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 定亲与闭门羹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东羊河上竹筏穿梭,现在一到休息日,就有很多的人前来坐竹筏,在清澈见底的小河上随波逐流,放松身体什么都不想,头靠在青色的竹子上,倾听竹筏划过水面的声音本就是一曲最美的乐章,头顶上的白云如棉如丝,不停的变换着形状,一会像奔腾的骏马,一会儿又像蹲坐的白兔。

    不需要酒,也不需要茶,只需带着一个空空的皮囊,这山,这水,这云彩就可以把你疲惫空虚的心填满。

    人流如织,有女子眉目传情,有男子纵声高歌,衣袖挥舞间有暗香传动,关我何事?

    我只需这山,这水,这片白云。

    云烨错了,他还需要去撑筏子,小秋已经挂在竹篙上了,抱着竹篙看着要飘走了竹筏哇哇哭,辛月手忙脚乱的拽着小秋的衣服不松手,她也快要掉下去了。

    两个傻女人,不会把竹篙松开么?云烨提起竹筏尾部的竹篙,往回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秋从竹篙上面解救下来,缺心眼的才把竹篙往石头缝里插,挂到上面才是活该。

    好好的一篇散文被她硬生生的毁了,辛月还总说她伶俐,就这样的伶俐法?把自己挂在竹竿上胡乱蹬腿像个猴子。

    对面竹筏上的女子才叫伶俐,卷起衣袖,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唱歌跳舞,引得书院里的群狼长啸不已。

    “不许看”,辛月把云烨的脑袋强行扭过来,她乌黑发亮的头发上夹着一个黄玉的发夹。上面镶满了水钻,阳光一照,光华四射。看到这东西,云烨才回想起自己已经被定亲了。

    话得从三天前说起,在辛月再一次长久的逗留云烨屋子后,他被几个老家伙强行拽到河边,进行了一场充满诱惑而有威胁意味极其深重的谈话。

    “小子。你捡便宜了,老辛如花似玉的孙女看上你了,怎么样。什么时候订亲啊?”李纲的话说得宛如逼婚的黑社会老大,也不看看七十岁的老家伙了还能活几天,有这么逼人定亲的吗?

    “少年人就是每个下处。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老辛你也放心的下,要是老夫,早就家法伺候了,还有把孙女嫁给他这么好的事?”元章先生在旁边敲边鼓。

    从旁边没事溜达的孙思邈搭话了:“辛月这孩子身段长得好,是个宜男像,你小子娶过来有福了,你云家不愁没有子孙继承家业。”老孙从长远为云家考虑。

    “小子,人家闺女的名声全被你糟蹋了,你如今话不给句话。是否看不起我们几个老头子?也罢,明日老夫就收拾行李,准备回河西老家,颐养天年就是,再也不在这尘世间打滚了。”离石先生满脸沧桑。

    “丢人啊。也亏的面前就只有几位老友,否则老夫哪里还有颜面活在这世上啊!”捶胸顿足就是玉山先生的最大杀招。

    眼前闪过李安澜那张熟悉的面容,旋即又隐没在无边的黑暗里,虽说有一种中了仙人跳的感觉,云烨还是笑着说:“能娶到辛月,是小子的福分。那里有其它的心思,几位老先生多虑了。”

    心里面有些疼,云烨脸上却带着笑。

    辛月是个极好的姑娘,娶到她的确是福气,只是我为什么就高兴不起来呢?云烨问自己。

    老先生们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他们道德观念的底线,如果稍有犹豫,就会酿成大的灾难,不管对书院还是对自己。…,

    云烨感觉到场面气氛一松,又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老夫就说嘛,月儿这么好的孩子,那有人舍得往外推,老哥几个今天丢人是丢大了,小子,不许说出去,否则把你的腿打折。”元章先生恶狠狠的警告云烨。

    没人再理会他,几位说说笑笑的会书院,玉山先生似乎正在接受他们的贺喜。

    “还没说定亲的事哪,您几位是不是回去的有些早?”云烨很担心他们让自己明天就结婚,那比黄鼠还丢人。

    李纲从来就没好话:“当你是个人物。才跟你说一声,要不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你插嘴的份,这事情老夫等人自会找老夫人商议,你就闭上嘴,好好干你的事情,少操心别的。”

    太清楚自家人了,奶奶,婶婶,姑姑,姐姐一大群女人,闲着没事就唠叨将来的云家女主人是什么样子的,这下子给了话头,家里还不闹翻天了。

    奶奶果然用最快的速度给云烨订了亲,还把他的黄玉发夹作为云家的家传宝物送给了辛月,这一下子,让本来还有几分不满的玉山先生老怀大畅,看着在孙女发间熠熠生辉的发夹,连干了三杯酒,对云烨的识趣很满意。

