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 勃发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躲在后院看自己的那五棵玉米,每棵都长的高大粗壮,紫色的裸根强劲有力的抓着地面,两侧已经有玉米长出,他记得似乎每株玉米上结一个棒子比较好,但是又不确定,只好听之任之。

    他摇一摇玉米秆,头顶的花穗上就飘落许多的花粉,玉米是雌雄同株的植物,授粉很方便,虽然有些变态,云烨很喜欢,如果不计算近亲结婚的后果,人也应该这样,太方便了,找什么老婆,找什么丈夫啊,自己挺个大肚子生儿育女貌似也不错。

    娶老婆花钱,嫁闺女花钱,纯粹是花钱找罪受,上次见了李安澜,坠入情网,结果差点被喂了狗,现在还余怒未消。

    相比之下,黄鼠就让人羡慕了,白白胖胖的老婆,听说连提亲到入洞房就用了半天时间,人勤快能干,家里打折的干净,还很有商业头脑,在书院门口摆了个醪糟摊子,很有人缘,器具干净,齐齐的用水煮过,醪糟也好喝,酒香扑鼻。

    这时候就看出身份高贵的坏处了,看着尉迟大傻带着火柱兄妹,在摊子上一碗一碗的吞醪糟,李泰,李恪哥俩只能咽唾沫,刘献强烈拒绝了哥俩想要喝醪糟的愿望,要喝的话,让厨房里的厨子给做。

    “我不想吃剩饭,再也不想吃剩饭了,每回给我的包子都是咬过的,给我的稀粥都是喝过的,我是王爷不是吃剩饭的狗,下回谁要是再敢咬我的包子,我就咬他。”

    这下好了,有洁癖的李恪一下子火了,这些天。这孩子就没有好心情的时候,今天不让他喝醪糟彻底点燃了他的暴脾气。话说的不经过脑袋,没看见旁边李泰已经满脸黑线,他的包子也经常被人咬过,还有把包子掰开尝馅的。

    “三哥,打击面不要太广,虽然我也讨厌吃剩饭,你好歹说咱哥俩是吃剩饭的霸王龙我都没意见,别提狗好吗?”

    自从云烨让人把荣州边上挖了个底朝天,凑齐了一大车石骨头,昨天刚到。看到巨大的骨头。云烨说是龙骨,变异的龙骨,不是说吗,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这就是龙骨头,站在头骨的嘴里,李泰觉得皇家把龙做为象征实在是英明之举。

    看这嘴大的,一口吞一头牛没问题,从此,李泰就张嘴闭嘴霸王龙的,似乎他就是那头一口可以吞下一头牛的龙。

    随着骨头一起到的还有长孙的一封斥责令,说云烨是吃饱了撑的,蛊惑荣州官员靡费国帑。挖掘无用之物,既然喜欢骨头,就送给你了,顺便就把挖骨头的费用结清,两千贯!

    长孙在云烨面前从来没有彰显过传说中的贤后风范,而是怎么刻薄怎么来。针尖大的事都要上纲上线,扯到人品和道德的高度说事。

    不就是一个恐龙头骨吗?后世的政府把自贡的所有骨头都挖出来,盖个屋子存起来,还让人参观,门票收得可不少,皆大欢喜的事怎么到这里就说不通呢?

    都说了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了,您怎么还挑毛病?不就是霸王龙长得丑点么?它也有优点啊,你看那两颗牙齿,多大啊,都有一尺长了,普通的东西能长那么大的牙齿吗?只能是龙,也必须是龙,要不然啊荣州的官员就倒了大霉了,不能坑同伴不是?两千贯?小意思,本侯爷穷的就剩下钱了,铜钱堆了好几屋子,也不知是哪来的,反正总能看到老奶奶领着姑姑婶婶往里面堆钱,她老人家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坐钱堆上傻笑,钱不是用来堆的,是要花的,要不然就是烂铜一堆。…,

    败家子就云烨这样的,买个骨头就花了两千贯,然后在玉山漫山遍野的盖房子,别人用木头盖,云烨用石头盖,方圆百十里地的石匠都聚集在玉山了,叮叮当当的没完没了,游民一到蓝田,不用开口,马上就有官府的差役把壮丁领到玉山,再让他们盖个简单的草屋住下,把朝廷给的粮米一发就完事,自然有焦头烂额的管事前来招聘,男人,女人都要,就是十一二岁的孩子也可以拿锤子敲石头么。

    庄子上的农户眼都红了,没见过这么多来沾主家便宜的人,家里除了老人孩子需要养猪,养鸡。养鸭,把自家地用新犁狠狠地翻了一遍,放日头底下暴晒,就全部投入到盖房子的大业中去了。

