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 简单的爱情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边刚刚发白,黄鼠就拎着自己的铁桶来到东羊河边,准备好好洗个澡,昨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好,烙饼一样的熬到了天亮,浑身全是汗水。

    他不是第一个,而是第三个,前面已经有两个人正在一桶桶的往头上浇水。黄鼠准备往下走!点,不打搅贵人,现在他终于搞明白了,整个书院里全是贵人,所以他就越发觉得自己卑微。

    “老黄,过来,往哪跑啊,就在这洗,也不怕被狼给叼走。”云烨早就看见了黄鼠,准备和他聊聊,那想这家伙一声不吭的往下游走,就出声喊住他。

    旁边李恪穿着裤头,闷头浇水一言不发。

    “小恪,我是大志难酬,心如鲲鹏身如麻雀,你天生就是霸王龙,郁闷个什么劲。”这小屁孩这几天很不对劲,云晔有些好奇。

    “我是不是很蠢?”

    “谁说的,比黄鼠强多了。”云烨随口一说,黄鼠头点的像鸡刨食。

    李恪抓狂了,扑上来就要抓云烨,谁不知道在书院黄鼠就是愚蠢的代名词,现在谁要是干了蠢事,都不骂蠢货了,直接给他改名字叫黄鼠了,云烨跑了,李恪抓住帮凶黄鼠踹两脚才消了气。

    “小恪,我知道你在郁闷什么,书院的中考,你又输给了阿泰,看到他嚣张的在讲台上大吹大擂,心里不舒服,这可是少年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心理,我当年跟师傅求学,只有我一个,没有对比,所以我是天然的第一名,师傅也总是夸我,你知道蜀中精英为什么会输给几大豪门?”

    云烨觉得只是一个改正李恪世界观的好机会,只要把他的骄傲宣泄冇出来,在某一个领域用自己的力量达到巅峰,皇权对他的吸引力就会大大降低。毕竟这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巅峰可攀,人总是对自己拼搏的成绩充满了自。

    “是他们技不如人,五姓豪门太强大了。

    “错,是蜀中精英选错了地方,选错了时问,选错了目标,甚至于选错了目的,他们事先没有准备,事后没有总结,如果有下次,依然会输,而且会更惨。”

    “你在犯同样的错误,明知阿泰在学问一途上是一个怪胎,你偏偏要在他最得意的范畴与他相拼,那不是自己找找难受吗?你有你的优点,你的优点也是阿泰望尘莫及的,用短处去比人家长处说你是黄鼠,还冤枉你了?”

    李恪不说话了,躺在水里只露出一个人脑袋,不知想什么,云烨才不管呢,少年只要学会思考就是好事。

    黄鼠明明知道有三个人听见了谈话,让他受伤的是只有两个人知道在说什么。

    “你现在在书院过得怎么样?还想着盗墓这回事吗?”云烨问坐在河里往身上撩着水的黄鼠。

    “小的现在没那个心思了,这回要不是贵人们不和小的一般见识,早就被砍头了。”黄鼠有些不好意思。

    “冇你这一行,现在行不通,被抓住是迟早的事,被砍头也是迟早的事,你年纪已经不小了,趁这个机会从那个烂泥塘里爬出来,重新当回人,不要当鬼了,你的本事用错地方了,在书院好好干,会有用武之地的。”

    “小的明白,今天小的休假,准备洗干「扬帆启航☆星夜无伤」净了,去新丰市上看一个人。”…,

    “女人吧,你这模样的也有心上人?这得抓住,去马厩里牵匹马,早去早回。”云烨随口安排,现在他对黄鼠还是比较放心的,自古以来学得文

    ,卖与帝王家,这是普世原则,黄鼠名声太臭,能卖与书院这个与皇家有联系的地方就已是祖上积德了。

    日上三竿,黄鼠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在驰道上飞奔,身上的天青色的束袖袍服不时被风吹起,虽说人长得丑,换上书院的行头,却也有几分贵气,尤其是胯下的枣红马,一看就是百里挑一的骏马,不是普通人家能拥有的。

    连日的相思像把小刀在不停的切割他那颗火热的心,对于路两旁来往的灾民视而不见,爷现在整日和贵人在一起的有身冇份的人,岂能和往日一般再扮作流民做那龌龊勾当。

    心理上的绝对优越,让他更加急迫的想要见到那个卖醪糟的妇人。

    肥马轻裘过新丰,我黄鼠不过是要饮一碗醪糟儿,这还不手到擒来?

