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公输班(2)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或

    3g

    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酒菜十分的可口,公输木没有半点客气,一大口菜,再配上一杯酒,酒未入喉,赞叹声却先发了出来:“人间极品”

    酒一入腹,而后有血sè自xiōng腹间攀援直上,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在闪现着红sè的光辉他不在乎,又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仔细咀嚼,想要把里面所有的滋味都咂出来公输甲有些拘谨,小口的陪自己父亲吃饭,他不时地看一眼父亲,似乎有些埋怨父亲的失礼

    云烨不在乎,他手里拎着酒壶,看到老公输的杯子空了就添满,还不停的给他们介绍那样才比较美味,那样菜适合老公输多吃,他没有吃一口菜,倒酒之余还有功夫给小公输夹菜,后世的一些酒桌技巧被他演绎得淋漓jīng致

    在吐出一块jī骨头后,老公输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云烨说:“这是老夫此生吃的最美味的一餐饭食,可惜以后再也吃不到了,让人遗憾”

    “老先生何出此言,只要想吃,尽管来找小子就是,云家虽然寒薄,区区酒菜还不算难事”

    “云侯,老夫既然吃了酒菜,就不会让你的苦心白费,公输家能做什么想必你心里很清楚,要是只能做工匠头子,还请侯爷免开尊口,公输家隐忍千年,不是出来做工匠头子的”

    老公输抢先挑明话题,他也有这个底气做这种要求,千年以来,公输家名声依然不坠有许多故事已经变成了传奇

    云烨笑着对他说:“如果需要工匠头子,晚辈何须大动干戈,晚辈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把它变成现实”

    老公输不明白云烨话里的意思,不言语等待他的解释

    云烨吩咐护卫撤下了残席,泡了一大壶茶水给父子二人倒上茶水,才从里间拿出一幅图来,在两人面前摊开

    公输木的眼睛霎那间睁得溜圆震惊的呆住了,公输甲也不例外,两人是土木建造的大行家岂有不懂之理,只见图画上面一座山峰突兀的现在图画中央,上书yù山书院,山峰的周围全是密密的房舍,有几座非常宏伟的建筑矗立在山前,东羊河成了内河,瀑布也成了书院内的景致,四周有高大的城墙围绕,在山间起伏如同一条巨蟒

    “这是一座城,还是书院?那个皇帝会允许你建造这样的书院?云侯你疯啦?”

    为什么每一个见到这张图纸的人都是这种反应?要是知道后世要在喜马拉雅山上钻dòng要把南边的水引到北方来,这些人还不得一头碰死?要是得知那些要给黄河加盖子,要给长城贴瓷砖的网络梦想,还不得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公输家族据说是这世界上最有想象力的家族为何见到这座小小的书院就如此失态?”云烨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之至

    老公输艰难的把视线从图画上挪开涩声说:“老夫最大胆的梦里也没有这样的一座城池出现,他不但需要无比庞大的一笔钱财,还需要最好的工匠,需要多的无法计数的各种材料,加需要大量的劳力,依我看来大唐没有这样的能力来建造这座书院之城,梦想是宏伟的,云侯,你无法在你的有生之年做到”

    云烨又拿出一幅图纸,摊在桌面上让这对父子观看

    ”这幅图上的建筑需要征发两万劳工,耗费钱财不下十万贯,用时两年,还有望建造完成”老公输以为云烨放弃了第一幅图的狂热想法,改变主意要建造一座比较靠谱的书院,…,

    “公输先生,这幅图纸已经开始建造了,它的ā费没有您想像中的十万贯,只有不到两万贯,其中包括东洋河边的几十栋式住宅,不包括前期凿石头的时间,它全部的工期只有三个月,劳力只有五千,这个时候,长安的天气应该还很暖和,所以工程仍在继续,在长安落雪之前,他一定会完工”

    “这不可能,光木材的加工成型就不止三个月,老夫说得两年,这还是我公输家的度,老夫不信这世间还有如此的能工巧匠,这不是人能达到的度,除非你有鬼神相助”

    公输木抓狂了,他认为云烨在胡说八道,在欺骗他,从老祖宗起就开始建造房子,每一个流程他都清楚,所需的时间他也清楚,他根本就不信这世上还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尤其是在他最擅长的领域,他有一种强烈的侮辱感

    “呵呵,公输先生不必着急,也不必动怒,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大雪封路,我们无法前往长安求证,只需耐心的等待来年cūn天,你我长安一行,不就清楚了?”

