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荒凉的城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程处默的马跑得飞快,远远见到云烨,就从马背上飞了下来,一个漂亮的前滚翻卸去了力,一把抱住云烨放声大笑,互相捶着后背,不停地跳跃。

    没等高兴完,程处默松开云烨,就跳到云家马车上,用匕冇首挑开马车上的油布,在上面翻腾起来,他的手下眼巴巴的看着校尉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馋得直咽唾沫,可是一位国侯站在一边,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上去凑热闹。

    云烨笑着对他们说:“你们是处默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马车上的东西本来就有你们一份,现在不要,一会就没了,处默的性子你们不知道?”

    话音刚落,场面一下子就混乱起来,可怜的云家马车,顷刻间就被一群壮汉折腾的快散架了,程处默拳打脚踢,想要阻止众人的哄抢,效果不佳,他自己也挨了无数拳脚,眼看着寡不敌众,就揉着眼眶跳下马车,嘴里还叼着一节香肠。

    狠狠地在几个埋头狂吃的家伙屁股上踹几脚,就全当报仇了。

    从他嘴上取下香肠,对他说:“这是生的,得蒸熟了才能吃,朔方难道说没有饭吃吗?”

    不问还好,一问程处默就眼泪巴叉,满脸哀痛:“哥哥我也是娇惯下的,又在你家吃饭吃的嘴刁,哪受过这份罪啊,他们做饭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煮,把菜肉米煮一起熟了就算,还不管饱啊,说是要节粮,每人只准吃八成饱,哥哥我正长身体呢,难免吃的多些,上次多拿了两个饼子,厨子不许,揍了厨子一顿,结果差点挨军棍,咱哥俩在陇右踹遍了厨子的屁股,也没有受罚这一说。听说你要来,哥哥我可是日夜苦盼,你一来就好了,哥哥再也不用饿肚子了,这些吃食就让这群祸害们享用吧。”

    才得意两下,程处默正要给云烨显摆自己的战绩,袖子还没撸起来,就被老牛踹个大马趴。

    “谁教你这么迎客的?你是在冲阵,还是玩杂耍?见虎的脚怎么伤的你不知道?再敢胡乱耍花活,老夫打断你的腿。”

    老牛本来挺高兴,见迎接自己的是程处默,看他完好无损的样子心里就高兴,谁知道程处默给他来了个空中飞人,这就把老头气着了,牛见虎的脚就是胡乱耍才弄伤的,他不想程处默也落个不好的下场。

    老牛面前程处默是一点也不敢放肆,谁叫他老冇子和老牛被合称为程达尤金的,(语出隋唐演义)早在当响马的时候就是铁哥们,见着老牛跟见着老爹没有多大区别,反正都是挨揍,挨谁的不是挨啊。

    见到程处默乖乖受敢,老牛哼一声就到前面整顿兵马,好继续前行,把空间留个人小哥俩。

    给小程掸掸土,把怀里的小酒壶塞给了他,用冰水泡了好久,才拿出来。…,

    程处默可能馋疯了,一仰脖,一壶葡萄酿就下了肚,贪婪的抖干净冇最后一滴才罢休。

    车队继续前行,云晔坐在车辕上,小程骑着马,两人说说笑笑的前往朔方城。

    云晔很失望,这和他理想中的塞外坚城相去太远,原想就是比不上统万城,好歹也闭关内的矮城强吧,谁知道就他娘的是一个土围子,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记得后世论坛上评论中冇国历史上有名的几只军队,大唐玄甲榜上有名,现在看着一个个都跟土鳖似的,拉里邋遢的黄冇色服装,松松垮垮的披着皮甲,有的还是用竹片子穿起来的竹甲,这让他的不安全感更强了。

    不愧是兄弟,程处默看出了他的不安:“兄弟,不用担心,城墙上的全是辅兵,作战的精锐是不用来放哨站岗的,有哥哥在,就是千军万马也能保你周全。”

    穿过低矮的城门洞子,云晔感叹,最后的一路反王梁师都也不过如此,盘踞朔方多年,也没有对朔方有太大贡献,只要看看城里那些破破烂烂的民居就知道,这位一定是个横征暴敛的主。

    确如老牛所说,城里除了大唐军人就没有多少户人家,有些墙壁上的血渍还清晰可见,黑呼呼地乱招苍蝇。苍蝇可能是草原的特产,无论现在还是后世,都嗡嗡嗡的围着人乱飞,赶又赶不走,非常讨厌。

    云晔本身就有些轻微的洁癖,看到乱糟糟的城池,乱糟糟的街市,乱糟糟的人,心里面顿时烦躁起来,坐在大帅府等待柴绍的接见,结果不凑巧,他去外面巡视坞堡去了,要等三天后才能回来。

