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牧羊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今天又开抽了,以前的更新又一个一个被抽了,所以更新都不带格式先了!!!

    老庄把用来支锅的几块大石头放进洞里,石头被火焰烧得滚烫,小小的土洞里立刻温暖如春,云晔和公输甲进到洞里,躺在铺好的地铺上,地铺铺了hòuhòu一层羊皮,人躺上去,会深深的陷进羊毛里,不盖毯子都感觉不到冷。

    公输甲舒服的呻冇吟两声,难听极了,他忽然把头抬了起来问云烨:“我明年去书院,有没有这样的待遇?”

    土鳖,这是云烨从心底里发出的的鄙视,一辈子在田地里刨食,还从来没有享受过一些人世间的乐趣。

    “如果这样你就满足的话,没问题,书院会给你发一百张羊皮,你把全家包起来都没问题。”

    公输甲可能也感到这话问的有些小家子气,有些不好意思。

    “你今年已经年过五十了,所以按照书院的规矩,你会分到一栋三层的楼房,下面还带着一个一亩地大小的院子,每个月你会有八贯钱的薪水,要知道,宰相的俸禄也不过如此,你还会有一辆马车,和一匹马,逢年过节还会有其他的福利,楼房里的家具都是现成的,你只需提着行李就可入住,需要仆人你得自己去雇,书院里一般不赞成使用家奴,虐待家奴的事在书院里是绝对禁止的,这么干会教坏孩子,谁犯了就会立刻被逐出书院,你要切记。

    云烨把书院的待遇给公输甲讲了一遍,希望他不要犯错。李纲也~许能容忍平庸之辈,却不会容忍道冇德有缺陷的人,或许是书读得多了,会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至少目前还没有见过道冇德极度败坏的人,就是许敬宗对跟随他的老仆,也从来不说一句重话。李纲和玉山先生对服侍自己起居的童子,也是关爱有加,所以书院的气氛非常的平和。

    公输甲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洞顶发呆,知道他沉浸在将要到来的幸福生活中去了,云晔也不打扰,翻个身,盖上毯子,选了个舒服的姿势,不一会就睡着了。

    大清早就被吵醒了,整个营地里乱糟糟的,点火的点火,照看马匹的照看马匹,远处有哨探在换岗,风停了,却又开始下雪,雪下得不大,赶路还是没有问题,只是天地间白茫茫的让人胡乱生感慨。

    早餐是浓粥,插筷子不倒的那种,蝗虫粉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喜爱,现在饭食里没那东西,大家都不情愿动筷子。狗子左一句老庄叔,右一句老庄叔喊得勤快,就是想多要一点蝗虫粉好拌饭吃,看他还是个孩子,老庄又抓了一大把搁他碗里,欢喜的狗子端着饭碗四处炫耀。

    公输甲顶着黑眼圈出了洞,他昨晚就没怎么睡,一会想到老父爱喝的醉阳春,自己都没给买几回,一会想到老妻跟着自己几十年了,还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小孙子脖子上挂的银锁还是自己当年带过的,这些内疚让他一夜无冇眠,说起来好听,千年的大世家,有谁知道隐于荒野缺衣少食的困窘状态?都说安贫乐道,奇志不改,说得好听,连对老父的孝,妻子的怜,孩子的爱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安贫乐道,奇志不改?

    回长安,一定会改变全家的生存状态,小、一辈已经不安生了,家传的学问到了下一代巳经快要传不下去了,子孙们都不情愿学,学了满身的本事不能用不说,还有危险,既然如此,安安全全的拿出来换些银钱也好。…,

    用过早饭,车队继续出发,只是每个人都披上了白色的麻布,连马也不放过,一个笨拙的胖子艰难的趟着雪,把一捆捆麻布往爬犁上架,汗水从宽阔的脑门上往下淌,老何?何邵?他怎么来了?

    ”你跑来凑什么热闹?不知道这里满世界全是胡子?被人抓去烤着吃了怎么办?”云烨怒不可遏,一个战斗力为零的胖子跑到草原上发什么疯?

    “哥哥的命早就超值了,知道冬天前运回长安的货值多少钱吗?六千贯!我就是死在草原上也不亏了,哥哥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一身肥肉可以卖这么些钱,有了这些钱,家里挺个几十年没问题,我知道我能发财的根子在你身上,要不然,哥哥就是想卖这身肥肉也没地方卖去,更不要说六千贯了,你都跑到草原上来了,我跟着跑一趟有升么关系,我的命会有你的命值钱?再说了有我在,说不定咱哥俩还能找地方发点小财。”

    这就是一滚刀肉,发财发的找不着北了,现在更是连命都不顾了。没话说了,真的没话说了,政治书上说商人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杀人,为了十倍的利润就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何邵!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你已经疯了,我管不了你了,只告诉你一句话,把小命看好了,别丢了,要不然没法给你全家交代。”

