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骗死人不偿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就在云烨的车队经过最后一片农田六滚田里还有几个挽着裤脚的农夫,正在给田地浇水,一条小河缓缓的流过,在前面的大柳树前拐了一个弯,像一条玉带环绕着那个普通的村庄.

    云烨站在那座古朴的小木桥上,欣赏这难得静谧,只是土坯垒起的庄院,就让他的思绪飞跃了千年,他喜欢这种安静,甚至可以说他觉自己应该属于这里,墙上的青苔,残缺的砖瓦,哞哞叫的大黄牛,无不让他浮想联翩,朝阳初升,群鸟争鸣,荒僻的山村显得更加幽静。

    他站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看风景的人正在看他。

    农田里就有几个农夫就正在看他,如果云烨的眼神再好一点,或者他手里恰好有一部望远镜,他就会发现这五六个农夫里,竟然有他的两个熟人。

    一个满脸皱纹的葛衣老者捋了一把野草,挑了一根带着甜味的草茎放嘴里轻嚼,直到榨干了草茎里最后一丝甜意,才吐了出来,围着他坐着的几个人似乎对他充满了尊敬,没人作声,只是在等待老者开口。

    “离石,你和这个孩子相处得最久,你相信他说的话吗?他真的来自于那些奇妙的神奇之地?你说说你的看法。

    “明老,离石与他相处共计五个月零十天,我半断他是一个很好的孩子,聪明,睿智,博学,尤其难得的是他的心胸极为广阔,弟子曾经用许多学派的不传之秘向他发问,发现他似乎都知道一些,而且都是有的放矢,绝非胡言乱语,尽管有些听不明白,弟子却愿意相信他给出的答冇案会是正解。”

    “学问一途,只是小道,不是我辈所求,老夫只想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白玉京的,听他所言,他的师傅曾经半只脚迈进了通天白玉、京,不知何故,却又退了回来,他的成仙即成顽石的道理是不是真的?且不论真假老夫遁世五十余年所求的就是有朝一rì可以登上通天白玉京,成就大道,哪怕成为顽石,老夫也在所不惜,向道之心需要坚定,离石你在红尘里打滚的时间太长了,道心渐污,世人与我辈如同蝼蚁一般,不可妄起恻隐之心。”

    离石低头袖手,拱手称是。

    老者又问身边的大汉:“你寻找他在人世间的踪迹,有没有发现?”

    那大汉赫然是熙童,此时的他,一身旧麻衣赤着脚站在田里,小腿上糊满了泥巴,再也不见一丝一毫的侠客影子。

    “弟子在陇右翻遍了荒原,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从他的那匹小马身上的线索追索到了一个不大的马群,那里因该是他最早出现的地方,十六名弟子只在一个泉眼边上发现了,篝火灰烬,野兔的残骸其他再无发现,他仿佛是一瞬间来到了人间。他是否云家幼子的真伪无法判断,当时突遭罹难当事人早就sǐ的sǐ,逃的逃,再加之年代久远,已不可考证。弟子冒充侠客接近他身边,发现他没有武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人再无其他。”…,

    “你们不知道,夜陀按照离石提供的路径去了云烨口中的昆仑山西王母的天池证明确实如他所说,哪里冬季气候寒冷,夜陀损失了十六人才到达天池,他没有说错,那里只有一汪碧水,的确没有四时不谢之花,只有漫天的冰雪,是真正的不毛之地。夜陀是这世上有数的高手,常年纵横在荒原大漠,连他都差点没有回来,云烨一介幼童,如何到得了那里?”

    老者在弟子们眼中一向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如今面对一个少年的问题,却紧皱眉头,大伤脑筋。

    “土豆一物弟子也从皇宫取到,如今已是第二次在种植,产量惊人,五十石的狂言的确有根据,只是为了取得实物损失了一个潜伏皇宫多年的内应。云烨家里有一种奇怪的调料,名叫辣枚,弟子问遍胡人,竟然无人识得,他家还有五株庄稼,云烨似乎非常在意,听他与家里的老夫人说名叫玉米,将来也会如同土豆一般成为无价之宝,弟子愚钝,至今查不出这三种庄稼出在哪里。”

    老者看着桥上的云烨,脸上露出笑意,自言自语的说:“你难道真的是无源之木,无根之水吗?小子,你应该是神仙,也必须是神仙,否则,老夫五十年的坚持就成笑话了……。”

