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鲁班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九月,关中平原上还是草木葱茏之时,朔方古城已经下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了整个草原,今年草原上日子并不好过,先是大旱,紧接着就是蝗虫,虽然没有关中的蝗灾那么可怕,也损失了好多的牛羊,草不好,自然牛羊的膘情就不会太好。颉利平灭了叫嚣的最激烈的几个部族,用他们的人头传檄四方,草原安静了,没有其他的声音了,在颉自得意满的时候,他亲爱的弟弟突利已经暗中和大唐签订了盟约……

    李靖不见踪影,李绩也不见踪影,就连朔方古城的大头子柴绍也从众人的视线里消失了,大唐朝廷一片祥和,大家忙活着为太上皇李渊准备寿诞,没人理会那几位失踪的人,全当他们去秦岭里为李渊打猎去了,今年收成不好,难道还不允许大家用野味来凑一份礼物?

    云烨就在朔方上蹿下跳,谁能想到堂堂的太上皇,专门用军报,千里迢迢的到朔方催债,不就是几两金子吗?还把利息算了个清楚,这已经不是驴打滚的利息了,这是鲸鱼翻身的利息,凭什么连你夜半尿频都算在我的头上?你少找几位美女,至于尿频吗?

    柴绍面色古怪,薛万彻,薛万仞哥俩表情木讷,估计已经傻掉了。

    都是老何造的孽,他家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在长安城里四处炫耀,是塞外的胡子人傻钱多,要多好骗就有多好骗。一匹麻布就换三头牛的传一出,长安市上一片哗然,老何家早就破败了,自然不会在乎贵族的脸面,干脆撕破脸就做了商贾,让大家羡慕之余,不免多了几分鄙视。

    老何是在严格遵循云烨的法。就是不吃独食,自己已经捞了一大块子肥肉吃得满嘴流油,自然要拉上穷弟兄们一起吃肉。只有人多了,这生意才能做得长久。

    认识老何的都知道,那个胖子纨绔还没有这样的眼光。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当他们知道大名鼎鼎的三害之首云烨就在朔方,齐齐的闭上了嘴巴,只是快马联系家里在朔方的子弟,想知道详情。

    长孙见到云烨挣钱总是眼红的,这回不好找李二给云烨施压,因为李二当恶人的次数太多了,太多了就会伤情份,这小子现在恐怕就是在长安,也会远远的躲开皇宫。上次太上皇还起云烨欠他钱的事,有些失落,这小子现在也不进宫了,可能早忘了他这个老头子。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找云烨要债的军报就是这么来的。

    皇家总想在所有的事物上插一脚,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控制欲在作怪,还好,长孙现在还知道了用太上皇来做幌子,稍微掩饰一下自己对金钱的浓烈渴望,这明她还没有堕落到无所顾忌的地步。

    大唐有好几万官吏。她似乎只认准了云烨一个人来坑,在柴绍,薛家兄弟的眼中这是宠信的标志,家书一般的勒索信让他们几乎崩溃,皇家对云烨不见外啊,这种亲密的关系,不是钱可以换来的,李家的女婿柴绍心里也生出那么一丝嫉妒,他从未被李渊或者李二勒索过,他认为这是一种幸福。

    云烨不这么认为,他总是被欺负,这让他胸中充满了怒火,自从他来到大唐,遇到的全部是强力人物,虽然他也可以虐待一下比自己弱小的人,自认为比这些野蛮的古代人高了那么一点层次的他,实在是做不出来,哪怕在陇右踹别人屁股的时候,他也不会忘记给那些人一点补偿,长孙没有给补偿,等价交换这个词不存在于她的字典里。

    云烨让自己安静下来后,继续看那封勒索信:听草原上有一种紫色的羔羊皮质轻柔,做成大氅,显得高贵大方,让他在朔方留意一下,弄上百十张,回来好做几件衣服,还有一种叫淫羊藿的药材具有强身健体之效,挖上几车,回来熬粥喝,至于报酬嘛就从那些赌账里面扣除,剩余的就随便拿几车草原上多的没法数的牛黄充充数,他老人家也就将就着认了,长辈嘛,在后辈身上吃些亏也是应该的。

    …,

    看到这里云烨立刻想昏厥,淫羊藿好办,草原上很多,您老人家把他当饭吃也没关系,来的时候孙思邈找人挖了好多,可以满足需要,壮阳嘛,那个男人不需要呢?紫羔皮云烨手里也只有七八张,那东西太少,草原上不产紫羔皮,只有一些从西域来的商队里有,价格不菲,就这几张还是云烨咬着牙买下来的,准备回去给奶奶辛月她们做几顶帽子。至于牛黄,老何宰杀了几千头牛,才找出来不到十斤牛黄,你们要几车?