    细柳营的柳树多的烦人,千丝万缕的扰人视线,胯下的马似乎理解他的心思,一直在加快马蹄,新丰市终于到了。

    街市比以前冷清了许多,繁杂的叫卖声也稀稀疏疏,大树下的第三家没有看到那个丰腴的妇人,只有几只麻雀在地上寻找吃食。

    “店家,那边卖醪糟的摊子哪里去了?”黄鼠向身边的杂货铺主人打听。

    “遭了灾,英娘一个寡妇家家的没了生意,只好带着女儿投奔她娘家去了,您与英娘有旧?”白发店主人也是个健谈的。

    “是啊,我以前长来喝醪糟,不想今日居然没有,大是扫兴。某家就好这一口,没喝着心里怪不得劲的,打算请英娘去我家做厨娘,店家以为如何啊?”黄鼠早就是江湖上的流子,知道不能明问,只好拐个弯,至于把英娘当老婆还是当厨娘,那就是自己的事了。

    “有这好事,英娘娘家就在街市口,也不是富裕人家,您等一等我这就打发家里的小子去喊一声,她们娘俩都快到绝路了,一定会答应您去您家里做厨娘的。”店主人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喊自家的儿子去找英娘。

    黄鼠的喜悦快要从天灵盖里冒出来了,事情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英娘是寡妇,至于带着一个孩子,那根本就不叫事,进门就当爹,有何不好,以前做梦都想要个丫头,就怕自己的长相祸祸了孩子,如今英娘带着一个,天佑我也!

    “客官,客官。”店主人叫了两声才把黄鼠从美梦里拉回来。

    抹去了口水,黄鼠对着店家深深的施了一礼,惹得店家一阵忙乱。

    “客官为何如此多礼?”店家很奇怪,没见着他这样的怪人。

    “某家在这里赔礼不为别的,是在下刚刚欺骗了老人家,某家姓黄名树,就是大树的树,现在供职于玉山书院,每月例钱也有一贯,说不上是大户人家,却也不愁吃穿,一直未曾娶亲,今年年初,无意中到了此地,不怕老人家笑话,见了英娘就走不动道了,就想求亲,刚才的话是托词,还请见谅。”黄鼠一辈子也没有这样文绉绉的说过话,一大通话说完就紧张得满头大汗。

    老店家见到黄鼠满头是汗哈哈大笑起来,一时止不住嘴,黄鼠也陪着傻笑,一时让路人侧目。…,

    “早看见你了,你在英娘摊子上喝了几个月的醪糟,每次都喝好几碗,还坐上一两个时辰,你问问这街市上的买卖家有谁不知道你对英娘有意?你以为是谁老夫都会告诉他英娘的下落?你两个月没来了,老夫都替英娘可惜,以为错过了一场好姻缘,今天你一来,老夫就想问你,谁知道你自己说出来了,呀呀呀,笑死老夫了”。

    老店家笑话完可能觉得觉得应该把这事告诉街坊,让大家一起乐乐,灾荒之年难得有个高兴事,于是呼啦啦围上来一大群人,有不少的大叔大婶,还冇有腿快的早跑到英娘哥哥家去了。

    人越多,黄鼠就越是紧张,汗水就流个不停,狼狈不堪,只觉得这些街坊比红毛妖尸还可怕。

    这个说黄鼠这身行头还可以,那个说马长得漂亮,就是没人夸黄鼠长相的。

    “知道个屁,好汉无好妻,赖汉娶个娇滴滴,这是古话了,黄兄弟看身板不弱,又能养家,每个月光例钱就要一贯,是你们这些穷鬼能比的?还是在书院当差,哪里差了,就是将来,英娘的女儿说不定就会嫁个读书识字的相公,天大的缘分,你们这些老婆嘴胡咧咧什么,英娘男人死的早,又没有兄弟,苦了快六年了,如今黄兄弟不嫌弃英娘带孩子,要把她明媒正娶的迎回家,你说,这是谁的福气?男人家有论长相的吗?”