    一座孤城是没法守的,朔方也不例外,他外面还有大大小小三十六座坞堡,结阵连环,互为依托,突厥人想要攻破朔方,必须先清除掉这三十六连环坞。听程处默说突厥人不死上个几万,是到不了朔方的,听他吹的厉害,云烨这才放下心来,要不然总呆在危城这不符合云烨的处事原则,孔夫子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明智之言,必须记牢了,将来再传授给子孙,一代一代的要把这种精神发扬光大。

    云烨爵位高,孙思邈德望重,至于许敬宗一个小小的员外郎,放在全是军汉的朔方,狗都不咬他。

    虽说云烨是一位武侯,但是抡不得刀,射不了箭的倒也少见,这年头就连房玄龄这样的老文人都可以胡乱比划两下,上了战阵也不发怵。

    还好顶了个医官的帽子,城里的将领都非常客气,云烨出了名的夺血续命奇技,在军方还是很有市场的。既然柴绍不在,薛万彻代替柴绍见了云烨。

    一个很威风的大汉,这让云烨想起熙童那个二货,同样的牛高马大,人家坐在案几后面,就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幻想中假如熙童坐在后面,他娘的除了猥琐,还是猥琐。

    “云侯千里而来,为我大军解忧,本将十分欢迎,如今为了防止瘟疫爆发,城外三十里皆为禁区,人马不的出入,想必不会有问题,城里就有劳云侯,有劳孙道长了,还请两位不要推脱。”军伍里的人说话很干脆,尤其是薛万彻这种大字不识几箩筐的悍将更是干脆,算了,不要为难老薛了,你让一个人粗人说文人的话,这不是为难他吗?刚才用命令的口气对云烨说话,要放在长安早就被人鄙视致死,你一个伯爵,大鸣大放的命令侯爵,何况你还不是主帅。不为难老薛了,没看见他脸上的汗都下来了。…,

    云烨把跪坐的腿收起,一屁股坐毯子上,笑着对薛万彻说:“薛将军,你我皆是军伍上的人,你今天怎么学那些文官说话,酸不溜丢的不爽气,我还想着到了军营,就是到家里,准备天吃你一顿,您酒也没有,菜也不被,莫非是欺我年少?”

    一顿话把薛万彻说得愣住了,旋即又放声大笑,震得云烨耳朵都有回音了,他才停下来,大喊一声:“上酒菜。”

    老薛不再保持跪坐的模样,两条大粗腿也从案子下面伸出来,抹一把头上汗水,对云烨说:“大帅临走时嘱咐我一定要好好款待两位,不要把粗人的性露出来,还说云侯是算学名家,孙道长也是世外高人,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不可失礼,为了这几句话,让书冇记官教了半天,你看我这头汗出的,比打仗还累。”

    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憨hòu冇的粗人,怪不得他会娶公主,历朝立地的君王,都比较喜欢粗人,包括我朝太祖也是如此,那些儒将,智将,一个比一个倒霉的快,只有一根筋的悍将,往往得以保全,富贵荣华一样不缺。

    “薛将军的武勇天下闻名,万军中取上将头颅如同探囊取物,云晔只恨身子单

    bó,上不了战阵,杀不了敌人,幸好还有一门

    bó技在身,能为大唐昌盛略尽绵

    bó,已为幸事,借将军美酒,云晔敬将军一杯。”

    薛万彻笑的只见一张大嘴,平底的陶碗满满一碗酒,手一扬就下了肚。孙思邈狐疑的看了一眼云晔,不明白他打什么鬼主意,往日的云烨可没这么好说话。

    酒宴上宾主尽欢,薛万彻都喝高了还卷着舌头说要与云烨再干三碗。

    辞别之后,已是日落时分,见不到山脉,只看见大红色的日头沉入地平线。云烨和孙思邈在朔方城里漫步,不时有成队的军士排成队列擦身而过,似乎在告诉云烨这的却是一座军事堡垒,不是歌舞升平的长安。

    “小子,你今天怎么变了一个人,往日里你虽然也会吹牛拍马,今天给我的感觉怎么就这么奇怪?”

    “您多虑了,小子虽然年纪幼小,却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了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李纲先生教我的,这薛万彻是一个憨直的粗人,说错话那是家常便饭,谁会跟他计较,小子喜欢和粗人打交道,不喜欢朝堂上的那些鬼蜮伎俩。”

    “前些天看你似乎有些消沉,没想到你今日居然有勃冇发了豪气,也不知你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

    “其实道长高看我了,我这么做无非是为了保命,万一突厥人打过来,咱也好早做准备,跑得快些。”

    “老道的确是高看你了,像你这种鼠辈,窃据高位,是我大唐之耻。”老孙有些生气了。

    “您真是小子的知己,我也觉得有些无耻。”

    。)PS:第二节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