    李恪很忙,非常忙,连喝水的时间都找不出来,所以就没时间发脾气了,云烨告诉他,盖房子这回事是他的期末考试,如何把费用降到最低,如何用最少的材料还必须保证盖的房子要好,如果两项有一项出了岔子,他就会得零蛋,云烨说他真的会铸一个铁做的零蛋挂他脖子上,然后游街。

    十二岁的早熟孩子,得到这个任命腿都软了,想到可怕的后果连夜带着十几个侍卫跑回长安,砸开宫门,给自己的老子诉苦,要求老爹帮忙,他不想挂零蛋游街。

    老爹什么安慰的话都没说,沉思了良久,忽然发笑,只是给了他几个工部的官员,最后拍着儿子的肩膀说,如果得了零蛋游街,他会带着杨妃一起去看,这话让李恪后脊背汗都出来了。

    走的时候一个正主,回来的时候一大群人,杨妃害怕儿子游街,又请了几位前隋的旧臣给儿子帮忙。

    图纸是云烨画的,就是一张张外观图,里面什么都没有,工部的官员指天骂地,愤怒不已,说是盖房子用石头垒,滑天下之大稽,谁能把两千斤的石头举到一丈多高?还三个月完工,这是刁难,三年也盖不好,王爷的零蛋是挂定了。

    李恪苦笑着带着他们来到工地,在工部官员的瞠目结舌中李泰非常拉风的用一组滑轮就把巨大的石头拽了起来,貌似悠闲,旁边有人帮忙改变了吊臂的方向,轻轻松松的把石头安放在柱子上,这样的吊臂有很多,每一座房子都有一座,忙忙碌碌的动个不停。

    工部官员都快跪下来了,要图纸,要一座吊臂好回去研究,被李泰臭骂了一顿,说这是自己的期末考试题,你拿走了让我挂零蛋?要是父皇见到,还不得打死我。

    李纲也很忙,几十封信随着驿递传到四面八方,大有绿林瓢把子呼朋唤友的意思。

    遥远的晋阳,就有两位中年文士在悠闲的下棋,你一手,我一手下得不亦乐乎,旁边有童子给两位倒酒,温热的酒下肚,呼一口气,极为舒坦。

    “文杰兄,李师来信想必你已看过,意下如何?”白衣文士问青衣中年。

    “李师有招,自然前往,你我蹉跎岁月多时,转眼就到了知命之年,还有多少时间可供蹉跎。为兄这次就是来向金竹贤弟告辞,再有三日,为兄就要启程,前往玉山。”

    “小弟也是此意,李师在信中把玉山描绘成洞天福地,焉有不去之理?再说了,李师这回居然把住所,家什都准备好了,说事只需提着行李就可入住,安家之类的琐事一概不用管,自有他人安排,小弟很好奇,那位少年侯爷哪来的陶朱公的本事,数千贯拍出,眼睛都不眨一下,若非李师说起,他人要是如此说,小弟一定认为是胡言乱语。”…,

    “既然如此,三日后我二人结伴同行如何?”

    “甚妙。‘

    这样的谈话不仅在晋阳,还在滁州,楚州,甚至最遥远的扬州同样进行着。

    就在云烨疯狂的盖石头屋子的时候,有一个更加疯狂的僧人,他要用铁来建造盖房子,名字都起好了,叫铁瓦寺,一时声震天下,不知道这位大师是如何做到防锈措施的,云烨决定有机会去找他问问。

    看着家里的钱被一筐筐抬走,老奶奶心如刀割,晚饭时少吃半碗饭,用悠长的语调说:“老了,还是省下半碗饭,留着晚上饿了再吃。”

    姑姑在底下偷笑,一个筷子飞过来敲脑门上一下子就安静了。

    “奶奶,钱就是用的,您不用它就是一堆废铜烂铁,还占地方,只有花出去的钱才是钱,您想啊,咱家花了一万贯,那就是说这一万贯都被灾民赚走了,他们会用来买粮食,然后钱就到了大户手里,咱家再把香水买给大户,再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卖给他们,这样钱不是又回到咱家库房里了吗?这中间多了什么?多了一座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书院,国家多了税收,灾民多了粮食,大户有了香水,每个人都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而咱家却什么都没损失,还多了一座书院,有了这座书院,您老人家想把云家传几代就传几代,这是咱家的根本,不是那些没用的铜钱,如果您喜欢,孙儿明天就去长安,给您弄多多的铜钱回来,把屋子都装满,给您的床上把钱堆满,这样您喜欢吗?”

    老奶奶有些不好意思。

    “您是天底下最好的奶奶,孙儿这么干,自有道理,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看着到处的灾民,您也不喜欢吧,您往日告诫我积德比积钱好,怎么到头就心疼了。”云烨笑着问老奶奶,必须解开老人家的心结,她总想着存钱,这是积货,富甲天下这个名头除了皇家,没人戴的起这顶帽子,谁戴谁死。(..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