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命不同,人相似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写书不容易,欢迎大家去为孑与增加点击量,投推荐票,月票。]

    ===============================================================

    【唐砖】传送门:

    ☆

    【唐砖】最近二十章:

    ☆

    【唐砖】

    总:

    ☆

    ===============================================================

    PS:新书期间,请大家移步前往阅读,为孑与增加点击,推荐收藏,

    你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友群:122578016

    期待你的加入

    ---

    要说起谁是可以把世上最牛的一群公子哥弄去当牛使唤的人,首先就要介绍的是孙思邈道长,无官无职,却人望一大把,要是用官职来压他们,会被一群混蛋虐待致死,他们谁家里找不出一两个可以在朝堂上大声说话的人。

    现在养尊处优的少爷们每人背着一个竹筐,拿着药锄,排着队艰难的在山路上行走,孙思邈走在最后,不时催促一下行进的速度。

    尉迟大傻长得最高,所以也最显眼,身上背着的竹筐里面塞得满满的,他似乎没有感觉一般,快步走在最前面,火炷努力的甩开短腿紧紧跟上,他只有一个小药锄,不时的抡一下,像是在练武。

    队伍拉得很开,孟有同跌跌绊绊的走在中间,强自坚持着不让自己掉队,每月三天的医药学,让他对普通的医药有了一定的认识,也能开一点简单的药方,上次治好了自己的伤风,让他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已经自诩名医了,偏偏还有人信,闹了肚子找孟大名医医治,结果要不是老孙发现得早,那个傻大胆早就泄的生死两难。

    挨了一顿板子后,老老实实的跟在老孙后面学习,书院的学生还笑他傻,说是只要在禁闭室睡上个三天就会没事了,偏偏自己找着挨揍,贱皮子来着,尤其以段猛段大少嘲笑的最是来劲。

    段猛段大少自从来到书院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不是因为喜欢读书,而是因为在这里欺负人没有心理负担,大家身冇份地位都相差无几,欺负别人不会有人说他仗势欺人,小段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作为长安猛男一向认为自己是仗义的,遇到不平事喜欢插一杠子。

    上次有无赖在小酒馆赖账不给钱,段大少爷出手,几个无赖骨断筋折小酒馆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大少有豪侠风度,揍完人拎起条柜上的一坛子酒,趁着心里痛快,仰脖就灌了下去,还对老板说了句好酒,而后扬长而去,只留下老板夫妇抱头痛哭,那些无赖只不过欠了十文钱的饭钱而老段喝的那坛子酒,就要三百钱更不要说还把店砸了个稀巴烂。

    刚来时,他老冇子告诫过他,老老实实的求学,不要干乌七八糟的事,否则会后悔。他也对几个老夫子的名头有过耳闻,知道不好惹,乖了几天,发现书院没有想像中戒律森严,反而有些松散最终的惩罚不过是关黑屋子几天,有什么呀?只要不挨板子,关几天算什么,老冇子又不是没被老爹关过,睡几觉就过去的事,怕什么。

    柳家的老二打饭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他的脚,还没等道歉一个砂锅天的拳头就飞了过来,然后就不省人事,云烨判断脑震荡,老孙、判断,头疾,刘献判断板子三十下或者禁闭四天。

    大咧咧的段猛对书院的惩罚心服口服,决定领刑三十板子就算了,那东西冇的苦头自己吃了不少,尤其是行刑的还是从千牛卫里找来的高手。还是在黑屋子里睡四天算了。…,

    云桦非常好心的劝他重新选择,小段大笑着说男子汉一言九鼎,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云云。

    对这样的白冇痴云烨是无语了,衷心期待他能自己从屋子里走出来。

    现在无论对谁都赔笑脸的就是段大少,只四天时间,黑屋子就把一个恶名昭彰的败家子训成了绵羊,从里面出来时连话都不会说了,在地上走几步就会摔一跤,现在还是恢复期。

    李泰一直认为智者劳于心,愚者劳于力,现在已经有几分云晔的风采,能躺着绝不坐着,能用脑子解决的绝不用力气,所以他有一副滑竿,悠哉悠哉的坐在上面,一个小盹,一个小盹的熬时间,不时催促一下轿夫加快速度,全不管底下抬滑竿人的幸苦。

    书院没有权力游戏,这是雷线,一旦触动,就会被清退绝不留情,也没有金钱上的交易,如果发现,也会被清退,每人只有五百文的饭票,从王爷到陪读生没有例外。

    但是书院绝对不禁止用聪明才智让自己过得好一点,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蠢人,比如抬滑竿的两位。

    李秦说它可以把自己拎起来,还拿出二百文饭票打赌,马上就有蠢货试验,在揪着自己头发实验了无数次后,发现这绝不可能。就连力大如牛的尉迟也不行。尉迟怒了,就要和李泰打赌,结果被火炷找了个借口给拉走了。