    辛月戴着发夹在书院显摆了一大圈,赢得了全部女眷的赞叹,自己若无其事的装作一副羞涩模样,回到闺房,就坐在铜镜前左看右看,一个时辰后才恋恋不舍的摘下发夹,用绸布包起来放进梳妆匣,放在最隐秘的地方,脸上带着笑,笑着笑着忽然捂住了羞红的脸,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东羊河上的两人各有心事,一个看一眼就对方就脸红一次,一个如同呆头鹅般的神游天外。只苦了小秋,弓着腰努力的控制着筏子不要撞到岸边。

    河水很浅,只到人的腰部,清澈透底,没有大鱼,只有一条条指头长的小鱼在水里嬉戏,辛月把长长的头发解下一绺,趴在筏子上逗小鱼,不时发出阵阵欢笑。

    十六岁的唐朝女子女子,发育的很美好,看着辛月完美的曲线,云烨有些口干舌燥,强自压下心头的邪火,忽然起了玩性,就和辛月并排趴在竹筏上,分过一绺头发逗弄小鱼。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玉山书院成了长安城里贵人们一个新的游玩去处,不到十里的东羊河上飘满了竹筏,有满脸胡须的老者,有戴着锥帽掩着轻纱的年轻女子,自然也有追蜂逐蝶的浪荡子,一些穷苦出身,却又自持有几分才华的穷书生也出现在河岸边,捧着一卷书,嘴里不知所云的念着乱七八糟的诗句,希望可以引起河上贵人们的注意。

    云烨和辛月很吸引眼球,不是因为两人是金童玉女,而是因为两人玩得最开心,最有童趣,大声的笑闹让正人君子不齿,让青春少女向往。

    辛月告诉云烨,在剑南的老家,也有一条小河,每到天热自己就喜欢坐在家门前,看那些男孩子游水,很有趣。

    云烨小声嘀咕,辛月听了半天才应清楚,他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亏了,亏了,亏大了。”

    “什么亏大了,你少了银子?”辛月很奇怪。

    “你看那些男孩子游水,我觉得亏大了。”

    “为什么,什么亏了,”新月不明就里。

    “我小时候在河里游水,都是不穿裤子的,全身都光着,现在想起来,肯定有和你一样的无聊女子偷看,所以亏大了。”云烨说的满面愁容。…,

    “你这个死人,编排我。”发狂的辛月在云烨胳膊上使劲的拧,云烨的惨叫和辛月的笑骂传遍了河面。

    把躺椅搬上竹筏的离石对躺在旁边看书的玉山说:“老辛,那是你孙女,叫那么大声,你也不管管。”

    “为何要管,她丈夫就在旁边惨叫,没见他有意见,老夫为何要管,小儿女的笑闹而已,反正那丫头现在姓云,不姓辛,教好了,是那小子的福气,教坏了,他就忍着。‘玉山先生一副放任自流的态度。

    玩闹了半天,肚子饿了,看别人都有吃的,在筏子上吃的愉快,喝的美味,只有他们三个没有带食物,小秋肚子已经开始响了。辛月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饿死都不下竹筏,打算以后就住在竹筏上了。

    云烨无奈,只有扯开嗓子喊那边带着老婆孩子游河的黄鼠。

    今天是书院放假的日子,所有的人都休息,黄鼠一向羡慕贵人们没事就游河的风雅习惯,跑到管事那里去要一个竹筏,结果被啐了一大口唾沫,说书院的筏子是给贵人们准备的,你一个盗墓的要什么筏子,没见好多书院学生都等着领筏子呢,你要可以,等半夜吧!

    擦了脸上的唾沫,黄鼠发了狠,不就是一个破筏子吗?至于啐老子一脸唾沫?还半夜,半夜就是他娘的盗墓时间,谁家半夜游河?

    黄鼠也是江湖上有名的汉子,给老婆孩子做了承诺,杀头都要完成,山脚下多的是竹子,挑大的砍十几棵回来,连夜就扎了一个大筏子,今天河上最显眼的筏子就他家的。

    听到侯爷喊,赶紧撑过来,一家三口给侯爷见礼。

    “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

    别说,黄鼠准备的充分,有鸡有肉,还有炸的干干的小鱼,醪糟不会少,英娘做的锅盔酥香,最有嚼头。

    “侯爷,咱书院放了一个月的大假到底为什么呀?”黄鼠趁着侯爷换气的功夫问。

    “每年都会放两个月的假,一次在夏天,一次在冬天,不过今年早了几天。”云烨对黄鼠说。

    “为什么要早放假啊,我家的醪糟还没买完呢。”英娘插了一句话。

    “因为有个丧门星要来,为了不让书院被糟蹋,只好放假了,你家的醪糟送到窑上去,肯定买的快。”

    往日热闹的书院门口今天冷冷清清,许敬宗看看空无一人的书院,又看看身后一大车的行李,苦笑着摇头.......(..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