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愚蠢的行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早上起床的时候,不得不再次换洗了内衣,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思考虑昨晚在梦里与他颠鸾倒凤的到底是谁,反正也看不清楚脸,这就奇了怪了,为什么我们做梦都看不清楚别人的脸,但是知道那个人是谁。

    柴绍要开始干活了,他等了整整一个月,没有收到李靖的军报,但是得到了苏定方进驻恶阳岭的消息,李靖奇袭襄城已是板上钉钉,他是龙襄道行军大总管,有自主权,可以随时随地的向敌人发起进攻,只要他愿意。但是这一点恰恰是柴绍所不能容忍的,他再三的向李靖求战,希望可以从朔方对襄城发起进攻,李靖给他的回答永远是固守朔方。

    朔方是大唐插在东突厥心脏的一把尖刀,不容有失,云烨也理解李靖在求奇兵突出的时候,保持一个稳固的战线以图后势的双保险想法。

    遗憾的是柴绍不这么想,他总认为李靖就是想让他的五万大军在朔方混吃等死,要不然,李绩为什么会出兵云中,肯定是打算抄颌利的后路,就连李道宗,王孝杰都是动作连连,只有朔方被要求按兵不动。

    转眼间,十一月就到来了,朔方城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战马开始喂精饲料,士兵开始被要求不得擅离营地,老兵们开始磨兵刃,整顿甲具,用这个办法来消除自己内心的紧张。

    战马每日的推进速度和后世的德军的装甲集群差不多,都是一百六十里,当然,这是蒙古铁骑的运冇动速度,朔方军在大雪天前进的速度每天有个八十里就谢天谢地了,两地相距六百里,路上就要跑十天,不像苏定方人在恶阳岭,只需要跑四天就可以到襄城,出动的人马如果少的话,三天就能跑到,他占有地利。

    柴绍铁了心要奇袭襄城,十一月四日,天气晴,气温至少在零下十五度以下,无风,三千精骑已经准备好了,柴绍留下牛进达守朔方,自己亲自带队去活捉颌利。

    须利死不死的云烨不关心,柴绍死不死的云烨也不关心,让人揪心的是他把程处默也带走了,云烨把自己的棉袜子,手套分了一半给了程处默,还给他揣了一小壶烈酒,一小包云南白药。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诫他程家不需要他玩命,只需要他平安回来,见程处默一脸的不耐烦,又抓过他的亲兵程东威胁他,要他拼了命也要保证程处默平安回来,哪怕自己战死,程云两家都欠他的人情,将来他的孩子绝对会平步青云,家族也会蒸蒸日上,只要程云两家存在一日,就会一直还他的人情。

    程东的眼睛都红了,他现在就恨不得立刻战死,能得到云烨代表程云两家的陈诺,自己的一条小命早就无足轻重了,他拍着胸口发誓,一定保护小公爷平安归来,要云晔放心。

    没有气势恢宏的誓师仪式,只有柴绍的一冇句出发,三千轻骑就从城门里钻了出去,还有一百架爬犁,上面载着大军十天的辎重,目送他们离开,云烨的心直往下沉,不知道这三千关中子弟能有多少人会平安归来。

    站在城头看着他们的身影没在地平线下,云晔忽然想哭,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东突厥之战,史书上只记载了李靖雪夜破襄城,没有记载到底有多少人,在这场让汉人jī动了几千年的战争中丧身,荣耀都是鲜血染成的,从来都是。…,

    薛万彻的第二梯队将在三天后出发,作为接应,云晔拒绝了孙思邈要前去的建议,他准备自己亲自去看看,老孙见说服不了他,就去找了老牛,没想到老牛居然坚持云烨前往。

    “他是武侯,上战场是迟早的事,早一天见到沙场,就早一天受益,老孙,我们不可能护他一辈子,将来几家子还要靠他来维护,将来他面对的情况要远比现在复杂,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取舍。”

    老孙不再说话了,只是长叹一声,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继续研究药材配伍,这段时间他已经忙的快要忘记这事了。

    古代打仗在云晔看来就是一个艰难的等待过程,三天时间,柴绍杳无音讯,李靖的斥责文书已经到达,严令牛进达必须严守城防,不得出击,府兵不得有一兵一卒的调动,也就是说薛万彻去不了了,柴绍被彻底放弃了。

