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夜猫子进宅(求月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纲面色铁青,怒不可遏,大声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自前汉诛除剧孟,郭解之流,天下游侠儿不但没有消亡,反而愈演愈烈,以暴易暴岂实我等所选,如今游侠泛滥,动辄以死为荣,长街杀人以为常事,流弊不除必将遗祸天下。”

    云烨缩在墙角,刚刚才挨完骂,现在不是招惹老头的时候。

    “少年心思,你放纵游侠胡为,视朝廷法度如同儿戏,糊涂啊,糊涂。”玉山先生也气得不轻,辛月在后面给老头顺气,顺便瞅着云烨轻笑。

    李泰一副幸灾乐祸的架势坐在椅子上玩手里的琉璃珠子,李恪则魂游九天翻着白眼看屋顶。尉迟大傻则一脸的兴奋,张合着手掌跃跃欲试,恨不能现在就和游侠较量一下。

    书院的饭堂里围了一大圈子的人,都好奇的听别人诉说昨天云烨的趣事。

    刘献对云烨说:“区区毛贼,有何惧哉,待某家去长安一趟,定会将他手到擒来,到时侯是杀是剐还不随云侯之意。‘

    他想偏了,以为云烨担心受到刺杀,却不知云烨对于侠客充满了好奇,想想百年以后的,空空儿,精精儿,聂隐娘,红线,哪一位不是让人浮想联翩,他希望熙童搞清楚事情真相后,能到家里坐坐,好好聊聊游侠的世界,虽然他对熙童是一位盖世高手的希望破灭,看到他被一群人合起来揍的鼻青脸肿有些失望,但是这种失望还是扑不灭他心中那颗向往武侠世界的熊熊火焰。

    熙童没有来,工部来了一位员外郎,这位绝对是好脾气的,官比那位掌固高了无数倍。气度自然也高了无数倍,他派了两个工匠和窑工们同吃同睡同干活。他换上便装,坐着牛车晃晃的来到了书院,在书院里和谁都谈得来,就是正在扫地的黄鼠,他也问了一句,让黄鼠激动了好久。

    和云烨一前一后的漫步,永远保持着半步的差距,话说得亲切得体,事也做得干脆利索,他派两个好工匠。绝对胜过派一百个官员。

    赞叹了书院的管理制度。还用笔记下来,赞叹了书院学生的活力,津津有味的观看了一场足球比赛,期间还在书院里用了一顿饭,兴致勃勃的随云烨端着饭盘到食堂打饭。顺便对厨房的高效率做了高度的评价,酒是绝对不喝的,却笑眯眯的把一小瓶酒揣怀里,说是下了差,独自一人好好品品云府的美酒。

    他来书院不过两天,就和所有的人混熟了,偶尔到老夫子的课堂听几节课,偶尔和云烨探讨一下关于日历制定的问题,看得出他是一个极为博学的人。对天文历法有着独到的看法,有一些事情连云烨都不清楚,他却调用古书中的记载,来龙去脉说的透彻。

    好人啊,云烨不敢有一丝的放松,每日陪伴左右。就怕忽然什么地方出了纰漏,连个补救的余地都没有。

    看不起长安的官员,这位却绝对是例外,因为他有一个响彻千古的名字叫许敬宗!

    千古大阴人,长孙无忌就栽在他手里,如今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以博学称著长安,国子监出来的超级精英,对于各种历史记录有着超乎寻常的嗅觉,能从故纸堆里翻出对自己对他人有用的各种史实,包括将来李治娶自己老爹的女人他都能安排的严丝合缝,让历史学家找不出一点道德上的瑕疵,只能在嘴上咆哮两句。…,

    做奸臣云烨觉得比做忠臣难了不止一倍,比如面前的这位,在私德上堪称表率,在官面上堪称能吏,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书院的底细摸了个底朝天。

    看着他和李泰站在吊架前面嘀嘀咕咕的说话,云烨就知道,李泰的滑轮装置也没有逃脱许敬宗的魔掌。

    唯一他没办法的人是孙思邈,老孙一点面子都不给,不要说进到他的药房,就连住宿的地方也不让许敬宗进去。没理由,就是不许进去,说什么都没用。

    看着笑眯眯离去的许敬宗云烨问老孙:”道长为何如此不待见他?”

