你地球是圆的一样让你崩溃!十几厘

    米的短小精干比二十厘米的疲乱要有用的多,愚蠢的地

    球人,自己去领悟吧!对于电信,傻叉们!你以为你偶

    尔站在前面,就是超越了哥吗?这就跟登上了珠穆朗玛

    峰就说自己征服了它一样的可笑!哥,宽广仁慈,哥,

    不灭的传说,哥,只是一个手机党。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