    李泰有些可惜,但是蠢人何其的多,还有聪明的在限制条件,必须是自己的力量,别人不能碰李泰,说定条件后打赌开始,李泰不要他们的饭票,只需要在跟随孙道长采药过后,用滑竿把自己抬回来就行,还特意选了四个膀大腰圆的,好替换,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泰把一根绳子挂在单杠上,一头绑腰上,一头拽手里,轻轻松松的把自己提了起来,

    打了个哈欠,伸伸腰,李泰转头看看一直跟在外围的黄鼠,这家伙现在也长了几斤肉,没有初见时那么猥琐。

    现在被刘献放在最外围,要是不小心有个狼啊,虎啊的黄鼠还可以给大家示个警,好做准备,至于黄鼠会不会被狼啊,老虎的叼走,就不在刘献先生的考虑范围之内。

    黄鼠现在对书院充满了恐惧,这种恐惧已经深入到骨头里去了,上次挖洞本以为天衣无缝,谁知道,他辛辛苦苦的在地下钻洞,人家轻轻松松的在地上做学问,还拿他做活生生的例子讲课,赤裸裸的暴露在广庭大众之下,那一刻他连死的心都有。这是一群什么人啊,不止一次黄鼠仰头向苍天祈祷,希望老天开恩,能让自己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那个卖醪糟的妇人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面。

    他不敢逃,哪怕上回刘献放他自己去蓝山上找玉石,他独自一人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逃遁之心,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他想努力干活来打动这些魔鬼,希望能获得赦免,在山里转了半个月终于靠多年的经验,找到了一块足够大的玉石,现在是先生们吃饭的桌子。

    他现在绝了逃跑的心思,书院也没有亏待他,就在前天,他居然领到了薪水,足足一贯钱,虽然先生们每个人都有六贯钱,他只有一贯,却让他欣喜若狂,清楚自己没法子和先生们比,人家那一位站出来都是子曰,诗云的,将来都是要当官的,自己一个盗墓贼和人家比什么。…,

    账房先生态度恶劣,新麻布袋子装着钱,数都不数就扔过来,然后让他按手印,天哪,我黄鼠一辈子手印按了无数,就是没有一次是因为须钱按的,小心地按完,怕污了帐簿,然后站一边看先生们如何领钱,每个先生都带着一个仆人,仆人扛着钱,先生随手拈起毛笔,就那么随手画几下,账房先生点头哈腰的把先生送出来,回过头却恶声恶气让黄鼠滚。

    黄鼠趟着草棵子在路边边走边学先生写字的样子,他觉得先生写字的样子好看极了,再想想自己按手印的样子就面红耳赤。那天听书院管事说自己明日有一天休假?

    什么是休假黄鼠不懂,看先生们休假要么赶着牛车带着家眷去长安转一圈,要么喊上几个相熟的同伴,雇一条小船,在冇东羊河上漂一天,期间还念念诗,作作画什么的,这才是活命的法子啊,这才是活命啊!能过一天这样的日子,黄鼠觉得立马死了也值。

    鬼柳下的三百贯钱现在没有像以前那样让他牵心了,倒是总担心埋在书院房间里的那一贯钱,他每天都要挖出来数一数,乐一乐,然后再小心的埋起来,或许,明日休假,在新丰市上用那一贯钱给妇人买一个簪子是个不错的主意。

    瀑布到了,一小股白色的水流冲刷着下面的青石,再溅起晶莹的水珠,闷热早就榨干了学生们最后一丝耐心,见到有水一窝蜂般地冲下去,有把头埋水里的,有扑通一声跳里面的,在水里打个滚,沁凉的溪水一下子就赶走了闷热,没人大口喝生水,这是书院的禁条,如果不想被关禁闭最好不要这么干,所以书院里出来的人从来都不喝生水,一个个把自己的水壶泡在溪水里冰着,尉迟举着火炷,一下子跳到瀑布下面,水桶粗的水柱砸在头上,让两个家伙惨叫着跌落下来。

    抬滑竿的两位见到溪水早就忘了滑竿上还有一位,往地上一扔就窜进水里,揉着腰的李泰唉吆,唉吆地从滑竿里爬出来,没有发怒,三两下脱得只剩下内裤,一个大屁墩就跳到水里,溅起了巨大的浪花。

    刘献站在最高的石头上,手上的弓箭一刻也没松开。其他的护卫也远远的散开了警戒线,老孙用松枝点起一小堆火,旁边童子从上游拎回一壶干净水架在火堆上,不多时水烧沸了,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竹筒,拔开塞子,老孙,把鼻子凑在上面,深深地吸一口气,陶醉不已,又掏出了三个竹杯,用夹子小心地夹出一些茶叶,均匀的分在三个杯子里,吩咐童儿给刘献送去一杯,再给独自在下游泡脚的黄鼠一杯。

    黄鼠受宠若惊,捧着杯子眼泪巴叉的,这是孙真人给的茶,他把自己当个人看,连学生都没有,就给了刘献和自己,他顾不得烫,闻一下,香气扑鼻,果然是仙茶,一口就喝干了茶水,然后再掏出里面的恭叶,细细的嚼,慢慢回味Ps:求月票,求月票,再求月票,再再求月票。求支持求大家支持,云烨拜上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