    “云侯何须忧虑,太上皇从不向臣下开口要东西,这次太上皇发了话,不光是给云侯一个人听的,是给朔方五万将士们听的,能替太上皇分忧,是我等臣子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要只是几车俗物,就是要颉利的人头,我辈也当倾尽全力,紫羔皮?牛黄?老夫就不信穷搜朔方千里之地,会找不齐这些礼物?”

    柴绍是好人啊,大好人,能自动把黑锅扛起来的人都是好人,知道他想在老丈人面前表现一下,有些吃云烨的醋,老丈人要东西不找他这个女婿,而是找云烨这个不相干的外人,这让他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

    薛家兄弟更是摩拳擦掌的要表现,薛万彻已经开始往外走了,边走边对柴绍:“大帅且请安坐,末将这就到周边百十个部落走一遭,区区几车礼物还不在话下。”

    皇帝的马屁云烨不想拍,但是你不能阻拦别人拍,尤其是这种可以为自家解难的马屁云烨觉得多多益善。

    “薛将军,您这一趟顺便也弄些牛羊回来,咱们的肉干储备还有些不足。”云烨追出去对薛万彻喊。

    礼物有了着落,心里自然愉快,这次的军报是李渊的命令两年来第一次走出了皇宫,长孙明白,李二明白,李渊也明白,这是他们试着和解,试着相互信任,只是方式有些粗暴,当然是对云烨而言,皇宫里的几位大概不会考虑一个小小的侯爵难处,他们只是需要这个机会,而云烨是唯一可以提供这一平台的人选。

    大人物,大人物的麻烦解决起来才要命,玄武门之变,把李家的亲情泯灭的一干二净,以至于唐王朝从李二开始直至灭亡,他们的皇位传承都是充满血腥的。前面有车后面就会有辙,所以李治接着杀,武媚娘再接着杀,然后到了李蛮没多少兄弟可杀了,就建造了十六王宅,把兄弟当猪养起来。

    李二杀兄,杀弟,杀子,杀女,他的心恐怕早就全是窟窿了吧?一个正常人遇到这些事,不变成疯子,或是变态才怪,李二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成了天可汗,不能不钦佩他的坚强,或者他就是一个天生冷血的人。

    老庄他们不许云烨单独出去,尤其是在朔方这座烽火边城,最远只能来到城墙上远远看看大草原。雪后的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反射着刺眼的白光,有几根枯草,艰难的露出头,旋即被几只喜鹊衔了去,装点它们的新居,野兔在雪地上趟出一条条雪沟,大概饿极了,连头顶的老鹰都不顾了,只是在努力的寻找可以吃的草籽。

    关中不再有补给运来了,一尺厚的大雪阻断了所有的交通,唯有战马才能在雪地上艰难的行走,薛万彻这次的巡视,看来不容易,不过他有一颗向皇帝献媚的滚烫雄心一定会战胜眼前这些小小的麻烦。

    军营里现在乱糟糟的,军士们把能穿在身上的东西都穿上了,每个人看起来都像一头来自洪荒的野兽,有些笨拙,更多的却是凶悍。

    柴绍带领的是李家的起家军队,其中就有五百玄甲,以前只在历史课本上见过,现在见到真容,让云烨对这冷兵器时代最完美的杀戮机器有了详实的认知,全身铁甲,也叫十三铠,胸前有两片明晃晃的护心镜,遮住要害,不光是人披重甲,就连马也是全身甲胄。云烨上前拎了一下,很重,连人带马的铁护具至少有八十斤,看玄甲骑兵身材并不高大,身负重铠却天下无敌,也不知是何道理。

    …,

    作为军营里的闲人,处处受欢迎,所到之处无不笑脸相迎,让幸苦干活的孙道长极为不满,这位送一把精致的弯刀,那位给一条镶着大块金银的腰带,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士兵给侯爷送来一个精美的木盒,一看就是檀香木做的,放在手里沉沉的压手,推辞不掉,只好收下,又吩咐赏赐了这些士兵一些酒食,自然是皆大欢喜。

    云烨总觉得那个给自己盒子的士兵有些古怪,回到住处,从礼物堆里翻出了木盒,打开一看,大吃一惊,木盒里居然是一把鲁班锁,还是十二柱的,云烨对这东西很熟练,在工厂里没少用公家的材料做这些小东西,自己就用机床加工过一组经典的六柱鲁班锁,里面奇奥无穷,不想在这里见到,让他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

    吩咐老庄去找那几位军士,那几个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诡异的情况云烨还是第一次遇到,长安没有鲁班锁,早在制作麻将的时候云烨就考察过大唐玩具市场,没这东西,是谁送过来的?

    按下第一个锁柱,移开第二根,云烨随手解开鲁班锁,发现在鲁班锁中心的空隙里夹着一张纸条,打开看,上面只写着三个字,白玉京。(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T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