    中冇国人对长生的希望是狂热的,从古到今都有求长生的,从高高在上的帝王,到荒野间流浪的隐士,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以求达到长生的目的,可惜都失败了,他们只能编造一些传奇的故事来自我安慰,为了长生,有的连现有的生命都不在乎。当老者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得知白玉京这个名字时,他大喜,狂喜,而后就在祖宗牌位前叩头认罪,说自己不因该怀疑祖宗,原来祖宗流传下来的故事是真的,没有欺骗后世子孙,通天白玉京真的存在,有人曾经到达过那里,谁先到达,葛衣老者并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走的这条路有终点,不是无止境的天涯路。

    云烨的出现太奇怪了,多少隐世的家族都在打探他的身世,都在寻找他的师傅,都想知道他在那十五年里经历了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直接接触云烨,只是想通过严密的调查来弄明白云烨这个神秘的人。

    他给了很多炼气士以极大的信心,给了许多想要追求长生的人一个切实的例证,这些人通过各种渠道接近云烨,替他挡开了无数麻烦,甚至于替他杀人。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这是李白的诗句,这是云烨唯一知道的一点,在之前,他连白玉京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这几句诗很飘渺,很神仙,为了自己能自圆其说,编造出来的一个神秘之地,他不知道别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假如葛衣老者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会生生撕碎云烨,再吞下去,可惜,所有的线索都指明云烨是高人子弟,所以事冇件还得继续发展下去,人依然会sǐ,精力依然会费,妄想得到长生之术的俨然只是妄想。

    “骗sǐ人不偿命啊!”老何躲在马车里捶胸顿足,眼看着大地越来越荒凉,草越来越长,他的心哇凉哇凉的,在刀枪乱舞,弩箭如蝗的战场找发家致富之道,自己是何其的愚蠢,他全身就是带着不到五百贯钱,他看不到一丝可以把这五百贯钱变成五千甚至于五万的希望。…,

    云烨这艘到处漏水的破船,自己冒冒然的搭上来,也不知是福是祸。

    嘴里咬着坚硬的干饼,就这皮囊里的凉水艰难的下咽,嗓子上已经起了好几个血泡,都是裢千饼划得,眼泪蕴在眼眶里不让流下来。

    为了全家,我必须坚持,心里这么想,老何顿时感觉自己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

    坚特了两天,云烨就再也坚持不住了,骑马穿盔甲在队伍里跑前跑后是很威风,时间长了,跨间被马鞍子磨的红肿,稍一沾凳子,就火辣辣的疼,孙思邈也不管,说是骑马磨裤裆再正常不过了,不需治疗,只需坚持几天就好了。

    最恨在古代赶路,地图上没有手指长的一截路,硬生生的要跑大半个月。

    遥想战国时期的魏武卒,“衣三属之甲,cāo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轴带剑,赢三rì之粮,rì中而趋百里。”什么人能半天跑一百里?问过老牛,结果被骂,还嘲笑云烨书都念到gǒu肚子里去了。那时候的一尺,比现在的一尺小小了三成,也就是说半天跑六七十里,这还是精兵,普通士卒一天能跑百里,就是合格的士兵了。

    骂完还不解恨,抄起手里的硬弓,随便就朝草丛里乱射,射完就让亲兵把猎物抬回来,晚上好添个菜,然后就躺下来,说是头晕,需要静养,把云烨撵出马车,自己去睡了。

    很担心亲兵们从草棵子里抬出一个人来,大晚上的烤人肉,云烨还是敬谢不敏的。

    不错,病歪歪的人还能射sǐ一头青狼,很是佩服老家伙,他这一路享福啊,老孙,云烨把它当作大熊猫一般照顾,每天的饭食都是云烨亲手做的,还有孙思邈每天给他针灸,敷药,皇帝都没有的福气,他一人占全了。

    队伍实际上不用云烨去管,都是老兵,早早的警戒探马就放了出去,两翼也有游骑哨探,完全是一副标准的行军姿态,对这些sǐ人堆里爬出来的家伙没有任何难度。

    趴在车辕上往地下看,看到路缓缓的往后走,看一会就头晕,然后价懒睡一会,一小觉,一小觉的往朔方城硬挨。

    前方有号角声响起,老牛一下子就窜了起来,站地上张开双臂,马上就有亲兵给他顶盔掼甲,几位配合的娴熟,等老牛的战马被牵过来,他已经装束完毕,跨上马,摘下得胜勾上的马朔,冲云烨喊一句,“躲好了。”就轻磕马镫,窜到前面去了,云烨刚刚穿好甲,又听到两声号角响,那些全神贯注准备战斗的老兵立刻就松懈了下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问过人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人,不是突厥人,安慰了一下快要尿裤子的老何,让他松开抓着自己铠甲的手,就要往前走,去看看到底是谁来迎接自己,却见许敬宗从马车下面爬出来,淡定的蝉蝉身上的灰尘,见云烨看他,就上前拱手:“云侯,可是朔方派来迎接的军马?”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