    说完这话,云烨就坐到公输甲的爬犁上,准备继续赶路,老何用绳子把麻布捆结实,带着一个护卫也坐到了爬犁上。

    随着头车的一声响鞭,大队开始蠕动,再逐渐提速,最前面的云家护卫在前面探路,老牛的亲兵队长在后面压阵,大队的爬犁倒也走的有模有样。

    离开了朔方的控制范围,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生怕从哪个角落里钻出一大队胡子。

    云烨等待的胡子没有出现,他们现在正躲在地窝子里抱着羊学寒号鸟呢,除了草原上的贵族,大雪天,牧民是不出来的,每到冬天,他们就需要给牛羊找一个稍微温暖的地方过冬,这地方不但要求温暖,还需要有茂盛的干草,他们在夏秋时节会特意留下一块草场不去放牧,到了冬天,就会赶着牛羊到那里过冬,轻易不离开,毕竟牛羊对他们来说就是命根子。

    没有贵族的征召,他们都分散开来,以家庭为【如果您喜欢我的文字更新,欢迎您点顶或者回复十五字,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单位,毕竟一个地方的草场负担不起过多的牛羊。

    前面有些吵,云烨抬头往前看,不一会老庄就来报告,说是围住了一群羊,还有一个牧人,请示要不要剁了。

    骑马赶到前面一看,只见一个矮墩墩的牧羊女手里拿着一把木叉正在和云家的护卫对峙,还不时的看一眼四处乱跑的羊群,身上的羊皮袄都已经油光发亮了,头发也黏成了毡片片,漆黑的眼睛里却全是倔强,疵着牙发出狼一样的叫声,吓唬云家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杀才。

    几个护卫笑嘻嘻的打着马绕着她转,她也随着转,没几下就摔倒在地上,雪沾的满脸显得更加狼狈,一个护卫拿出战弓,搭上一支箭,随意的就把一只羊射翻在地,牧羊女嚎叫着扑向倒地的羊,抱着羊头给羊嘴里吹气,希望可以救活那只可怜的羊。…,

    “侯爷,要不然咱们把她和羊一起抢过来,小的们有羊吃,晚上您也好有个暖被窝的人。”狗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仰着头非常狗腿的给云烨建议。

    看看牧羊女结成毡片的头发,再看看她满是鲜血的手,尤其是她现在正在和羊亲嘴,云烨的脸都绿了,这人得多饥渴才能对这样的女人感兴趣?

    一脚把狗子踹开,这混蛋在军中就学不了什么好的冇,年纪轻轻的当狗腿子倒是一把好手。

    牧羊女怀里的羊终于不再蹬腿,脑袋也耷拉了下来,牧羊女来回扒拉两下,见羊死了,一下子跳起来,向云烨冲过来,她看出来了,这群人里面,就数云烨的盔甲最漂亮,所以云烨的地位也是最高的,为了她的羊,要找云烨拼命,还没到跟前,云烨就被护卫团团护住,手快的把刀都抽冇出来了。

    狗子兴冇奋的跳出来,扔了手里的刀,张开臂膀要和牧羊女肉搏,众护卫也在一边起哄,狗子像模像样的朝四周抱抱拳,谁知那女子却猛扑过来,抱着狗子的腿一下子就把它摔了个)四脚朝天,又一屁股坐在狗子的脸上,上下墩几下,看的云烨和众护卫牙都酸了。

    老庄皱皱眉头,下了马,一把就将牧羊女扔了出去,把狗子拽起来,狗子头晕眼花的勉强站稳,大声喊叫着找牧羊女准备报仇,被老庄一把就给扔到爬犁上去了。

    也不知胡子的女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老庄把她扔出去就表示放她一马,谁知道她爬起来,抹一把脸上的雪,不依不饶的又向老庄冲了过来,抓着老庄的胳膊就啃,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老庄满身铁甲,甲比冰还凉,嘴上去了,就下不来了,被粘在上面了,牧羊女又不敢挣扎怕把舌头扯掉,只是急的流眼泪。

    云烨见牧羊女终于消停了,就四处看看,不错的宿营地,在征求老庄的意见后决定就在这里扎营歇息,老庄到那,那牧羊女就跟到哪,没办法,嘴还黏在铁甲上呢。

    众护卫把散乱的羊群赶回来,羊很瘦,看来秋膘贴的不足,这样的羊群没法子度过寒冬,今年的冬天来得早了,这对牧民来说是致命的,没有了羊群,全家就会活活饿死,大草原没有怜悯,也没有奇迹。

    老庄把甲卸下来,用温水浇,终于把牧羊女的嘴从甲上解脱出来,她也不闹了,看着自己的羊群一个劲的哭,她害怕这些人吃光她的羊。

    云烨还是下令把这些羊全部宰杀,现在的粮食是最珍贵的,辅兵们开始行动了,他们笑着搭起了好几个架子,用匕冇首,把羊一只只捅死,再挂到架子上,羊不多,总共才二十一只,还包括被射死的那只,很快就剥下了羊皮,掏出内脏,手快的已经开始把羊架在火堆上烤。

    牧羊女知道拦不住,仰面朝天的躺在雪地上,大大的眼睛再无一丝生机。......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