    “小子,你千万要小心这个人,老道感觉这不是一个好人,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从心底里讨厌,上一次让我有这样感觉的人,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恶魔,我担心这是第二个。”孙思邈忧心忡忡。

    云烨冲着老孙高高的翘起大拇指,不佩服不行了,连李纲都说此人是大唐将来的肱骨重臣,前途无量,要云烨和这家伙多亲近亲近,只有老孙发出了警告。

    和这家伙多亲近,就好比把一条毒蛇放在怀里和他玩亲嘴游戏,他杀起同伴来比杀敌人还很,后世的电视剧虽然都是胡说八道,但是绝对没有一部电视剧把他列为好人,哪怕再恶搞的剧情,主人公都对他小心再三。

    对这个人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牛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他是李二的真正心腹。

    短短的三天时间许敬宗觉得很快,他对书院充满好奇,有许多的地方让他眼前一亮,似有所悟,却又不知悟在哪里,所以他又从头开始了自己在书院的历程。

    尉迟大傻和段猛在坡地上已经交锋了三天,作为裁判的云烨也已是心力交瘁,一个固守不出,一个在城池外面围而不攻,作为军事代表的小旗子,已经扔了一地,若是两军开战早就尸横遍野了。

    站在城池里的尉迟像个巨人,不停的调整他的部署,代表粮草的白色木块已所剩无几,他甚至于挥着手,跳着脚大骂,希望激怒段猛来攻城。

    段猛也不好受,代表骑兵的绿旗子只剩下一面,代表步兵的红旗子也只剩下两面,他依然不动如山。

    天上打雷了,起了山风,尘土飞扬的迷人眼,转瞬间大雨倾盆而下,两个杀红眼的主帅依然不放弃,能把沙盘游戏玩到这种地步云烨不得不佩服万分。

    一只大脚飞过来,把尉迟大傻踹了个跟头,又一脚把段猛踹飞,脚的主人是刘献。

    他破口大骂那两个白痴,揪起尉迟说:“你他娘的占有城池之利,大规模消耗他的实力没有错,现在你的兵力占优就不知道出城决战吗?还在这里大喊大叫,蠢货!”

    又提起段猛的脚,把他甩在棚子里训斥:“你也是一个蠢猪,明知城池攻不下来,只会消耗兵力,就不会绕过城池吗?你他娘的是在打仗还是跑来泄怒火的,如果在军中,老子早就把你们两个笨蛋砍成十七八节了,还会留着消耗粮食?”

    头一会看到刘献发脾气,以前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看家狗,没想到刚才居然有了狮子的威风。

    “刘将军豪气不减当年啊!”原来是许敬宗在说话,他这两天神出鬼没的让人抓不住头绪,不知他要干什么,

    “员外郎很熟悉刘将军的过往?平日里他从不提起,”云烨笑着问,…,

    “那就是在下多嘴了,刘将军看来不喜欢提起往事,背后还是莫道人非,惭愧,惭愧。云侯今日可有空闲,下官明日就要离开,略备薄酒想请云侯叙谈一番,不知云侯是否赏光?”

    “员外郎相邀,云烨怎能拒绝,只是您是客人,怎好破费,不如就由我这个主人做东,你我共谋一醉如何?”云烨不想让他占据主场,这人有顺杆爬的习惯,得小心。

    “如此就叨扰了,这六天的书院之行,让在下大开眼界,不但处处新奇,就连各种器具也是闻所未闻,教学方法之新颖,让在下叹为观止,云侯不愧师出名门,让人羡慕。”许敬宗胖胖的脸上从来都不去少笑容,只是他清澈的眼神让人觉得他的笑容只是脸上的肌肉在动,只是一种符号,不代表其他。

    就在饭堂里,简单的几个菜,云烨与许敬宗相对而坐,如同两个形貌高雅的奇士在高谈阔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许敬宗放下筷子,猛然间问:“云侯缘何对在下防备甚深?可是在下的行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引起了云侯的误解?如果真的如此,在下郑重道歉。”

    什么意思,著名的阴谋家开始坦诚了?笑话!历史早有记载,许敬宗会坦诚,母猪都会上树。

    “哪里,哪里,员外郎声名卓著,云烨早就有所耳闻,这次驾临书院,云烨深恐招待不周,哪里会有什么防备,员外郎说笑了。”云烨打定了不和你交心的打算,看你能如何,你就算是李二派来调查书院的,我心中坦荡,谁会管你干什么。

    “原来如此,是我多虑了,说错话,这就自罚三杯,请云侯原谅。”人还是豪迈的,咣咣三杯酒下肚,人就显得更加豪迈了,哈哈大笑着说:“在下担心自己学问低微入不得云侯法眼,原来云侯对在下也是抬爱的,这样一来在下按照陛下的旨意进入书院教书,也就放心了。”

    “靠,上当了,这真是夜猫子进宅,没有好事啊!”

    云烨心中大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