    老店主王八之气大发,对着满屋子的街坊开炮了,说的大家无话可说,安静了下来。

    听老头子这么一说,带鼠心里大是赞同,刚刚弯下去的腰又直了起来,是啊,老冇子现在是书院的人,干嘛要低头,我又不是盗墓贼,在书院里伺候的都是大人物,连皇子都天天见,你们这些穷鬼胡说什么。

    钱是人的胆,摸摸腰里硕大的几个银饼子,又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钱袋,交给老店主。

    “您是个明事理的人,这袋子里有碎银子,还有五百文钱,您看着给买些礼物,晚辈好去求亲。

    哗啦一声,老店主把钱袋里的钱都倒了出来,黄灿灿的一堆,中间还有价值一两贯的碎银子,就这些让街面上做小买卖的街坊倒吸了一口凉气。

    早在来之前,黄鼠就把鬼柳下的钱全取了出来,这是自己干了十几年的盗墓贼才攒的一点家当,当初为了方便携带早就换成了银子,如今,只要用包裹一背就完事。

    没等老店主要收拾,巴只手背上长着小坑的小手就伸了过来,三两下就把钱拢起来装钱袋里,还打了个结。

    英娘!哭的满脸泪水,嘴里说:”我等了你一个多月,不见你来,还以为你只是一时来了兴致,调戏我这个苦命人,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才关了摊子,去哥哥家要口吃的,你怎么现在才来?”

    英娘一哭,黄鼠就心疼,手足无措,搓着手说:“你知道的,我是有差事的人,这次进了蓝山一去就是两月,这一出来,我就奔这里来了,你莫哭,我这就接你们娘俩去玉山,书院里人很好,丫头估计也喜欢。”

    “牛车呢?”英娘问。

    “没有牛车,我是骑马来的。”黄鼠摸不着头脑。

    “男人家就是没个长远眼光,你骑马,我们娘两能骑马?”

    …,

    黄鼠听这话,眼都红了,掏出一个十两的银饼子,高举起来:“谁有马车,卖给我!”王八之气纵横天地。

    没等答话,又是一只胖胖的小手伸过来,从手里夺过银饼子,放怀里,拽着黄鼠出了屋子。

    门外面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八岁大的小姑娘坐在行李堆上怯生生的看着黄鼠,又是喜欢,又是害怕。

    黄鼠又冲进杂货铺,把店里的各种点心抱了一大堆,装在篮子里,跑到小姑娘身边,蹲下来,把篮子塞到丫头怀里。街坊们就站在那里羡慕的看着英娘忙里忙外,看小姑娘大口吃硬的跟石头一样的点心,黄鼠坐在旁边不时喂丫头喝口水,

    请街坊们在饭馆里大吃了一顿,接受了无数的祝福,拿到了好几筐黑饼子,再给了英娘哥哥五贯钱,日头不过刚刚走到头顶。

    马车跑得飞快,黄鼠得意洋洋的摇着马鞭,不时逗一下把头伸出窗外的秀娘,就是他现在的女儿。顺便感受一下英娘的白眼,一切都很和谐,至于是不是这一切发生的有些快,就完全不在黄鼠的考虑范围。

    玉山到了,闻听黄鼠把家眷带来了,都有些好奇,学生们看着往日里畏畏缩缩的黄鼠今日趾高气扬,多事的有心教训两下,看在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的份上就暂时原谅他了。

    坏脾气的管事把一大包洞房里用的东西扔给他,顺便告诉他,他在书院旁边有个小院子,可以住在哪里,还说这是侯爷特意吩咐下来的。

    黄鼠跪在地上,重重的磕头,英娘不明白,但是自己的男人都这样了,连忙也跪下来磕头。管事脸上的鄙视神色在黄鼠脑门泛起血色后逐渐消失了。

    小姑娘则看着厨房流口水,他看见刚才有人从那个屋子里端处理好大一盘子红通通的肉,非常好吃的样子,黄鼠告诉丫头,以后想吃了,就用匣子里的纸片片去领,只要有这种纸片就会领到哪种好吃的红烧肉,看着女儿端着盘子一步一回头的去了厨房,英娘忽然留下了眼泪……

    月上半空,蛙声阵阵,黄鼠的屋子外间小丫头早已睡熟,看着丰腴柔美的妇人,黄鼠急不可耐的吹熄蜡烛,饿狼一般的扑了上去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S:上一节脑子不知道是不是被驴子踢了,居然把两万六千贯写成了一万六千贯,求谅解顺便求大家看在这是四千字的章节上投兄弟一票,孑与感jī不敬,十二点前,还有一节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