    李靖也许是一位战无不胜的无敌统帅,但是在人际关系上却是弱项,他的这条命令,在军事上是明智的,在政治上绝对是愚蠢的,如果柴绍的三千大军战损在襄城,他把东突厥的人杀光也弥补不了损失柴绍的罪责,等待他的将会是比战败迹可怕的惩罚,长于谋国,短于谋身啊。

    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也是艰难的一生,晚年困居于府邸足不出户,长达十年,身边充满了背叛和阴谋。云烨不肯和他走的太近,会惹火烧身,这种纯粹的军人,命运注定是曲折的。

    老牛长吁短叹,薛万彻怒火勃冇发,然而一纸将令让他们寸步难行,柴绍可以说先斩后奏,了不起就是一个擅自出兵的罪责,以柴绍的大脑袋戴这么一顶帽子不算什么,如果老牛,老薛现在出兵的话,李靖砍了他们都是白砍,不遵将令,这是军中大忌。

    第六天,离柴绍出发已经过去了六天,云烨打算行动了,虽然很不明智,他还是要做这件事,府兵不能出动,那自己手下的辅兵就没问题了,再说了自己是前来防治瘟疫的医官,不在作战序列之内,也就是说李靖管不着自己。

    许敬宗被仆人搀扶着走出来,看云烨如同看傻子,作为秦王府的十八学士之一,他岂有看不清形式的道理。

    “云侯欲往何处?”

    “没什么,去襄城看看。”

    “云侯的长处不在于征战,而在于后方,为何舍长耳取短?”

    “我兄弟在襄城,前有坚城,后无援兵,本侯准备做他的援兵,顺便给他们带一些粮草。”

    “牛将军应该不会允许你这么做,再说,事情要发生,他总会发生,你拦在前面,只是螳冇臂当冇车罢了。”许敬宗可能很不习惯当好人,连劝谏别人也会考虑得失。

    “没关系,我只希望我这只螳螂的身体够硬,能让车轮稍微慢一些也是好的。”

    “这样做蠢了些,不过很让人感动。”他的话里全是嘲讽。

    “你不懂,人有些时候是不能用得失去衡量的,我敢打赌,你这一辈子肯定过的郁闷无比,没劲透了。”

    老庄牵来战马,把云烨扶上去,又帮他系好披风,其他的护卫也翻身上马,就要出发。

    许敬宗抓住云烨的马嚼子,认真的问:“云侯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世间少了你,我会无趣得多。…,

    “我们是两种不同的人,你就在你的阴谋诡计中慢慢腐烂吧。”说完推开许敬宗,打马而去。

    城门口两百四十七个汉子押运着两百架爬犁准备出发,他们已经换上了新的衣甲,手中的武器也换成了军中的制式武器,强弓,硬弩,一样不缺。云烨居然看到公输甲也混在人群里,身后还有一辆马车,上面用油布遮盖,不知是什么。

    “公输先生,小子此去危机重重,你公输家族为何还要趟浑水呢?”

    “因为冇你这次愚蠢的做法,让我公输家族看到了家族振兴的希望,所以必须得陪你走一遭。”

    “为什么?明知道我的做法并不明智,此时应该远远躲开才是,这时候上杆子爬,可不是聪明人干的事。”又被人骂成蠢货,云烨有些不高兴。

    “聪明人见的多了,我公输家族就是吃聪明人的亏太多,所以这次选个蠢一些的看看会不会有好运。”

    “别后悔就成,我们只有三百人,这就要踏入全是胡子的茫茫草原,你自求多福吧。对了,你如果战死了,我们说好的书院福利就没你什么事了。”云烨心头喜欢,这些话就脱口而出。

    “管好你自己吧,我公输家族绵延了几千年,也不是浪得虚名,保命的手段还有一些,你最好活着回来,要不然家里就亏大了。”他信心满满的拍着爬犁,也不知他哪来的信心,不过既然是公输家族,那么,油布下的东西应该不简单。

    城门开了,老庄第一个打马出城,后面紧紧跟着云家的护卫,数百匹驮马同时启动,也有几分大军出行的架势。

    老牛站在城楼上,扶着箭垛的手微微发抖,强忍着一言不发,该说的话昨晚早就说尽了,没有一点用处,这小子脾气上来,听不进去任何话,也罢,就让他任性一次吧,有这样的子侄辈,老牛觉得就算将来自己的家族跟着这小子吃草根,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吧,他一时为云晔骄傲,一时又为他担心。

    云烨感觉不到,他有一种大将军出征的快感,披风被寒风扯得猎猎作响,他想欢呼,又想大哭,人的境遇居然奇妙如斯。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