    云烨心中很是欢喜,能把鲁班的子孙忽悠的抓狂,他很有成就感

    老公输眼睛都红了,他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奇怪的事,假如是真的,公输一家千年的隐忍都会成为笑话

    “谁说大雪封山就不能前往长安?我公输一家,如果连这一点小难题都无法解决,还有脸面称为鲁班的后人吗?老夫这就前往长安,瞧瞧云侯的鬼神之作”

    “哦?您可以在大雪封路的时间去长安?计将安出?”云烨一下子有了jīng神,刚才的废话他都说了不下十遍了,在奏折里给李二解释,在信里给成乾解释,在工地上给房玄龄解释,总之,说起这个话题,他是提不起一点jīng神,猛然听说有的工具诞生,他不由得好奇心大起,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古代,窥人是大忌

    “méng蔽世人眼睛的也就是一张纸,捅破了,也就没甚好奇的,雪地行走,不外乎陆地行舟而以,有何难哉?”公输木终于掌握了主动,自然是要吊一下书袋,准备好好的用这东西敲云烨一笔,有了这东西,大军在雪天就可以作战,商贾就不必在冬天守着火炉闲坐,眼看着各种发财的机会从身边溜走这是公输家族准备好的晋身资本,老公输在这里对云烨说,是他非常想看看云烨吃惊的表情

    “陆地行舟?陆地行舟?”这是何物?什么船可以在陆地上行走?气垫船?如果公输家把那东西造出来,云烨不介意把他mén当成神仙供起来,只是冬天在雪地上行走的东西除了滑雪板还有什么?狗拉雪橇?老子上哪去找合适的雪橇狗?

    “老夫与犬子来的时候就是乘坐此物,云侯可以一观”老公输有些得意

    云烨抱着参观气垫船的恭敬态度来到院外,当老公输的座驾呈现在云烨面前的时候,他差点拿刀砍人,居然是东北大地上常见的爬犁,一匹杂máo马拖着一个低矮的木架子,下面有两根打磨得非常光滑的硬木条,两头高高翘起,和后世的马拉雪橇几乎没区别云烨非常想砍自己一刀,这东西对他没有神秘感,为什么在用的时候就想不起来呢?还要靠古人来个自己提醒,丢人啊

    “此物果然jīng妙,依靠两只木条就可以在冰雪之地纵横如飞,果然是奇思妙想,云烨佩服”…,

    没办法,根据后世的专利法,公输木拥有爬犁的全部权利,云烨没有主张,只能为这个自己早就知道的东西付出代价,希望老公输不会狮子大张口,否则为了大军冬天能够顺利的偷袭襄城,再大的代价,云烨也必须得付

    “云侯今日赐我公输家十五柱鲁班锁,老夫全家非常感谢,尤其是那张字条解开了老夫心中几十年的困ò,这架陆舟就送给云侯了,还望莫要嫌弃”

    老公输是诚心诚意的,云烨可以感觉到他的诚意,只是自己的一句话,真的可以解开他人的心结么?

    自己当初可是打着jī怒对手的盘算,希望对手被自己的话jī怒,甚至于找上mén来理论,谁知道yīn差阳错之下,事情变成了这个模样

    “云侯,白yù京之事果然如同你所说的情形别无二致么?

    “公输先生,有谁见到过神仙?那些以讹传讹的消息曾经让晚辈跑断了tǐ,西王母的瑶池,是个破水潭,没有ā木,没有吃一颗就长生不老的仙丹,家师曾经到达过一个奇怪的地方,到处是石头,连家师都差点被同化,侥幸逃出来,也是元气大伤,家师把那个地方叫做白yù京,还不许晚辈再提起他,不许晚辈走这条不归路”云烨以为老公输依然贼心未死,还在觊觎长生之道,正要规劝却见老公输说:

    “家里已然立了规矩,那就是再有敢言长生者,逐出家mén,决不宽贷所以云侯不必劝我,老夫憎恶长生之心,尤在云侯之上,只是个中原因,牵涉到家父,子不言父过,就不与云侯细说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晚辈也不是多嘴的人,公输家立此族规,实在是可喜可贺,云烨在这里为先生贺,只是不知解开十五柱鲁班锁的是公输家那位高才,且容云烨拜见”

    云烨话一完,就引来那两父子的捧腹大笑

    这笑声让云烨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解开鲁班锁有何可笑之处,那可是自己加了料的,不是普通人可以解的开的

    “解开云侯大作的是我公输家的公输言,总共用了眨眼的时间”老公输似乎说到了心头最痒痒的地方,眼中全是戏虐之意

    “如此高人云烨当亲自拜见”

    “不用了,这个时候他恐怕早就睡觉了”

    “言先生现今高寿几何?”

    “他今年已经一岁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